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被蟲娘養育著繁殖後代?!

第一卷 六 蟲娘的狩獵藝術

書名:被蟲娘養育著繁殖後代?! 作者:與青山 本章字數:330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6


見過豬會跑的,但是你一定沒見過豬會上樹吧?

很遺憾今天我見到了,這只豬哦不,應該說是和豬一樣的野雞不用翅膀竟然直立著上樹了?!這究竟是多大的腳力?!

碼的智……勇雙全大概形容這只野雞一定最適合不過,不僅跑的飛快,還急中生智躲到了樹上。

相信不僅是我,每一個見到這種野雞的人一定會發出和我類似的驚歎。

如果說那玩意真的的野雞,那麼一定是腿多的簡直異常的野雞,四條雞腿,要是在地球,估計某店就再也不愁雞腿不夠的問題了。如果忽略它的和豬一樣的體型和腿的話,那麼姑且算得上是一隻野雞,大部分地方和地球上的雞沒有什麼區別,當然會早上不會鳴叫我就不知道了。

野雞在遠處的樹上盯著我們,我們在遠處的地下盯著它,場面有些滑稽,所以我發揮了身為一個充滿好奇心的人類應該具備的特性。

我拿出了手機給這稀奇物種拍了一張照片。

然而欣賞還沒來得及,身體就開始戰慄,事後我才想起大蟲子似乎還不知道我有手機這件事,要是被懷疑之後滅口怎麼辦?

下意識的回頭將目光轉向一旁的蟲娘,不過所幸她的注意力不在我這裡。

我聽到耳邊響起低語,還是那種我聽不懂的語言,已經算是習慣了,那是魔法的咒語。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不得不收回之前說過的一句話,淡淡的煙霧開始在蟲娘的身上散發,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期待著接下來究竟會做出什麼樣的驚人舉動,會是發射鐳射把跑雞轟死?還是召喚惡魔瞬間捕捉野雞?

魔法這種東西總是讓人充滿期待,誰知道它究竟會有怎樣的威力,但是我此刻一直相信著身邊的蟲娘會釋放什麼必殺技,將離我們有一段距離的那只應該是晚餐的跑雞殺死。

果然,當這層薄霧在她身體上凝聚差不多時,光芒一閃,強烈的鐳射炮就已經發射出去!爆裂吧!野雞!粉碎吧!晚餐!魔法的力量是最強大的!我要……我快要死了!

“我靠!”

我的慘叫聲留在了空氣裡,我就像流光一樣被拽飛了出去。

必殺技發射發的確是鐳射炮,如果說炮彈是蟲娘自己的話,這鐳射炮的威力想必非常不錯……但是為什麼是你跑起來就像光一樣?

在山洞裡還以為蟲娘的移動速度非常慢,甚至還為自己有機會逃跑而暗自竊喜,但是現在這個正在樹林裡飛馳的不是別人,正是蟲娘。

至於我為什麼會慘叫,在這之前……您千萬不要忘了我可是被鐵鍊和她拴在一起,她的快速移動,而被拽著的我,就和真飛差不多。前進中的蟲娘突然停了下來,而我則是因為慣性的原因直接撞在了蟲娘的尾巴上,蟲娘的蟲子部分很軟,倒是沒有感覺到疼痛。

接下來就是狩獵的一幕,既然叫它跑雞,肯定是因為它能跑,但是蟲娘的速度更快,被拽起飄在半空的我也更快,所以發現異常的跑雞在剛下樹的那一刻就被蟲娘用很多隻腳中的一隻狠狠的貫穿在地,鮮血和腦漿灑落一地,跑雞到底,身體開始抽搐。

“我天……”

我感覺到喉嚨有些發熱,在她發動攻擊之前我就趕緊從她的尾巴上跳了下來,很難想像看起來那麼瘦弱的“腳”竟然有這麼恐怖的貫穿力,幸虧之前她在山洞裡沒有用腳戳我。

當這只跑雞終於咽氣的時候,我又開始感歎魔法的神奇,剛剛的淡淡的薄霧無疑給蟲娘提供了速度加成,讓她的速度達到了恐怖的效果,不過估計存在時間限制,因為時候她的速度已經慢了下來,當然也可能是她故意這樣做的也說不定。

不過看著蟲娘的捕獵行動,不可避免的我又開始思考一些其他的問題。雖說的打獵,可是這麼大的食物她吃的完麼?吃不完的話怎麼儲存?不過話說回來,身為蟲娘的她是吃肉的嗎?如果吃肉食的話除了跑雞還吃什麼?人類就是肉,那麼……她會不會真的吃了我?!

想問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從腦袋裡往外蹦,我又犯了胡思亂想的毛病,不過顯然這只大蟲子沒有給我去思考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時間。

拴在我身上的鐵鍊被拉扯,指著獵物的手毫無疑問是想讓我把這只豬一樣的野雞搬回去。

“如果你覺得200斤不算什麼的話,那麼你真的可以試試去搬一頭豬了。”

這是我當時最想說的一句話,但凡是一個人類,我想都會認為這只和豬一樣的四條腿的野雞不是一個人可以搬的動的,

哦,我差點忘了,這位並不是人。

這種抱怨我還是不敢說的,即使語言不通我也沒有提過,誰知道她會不會暴怒做出一些讓我後悔的事情。

身為正常人類,甚至因為在地球有點宅的原因,比較瘦弱的我是真的不想去搬這只奇葩的野雞,但是奈何這是蟲娘下達的命令啊,就算不想也要硬著頭皮去上啊!

於是我跑過去,彎腰拽住一條雞腿,卯足了勁想要拖走他,奈何肌肉的酸脹感時刻提醒著我此時做的事是多麼荒唐,我可是只普通的人類,不過這只跑雞倒是真的被我拖動了,但是只有幾釐米……

我已經盡力了!

回過頭,我無奈的對著蟲娘乾笑,企圖在緩解我的尷尬同時博得她的同情來幫幫我。可惜這只蟲娘臉上不僅沒有理會我的請求,甚至帶上了“不滿”的表情,開玩笑啊!難道這個世界的人類都是可以手扛著200斤重的母豬隨意亂跑嗎?!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她拿著我和她連接在一起的鎖鏈把這只跑雞的屍體綁了上去,這下可好,和我同行的“夥伴”變成了一隻眼睛等的大大的跑雞的屍體,不過這怎麼看我和它都像是悲催的準備赴死的可憐人,只不過區別在於我是活的,它是死的。

被拖拽著走回洞穴,雖然在路上也想過繼續保住那傢伙柔軟的尾部被拖回去而省些力氣,不過這種想法僅僅存在了兩秒鐘,我可不想真的和這只跑雞作伴。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

“我靠,這大蟲子的力氣還真大!算上我300斤重的物體對她來說就像遊戲一樣……”

保持著這種算不上敬畏的佩服,我們總算重新回到了洞穴。

…………

我總覺得作死這種東西是深刻的埋在我的骨子裡,就算刻意去規避,但是本性確是怎麼也改不了,對待任何事物總是以嘗鮮和玩世不恭為標準,我覺得我遲早有一天會被這種性格害死。

回到洞穴之後沒有什麼值得欣喜和快樂的事情,只有一隻怪物拆解另一隻怪物的過程,雖然看過很多恐怖片,但是近距離觀察這麼血腥的畫面還是有些想吐。

蟲娘首先在跑雞的腹部用她鋒利的“腳”開了一刀,內臟倒是和我知道的生物差不多,接下來就是清理過程,放乾淨體內的血液,然後一雙小巧白嫩的手在跑雞的腹腔餒反復掏出各種器官,這種畫面讓一個美少女來做總覺得有些怪異。

這和我想像中的屠宰並不太一樣,這種屠宰方式應該說比較原始,可能蟲娘的本質終究是蟲子,有點血腥。不過我倒是並不覺得介意,反正就算介意估計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被剝下的雞皮攤開放在地上,很多條“腳”一起動作倒是十分迅速的拆解完了這只跑雞,各種還算規則的肉塊擺放在雞皮上,看起來破有種豐盛的感覺。

不過說實話,雖然這只跑雞看起來體型很大,但是真正被剝下的肉卻沒有多少,目測也就80來斤,和一隻真正的豬還差很多,因為不知道蟲娘的食量如何,我也不能猜測這80斤肉究竟能夠吃完多少,剩下多少,能儲藏多少,反正這血淋淋軟乎乎的模樣讓我沒有任何食欲。

雖然我已經餓了一天,而且肚子叫個不停。

莫非這傢伙真的吃生肉?

我不敢肯定,但是身為人類的我肯定不吃,所以我只是帶帶的坐在一旁。

而旁邊的大蟲子姐姐當像是想起些什麼似的,看著因為食物而憂鬱的我,於是——

他扔了兩塊生肉給我。

讓我吃嗎?我沒反應過來,但是還是下意識的接過了落下來的生肉。

“阿瓦乎!阿庫莎尼斯!”

大蟲子姐姐看到了我接住了生肉,於是用著我認為的含情脈脈的眼光看著我,身體下面的腳來回攪動,看起來有些期待著什麼一樣。

“什麼?”

我得承認那時我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真的是幸運極了,就算是後來我知道了這句話的意思大概和漢語“趕快吃吧,然後才有力氣生孩了”差不多的時候我也是無奈了很久,不過這時候我看著莫名其妙的表情,理解為了讓我吃生肉發意思。

“吃生肉麼?”

我晃了晃手中的肉塊,黏糊糊的,看起來很像生肉……

廢話!這不就是生肉麼!

“阿瓦乎!”

也不知道大蟲子姐姐理沒理解我的意思,總之,她點了點頭。

於是還是回歸到了我要吃生肉這個問題,只是,看著手中還緩緩的滲著鮮血的肉塊……

“這誰吃的下啊!”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