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在我的心裡你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00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1:44


  溫小雅在門外緊張的等候著,心裡想著:“這個手術時間怎麼會這麼長,不是處理傷口中的玻璃碎片,補充他缺失的血液就可以了嗎?

  難道是因為傷得是腦袋,引發了其他的併發症,大腦可是人身體中最神秘的的位置,即使有頭骨的保護,但是相對於目前的科學水準來說腦袋中的禁區依舊是那麼的多,目前對大腦的開發和研究最多才只有百分之五,要是腦袋受到了深層次的傷害,那可就麻煩了。”

  溫小雅越是想著以前在書上看見的關於大腦的介紹,心裡越是擔心。

  正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病房的門終於打開了,溫小雅蹭的一下站起來朝著醫生走了過去,激動地直視著醫生的眼睛緊張的問:“醫生,他現在情況怎麼樣?”

  醫生摘下口罩看著她說:“病人傷口較深,腦部受到震盪,並且失血過多,顱骨及神經組織有一定程度上的損傷,現在還沒有從麻醉狀態中蘇醒過來。

  你們進去看他的話儘量不要吵醒他,我們已經幫他縫合了傷口,補充了他缺失的血液,幾種血液在他身體內融合的非常好,並沒有什麼排斥。

  病人的身體素質很好,心電圖顯示目前身體機能方面已經能自主調節,等他醒過來後再進一步觀察。後期注意調養的話,問題應該不大,至於傷口方面一個月就能徹底癒合。”

  溫小雅雙手合十開心的沖著每個醫生都一一鞠躬表達謝意,溫小雅看著腦袋上纏滿繃帶躺在床上靜靜的休息著的邙然,心裡終於放下了一口氣。突然覺得眼前有些花,什麼都看不見了,身體輕微的抽搐了幾下,直挺挺的向病床上倒去。

  店長看見溫小雅昏到,趕緊過去把她扶住,一邊用力的搖著她,輕輕地叫著她的名字,一邊掐她的人中穴。

  溫小雅微微的睜開了眼睛說:“難受。”店長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在邙然旁邊的病床上,趕緊走出去叫醫生,醫生幫溫小雅掛好生理鹽水後說:“她是精神一直處在過度緊繃狀態,又抽了那麼多血液,精神過度疲憊,身體失血,激發了身體潛意識的對於人體的保護所以才會昏倒,問題不大。

  不過肯定會難受好幾天才能恢復活力,期間多讓她喝水,吃一些清淡的有營養的東西,這樣有助於恢復,她太瘦了,那些血液對她來說,真的很多了,真沒見過這麼倔強的女孩兒。”

  店長歎了口氣說:“不是她倔強,愛一個人真的可以過分到忘記自己。”

  護士看著步入中年,已經微微發福的店長噗嗤笑了一聲說:“告訴他們倆好好休息,我得去其他的病房看看了。”

  店長收起自己悲憫的表情連忙說:“好的好的。”

  邙然從麻醉狀態中醒過來後,讓值班護士幫他墊了個枕頭靠在床上,借著微弱的燈光定定的看著隔壁床上,小鼻子一吸一張臉色蒼白陷入深層次睡眠的溫小雅,回想著從昨晚到現在發生的所有的事情。

  她不顧一切沖上來的樣子、她滿臉淚水跪伏在地上苦苦哀求的樣子、她決絕的握著刀片把它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樣子、她一路上哭著撫摸自己臉的樣子、她大聲喊著醫生求他們一定要治好自己的樣子。

  這個倔強堅強的丫頭長這麼大都沒有流過這麼多淚水吧,回憶起來的越多,邙然的心裡就越是一陣陣的抽痛,借著窗外漆黑的夜幕和微弱的燈光,邙然才敢肆無忌憚的放任自己的眼淚淌落下來。

  盡力的繃緊自己的臉、死死的咬著牙關,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來,全然不顧因為神經過度繃緊牽動頭上傷口帶來的疼痛,這一刻他只想懦弱一次,用淚水盡情的宣洩自己的情緒,表情哀痛的臉上滿是淚痕。

  邙然想到了很多,他想著自己和溫小雅這十幾年來的所有所有,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對方就已經成為了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為了對方,不論再怎麼危險都願意為了對方犧牲一切,包括自己。

  不曾表白,原來我們之間的感情已經深厚到了如此程度。我還傻傻的以為我們只是習慣了對方的存在而

已,傻傻的猜測著交了女朋友應該就能分清楚愛情和友情,應該就能知道對你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感情,自己一直試圖努力證明的東西,一直不能勇敢面對的東西。

  在這一刻如同洪水決堤般被瓦解,他覺得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明朗,想通透了,心裡再也不會有什麼顧忌和遲疑。

  他握緊了拳頭在心裡發誓:“小雅,邙然這輩子一定不再讓你受委屈,一定用自己的全部來心疼你,愛護你。

  邙然一定要陪在你身邊一輩子,邙然一定要讓你做我的新娘。”

  第二天上午,太陽高高的升起來,陽光慢慢的灑在溫小雅卷翹的睫毛上,在臉上留下一小片陰影。

  溫小雅皺了皺眉頭兩隻手掌抓著蓋在脖子上的被子,把被子掀起來,躺在床上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說:“餓死小姑奶奶我了。”

  突然溫小雅想起來什麼,趕緊坐起身來看向隔壁床上的邙然,見邙然黑著眼圈正靠在床上心疼的看著自己。溫小雅趕緊下床走到邙然的床邊問他:“邙然,你感覺怎麼樣了?”

  邙然伸手握住溫小雅的手說:“坐我旁邊。”

  溫小雅雖然很驚訝,但還是很聽話的坐在了床上。她能感覺到邙然現在牽著她的手的意義不一樣,不過心裡突然覺得很開心、很幸福、很滿足。

  突然就懂了這就是自己內心深處期待的幸福,一直都是。邙然看著她連眼睛都笑起來的樣子,懸著的心也跟著松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她的臉,心裡忍不住在想“小雅真的長得好美。”

  邙然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緒嚴肅的問溫小雅:“剛剛醫生來給我換藥說你把你的血抽給了我,還拿著抽血管自己就捅進了胳膊上,你這不是胡鬧嗎?”

  溫小雅咬了一下嘴唇說:“你又凶我。”邙然趕緊換了一副表情摸著她的臉說:“不是凶你,是在乎你,你知道這樣做多危險嗎?還有昨天晚上,你怎麼傻到把他的刀往自己的脖子上架啊,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溫小雅嘻嘻笑了兩聲說:“現在不是都好好地嘛,你是不是因為我救了你,就想要以身相許啊。

  呀、邙然,完了,昨晚我走的時候小伊還在那個人手裡,而且司空昨晚給我打電話,說是晚上忙完了過來看我們的,我得趕緊給他們打電話問問他們現在怎麼樣呢?”

  邙然把她想要拿手機的手扯了過來,捧在手心裡慢慢的說:“沒事兒,我都發短信問過了,司空玄肩胛骨脫臼了,正在病房休息,韓伊正在照顧他,也在這家醫院,店長也在那裡詢問他們後來的情況呢。”

  溫小雅拍了拍胸口說:“哦哦哦哦哦,那我就放心了,司空怎麼會受傷,是為了救韓伊嗎?”邙然點了點頭說:“恩,司空也是像你一樣傻傻的就直接沖了上來,和那人打起來受的傷。”

  溫小雅剛想反駁說“我不傻,好嗎?”

  門口急匆匆的沖進來了兩個人,邙然的媽媽跑到邙然的病床前,含著淚看著頭上纏著繃帶的兒子問:“兒子,你怎麼回事,怎麼受的傷。”

  邙然的爸爸也焦急的說:“兒子,是不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我一早就接了一個電話,威脅的意思很嚴重。

  你別怕,大膽的跟爸爸說,爸爸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只要不是你先動的手,爸爸一定不會讓你平白受委屈。”

  邙然笑著對自己的爸爸說:“沒事兒,這事兒咱們再慢慢聊,我也收到了一條短信,那個人說等我傷好了,就可以和你一起去找他,他一定會給一個滿意的說法。”

  溫小雅一直掙扎著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來,但是邙然就是不給她這個機會,緊緊地捧著自己的手,甚至是放在了胸口上。

  雖然叔叔阿姨知道自己和邙然很熟,自己和叔叔阿姨也很熟,可是這樣就更尷尬了呀,她只好怒視著邙然,擠眉弄眼的威脅著他。

  邙然的爸爸媽媽也看出了不對,咳嗽了兩聲,邙然才無奈的鬆開。

  邙然的媽媽說:“來,你們都餓了吧,我買了早餐,還有大骨湯,你們趕緊趁熱吃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