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第二章、天璿宮上有刺客(2)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7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洛師姐。”

齊綺琪在廚房門口將洛青叫住。

“宮主。”

洛青見是齊綺琪便點了一下頭,算是招呼。

齊綺琪看了看廚房,然後問道:

“洛師姐是要為小師祖準備晚飯嗎?”

“是的,小師祖這一整天應該顆粒未進。”

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朝雪樓的齊綺琪這麼提議說:

“這樣啊,你不妨親自下廚算是慰勞小師祖吧。”

“宮主,你這是……?”

“你的廚藝是宮裡公認的好,你就當是慰勞慰勞小師祖吧,畢竟我今天……呃,算是有愧於她,你就當是幫我補償她吧。”

“這自然是可以,但是宮主不打算告訴我原因?真正的原因。”

洛青清澄的雙眼直視齊綺琪,不帶雜質的視線直抵進她的心裡,似乎已經將她看透一樣。

還是被她看穿了啊!齊綺琪歎了口氣。

如果洛青不是那種淡泊隨和的性子,或許比自己更適合宮主之位呢。

“你就算儘快備好飯菜,估計她也是吃不了。”

“我不是想聽這個。”

洛青輕輕搖頭,語氣雖然平靜,卻讓人有不可置疑之感。

洛師姐有時候也是頑固得像塊石頭一樣!齊綺琪一臉苦澀。

“司徒木頭已經朝朝雪樓去了。”

齊綺琪並未把話說清,但是以洛青的聰敏絕不會聽不出背後的意思。

洛青默然了好半晌,才淡淡地開口:

“宮主,你不打算阻止?”

語氣有點冰冷,稍稍刺痛了齊綺琪。

“葉震也在朝雪樓。”

“這件事不妥當。”

洛青皺起眉頭,看來是非常不滿。

“我知道,但是──”

齊綺琪垂下雙眼。

“很多事情都只能逼於無奈。”

抬頭便是璀璨的星空。

湛藍與墨黑交纏,染出一片夜幕,星辰點綴其中,構築出一條延綿的星河。

雪麒麟對星空所知甚少,不太清楚現在自己正在仰望的星空與原本的世界是否一樣。

以前的世界何時有過這麼清澄的夜空了?不,或許都是一樣的吧。

只是──

雪麒麟環顧四周。

天璿宮已經半陷在黑暗之中,只有寥寥可數的燈火在輕輕搖曳。

——除此之外,估計已經沒有什麼是一樣的了。

黑夜特有的寒氣彌漫。

有點冷了。

坐在梯級上的雪麒麟縮了縮身子。

可這卻是徒勞無功。

在這個世界她是孤獨的。至少現在是。

但是,她卻沒打算在這裡怨天尤人下去,她會努力融入這個世界之中。嗯,就從──

“齊老頭,你的孫女我見著了。我答應你的事,絕對會辦到。”

護你的孫女一生──這時,雪麒麟並不清楚這一句承諾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話說回來,小青怎麼去那麼久了?”

看了看門口方向,雪麒麟卻沒見到人影。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麼樣,此時五臟廟突然發出咕嚕一聲。

“餓死我了!都十五分鐘了。”

雪麒麟放空身體向後躺下。雖然梯級的邊角硌背,但是她毫不理會,反而舉高雙手,伸了個懶腰。

晶瑩剔透的小巧指甲映著亮光,大袖緩緩滑落,露出了纖巧的玉臂。

事情是發在生一瞬間的,如同弩機之括彈響──

尖銳的破風聲突然刺進雪麒麟的耳中。

她還沒搞清楚到底是什麼一回事,身體就先行動起來。

雪麒麟以手撐地,向後翻去。待穩定了姿勢後,連忙朝自己原本的位置看去。

那裡有一把劍。

那不是普通的劍。從外型看來,這是一把長劍,但是卻比一般長劍都長得多了,甚至已經與雪麒麟的身高比及了,而且劍身很闊,硬要說的話,就像是西歐的雙手大劍吧。

雪麒麟一陣後怕,如果不是有齊歸元指點了一年所造就的反射神經以及武術基礎,她恐怕早就被長劍穿胸而過變成串燒了。

但是,這並不是說她已經可以松一口氣了。

劍是被人握著的。

熊似的躺體被黑色夜行衣緊緊包裹,半張面容隱藏在黑布之後。

殺手?那身裝扮讓雪麒麟如此猜測。

這時殺手抬起視線。

兩人的視線對上了。

那雙眼睛不帶任何感情,甚至顯得有點木納。

但是曾經行走於生死之間的雪麒麟還是能夠從中看出在其深處躍動的感情。

烈焰似的,名為狂熱的感情。

求道者。

那是求道者才會有的眼神。

“你是誰?”

雪麒麟凝重地開口。她不知道對方為何突然襲擊自己,也不會去猜測,她才來到這個世界沒多久,就想猜也無從入手。

“只求全力一戰。”對方甕聲甕氣地應了一句。

“牛頭不搭馬嘴。”雪麒麟冷笑一聲。

對方沒有回答,取而代之是直刺而來的一劍。

武藝尚淺的雪麒麟也能看得出來這一劍雖然平平無奇,但卻暗藏殺機。

反樸歸真。正因為平平無奇,才能化出萬千變化。

雖然不知對方修為如何,但是單從這一劍就看到出招人背後的努力。

這一劍是在試探雪麒麟。

“嘖!”

真氣在體內急速流動,雪麒麟併攏右手五指,將真氣凝聚成形,然後右手疾揮,劃出兩道劍氣,直射殺手的肩膀與大腿。

然而,對方悍然不退,反倒是手上的長劍上挑下劈,只一瞬間便將兩道劍氣斬碎。

借此空檔,雪麒麟飛身躍起,腳底直踩向殺手的頭頂。

“吃我蘿莉腿!”

“來得好!”

殺手大喝一聲,向後彎身,同時撩起長劍,砍向襲向自己的小巧玉足。

對於殺手這種應變,雪麒麟有點始料未及,但依照豐富的作戰經驗,她還是反應過來。

“爆!”雪麒麟嬌喝一聲。

下一瞬間,在兩人之間忽然發生爆炸。

是魔法。真氣與魔力本就是同一樣的東西,那麼雪麒麟自然也能夠使用魔法。爆炸的衝擊將雪麒麟推向半空。

她在空中調整姿勢,然後回身一看──劍尖已近在眼前。

殺手不知何時從爆塵中躍出,化為利箭朝雪麒麟激射而去。

“後天之三!”

電光乍現,纏上了急襲而來的長劍。

雪麒麟左手向上一揮,長劍像被勁箭擊中般猛地彈開。

“唔!”

似乎無法理解自己的武器為何會不聽使喚,殺手下意識地看向被彈開的長劍,注意力明顯從雪麒麟身上移離。

機不可失!這時殺手已經中門大開。

雪麒麟打出一掌,印在殺手的胸膛之上。

可是──這一掌既沒有將殺手推開,也沒有將之打傷。

或許,是對此感到有所不解,殺手茫然看著印在自己胸膛上的手掌。

但就在下一瞬間——

“爆!”

手掌與胸膛之間亮起火光,然後爆炸。

強烈的衝擊因為魔法的效果而全部襲向殺手,使他化為失去目標的炮彈轟在地上。

殺手的身體與地面猛然碰撞,掀起無數灰塵。

在爆炸的那一瞬間便已脫手的長劍直直刺進地面,雪麒麟輕飄飄地落到其劍柄之上。

即使如此,長劍卻沒因此而繼續深入地面那怕是一寸。

輕若無物,大概就是雪麒麟當下最好的寫照。

“小師祖,修的是氣宗功法?”

殺手撥開爆塵走了出來。

──狼狽不堪這四個字恐怕是最適合來形容現在的他了。

嘴角掛著血絲,胸前的衣服開了一個洞,露出血肉模糊的胸腔。右手的衣袖像是被巨力撕走一樣,斷面並不規則,大概是在第一次爆炸的時候,用手擋下了爆炸而造成的吧。

“你叫我什麼……?”雪麒麟眯起雙眼。

“……”

即使對方馬上閉口不言,但是雪麒麟還是能夠肯定自己剛才聽到對方稱呼自己為小師祖。

換言之,這殺手很可能就是天璿宮的人。

但是天璿宮的人為何要殺我?

若果有時間細想的話,雪麒麟應該能夠有好幾個推測,但現在她正在警惕著四周環境,根本靜不下心來考慮。

殺手握起拳頭,擺出架勢。那是某種拳法的起手式。

“你武器都丟了。”雪麒麟踩了踩長劍,“即使這樣你還要打嗎?”

“真正的武者全身都是武器,更何況你還沒盡全力。”

“你怎麼知道?”

“你應該不擅近戰,所以在被我奪得先機的情況下,你落於被動,但現在的距離,你應該隨時都能拿去我的性命。”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就是雪麒麟缺少與這種強大的近戰型對手戰鬥的經驗。在魔法師之中,雖然有擅長近戰之輩,而雪麒麟也曾經與這些被劃分為異類的魔法師交過手,但是其中沒有一個比得上眼前的男人。不是武藝,而是從長年鍛煉而生的反應速度。他的應變實在是太快了,雪麒麟好幾次攻其不備也被他或躲或擋的應付過去。

不過,對於這種戰鬥方式,雪麒麟也漸漸適應了過來。

雖然雪麒麟在魔法師之中並非佼佼者,動用不了高階的魔法,而且習武也只有一年不到的時間,但是論實戰經驗她絕不會比其他人差。

而現在,她的確有把握在對方碰到自己之前,將之擱倒。

“既然如此,你還要打下去嗎?”

“……”

殺手默不作聲。

“兔子也會咬人,更何況是蘿莉?”表情漸漸變得猙獰起來,“你以為我不會殺你嗎?”

“我不懂。”殺手輕輕地搖頭,沉聲說道:“我只知道你仍未盡全力──我們想知道我們之間到底有多大差距。”

雪麒麟歎了口氣,閉上眼睛。

這傢伙是個白癡,而且是那種偏執的白癡!

眼前的這個人是那種不到目標勢不甘休的頑石,即使自己不想奉陪,但是一有機會他必定捲土重來。這樣實在是太麻煩了。

既然如此──

真氣在體內急速流動,經脈承受著龐大的壓力,強烈的膨脹感逼迫著身體。

雪麒麟輕皺起眉頭,不知為何真氣好像沒有以前好使,有點兒費力,但這個時候也不容得她多想。

“先天之三,後天之六──”

一段奇妙的文字組合自她的嘴巴流泄而出,語氣毫無起伏,冰冷得不帶任何感情。

像是點亮無數燈火一樣,無數火屑在女孩的四周憑空出現。

“──以火為身,以龍為形──”

火屑被無形的力量所攪動,旋渦似的朝女孩的身前彙集。

數道焰流互相糾纏,最終融為一體。

然後,龍現身了。

火焰的龍纏繞著雪麒麟,驚人的熱度模糊了她的身影。

龍首朝向早已目瞪口呆的殺手,吐出火屑。

雪麒麟猛地睜開眼睛,毫無感情的視線直刺向殺手。

“你準備好了嗎?變成燒肉的準備。”

不知道是因為火龍的熱度,還是因為畏懼雪麒麟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勢,殺手流下了冷汗。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話畢,雪麒麟右手握成手槍狀遙指男人。

“BIU~”

如同得到了軍令,火龍瞬間呼嘯而出,夾帶著雷霆萬鈞之勢朝殺手疾掠而去。

焰龍刨去土地,所到之處盡皆化為飛灰。

見狀,殺手面露駭然。

“手下留人!”

驚雷炸響。

然後──

一道璀璨劍氣自天上襲來,斬去了龍首。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介入到火龍與殺手之間。

雪麒麟微微眯起眼睛,她看見那道身影到底是誰了。

來者的右掌發出奪目的藍光,猛拍向失去龍首的火龍。

轟的一聲,火焰飛散。

衝擊波四散開來,吹得雪麒麟的大袖獵獵作響,掀起無數灰塵

第三次爆炸發生了。

但與前兩次卻是不可同日而語,強烈的爆風甚至將附近幾棵樹給吹飛,幾顆被爆炸所彈起的沙石更深陷進牆中。煙塵散去,兩道身影漸漸浮現。

其中一人踏前一步現出身形。

一身藍色長袍,面容棱角分明。

雪麒麟記得他好像就是天璿宮的副宮主,名叫葉震。

他拱起雙手,微微彎腰說:

“還請小師祖手下留人,饒過劣徒。”

這時雪麒麟也看清楚殺手的面貌了。

竟然是司徒木頭。

“你們是什麼意思?”

“劣徒生性木納,唯獨癡心于武道,每逢看見高手,都按捺不住想要挑戰一番,所以也因此驚擾了小師祖。”

葉震一臉苦澀地解釋道。

他語氣雖然真誠,但是雪麒麟卻生不起一絲取信之心。

“喲喲喲,挑戰一番要蒙面?你當我傻的嗎?”

“這倒是徒孫的錯,因為劣徒屢勸不改,徒孫怕他會因此招惹上不應該招惹的人,故特命令他每逢向高手挑戰都得遮去面容和卸去身上任何能證明自身門派之物。”

“這麼一來,即使發生什麼事,也牽扯不到天璿宮嗎?”

“小師祖英明。”

“鬼扯。”

雪麒麟直覺認為對方在胡說八道,但卻也無可奈何,畢竟她沒有證據。

然後──

“我們做了這麼大一場戲,你們看也看夠了吧?還不滾出來交個門票費什麼的?”

雪麒麟忽然朝向院子門口說了這麼一句。她早就察覺到附近還有其他人存在,所以在剛才的戰鬥之中才分神戒備。

兩個面帶尷尬的少女就自門口現身,是齊綺琪跟洛青。

“哎喲喲,還真是好大的一場戲啊。”

雪麒麟眯起眼睛,銳利的視線直瞪向齊綺琪。

“七七七,你得解釋清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