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第一章、穿越,然後遇見二十一(4)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39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小琪!”

離開了雪麒麟的房間之後,齊綺琪朝正殿走去,但在半路就被人叫住了。

“嗯?”

齊綺琪停下腳步,看向聲音來處。

叫住她的人從樹陰現出身影,是位約莫二十歲出頭的女性。

火紅的長髮束成長長的馬尾,凜然的臉容讓她看起上去十分精煉,穿著一身沾有炭灰的勁裝。

正是鑄劍房長老李婉婷。

“原來是婷姐姐你啊!”

齊綺琪顯得有點高興。

在公眾場合,齊綺琪以及李婉婷都會相當正地呼稱對方,但在私底下兩人卻以昵稱互稱。這代表她們私交不錯。

“那個……”李婉婷瞄了瞄不遠處的高樓——朝雪樓後,直接問道:“你把小師祖安頓好了嗎?”

朝雪樓是歷代掌門、師祖所居之地。話雖如此,但是它占地卻不大,也並不奢華,走的是別致的小築風格。

“嗯、呃……安頓好了。”

齊綺琪的眼神有點飄忽,而這似乎沒有逃過李婉婷的雙眼。

“嗯?小琪你該不會對小師祖做了什麼失禮的事吧?”

“怎、怎麼可能呢!?”

她的反應完全是羞愧成怒才有的激動反應。嗯,她在掩飾自己的心虛。

嗯,沒錯,她心虛了,不過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吧,事實上她可是把小師祖給揍了,而且……

而這似乎也被李婉婷看穿了,她的眼神一瞬間銳利起來。

“你不會是動手了吧?”

“沒、沒動手!我只是打了她一拳而已。”

被盯得渾身不自在的齊綺琪連忙別開視線,下意識地揉著衣角。

李婉婷忽然歎了口氣,扶額搖頭:

“我早就知道……那小師祖看起來神神兮兮的,你怎麼會忍受得了……”

說到這裡,李婉婷敲了齊綺琪的頭一下,然後數落道:

“但是,她好歹是我們的師祖,是一派之長!你怎麼可以動手呢?你這衝動的脾氣總有一天會害死你的!”

“我、我知道啦!”

齊綺琪淚眼汪汪摸著被敲的地方,低聲下氣地應了一聲。

“這才乖嘛。”

這才笑了起來的李婉婷亂摸著齊綺琪的頭髮。

“別摸啦!”

齊綺琪沒好氣地撥開李婉婷的手。

“真是的,髮型都要亂了啦!”

李婉婷撇著嘴,陰聲怪氣地說:

“真冷淡啊!”

李婉婷似乎忽然想起什麼,不懷好意地問道:

“話說回來,你找誰幫你收拾爛攤子了?”

齊綺琪沒好氣地白了對方一眼,然後才隨口答道:

“洛師姐。”

“哎,你又把爛攤子拋給洛青了?”

“有什麼辦法嘛!洛師姐那種柔柔和和的隨和性子才適合應付那個混蛋啊!”

說到這裡,齊綺琪狠狠地揮了揮拳,但卻又因此想起雪麒麟說她的拳頭云云,而止住動作。

“哈哈哈,你把小師祖罵成混蛋,你要是給柳承宗那老傢伙聽到,絕對少不了一頓說教呢。”

“放心,我在柳長老的面前裝得很好。”

“不過你今天還是破功了啊!”

原本顯得相當自信的齊綺琪,因為李婉婷這麼一句話而僵住笑容。

“都怪那混蛋!”

一想起雪麒麟讓她當眾破口大駡一事齊綺琪就差點咬碎銀牙。

“不過啊這小師祖的脾氣估計挺好的,你打了她一拳居然還能全身而退。”

已經不是這個問題了……齊綺琪面色瞬間古怪起來。

“嗯,怎麼了?難道不是嗎?”

“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一拳把她打昏了……”

“不會吧?”

齊綺琪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一副“我要暈了”的表情,李婉婷挖苦說:

“你行啊!竟然把這爛得不能再爛的爛攤子拋給洛青然後自己逃之夭夭。”

“我這不是沒辦法嗎?不知為什麼,我一跟小師祖說上幾句話,我就忍不住想要打她啦!”

齊綺琪此時的反應已經近乎於自暴自棄。

“不管怎樣,等小師祖醒了你務必要去道歉!”

“我知道啦!”

齊綺琪自知有錯,不論如何先動手的是她,而且打的人還是她自己的尊長。

“不過話說回來,她真的被你一拳給打昏了?你用全力了?”

怎麼會用全力啊!齊綺琪原本想這麼回答,但當她看見對方銳利的眼神後,她便打消了主意。

“你的意思是說,以小師祖的修為,不應該會被沒盡全力的我一拳打昏?”

“嗯,你想啊!他跟太師祖是同輩的人了,而且宮裡基本上沒人知道她的存在,那麼一來估摸也得上百歲吧?能活到百歲的人,修為怎麼會低呢?隔壁老王也不信吧?”

見李婉婷說得頭頭是道,齊綺並不驚訝。

雖然李婉婷人不如其名,是那種看起上來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是一但與她相處下來,就知道那只是表面而已,實際上她是屬於那種粗中有細的類型。

“而且太師祖不是也說過,在危急關頭她能助我們一臂之力嗎?那麼,她的修為絕對不低,至少有天境。但是這麼一來就奇怪了,一個天境竟然會被剛進地境沒多久的人一拳打昏?境界的差距那麼大,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齊綺琪越聽,眉頭皺得越緊。

“我覺得小師祖實在沒必要特地隱藏實力,也沒必要吃你一拳。”

她微微眯起雙眼,試探性地問:

“你在懷疑她的身份?”

“身份的話沒什麼好懷疑,畢竟她手上拿著太師祖的玉佩,而且還在劍塚走出來,要同時辦到這兩點可不簡單啊!”

的確,雖然她有可能偶然得到玉佩,但是劍塚的守塚劍陣可就不是開玩笑了,全天下恐怕只有宗師境的大高手才能毫髮未傷地闖過吧。

“所以,你在懷疑她的實力?”“也不能說懷疑,只是奇怪而已!而且她的實力到底有多少也是相當重要,如果我們錯估她的實力,那麼在決策上很可能就會出現致命的錯誤。”

在江湖上,勝敗除了比誰的拳頭硬之外,更取決於誰的決策更正確。

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所謂的決策都是衡量自己、丈量他人,然後作出最合適的選擇。如此一來,審視自己的實力就相當重要了,如果錯估自己的實

力,那麼決策也定必有所偏差。

雪麒麟的實力自然也應該算作天璿宮的實力,而且占的份量還不輕。

所以,對於雪麒麟的實力,齊綺琪必須有具體的瞭解。

“嗯,我知道了。待她醒了,我就去道歉,順便探一探她的底吧。”

──“宮主,不用白費心機了。”

這話不是李婉婷說的,而是——

“哦?葉副宮主偷聽了那麼久,終於願意現身了嗎?”

看著那突然出現的身影齊綺琪諷刺了一句。

“宮主言重了,我可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

葉震面無表情地回了一句。

天境高手身上的氣息相當強大,如果在不隱藏的氣息的情況下,就算只有人境修為也能察覺得到對方的存在,既然如此身為地境的齊綺琪自然不會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

換言之,葉震的言下之意就是他自己並非偷聽,而是光明正大的偷聽。

“這傢伙還是那麼讓人討厭。”

李婉婷湊到齊綺琪的耳邊,厭惡地說了這麼一句。顯然地,她也聽出了葉震的意思。

“葉副宮主,你說的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叫我不用白費心機了?”齊綺琪不動聲息地問道。

“因為已經有人問過小師祖了。”

“是誰?什麼時候問的?”齊綺琪略感意外。

“司徒木頭在帶小師祖帶路的時候就問過了。”

司徒木頭是齊綺琪的師侄。

齊綺琪在為小師祖安排好房間之後,正是讓他為小師祖帶的路。

“也只有那個武癡才敢這麼直白地問那個不知深淺的小師祖。”

不禁失笑出聲的李婉婷不置好壞地評價了這麼一句。

司徒木頭人如其名木納得跟木頭沒有兩樣,但唯有在武道上醉心,能勾起他興趣的也只有武功相關的東西。

“那麼,小師祖是怎麼回答的?”

“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

他是耍我嗎?齊綺琪的面色一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既然葉震能提到這件事,顯然已經有過瞭解。

“我是說,小師祖當時回答,她不知道。”

聽到這個答案,齊綺琪與李婉婷面面相覷。

“怎麼會不知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

葉震無悲無喜地說。

“難道小師祖真的是在隱藏實力嗎?還是──”

齊綺琪喃喃地說到一半,就被葉震打斷了。

“不管怎麼也好,小師祖的實力,我們必須瞭解。”

“怎麼瞭解?”

齊綺琪戲謔地問。

“哼,要衡量一個人的實力,沒有比真槍實劍的打鬥更有效。”

的確,即使在同一境界之內,實力還是參差不齊,不是說天境跟天境就能鬥過秋相伯仲。畢竟這境界原本就不是實力的劃分,而是修為的高低。修為不代表實力,其所代表的只有功力的高低,而這只是力的其中一個部分罷了,除了修為之外一個人的戰鬥技巧、功法特性也是不能忽略的。

“你打算跟小師祖打一場?”

葉震深深地看了齊綺琪一眼,卻沒有回話。

然後,他轉身離去。

待葉震的背影消失後,李婉婷又嘟噥了一句:

“我還是不喜歡這個人。”

“但他的確有實力。”

齊綺琪雖然不甘心,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她雖然被譽為史上最年輕踏入地境的天才,但她自己知自己事,她是有太爺爺的從小教導才獲得如此此快的進展,而且單憑她的地境修為,要與已經踏入天境的葉震比,還相差太遠了。

“不論如何,這小師祖的實力一定要儘快搞清楚。而且就算她只是真的虛有其名,小琪你不能忽視,畢竟對方的輩份明擺著,可以拉攏就拉攏,不可以拉攏也得搞好關係。”

“這……”

齊綺琪有點猶豫不決。

“我知道你不喜歡搞這些派系鬥爭,但這不是你想不搞就不搞,你也得問問葉震他同不同意。”

天璿宮現在可以說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朝廷憚忌五大門派已久,歷來多加打壓,可偏偏就是有不長眼的狂傲東西妄圖刺帝,最終落得身死下場。

刺帝是一個不能碰的禁忌。

不論刺殺是否成功,朝廷必定震怒。

如此一來,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朝廷遷怒五大門派,派出軍隊,五大門派自也不會承擔這莫須有的罪名,聯合抵抗朝廷萬軍。

最終兩者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可是,終究還是五大門派輸了。

一隊軍隊精銳十年內能成,可一位武林高手都是要數十年的歲月才得以成就。

自那一天起,五大門派元氣大傷,被懷疑是組織刺帝的五大門派之首天瑽宮首當其衝,死的死、散的散,損失也是最為慘重。即使財寶、神兵利器這些失去再多,終究也是物件。只要人還在,一切都還是可以挽回。可偏偏天璿宮失去的是人,精英幾乎死光,門派高手幾乎全數隕落。

如果不是前任輩門齊歸元的威懾力還在,這天璿宮恐怕得在五大門派之中除名了。

現在正是百廢待興,事關天璿宮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然而,自從天璿宮前任掌門齊歸元破碎空虛,齊綺琪繼任宮主、葉震連任副宮主後,天璿宮卻沒團結一致,反而劃分為兩派,即齊綺琪派跟葉震派,又或者說是 “韜光養晦派” 以及 “全力復興派”。前者以齊綺琪為首,成員有鑄劍房四長老李婉婷以及五長老夏雪;而後者則以葉震為首,成員包括執事大長老柳承宗、執法二長老楊岳甯以及六長老秦辰。

這兩派的主要分岐在於在五年前的那件事過後,積弱的天璿宮的發展方向,前者主張全力、高調的復興,後者則希望低調地積累實力。

對此,齊綺琪其實頗為無奈,她心裡也想天璿宮上下能夠團結一致,但是她又覺得葉震之法不可取,而葉震又覺得她的方針有錯。如此一來,兩派就陷入一種無解的對立之中。

話雖如此,但是這兩者之間的平衡極之脆弱。

那麼,除了表明中立的洛青以及張鳴之外,雪麒麟的站隊就顯得非常重要了,但是——

竟然要我去跟那個混蛋搞好關係……

一想到這裡,齊綺琪就一陣喪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