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第一章、穿越,然後遇見二十一(2)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38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劍塚。

顧名思義就是劍的幕地。

它作為天璿宮的聖地的同時也是禁地,其中供奉了歷來達到天境的天璿宮弟子的佩劍。

有人擅闖劍塚,對於天璿宮來說自然是頭等大事,所以齊綺琪在得到消息之後,才會二話不說地朝劍塚急急趕去。

趕了約莫一刻鐘的路,齊綺琪率先來到劍塚門口。其餘的長老緊接其後。

“張長老,現在什麼情況?”

齊綺琪剛到步,便朝正在劍塚門口來回踱步的護塚長老張鳴問道。

“是這樣——”

張鳴已經一口氣把實際情況以及兩人的猜測吐了出來。

齊綺琪越聽皺頭就擰得越緊,同時也越疑惑,真的有人擅闖劍塚嗎?

“所以,你們就猜會不會是北冥前輩……?”

沉吟了片刻,張鳴才開口說:

“也只是猜測而已,要從我們眼皮底下走過去的恐怕只有修為達到天境才有可能,而且就我們所知,當今世上天境或以上,還是一口童音的恐怕就只有北冥前輩了。”

對張鳴兩人的說法,柳承宗嗤之以鼻地哼了一聲。

“荒謬,北冥前輩可是我們華朝唯一的大宗師,他到底有什麼理由來擅闖我們劍塚?”

“難道柳長老是在懷疑張長老老眼昏花,連一個小女孩在他眼前走過也看不到嗎?”

夏雪插話一說,如同火上加油。

“原來柳長老是這種意思?”

“我不是這種意思。”

柳承宗跟張鳴就這樣對上了,而夏雪在一旁扇風點火。

無視吵成一團,差點大打出手的兩人,葉震走前一步說:

“宮主,恐怕要請你打開劍塚了。”

齊綺琪無容置疑地說:

“太爺爺說過不能打開劍塚。”

把一頭紅發束成馬尾的李婉婷在齊綺琪的耳邊低聲說:

“這次葉震那傢伙說得有道理,劍塚事關重大。”

怎麼連婷姐姐也這麼說啊?揉了揉擰成一坨的皺頭,齊綺琪舉起手示意大家停下來讓她說話:

“你們都覺得是有人擅闖劍塚?”

聽到齊綺琪的問題,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然後面面相覷。

他們大概是覺得她為什麼會問這麼顯然而見的問題吧。

才過不到一年,難道就忘記了太爺爺說過什麼了嗎?齊綺琪歎了口氣。她環視眾人一圈後,才開口說道:

“你們就沒想到可能會是小師祖?”

眾人一下子傻眼了。

他們那副如同從夢中驚醒的表情就像是在說:對啊,怎麼就沒想到呢?

或許,是剛才傳話弟子的說法,讓大家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吧。齊綺琪自我安慰地如此想著。

她自然不希望自家的長老們都是那種在關鍵時候智商掉鏈子的蠢材。

葉震是最先回過神來的。他尷尬地咳了一聲,然後才正色說道:

“如果是小師祖自然是好,但若果不是呢?我們站在這裡也沒辦法搞清楚情況啊!所以這劍塚是得派人——”

“嗯?副宮主,你怎麼說一半不說一半啊?”

齊綺琪愕然地看向對方,卻見對方像是見鬼了的表情,瞪著雙眼,指著劍塚門,手指還在不斷抖動。

那副模樣就像看見有龍在天上飛一樣。

搞什麼啊?齊綺琪沿著對方所指的方向看去。

然後──

這時她的表情一定是變得跟葉震一模一樣。

劍塚的門口不知何時起多出了一個人。

是個小女孩。

她就像個娃娃一樣,有著可愛的面容。

明明是略帶稚氣的容顏,卻又散發出一種自然而脫俗的獨特氣息。

琥珀色的一雙大眼似乎無時無刻都在透著微光似的,清澄而又明亮。

渾身靈氣逼人,實在不像是人。

然而,比起這個,更讓人訝異的是——

那穿著是什麼一回事呢?

她赤腳踏在地上,上衣領口大開,露出了一邊肩頭。整身衣裝像是一條連衣的裙子,衣擺只遮了半截大腿,上面用毛筆字寫著“即使是為了部落,但只要一認真工作就輸了”,雖然龍飛鳳舞的很是好看,但齊綺琪對其所書完全摸不著頭緒。

也正因為如此,反而為她增添了幾分神秘氣息。

只是這一切都在下一瞬間化為烏有——

“呀!”

噗的一聲,她摔了個狗吃屎。

眾人的視線一下子集中到齊綺琪身上,似乎是要她上去扶小女孩一把。

怎麼在這種時候才會團結一致啊!齊綺琪很想賞他們一人一記大白眼。

正當她猶豫之際,小女孩突然一骨碌地爬起身來,然後就是一句破口大駡。

“狗吃屎的,是那個混帳放塊香蕉皮在這裡想陷害老子!”

靜。

靜得不可思議,仿佛連空氣也因此凝滯起來。

齊綺琪實在不知道如何反應,她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眼前小女孩先前的形像已經化為碎片,被掃出腦海之中。而且她能夠肯定背後天璿宮的各位也會跟自己差不多。

“咦,怎麼那麼多人站在這裡啊?”

小女孩眨著漂亮的大眼,左右掃視了一下,似乎直到現在才發現齊綺琪眾人。

眾人看了看小女孩,然後視線再次回到齊綺琪身上。

你上吧!他們的視線表達著他們強烈的訴求。

你們行你們上啊!齊綺琪很想大聲呐喊,但可惜她只能想想,身為一派之主,有時候就代表這麼一回事。

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齊綺琪走到小女孩前面。

“請問小朋——”

見小女孩的臉色突然古怪起來,齊

綺琪忽然驚察自己的稱呼有點不妥而連忙住嘴。她原本想稱呼對方為“小朋友”,但是一想到對方有機會是自己的小師祖,或是不知是那位已經返老還童的老前輩才作罷而已。

齊綺琪咳了一聲,才再次開口:

“請問姑娘你是……?”

“你是在問我嗎?”

小女孩指著自己問道。除了你之外還能是誰啊!齊綺琪差點滑了一跤。

“嗯,我的確是在問姑娘你。”

“什麼姑娘啊,老子可是——”小女孩咳了一聲,“嗯,我叫雪麒麟。”

然後,小女孩又沒好氣地說:

“話說啊,幹嘛要問得那麼文皺皺的,怪難懂。”

“難懂?”

“嗯,難懂。”

齊綺琪轉頭看向天璿宮的眾人。

“我問得很難懂嗎?”

眾人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

“你們都好奇怪啊,怎麼都穿古裝了?在拍什麼古裝片嗎?攝影機在那裡啊?”

自稱雪麒麟的小女孩張大波光粼粼的雙眼,四處張望。

攝影雞……?那是新品種的雞嗎?還是說什麼地方的地道名菜啊?齊綺琪完全摸不著頭緒。

還是先說正事吧!她決定不再深究,而這顯然是正確的選擇。

“雪姑娘,你怎麼在劍塚出來?”

“劍塚?”雪麒麟想了想,忽然拍手說:“你指是後面那座劍山嗎”?

“是的,就是後面插滿劍的那裡。”

“哦,你問我為什麼會從那裡出來啊……”

雪麒麟抱起雙手,歪著頭想了好一陣子,才攤手說:

“這個真的是一言難盡了,總之我回過神來就在那裡面了。”

齊綺琪還想再問,但卻被對方擔先。

“對了,你們知道天璿宮嗎?”

這是明知故問嗎?絕對是吧!齊綺琪眉得一抽,如果不是要在宮中各人面前維持形像,她恐怕早就爆發了,要忍著吐槽實在是太辛苦了。

“這裡就是天璿宮。”

“是咩,這裡就是啊——”

小女孩睜大雙眼,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點著頭。

接下來,她抱起雙臂,探頭探腦地問:

“那麼你們就是天璿宮的人是吧?”

齊綺琪正想回答,但是雪麒麟卻沒給她機會。

不過,齊綺琪也無暇計較此事,因為對方說的話讓她在意起來。

“你們有人叫七七七嗎?”

七七七?宮裡有這號人物嗎?齊綺琪自問把宮中的人都記住了七七八八,但找遍記憶就是沒叫七七七的人。

會是別稱嗎?

只是齊綺琪無暇細想,因為眼前的小女孩正盯著她瞧。

她正奇怪之際,卻發現不止雪麒麟,連宮裡的眾人都將視線堆在她身上。

什麼意思?

“你就是七七七?”

小女孩相當好奇地上下打量著齊綺琪。

“不,我不是,我叫齊綺琪。”

“哦,果然你就是七七七啊。”

這傢伙不懂聽人話嗎?齊綺琪皺起眉頭。

“我說了,我不叫──”

慢著,齊綺琪稍微念快一點聽起上來不就是“七七七”嗎?

所以她說的七七七根本就是指我!

一想通,齊綺琪的臉瞬間黑了起來。

“咦,七七七啊,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那幾天來了嗎?”

“你這小不點給我聽住!我叫齊、綺、琪!這裡沒人叫七七七!”

天璿宮宮主的咆哮第一次響徹了天璿山。

“七七七,那麼大聲幹嘛!真是的,我又不是聾。”

抗議完畢後,雪麒麟還挖了挖耳朵。

“我看你真的是聾!要不然你就是個死腦殘!”

話剛說完,齊綺琪就後悔了。她轉身看了看背後的眾人,他們的臉上不約而同掛上一副驚訝的表情

糟糕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得體形像啊!齊綺琪這一瞬間真的欲哭無淚。

“喂,七七七你幹嘛一副絕望的表情?”

“還不是怪你?”

齊綺琪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

“七七七,你這就不對了,這事怎麼可以怪我啊?”

雪麒麟似乎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拍了拍額頭。

“對了,既然你就是七七七,那麼你應該認得這東西吧?”

別計較別計較別計較!齊綺琪在心中默念了自創的靜心咒三次,看向對方遞出來的東西。

是一塊玉佩,而且還是齊綺琪所熟悉的。

“這是太爺爺的玉佩!”

這一聲驚呼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他們連忙圍了上來,視線都落在小女孩手中的玉佩上。

“的確是太師祖的玉佩!”

一直不作聲的葉震這時也附和說。

“那就好說,七歸元那老頭說——”

“是齊!不是七!”

“我知道啊,孩子啊,你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雪麒麟用憐憫的眼神看著齊綺琪。

“你才腦殘!你全家都是腦殘!”

“你怎麼能罵人呢?罵人是不對的啊!尤其是無理取鬧。”

雪麒麟語重心長地說。

唉,已經沒所謂了。

“還是說正事吧?”

“哦,你終於肯讓我說正事了啊?”

“是的,你請你請。”

齊綺琪強顏歡笑,覺得莫名地疲累。

“真是的,浪費了這麼多篇幅。”

雪麒麟嘟噥了一句,然後挺胸收腹叉腰。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小師祖,以後請多多指教。”

一陣風吹過,眾人如同石化,沒有任何反應。

這貨就是在危急關機會助我一臂之力的小師祖?齊綺琪看著手上的天璃劍在想,要不殺了她當沒出現過這個人算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