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第一章、穿越,然後遇見二十一(1)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71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啪的一聲。

雪麒麟摔了個狗吃屎。

原本他以為自己怎麼都會落得個半殘的下場,但實際上只是鼻頭摔得有點痛而已。

“老不死,你給我走著瞧!”

一股腦爬起來後,雪麒麟馬上就是破口一罵。

然而──

“咦?”

無數的劍就在眼前。

眼前是一處小山丘,丘上插滿數之不盡的劍。

劍的樣式不盡相同,林林種種,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它們都是中式的劍,而且久經風霜。

蒼涼、荒無,更多的卻是壓抑。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張大網所包裹,讓人透不過氣。

這逼使他將視線從劍丘之上移開,繼而環顧四周。

這片空間以劍丘為中心,約莫有兩個足球場的大小。

應該是一處環形狹谷穀底,四面都能看見幾乎垂宜的懸崖峭壁。

在劍丘左邊的峭壁下有一間小木屋,木屋周圍長著幾棟不知品種的果榭,還開闢了田地,但似乎久未打理,長滿了雜草。

“看來真的是穿越了,不過還真是簡單啊。”

雪麒麟收回視線,然後他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差點給忘了!”

在兩人相處的一件間,齊歸元除了教雪麒麟一些武功招式之外,還把他自己的心法傳授了給雪麒麟。

只是,齊歸元卻要求他說,你要到了那邊才把心法啟動。

當時雪麒麟並不明白那邊是什麼意思,但是現在想來恐怕就是指這個穿越後的世界了。

接下來,雪麒麟按照齊歸元所教,驅動體內真氣,引導其依照特定的經脈路線遊走起來。這真氣的流動路徑隱隱有一種道不明言不盡的規律。

剛完成一個迴圈,真氣就自動進行第二個迴圈,並不需要雪麒麟加以干涉,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心法吧?

與此同時,異變發生了。

仿佛是呼應著真氣的迴圈,他的身體透出白色的光芒,然後快速縮小。

這個變化雖然只是維持了一瞬間,然而僅是如此,他雙眼與地面的距離就變近了許多。

換言之,他變矮了,而且還不是一星半點。

“這是什麼——”

“一回事”這個三字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他便發覺到一絲異常。

──聲線變了。

雖然他原本的聲音也不算是低沉,但至少一聽就能夠聽得出是男性的聲音,而絕非現在這種帶有乾淨透明感的清脆聲音。

難道剛才這麼一摔,把耳朵給摔出問題了嗎?

胡亂想著的雪麒麟為了再次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輕咳了兩聲,清了清喉嚨,然後——

“啊~啊~啊——Testing、Testing,哦哈喲,1、2、3……”

不論怎麼嘗試,他聽到的聲音依然是清透的女聲,而且還是童音。

我怎麼變成女聲了?雪麒麟眨著雙眼,愣著了。

與其說是驚訝,倒不如說是他壓根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吧。

雪麒麟戒慎地在眼前張開雙手。手指細嫩纖長,肌膚白皙通透,這怎麼看都不是他原本的手。

接著,視線落在身體之上。

身體嬌小得不可思議,原本正好合身的T恤變得松誇誇的,衣領闊得不可思議,滑落到一側,露出一邊圓潤的肩頭。這T恤與其說是穿在身上,倒不如說是掛在身上更為合適。至於褲子,早就已經掛不住而掉在地上了,取而代之的是遮了半截大腿的衣擺。

他這一身看起上來,就像是小女孩穿上一件大號T恤的樣子。像是玉雕出來的晶瑩小腳丫就直接踩在地上。

一陣微風吹過,幾縷頭髮飄到臉上來。

雪麒麟微微側過臉,能夠看見烏黑亮麗的側發如瀑布般飛流直下,直垂至胸前。

該不會……

腦海裡冒出了一個念頭,眼前的一切都在訴說著一件事。

雪麒麟猛然抬頭,四處尋找,最終視線落在那棟孤零零的小屋旁。

那裡有一座小湖,他抬腿飛奔而去。

或許是跑得太急了,他幾度失去重心,差點跌倒。

湖水清澈透底,如鏡般映射光芒。

他戰戰兢兢地探出頭,鳥黑長髮因重力而垂下,發尖輕觸水面。

“這是我……?”

瞪大的琥珀色明眸,瓊脂般的小巧鼻子,細嫩的櫻唇,唇間貝齒留白——如此精緻的瓜子小臉,就映在水鏡之上。

雪麒麟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膩滑而且充滿彈性的手感,讓他情不自禁轉捏為摸。

我怎麼會變成可愛到爆的小蘿莉了?!雪麒麟心中泛起驚濤駭浪,但很快他又想到另外一件事——

雖然自己變成一副怎麼看都是蘿莉的模樣,但可不一定是變成女的了啊!

一想到這裡,雪麒麟看了看自己的手。

要不要確定一下呢?

可是……

掙扎了差不多有十五分鐘,他才伸出了手。手的目標是自己的胸部。

顫抖不斷的手掌噗的一聲蓋在自己的胸脯上,摸索了一下。

幾乎一馬平川的胸部之上有兩座小山丘,雖然只是些微隆起,但那充滿彈性的手感已經告訴雪麒麟答案。

真的有!

但還是不能就這樣下定論,說不定是成了人妖呢!

雪麒麟吞了吞口水。然後,他二話不說地抬起手,往胯下一摸。

沒有。

空空如也。

換言之,他徹頭徹尾地變成了女性,而且還是蘿莉。

雪麒麟抬頭看天,欲哭無淚。他氣運丹田,然後放聲大喊:

“齊歸元,你這不是坑老——”

慢著,自己的變化好像是因為體內真氣運轉起來之後所發生的,那麼會不會是這裡出的問題?

想到就做,雪麒麟毫不猶豫地強行停下在體內流動的真氣。

暈眩感突然襲來,同時有種噁心的感覺,就像是突然被人捏住氣管似的,渾身都不對勁起來。

那種感覺並不好受。只是,雪麒麟卻無暇深究這種感覺到底是不是基於終止魔力的運行而產生的。

因為他的視平線正在猛烈提高──他又變回原貌了。

“什麼回事啊……”

雪麒麟稍一將注意力從“壓止真氣流動”這一動作上移開後,他的真氣又自動運轉起來。

結果可想而知,他又變回蘿莉的形態了。

“這不是耍我嗎……人家最多就是戰鬥時變成蘿莉,而我呢?根本就跟完全變成蘿莉沒什麼分別嘛!”

要停止已經自動沿經脈運行的真氣,就像是停止呼吸一樣,雖然不是不能辦到,不過會使人渾身難受,而且不能持久。

誰會沒事找難受了?

雪麒麟苦惱非常,自己怎麼就那麼黑呢?

他——不,應該是她,抱膝坐在湖邊,一陣唉聲歎氣。

然而,當她唉到第三聲的時候,她想通了。

比起自

己原本那張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生臉,這張可愛到爆的蘿莉臉不是更討喜嗎?而且自己單身年數等如歲數,根本沒法切身體會男生的快樂,轉個性別也無傷大雅吧?說不定當女生更開心呢!而且還是可愛到爆的超級蘿莉啊!

當然,雪麒麟一如既往不會承認,最根本的重點其實是在於“自己變成蘿莉,而不是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一點上。

總而言之,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樂觀心態,雪麒麟很簡單就接受了自己變成了蘿莉的這件事。嗯,很簡單,簡單到激不起一點風浪。

話說回來,現在該做點什麼?她忽然有點迷茫了,雖然被齊歸元託付要盡力幫助他的曾孫女,但是她可不知道到那找人去。

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現在自己身在何處。

看著不遠處的狹穀口,雪麒麟心想,還是先離開這個杳無人煙的鬼地方吧。

不過在這之前,她覺得自己還是先找身衣服換上再說。

畢竟,可不能穿著那若隱若現的四角褲四處跑啊。

天璿宮座落於天璿山。

天璿山原本只是洛陽城附近的一座略顯奇險的無名山,直至在天璿宮始祖在此開宗立派,天璿宮在悠久歲月之中壯大成天下五大門派之一後,人們便以天璿宮之名來稱呼這座無名山。

天璿山有五座主峰,分別是東、南、西、北以及中五峰,其中以中峰占地最為寬廣,而天璿宮的主體就座落於中峰之上。

天璿宮的正殿位於中峰的正中央處,建築風格帶有先秦的氣息,樸素而不失莊嚴。

今天天璿宮的大部分骨幹人物都聚集在正殿之中。

“各位長老,你們對天劍門的邀請有什麼看法?”

坐在正位的紅裙少女放下手中信帖,開口就問了這麼一句。

她就是天璿宮宮主齊綺琪。

回答少女是坐在左首的天璿宮副宮主葉震。

只見他放下茶盞,冷聲說道:

“天劍門這是想投石問路呢。”

“葉師兄說得很有道理。”坐在左側末席的七長老洛青點頭接道:“天劍門早就已經對五大門派的席位虎視眈眈,之前他們沒什麼高手才不敢如此高調行事,而現在他們出了一位元天境情況就不同了。”

“哦?所以我們這個在五大門派之中唯一只有一位天境的天璿宮可以說是首當其衝咯?”無精打采地托著腮的夏雪繞著發尾,戲謔地說,“還說什麼請貴宮主務必賞面出席。去了就送個下馬威給我們當做大禮;不去就說我們不給他們面子,好讓日後有藉口發難。”

“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一頭白髮的執事長老柳承宗哼聲道。夏雪瞄了對方一眼,悠悠地說:

“誰叫我們是靠太師祖的餘威霸著五大門派之位啊。”

被夏雪挖苦了一番的柳承宗皺起眉頭,沉聲問道:

“夏長老,事到如今你還有心情說什麼風涼話?”

“嘿,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看著針鋒相對的兩人,齊綺琪皺著眉,正想出聲制止出制止的時候——

“好了,你們別吵了。”

執法長老楊岳甯已經掛上苦笑率先打起圓場來。

“嘿,可不是我想吵啊。”

夏雪說了這麼一句,便不再作聲了,柳承宗則是瞪了對方一眼。

齊綺琪朝楊岳寧點頭以示感激,然後開口說道:

“暫且不提天劍門到底是有著什麼打算,既然對方把帖子送上了天璿山。按理說,我們也得回復去或是不去。”

“宮主說得有道理。”楊岳寧點頭同意。

“那麼,我們到底是應不應約呢?各位長老有什麼意見?”

齊綺琪剛問完,柳承宗便馬上應話:

“得去,若果我們不答應派人出席,別人還以為我們虎落陽平容易被狗欺。”

“哦?派人去讓他們當眾打臉?”夏雪挖苦了對方一句。

“那總比吞聲忍氣來得要好。”

夏雪今天似乎是跟柳承宗對上了,她毫不客氣地反擊說:

“宮主啊,似乎柳長老很想被人啪啪地打臉啊,要不這宴就派柳長老去赴?”

柳承宗氣得站起身來,惡狠狠瞪著夏雪。

“你——”

夏雪得理不饒人,乘勝追擊。

“你什麼你?現在我沒名你叫嗎?看來柳長老不太懂禮貌啊!”

先從第一次發言後就一直在閉目養神的葉震猛地張眼,一猛拍桌子,大喝一句:

“夠了!”

夏雪撇了撇嘴,不再說話。柳承宗則維持瞪著少女動作坐了下來。

一盤散沙啊!齊綺琪歎了一口氣。她看向葉震,目光流轉。

“副宮主,你有什麼意見?”

“回宮主,這宴我們得赴,但怎麼赴就是另一種說法了。”

齊綺琪點頭認同。

世人都看得出來天劍門這次是想要投石問路,而這石首當其衝的就是天璿宮。如果真的不派人赴約,天璿宮絕對會淪為笑柄。堂堂五大門派竟然在天劍門的挑釁下回避。

這約得赴,但派誰去赴就有所講究了。

近年來急速壯大的天劍門在江糊上的地位可謂不輕,僅次於五大門派。所以照理來說,天璿宮應該得派出有相當實力的長老應約,但是現時天璿宮裡唯一與天劍門門主修為相當就只有天境的葉震,但他必須留在天璿宮裡保持威懾力,所以不能動,而且他也不會答應的。然而,其餘長老的修為都只有地境,這樣在修為上就會底了天劍門門主一頭,依照現在的情況,對方絕對會給天璿宮一個下馬威,既然如此,就不能派出地位很高的長老,最合適的莫過於只有長老之名而無實職的長老了。

既然如此,合適的人選就屈指可數了,一是夏雪,二是洛青。

夏雪基本上可以剔除,畢竟她的性格有目共睹。那麼如此一來,就只有洛青了。她貴為門派的七長老,是長老會裡排行最底的長老,但修為卻是最高,已經直逼天境了,再者她的性格柔和,處事得體──齊綺琪實在無法找到另一位比她更合適的人選了。

“洛長老,我想由你代表天璿宮赴約,你意下如何?”

坐在左側最末席的綠裙少女好像早有所料,毫不驚訝地點頭。

正當她想開口答應這件事的時候──

“宮主,劍、劍塚!”

一名女弟子突然闖進正殿之中。

聽到劍塚兩字,齊綺琪猛地站起身來。

“劍塚怎麼了?”

那名女弟子深吸了一口氣,以平伏淩亂不堪的氣息。

“劍塚有動靜!好像有人擅闖劍塚!”

她的話剛落下,齊綺琪就動了。

──天璿宮宮主化為一抹火紅的魅影,朝劍塚飛掠而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