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我曾和他互相纏繞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289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5:19


  司空玄說:“恩,說了,我也跟她挑明瞭我的態度,不過她什麼都沒有說,她的態度也很堅決,還好沒有像以前一樣直接不理我,至少我現在和她聊感情以外的任何話題,她都會陪我聊。”

  溫小雅奇怪的問:“這是為什麼呀,一個默默的為你付出了六年的女人,甚至替你擋過刀的女人,心裡不可能沒有你啊。你們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司空玄無奈的說:“我也不知道,不過現在這樣我也已經很滿足了。

  我感覺韓伊心裡有一層顧慮,雖然我不知道這份顧慮來自哪裡,但只要打消了這層顧慮應該就能解決一切了吧,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懦弱、退縮,這一次我要勇敢,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溫小雅拍了一下手說:“對啊,好樣的,我們都會幫你的,一定可以拿下她的,越好的女孩兒,越難追嘛。”

  邙然看著靜靜坐在窗前的桌子旁的韓伊說:“韓伊,我們聊聊天兒吧。”

  韓伊點了點頭說:“我也想跟你聊聊天呢。”

  邙然說:“那要不,你先說吧,我聽著。”

  韓伊說:“那天你被那個人挾持,我沒有第一時間沖上去,對不起。”

  邙然說:“千萬別這麼說,是你冒著危險留了下來,才換到了我們的自由,可以讓我在第一時間得到治療,我應該感謝你才是。”

  韓伊說:“恩,那就讓這件事揭過去吧,別在彼此心裡留下芥蒂、好嗎?”

  邙然笑了笑說:“不會的。”

  韓伊說:“你還有其他的話對我說吧。”

  邙然說:“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韓伊笑了一下說:“還是我來說吧,你是想說你和小雅的事,其實我能明白你們之間的情愫。

  相信你也看出來了,其實我和司空玄之間也有很多的纏繞糾葛。我和他一起度過了花季雨季,雖然我和他說話很少,但是在彼此心中卻佔有一分重要的地位。

  我認識司空玄的時候他是個很乖很乖的孩子,我記得那一年我被爺爺奶奶帶到了這座城市,對這座城市一無所知,我慕名去參觀當時基本完工的地標性建築,也就是那件鬧鬧的沸沸揚揚的工程慘案的事發地點。

  我進去之後發現工程已經竣工了,只有少數的人還在做後期的處理,只有少數的防護架還擺在那裡。

  我看見那些防護架高層的隔板上竟然有兩個人在上面睡著了,而且其中一個竟然還只是小孩子。

  雖然我一直很恐高,但是我還是忍不住爬到樓上從窗戶裡向下看,我看見司空玄和他的爸爸在那個鋼鐵架的木板上睡著了,四周雖然有防護網,但是依然讓人覺得提心吊膽的,那絕對是我見過的最危險的一幕。

  他們的身下就是幾十米高的工地,光是看看就會讓人覺得眩暈,翻個身就有可能摔下去。

  但是他們卻在上面睡著了,我能體會到他們是多麼的疲憊。司空玄當時還很小,緊緊的依偎在他爸爸的懷裡,他那個年齡不應該出現在工地上,不應該承受那種苦累,不該有那種超越他的年齡的成熟和乖巧,不應該那麼堅韌。

  看著他帶著安全帽的倔強臉龐,還有被糊的黑黑的小臉,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心酸情緒。我恐高沒敢走進去叫醒他們,只好下樓去找其他的工人叔叔們幫忙去叫醒他們。

  後來那個叔叔感歎說“不是說好人都一生平安的嗎,為什麼好人卻要如此多災多難。”

  他還告訴了我那個小孩是那個男人的兒子,在四中上中學,每天放學都會過來陪爸爸檢查、勘測工程慘案的原因,放假的時候全天都會在這兒陪著爸爸。

  後來我拒絕了爸爸讓我回去上學的要求,跟爺爺奶奶說願意在這兒上學,然後就轉到了他們學校,還特意留了一級去了他所在的班上。

  那時候雖然他總被別人嘲諷,被別人孤立,但是他總是可以雲淡風輕的置之一

笑,仿佛那些都和他無關一樣,他依舊會做好自己的事,依舊會熱情的對待那些嘲諷他的人,會熱情幫助他們,從來不記恨他們。

  在他們不需要幫助的時候,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遠處看著他們一起打球,一個人坐在那裡傻傻的笑著,就像是自己並沒有被孤立,仿佛他自己也是遊戲的參與者一樣。

  每天放學他都會趕著去工地,帶上小帽子陪他的爸爸。我發現他每天都會把吃早飯的錢省下來,湊夠了一筆不大不小的錢後,就為了幫他爸爸買一個保溫杯,讓他爸爸在雪花飛舞的冬天裡也可以喝到熱水。

  他本來是一個很乖的孩子,但是為了讓我不再被學校那些不學無術的人糾纏,就跑去和他們打架,結果被打的遍體鱗傷,卻依然咆哮著警告他們不要再來騷擾我。

  等到高中的時候,有更多的社會無良青年堵住我回家的路,他就會悄悄的跟在我的後面,每天護送我回家。

  在街角看見我進了別墅區的大門後,自己再頂著夜色奔跑著回去。他會毫不猶豫的沖上來面對那些無良青年把我擋在身後,然後和對方幾個人打起來。

  也會把那些開著車的富二代、大叔的車胎紮爆,帶著我瘋狂地逃跑,為了保護我,他還去報了幾個武術班。

  因為這些,他的成績一落千丈,我就去求我爺爺的好朋友歐陽老師來教他表演,讓他可以憑這個考上好大學。

  再後來他爸爸的工程案終於找出了真正的事故原因,贏得了官司,他們家裡的情況有了很大的逆轉,他爸爸的聲譽恢復了。

  所以我就故意回避他,但是他依舊會堅持以前的習慣,一個人走在我們曾經一起默契的走過的路、做過的事,不過從那之後我們就沒有什麼交集了。

  其實我特別特別的佩服司空玄,是一種近乎崇拜的佩服,在他爸爸處於最低谷的時段裡,他就是他爸爸的精神支柱。

  他爸爸重拾舊日雄風,走出低谷和他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他有的是一個堅強到極致的童年。

  和他漸漸疏遠之後我也常常會一個人難受,因為我已經習慣了生活裡有他,有他就會有安全感的感覺。”

  邙然輕輕地問她:“所以你心裡其實一直都有他是嗎?”

  韓伊說:“沒有,我感激他,但我們只是另一種層次上的好朋友,說這個只是想讓你明白,你應該大膽的去追小雅,不用覺得對我有什麼愧疚。

  小雅是個好女孩,可貴的是她還是個為了你不顧一切,願意為你丟掉生命的傻女孩兒。

  前段時間的相處讓我知道了,你是一個好人,但是也正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才讓我們明白,自己心裡最在意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如果那些算是禍的話,這個就是上天賜給我們的最大的幸福。”

  邙然說:“恩,謝謝你韓伊,你是個好姑娘,司空玄也是個好男人哦,好好珍惜吧。

  你們這一路走來算得上是轟轟烈烈,相依相知,不在一起的話,會被雷劈的。”

  韓伊堅決的說:“轟轟烈烈的感情往往沒有好下場,我和他不可能的,你不懂。”

  邙然疑惑的皺了一下眉頭,還是什麼都沒有問,韓伊既然這麼說肯定是有她的原因。

  邙然換了個話題說:“司空玄對你說什麼了嗎?”韓伊鬆開緊皺的眉頭說:“恩,他說他要追我,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邙然說:“你拒絕了嗎?”

  韓伊說:“拒絕了呀。”

  邙然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看著韓伊,韓伊接著說:“他又說你拒絕我一次又有什麼關係,答不答應是你的權利,追不追你是我的自由,才一次嘛,總有一次會成功的。”

  邙然登時來了精神說:“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答應?”

  韓伊陷入深思很久後才歎了一口氣說:“這輩子是真的沒有可能了,有緣分的話下輩子吧。”

  邙然張了張嘴沒再說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