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被蟲娘養育著繁殖後代?!

第一卷 十 作死有時候反而會有福利?

書名:被蟲娘養育著繁殖後代?! 作者:與青山 本章字數:35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57


汗是什麼味道的?

沒事的話你們可以自己舔舔自己的身體,當然是在不嫌惡心的情況下。

我猜肯定很鹹,甚至對於某些體味重的傢伙來說肯定還很臭!

當然反正我沒嘗過。

什麼?你說我現在在做什麼?難道我現在不就在償汗水是什麼味道嗎?

當然不是!我說的是人類的汗水,至於我舔的可不是人類,這是蟲娘!是蟲娘!

我想就算是變態肯定也少有人去舔蟲子的身體吧?

那是因為你們遇到的蟲子沒有我身旁這只漂亮而已。

說實話,當我伸出舌頭從她的腋下舔過的時候,那感覺仿佛升天!

可別說我是變態,我這只是單純的為了求生而已。

至於她腋下的味道是什麼樣子的?

嗯……知道青澀的檸檬是什麼味道麼,大概和它差不多,有點酸,有點苦,有點鹹,還有點腥……

應該說沒有沒有檸檬那種香氣,儘管是少女的腋下,但是多少還是有點臭味,然而身為蟲娘的她,身上還有一種我從來沒有聞過的味道,大概是苦味的來源?可能是她身為蟲子的原因。

另外莉素斯的身體表面雖然很光滑,但是時刻有著一層很淡很淡的黏液膜,我想這是她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只是在舔她的途中被我舔到了而已。

我覺得我可能上癮了,因為雖然心理上用著需要鹽分這種藉口來安慰自己,但是還是在生理上不自覺的添個不停。

我想她的腋下一定留下了我的口水,至於會不會當有風吹過的時候那種涼嗖嗖的感覺會讓她醒來我這時候一點也不在乎。

而且最讓我痛快的是蟲娘腋下竟然一點毛都沒有!用舌頭刮過她腋下的每一道縫隙,來回摩擦,我舔、我舔、我舔……

太滿足了!這些慢慢的鹽分讓我煥發新生!還不夠!我需要更多的鹽分!更多的汗水!所以我不能停下!

腋下已經不能在滿足我的欲望,我需要更多的地方來獲取我所需要的東西。

微微抬起了頭,還有著殘餘的口水合著她體表的黏液在我和她的身上拉出了細密的絲線,我沒有擦去口水,而是想捕獵的獵人一樣尋找下一個目標,大概可以體會到莉素斯捕獵時的感受了,我覺得我的眼睛發出了難以形容的光芒,那不是魔法,而是渴望!

略過她的胸膛,不是用視線而是舌頭,仿佛品嘗最美味的盛宴一樣,我仔細的感受著少女的身體的感觸那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背德感,既擔心被她發現,又覺得無法停下。

我……我……好像已經完全偏離了最初的初衷……現在這好像變成了滿足欲望的變態行為……

但是我沒有辦法停下。劃過胸膛,然後是小腹,在經過肚臍時用舌頭打轉,接著在人身和蟲尾的地方反復舔著,舌頭無法麻木,她的身體就像是最劇烈的毒品,讓我沉醉其中。

稍稍暫停下,我把所得的汗水全部咽下,然後在喉結上下湧動的時候,我觀摩著她的身體,如果覺得膩歪的話,一定是我留在她身上幾乎每個地方的口水,為此我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覺得這是我留下的“戰績”。

如果莉素斯是一個潔癖的人,那麼我想我可能就不單單是死那麼簡單了。

好吧,這些可以稍後再談,我必須先完成現在我要完成的任務——繼續舔下去。

說實話我不知道這些鹽分我是否已經足夠,或者說是我內心還想繼續舔下去?總之,我還是把目光看向了她的蟲尾。

只能這樣形容,她的人類部分我已經徹底瞭解過了,至於為什麼要用“瞭解”這個詞,反正我的舌頭清楚就對了。講真我對她蟲尾部分還是十分好奇的,雖然相處了這久,我還是對著她蟲尾的部分保持著強烈的神秘感。

畢竟這是我見到唯一區別於人類,有著兩種生物特性的物種。

那麼,就舔舔看?

然後我就真的舔了。

蠕蟲和人類的感觸大概喜歡蟲子的人都知道,實在不行的話,蠶大家都應該知道吧?對了,就像蠶一樣,舌頭輕輕點著那些還在起伏的尾部,灰白色的皮膚映著不知名的光,稍微仔細一些,可以看到尾部體內還流淌著體液,那不是血液,大概是蟲子體內的體液?這就讓我有些疑惑難道她上半身的血液也是這種液體?

不過這種想法很快就被舌頭上的感觸所沖散了,和舔果凍還是有點詫異的,畢竟外表皮還是有點硬,而且也不是甜的,總感覺有些苦,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舔她的尾巴時總有著想要咬一口的衝動,也許和吃牛肉時遇到牛筋嚼不斷的感覺很相似,讓我恨不得咬斷撕裂她。

當然我是不敢這麼做的,我只是需要在她身上汲取一些汗水來滿足我需要鹽分的願望而已,就像此刻我雙手住著地,把身體趴下用頭低下去舔她的蟲尾一樣,我是十分純潔的。

好吧,其實她的尾巴部分沒

有什麼汗水,體液倒是有很多,平常時候蟲娘是不怎麼分泌體液的,但是只要在她睡眠的時候這種體液才會多起來,儘管對於蟲類還算有研究,但是目前我也只能認為她這是在進行某種變化。

但是這些和我舔她好像沒有什麼關係,硬要說的話只能說她的體液還很好吃……

幾乎出了很多條的腳以外,我舔了她尾部所有地方,雖然還有些不滿足,但是我覺得我鹽分補充的差不多了。打了個飽嗝,吃汗吃飽這只事情我也是醉了,嗯……沉醉的醉……我想今天我的壯舉,哦不,說不定是在找到食鹽之前經常的壯舉簡直是沒誰了,我就問問你們敢舔蟲子嗎?敢吃汗嗎?敢在她醒來後得知真相後說不定會殺了你的情況下去舔她的身體所以部分嗎?

你們不敢吧,所以變態就讓我來當吧——呸!忽略這個話題!

其實多少我還是有點心滿意足,就像某些裡番圖片少女被乳白色的液體鋪滿身體,這時候莉素斯同樣也被液體鋪滿了身體,只不過那是我的口水而已,這種工口的樣子簡直讓我獸血沸騰。

稍稍往旁邊坐了坐,不是我作死不去擦她身上的口水,而是我怕真的會驚動她然後,別問我剛剛的勇氣去哪了,當時鬧熱並不代表我現在鬧熱,人大概都有這種性格,做壞事的時候不怕,偏偏事後擔心的要死,只不過我也是這樣的人,另外我還比較喜歡作死。

對了,說道作死,我覺得我老毛病可能又要犯了,終於想起了自己為什麼會感到不滿足,是因為有一個地方沒舔到啊!

別不要想歪了,我說的是正經地方——那是她的頭。

只有頭部還沒有舔過,因為擔心她會醒來,所以一直忽略了這個地方,現在終於想起來了。

說實話這時候我覺得我作起死來的勁頭我自己都攔不住,就像此刻我必須要舔舔她的臉一樣,這種想法一旦產生就像洪水一樣攔都攔不住,所以我抬頭覺得滿足我的欲望,只是……

大概和你偷情時被老婆抓住,不,換一個形容,大概和你正打算幹點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結果轉身發現有人在你身後看你已經看你半天的感覺差不多,對,你沒想錯,當我抬起頭準備觀察情況的時候我發現莉素斯早就睜開了眼睛,或者說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就已經睜開了眼睛。

被發現了?這就非常尷尬了,如果說從一開始就醒著的話,那豈不是我死定了?!

莉素斯沒有什麼動作,還是這麼盯著我,按理說我應該能從她的眼神裡讀出些什麼感情,但是抱歉,我發現我根本看不出任何她的情緒,這也冷靜的異常過分了點吧?

“這是個意外,我只是想找點鹽……你知道汗水中有鹽分,所以我就想著……嗯……利用一下?”

當我說出這句話時我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她聽不懂我的話這麼關鍵的地方我竟然忘記了。

可是就算是用中文說著解釋的話我都覺得有點心虛……舔人家大姑娘結果被逮個正著。

“呼——~~”

那是蟲娘發出的奇怪聲音。

“請務必原諒我!”我覺得我必須做點什麼來減少她可能的憤怒,就像我現在雙膝跪下深深的低著頭表示我的臣服來試圖減輕她的怒火,可能是著急的緣故,我忘記了如果她想殺我的話在我剛開始舔她的時候她就會動手了,所以現在我盡可能的:擺低我的姿態。

內心還在顫動不已,既有因為舔了她的興奮,又有被發現後的尷尬,還有害怕……五味雜陳,說不出的酸爽。

“呼——~~”

還是那個聲音,我想她一定是被氣的。

只是除了聲音之外,蟲娘許久沒有動作,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還是那樣盯著我,難道因為我玷污她的清白結果被嚇傻了?這種白癡的想法大概只有我可以想到吧,但是好奇是真的,所以我稍稍抬起了頭,好吧,我覺得這一幕有些不太正常,正常女性被騷擾之後都會和你玩命的,但我眼前這只大蟲子在做什麼?

我猜你覺得想不到——她在用手指蘸著我留在她身上的唾液,然和吃了下去?!我承認她體表的液體確實有點好吃 況且我是真的需要鹽分,那麼她是什麼意思?

當然也許回答我的是她接下來說的這句話,雖然說依舊聽不明白。

“阿庫莎尼斯?”

還是那句每天都會聽到的臺詞,只不過這一次換成了疑問句。

“啥?”

我的不理解才剛剛表示出來,然後我再次感覺到天旋地轉。

這一次是被蟲娘撲倒。

要死了吧,我就知道我做出這種事情一定會被懲罰,現在好了,要賬的來了,那麼就請蟲娘讓我感受不到痛苦就……就……就……

我說不出接下來的話,怎麼講好呢,大概這句吼聲可以解釋:

“別舔我啊?!啊不,是你為什麼要舔我啊?!”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