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第二章、天璿宮上有刺客(1)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642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鼻尖感到一陣麻騷。

有什麼在搔弄著他的鼻尖,那東西有茉莉花的清香。

意識因此稍稍清晰。

枕頭帶有些微的熱度,而且擁有不可思議的彈性,很是舒服。

“嗯……”

雪麒麟呻吟一聲,然後翻了個身,調整了一下姿勢。

她摸到了某樣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

她下意識握了起來,那東西粗粗的、硬硬的,但並不帶有熱度。要不然,她恐怕會馬上嚇得跳起身來吧。

雪麒麟緩緩睜開眼晴,忽明忽暗的火光,讓她稍稍感到不適。

待眼睛已經適應久違的光明之後,雪麒麟終於看清楚自己摸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一把長劍──青色的長劍。

她正握著劍鞘的部分。

怎麼會有一把劍在這裡?正當雪麒麟奇怪之際,柔和的聲線便從上方傳來。

“小師祖,這是我的劍。”

“哦,對不起。”

雪麒麟連忙把劍放下,隨即察覺到有所不妥而“咦”了一聲。

有人?雪麒麟往聲音來處一看,瞬間便對上了她的眼睛——淺青色的眼睛。

是位少女。

從面容看來約莫十八、九歲吧。

雖然與齊綺琪相比,她的容貌稍有遜色,但是卻散發著一股莫名的柔和氣息。就像是綠茶一樣,雖然只帶著淡淡的顏色,看起來相當樸素自然,但是品起上來,卻別有一番韻味。

兩人大眼瞪小眼。雪麒麟因為剛醒來的關係,所以腦袋還沒怎麼轉過來。她呆呆地問:

“你是……?”

“嗯,我是洛青,是宮主叫我來照顧你的。”

她說了自己的名字,卻沒介紹自己是什麼身份,只說是齊綺琪找來的。

話雖如此,卻不見得她會是那種清清冷冷的人,因為這時她臉上正掛著微笑。那是個非常柔和的微笑,有種讓人不自覺地親近的魅力。

似乎是個淡泊的人呢!雪麒麟如此判斷。

“呃,那麼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雪麒麟不太喜歡叫人全名。

“我是你的師侄,你叫我青兒就好了。”

青兒?雪麒麟皺皺鼻子,老實說她不喜歡叫得那麼文雅。她的眼珠滴漏漏地轉了一圈後,開口詢問:

“要不我叫你小青好了?”

“可以。”

洛青點了點頭,簡短地應了一聲。

“那麼,小青啊──嚏!”

說到這裡,雪麒麟突然打個噴嚏。

鼻頭有點不舒服,她將元兇撥開。

是頭髮。它仍然連在她的主人身上。

這時雪麒麟才發現自己是躺著正面向洛青的,而洛青的腰身就在她的耳邊。

微微側頭,她能夠看見洛青正跪坐著,後者的大腿正被自己枕在頭下。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膝枕?雪麒麟愣了一下,隨即又反應過來自己既然已經醒了過來,還枕在別人腿上實在說不過去,即使她的確挺享受各位男性夢寐以求的膝枕。

“啊,抱歉!我馬上起來。”

雪麒麟邊說邊撐起上半身,但隨即覺得肚子有點痛而輕皺眉頭。

伸手扶著雪麒麟一下,洛青邊輕輕搖頭邊說:

“沒關係的,你不用勉強。”

“不行!我可是有原則的人。”

洛青笑了笑,也不再阻止。

“對了,我怎麼會……呃,睡在你的腿上。”

揉著肚子的雪麒麟如此問道。

“你昏過去了,你還記得是什麼一回事嗎?”

“呃……”

我怎麼就昏過去了?雪麒麟一頭霧水地尋起記憶來。

她在失去意識前一直在跟齊綺琪說話,不小心惹怒了對方,氣得對方拍碎了桌子,然後自己馬上道歉,卻又說錯了話,最後——

雪麒麟跳了起來,憤憤不平地說:

“我想起來了!我被那個暴力女打了一拳。”

“暴、暴力女?”

“就是那個二十一啦!我昏了多久?”

“已經半天了。”洛青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地說:“原來是這樣,宮主她還說你是突然昏倒的,原來是她害的呐。”

“竟然還撒謊!鬼才會好端端突然昏過去啦!”

“其實宮主性子還是挺好的,就是有時候會……嗯,失控?”

聽到失控兩個字,雪麒麟有點後怕。她想起了那張無辜的桌子。

“她難道經常失控?”

“不,很少。”洛青抿嘴笑道,“近幾年來,成功讓她失控的就只有小師祖你了。”

“喲喲喲,那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呀?”

雪麒麟沒好氣地反問,洛青卻意外地打趣說:

“也未嘗不可。”

站起身子來的雪麒麟哼聲說:

“還是敬謝不敏了。”

洛青見雪麒麟已經起身,她也跟著站起身來。

或許是讓雪麒麟枕了一段不短的時間而雙腳發酸吧,她有點站立不穩,踉蹌了一下,雪麒麟連忙伸手去扶。

“謝謝小師祖。”

“客什麼氣啊!這是禮尚往來啦!話說,你也不用讓我睡在你的腿上啊,把我搬到床上去不就好了嗎?”

洛青眨了眨眼,然後像是才反應過來一般,一臉苦笑地指了指一旁。

她所指的方向有張已經穿了個大洞的床子。

“怎麼回事?”

“宮主說是你打穿的。”

很不要臉的七七七啊!這世間除了我之外竟然還有如此厚顏無恥之輩?雪麒麟莫名地感到一陣佩服。

“真是辛苦你了。”

雪麒麟搔了搔頭發,有點彆扭地道歉。

洛青回以微笑。然後,她蹲下身子去解開那放在自己腳旁的包袱,從中掏出了一套衣服遞給雪麒麟。

“這是?”

“衣服。”洛青略顯遲疑地說,“你身上這件衣服應該不是很合身吧。”

雪麒麟看了眼半掛在身上的T恤,無奈地點頭。

“嗯,我找人送熱水過來,小師祖你先洗乾淨身體再換上吧。這套衣服是宮主特地為你定做的,應該合身的。”

剛接過衣服的雪麒麟愣了一下,然後面色古怪地問:“她怎麼知道我的尺寸?”

“是我親手量的。”

“哦,這樣啊!幸好不是二十一那丫頭量的,要不然我可能得被摸斷幾根肋骨呢!我小手小腳的可經受不起啊。”

“小師祖也別太欺負宮主了。”洛青輕笑出聲。

“誰欺負誰啦,她可是打了我一拳啊!”

“呃……這個,她應該沒是想到小師祖你會這麼輕易被打中吧?”

洛青說得也並非沒道理,自己既然自稱小師祖,按照說實力也不應該會低到那裡去,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打倒呢?

總而言之,這次算是丟臉丟大了!雪麒麟不禁面色一紅。

“話說這衣服為什麼那麼快做好啊……”

為了掩飾尷尬,雪麒麟隨口轉了個話題。

“我們天璿宮有自己的作坊,專門供應派內的衣服,這套衣服是宮主特地下令趕制。

“是咩──”雪麒麟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對了,你說要找人準備熱水?難度這裡沒有熱水器嗎?”

“熱水器?”洛青看上去完全摸不著頭腦。

“咦,你該不會不知道什麼是熱水器吧?就是那種用電的——”

“電?你是指雷?”

“嘛,算同一種東西吧。”

“小師祖你說笑了,雷可是天威,怎麼能隨便拿來用呢?”

古裝、武林門派——不會吧……?

一陣念頭突然在腦海中如初春小草般冒了出來,然後越長越大、越長越大。

“現在是什麼朝代了?”

雪麒麟吞了吞口水,遲疑了半晌才問出這麼一句。

洛青眨了好幾下眼睛,才答道:

“華朝。”

華朝?雪麒麟聽到沒聽過,但是既然叫得什麼什麼朝,也顯然就是古代了。即使比對原本的世界,清朝也已經是百多年前的東西了啊!

雪麒麟只覺茫然。原本因為遇到太多事情,而被放在一邊的問題瞬間從腦海中揭竽而起宣示自己的存在。

穿越就不說了,還是穿越到古代?這對雪麒麟來說可以說人生地不熟,畢竟連時代都是完全截然不同。偟然不安的感覺包圍著她,這種感覺更甚於被人掟到深山老林之中。

“小師祖,你怎麼呆住了?趕快去洗澡吧,看你好像也累了。”

“哦哦,好。”

雪麒麟應了一聲,隨即搖了搖頭,將那份茫然感再次推回意識的角落,嘗試不去注意。

而且經洛青這麼一提,她倒是真的覺得身體有點沉重,可能是真的累了吧。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雪麒麟掛起笑容,說完之後還向洛青眨了眨眼睛,算是放電。只是她卻忘記現在自己就是一隻蘿莉,這電恐怕是沒什麼效果。

似乎是覺得她的舉動可愛得來又有點搞笑吧,洛青忍俊不禁,淺淺地笑了。

“嗯,我先幫小師祖你準備熱水。”

“麻煩你了,下次吃飯算我的!”

“好。”

簡短地應答了一聲,洛青轉身就走了。

看著洛青漸行漸遠的背影,雪麒麟暗自慨歎,選老婆就得選這種,七七七那傢伙雖然漂亮得亂七八槽,但也要身體承受得起啊……

洛青不僅人溫柔得體,辦起事來也挺有效率的,不到十五分鐘,她就找人搬來澡

盆並且倒滿熱水。

在一切都準備好後,洛青問雪麒麟要不要自己幫忙,雪麒麟覺得怪不好意思便拒絕了,只叫洛青稍微教教對於她來說算是新事物的洗沐工具怎麼用。

穿越啊穿越!雪麒麟歎了口氣,然後伸手打算卸下衣服。

但下一瞬間,她的手卻止住了。

等等!慢著!我現在是女生啊!而且還是可愛到爆的蘿莉啊!這真的好嗎?雖說是自己的身體,但是……

雪麒麟陷入天人掙扎之中,脫還是不脫?脫是因為現實需要,哦,當然還有那麼一丁點的小欲望;不脫是道德的鄙視。

“啊!脫就脫!”

即使自己是個蘿莉控,而現在現在又是一隻蘿莉,但我可沒變態到對自己的身體產生欲望啊!自己還沒淪落到那個地步。

──只是想是這麼想的,但是當真的把衣服全部脫下之後,不遠處銅鏡反映著的倒影卻讓她不禁看呆了。

嬌小的身體,身材卻相當勾稱,成熟與稚氣參半的精緻臉蛋,那白皙的肌膚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光澤出眾而迷人,看起來相當嫩滑。

雪麒麟突然驚覺自己的手正在顫顫抖抖地朝某個不妙的地方伸去。

忍著啊,我的麒麟臂!雪麒麟連忙按住不聽話的手。

為了揮散心中雜念,她馬上跳進澡盆之中。

溫度適中的熱水瞬間包裹起全身,渾身毛孔一下子舒張開來。

雪麒麟舒服地伸展身體,然後呆呆地數起橫樑數著上面的螞蟻來。

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還是古代啊……

重重的一聲歎息從口中吐出。

“別人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看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坑,而且還是深坑啊……”

雪麒麟恍神了好一會兒,才開始洗刷身體,也因為她足足在水裡泡了近一個時辰。

在澡盆出來之後,雪麒麟邊拿起毛巾刷起身子來,邊看著那放在一旁的衣衫皺眉。

古代的衣服又是綁帶,又是疊領,又是腰帶,對於雪麒麟一個現代人來說實在是複雜非常。

不過凡事總要先嘗試一下。

在擦乾身子後,雪麒麟拿起衣服最上層明顯是內衣褲的東西,不過讓她訝異的是這裡的內衣褲竟然跟現代沒什麼差別。

話雖如此,她還是經過了好一輪博鬥才穿上。

只是接下來那件怎麼看都是一塊布的裙子她就看不透了,一點頭緒都沒有。

雪麒麟抱胸盯著那件別致的裙子瞧,久久沒有動作。嗯,如果這裙子有意識的話,恐怕早就跳起來敲死雪麒麟,大叫一句:看看看!看夠沒有!

兩者就這樣對峙起來,直至──“小師祖,你怎麼了?”

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而且很近。

“呀!”

雪麒麟嚇了一跳,連忙轉身退後了幾步。

待看清楚人之後,她才舒了口氣。

“什麼啊!原來是小青你啊,別嚇我啊。”

洛青微笑著道歉:

“抱歉啊,小師祖,我不是有心的,只是見你呆站在這裡,還以為你在想事情,所以沒敢打擾。”

“你來了很久了嗎?”

“嗯……”洛青食指抵唇,想了想,“沒多久,不到半刻鐘吧。”

哎,這次真是糗大了!自己在這裡傻站了那麼久都給她看見了啊!雪麒麟自覺有點無地自容。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洛青彎身撿起落在地上的衣服,然後笑著問:

“小師祖需要我説明嗎?”

“嗯?”

待洛青拱了拱抱在自己胸前的衣服,雪麒麟才意會過來了。

“呃,這個……”

這麼大個人還要別人幫忙穿衣服?這叫人情何以堪啊?雪麒麟猶豫萬分。雖然她很想拒絕,但是那衣服她真的不會穿。

“哎,那就麻煩你了!”

雪麒麟有點難為情地如此拜託道。她已經豁出去了,也不介意自己是不是在洛青面前又丟了一次臉。

然而,洛青忽然歎了口氣。

“難為小師祖了。”

“咦?”

雪麒麟眨著雙眼,完全不明白對方何出此言。

“聽太師祖說,你自幼拜在老師祖的門下,在劍塚裡面閉關多年,想必正因為如此,才這麼……”

說到這裡,洛青好像突然察覺自己所言不妥,而連忙住嘴,隨即她苦笑道歉:

“對不起小師祖。你別怪我哦,我也只是有點慨歎而已。”

雖然洛青沒把話說完,但是她的未盡之意,雪麒麟也猜到一點,大概是想說自己不經世事吧。

雖然洛青是為雪麒麟感到痛心,但是後是完全開心不起來。

這跟以為自己是毫無生存技能可言的紈褲子弟有什麼分別啊?雪麒麟欲哭無淚,但是她也不得不默認洛青的這個猜測,否則很多事都難以解釋。

接下來,雪麒麟像個玩偶任由洛青擺弄,對方讓她伸手她就伸手,讓她轉身她就轉身。很快地,原本怎麼看都像幾塊布片的衣服,就已經變成別致的裙子掛在雪麒麟身上了。

“來,小師祖,你坐在這裡,我幫你梳梳頭。”

雪麒麟依言坐在梳粧檯前。接著,洛青不知道從那裡變出一條毛巾,幫她擦起頭髮來。擦了好一會兒,洛青又變出一把梳子為她梳起頭髮來。

女人都是隨身帶著梳子的嗎?剛才雪麒麟見到洛青是從袖子裡掏出梳子的。

“小師祖,你的頭髮是除了宮主之外我見過最漂亮的。”

“哦,好。”

洛青的語氣聽起上來平平淡淡的,但是雪麒麟還是隱約覺得其中帶著羡慕之意。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有那位女性是不愛美的呢?

“是咩?”

“是的,小師祖你有想過梳什麼發形嗎?”

“發形?哎,我沒想過耶!就這樣披著吧。”

“這未免太累贅了吧?小師祖的頭髮太長了。”

經洛青這麼一說,雪麒麟才發覺自己那頭長髮的末端已經鋪散在地了。如果她站起身來,後面的頭髮怎麼也得觸及小腿吧。

“那就綁個雙馬尾唄?”

自從發現自己變成蘿莉以後,雪麒麟一直就想試試傳說中的萌系髮型,而雙馬尾名列第一。

“不好,還是太長了。”

正當雪麒麟為難之際,洛青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興味盎然地問:

“如果小師祖不介意,就讓我決定好嗎?”

“哦哦,也好。”

洛青怎麼也算得上美人,而且氣質更是出眾,想必品位也差不多那裡去吧?隨即她又想到古代跟現代人之間那深不見底的價值鴻溝,一度懷疑會不會因為審美觀的差異,而得到類似於“唐朝喜胖”的結果。

不過,似乎是她多慮了。

雪麒麟的長髮先被洛青梳成左右對稱的兩股,然後不知從那裡變出兩條綢帶將兩股長發在腦袋左右各盤了一個包包髻,但卻又沒有把頭髮用盡,讓剩下的很大一部分自然垂下。

洛青換了好幾個角度打量雪麒麟的新髮型,然後才滿意地點頭。

“小師祖,你看這樣如何?”

這髮型乍看之下就跟雙馬尾沒什麼分別,就是多了兩個發包罷了。但正因為如此,卻使雪麒麟可愛靈動之餘又多了幾分古典氣息。

“小青啊,為師已經沒什麼可以教你的了!你現社就可以出師去當洗剪吹了。”

“洗剪吹?”洛青顯然是聽不懂這個時髦的詞語。

“哎,沒事沒事!就是說你弄的髮型好看啦!”

雪麒麟自不會去解釋洗剪吹的意思,她隨口回了一句搪塞過去。

洛青忽然噗滋一聲笑了出來。

“奇怪的小師祖。”

“我很奇怪嗎?”

雪麒麟愣了一下,然後指了指自己如此問道。

洛青點了點頭以示肯定。

“或許吧……”

畢竟我們不但是不同時代的人,更是不同世界的啊……想到這裡,忽然有一種戍冰冷的感覺在內心深處油然而生。那種感覺叫做孤獨。

雪麒麟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將洛青的話一笑置之,但她發覺不行。雖然她自認算是沒心沒肺的那種人,但不代表她是個木頭。

只要還活著,就不可能什麼都感覺不了。

“小師祖別多想了。”洛青似有所感地歎道:“這世間上的事大多都並非如你所願,除了默默忍受,啊……”

與其說洛青是在安慰雪麒麟,倒不如說更像是她自己觸景生情吧。

只是她生的是什麼情呢?雪麒麟倒沒有問,也不見得需要問。

每個人都有這種時候,心底都有不想被觸及的東西。雪麒麟不知道那是不是洛青最不想被觸及的東西,但是這又如何呢?

“好了,不說這個。小師祖,應該餓了吧,我去準備飯菜。”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洛青。她顯然已經從一時的失落中回復過來。

“哦,那就麻煩你了!”

“有什麼不喜歡吃的嗎?”

雪麒麟沉吟了一下,然後豎起手指說:

“三十五塊一尾的大蝦。”

“什麼意思?”

“呃,就是個玩笑而已。”

雪麒麟有些喪氣地說,她忘了對方是古代的人。

“我沒什麼不喜歡吃。”

“嗯,那好。”

洛青點了點頭,然後說了句“那小師祖稍等”便離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