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被蟲娘養育著繁殖後代?!

第一卷 七 異世界的手機作用

書名:被蟲娘養育著繁殖後代?! 作者:與青山 本章字數:295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57


如果只是盯著這塊生肉的話,是無法滿足我我饑餓的胃的。

那麼試吃一下?

就我的立場來說,我要吃下這塊肉。

就我的胃來說,吃下去也比較合適。

畢竟要打敗的頭號強敵不是饑餓感,而是違逆蟲娘可能引發的嚴重後果。

我逼著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拿起一塊肉……

真的試吃一下?

血腥味直沖腦門,我覺得如果我捏住鼻子的話,可以咽的下去。

我覺得人類的牙齒上沒有味覺神經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當牙齒和肉塊親密接觸之後,發出“噗嗤”的聲音,我感覺到從接觸的地方有著很多液體分泌出來,如果不出我所料,估計那是殘餘在肉塊內的血液。

要是真的去評價吃生肉是什麼感覺的話,只能說它對吃慣熟肉的人類的我來說非常不友好,肉不僅難以咬斷,還有舌頭碰到後的強烈血腥味,大概想起這輩子最難吃的食物後,我還是湊活著可以咽下它。

總之,當一邊用手扣著牙縫之中殘存的肉絲,一邊感受著兩塊肉下肚的飽腹感,雖然有些幹嘔,不過總算是吃飽了。

接下來就是欣賞大蟲子姐姐的進食過程了,她可能是習慣了吃生肉,所以進食的速度要比我快一些,不過80斤肉在不知道她究竟吃不吃的完的情況下,要等到晚上她的進食過程才能結束。

蟲娘的具體進食和我想像的有些詫異,畢竟她有著蟲子的尾部,我以為她吃東西的樣子會十分血腥,但實際上和人類也差不多,都是通過人類部分的嘴巴吃東西。

難道可以近距離觀察她的生活方式,這麼說吧,我對蟲子類的生物還算有些瞭解,畢竟大學專業就是生物科學,從外形上看,這只明顯不科學的蟲娘大概是軟體環節動物們蟲類,那麼通過口器進食的樣子會比較不可思議,然而這只蟲娘進食的樣子卻有著說不出的優雅。

據說蠕蟲這種軟體環節生物進食的過程會持續非常長的時間,然後進食過後則是更長的消化時間,甚至也有消息說明不進食的蠕蟲可以達到永生,當然不是真的永生,幾千年的壽命還是有的。

那麼問題就又來了,可以獲得更長的生命為什麼她還要吃東西?就算吃東西的話,那麼吃完之後在漫長的消化週期內,我要吃些什麼?

這又上升到了生存這種大問題,不過至少這不是我目前應該考慮的,畢竟蟲娘還沒有吃完,畢竟我也只是剛剛吃飽。

由於蟲娘別沒有穿衣服,所以有些血液順著她的嘴巴直接流到了她光滑的身體上,和動漫中少女剛出浴被淋濕的樣子有些像,只不過白色的水滴換成了紅色的血滴。說實話,這種畫面我感覺我的欲望又在緩緩升起,優雅的樣子和血腥的場景形成了十分誘人的景色,所以有些心血來潮,所以我鬼使神差一樣的掏出了手機。

哢嚓——!

我覺得我必須用相機記錄下這血脈噴張的一幕。

要怪的話大概是要怪罪手機的自動化功能吧,石洞內很黑,手機很亮,因為黑而自主開起的閃光燈更亮。

光速有多快?

科學人士可能會回答我近似3×10的8次方米每秒。

閃光燈的速度多快?

我想和光速差不多。

那麼蟲娘的速度有多快?

這個我就我不知道了,反正和閃光燈的速度差不多。

我覺得我可能天生就是欠揍的命,當我被再次按在石壁上時,我聞到了她口中的血腥味。

“嘶——!”

發出了類似響尾蛇搖動尾巴的聲音,聽上去很有殺意。這下終於輪到我顫抖了,是發自內心恐懼一樣的顫抖,那是即將面對死亡的顫慄,我知道這下我可能真的要死了。

“額、額……”

直到我被按在牆壁上時才覺得真的有點尷尬,才想起她應該不知道我有手機的事情。

不過這時候我大概需要解釋一下?

但是明顯她現在對我戒備森嚴啊。

為了顯示我的清白,我有必要做出選擇——

“這個是手機、手機。”

我知道

她聽不懂我的話,所以我在說話的還舉起了我的手機,並且還舉起我的雙手以示我並沒有任何惡意。

但是我忘記了手機上還有著畫面,那是她進食的我認為十分有氣質的一幕。

大概我得感謝後來才知道的這個世界存在鏡子的事實,因為看到了照片是她本人,所以雖然她依舊戒備,但是騰騰點殺意至少已經不見了。

“賽爾勒?”

“塞……爾斯?”

我盲目的重複一遍,大概是覺得我有活下去的契機。

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但是通過她指著自己的手我大搞可以猜出來這是“這是我”的意思。

“塞……爾斯?”

這次不再是盲目重複,而是用手指了指她,並且晃了晃手裡的手機。

手機的螢幕發出的螢光讓我清楚的看清了她的臉頰,那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大概這種會發光的會照相的事物對她來說很是新奇。

沒有了殺意就有溝通的可能,這下輪到我發揮我口才的作用了。

“這可是一件十分厲害的魔法器!俗稱時間掌控者!可以任意暫停時間然後顯現出畫面!沒見過吧?這可是我們的家鄉才會製作發究極武器,因為威力十分強大所以十分限量哈!”

腦海中想起了大概是某個穿越異世界的日漫中主角介紹手機的場景,於是我二話不說的講了出來,反正她也聽不懂,只要表現出很厲害的樣子就可以了。接下來就是手腳並用的利用肢體語言和她表達我說的話的意思,我也不知道是否她真的理解了我到底想表達些什麼,總之在她發出各種驚歎聲之後,總算相信了我這個手機是十分厲害的道具。

從纏緊我的蟲尾漸漸鬆開的過程中,我知道了我逃過一劫,為了表達我的感激,我覺得我還需要繼續作死,就比如這樣——

“來靠近點!”

也沒有管她究竟在沒在意我的拉著她靠近我的身體,反正我就這樣做了。

“笑的開心點!”

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總歸動手是最實際的方法,我把左手從繞到蟲娘的身後從右側腋下繞過,輕輕的擁著她。

然而感覺到她身體有著微小的顫動,蟲娘有著輕微的抵抗,這讓我覺得有些奇怪,之前還一起十分羞恥的嘿嘿嘿過,怎麼這時候反而這麼矜持了?餘光掃到她逐漸變紅的臉頰,原來她也會害羞,明明性格就是一個小女孩,我很想笑,但是此刻的氣氛絕對不行。

把手放在她的光滑的肚皮上,然後右手高舉過頭,以斜射的角度將相機對準了我們的臉頰,在她不知所措中,我按下了拍攝的按鈕。

閃光燈再次閃爍,可以感覺到貼在一起的她緊張的抖動著,雖然解釋了閃光燈的原理和作用,但是看起來她還是有些害怕,不過好在這過程很短,在聽到攝像機完成的哢嚓聲響後,石洞再次陷入了昏暗的氣氛。

“好了!”

我收回了手機,蟲娘不知道我剛才究竟做了些什麼,但是她還是側過頭來想看個究竟。

我沒有注意到我們二人之間的距離如此靠近,這也許是我們最初故事的開始,也許是我們相互依存的開端,我沒有去想,就算去想此刻也不會有什麼答案,因為我和她都被手機映出的照片吸引。

畫面沒有攝像大師那樣精彩絕倫,也沒有各種美顏設備修出的楚楚動人,這是一種很平常的照片,只有一個看起來十分土的青年和一個人身蟲尾的裸體少女,平常到因為光線的原因甚至有些醜。

不過,看著畫面中她的驚慌和我的笑容,我突然有種幸福的感覺。

就讓這張照片一直存在下去吧。

那一刻我這樣想著,因為我覺得它值得我這樣做。

但是連我都不知道的是,很久以後當一切風平浪靜之後,在看看這張我們第一次合影的照片,總會在淚水和笑聲中忘乎所以,它有著這種威力。

畢竟這張照片是真正改變了我的命運轉捩點,是這異世界充滿波折和精彩的生活的開始。

就像此刻我把它當做我的手機壁紙一樣。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