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二、夜談(上)改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37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幾縷白煙嫋嫋繞繞地在眼前飄過,盞中茶水的熱度透進手心。

茶盞有點灼手,但是雪麒麟卻沒有將它放下,因為唯一的桌子早已不復存在。嗯,沒錯,桌子在早些時候就被齊綺琪給打碎了。

洛青去為雪麒麟準備晚飯,所以現在房裡只有雪麒麟跟齊綺琪兩人,就像早些時候一樣。

這次雪麒麟依然是臭著一張臉,但這次齊綺琪則不再是笑意盈盈,而是一副渾身不自在的表情。

兩人一坐下,雪麒麟就質問起葉震跟司徒木頭的事情。

或許是覺得有愧於她吧,齊綺琪也毫不隱瞞,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據以實告。

聽了齊綺琪的解釋後,雪麒麟沒有馬上回話。

她把手肘撐在椅把上,托著腮,直盯著手上的茶盞看。

默然了半晌,雪麒麟終於開口。

“所以呢?”她用食指敲起臉頰來,“你就放任葉震來試探我咯?”

她的語氣明顯帶著不滿。

突然被人偷襲,一個搞不好說不定就真的成了串燒——任誰遇到這種事情都會生氣吧?

雪麒麟真心覺得自己脾氣好,好說話,而眼前的齊綺琪也只能算是知情不報,否則再怎麼堅持不打女人的她,也說不定早就動手了。

“嗯,是我的錯。”

齊綺琪也坦率得很,不怎麼辯解就認錯了。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原本還在滿意地點著頭的雪麒麟,神色突然變得兇狠起來,“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那你想怎樣?”

或許是中午雪麒麟被她一拳打昏的印像過於深刻吧,齊綺琪也不害怕雪麒麟,反倒是有點羞愧成怒。

“哎呀,哎呀,大家來看看啊!這天璿宮的宮主好不要臉呀!”

說著,雪麒麟還朝無人的四周招了招手,好像真有其他人在聽著的樣子。

“喂,別亂喊了好不好?”

雪麒麟皺了皺鼻子,哼聲道:

“我有亂喊嗎?這不是事實嗎!赤裸裸的事實!”

“什麼赤裸裸的事實啦!說得那麼難聽,雖然有錯於我,但是你也別欺人太甚啊!”

齊綺琪撇開臉,脹紅著臉說。

“哎呀,你還有理了!我那裡欺人太甚了?”

“誰叫你隱藏實力呀?”

“我那裡有隱藏實力啊!我這不是不知道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幼就被關在劍塚裡修練!我剛出來的時候連衣服都不會穿呢!你說我這樣的白癡,會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實力嗎?”

“這……”

齊綺琪眼神飄忽起來,似乎是無言以對了。

“好啦,算我錯算我錯!”

“那你要怎麼賠我?”

“你別欺人太甚了!”

齊綺琪這次真的是生氣了,她用力站起身子,伸出手掌猛地向前一拍。

“呀!”

拍空了。

雪麒麟呆呆地看著齊綺琪因為用力過猛而踉蹌了一下。

她原本是打算拍桌子的吧,但卻忘記了桌子早就已經被打拍碎了。

雪麒麟先是沉默,然後捧腹大笑起來。

“哈哈哈!拍得好、拍得好啊!”

笑死我了!她都笑得彎下腰來了。

雪麒麟笑得實在是厲害,身體甚至抖動起來,手上的杯盞因而不斷濺出茶水。

去到最後,她笑得蹲到地上去,空著的手猛拍地板,就差沒在地板打滾了。

“不准笑!”

雪麒麟沒理會她,只顧著自己繼續笑。

“你笑夠沒!”

啪啦啪啦的握拳聲響起。

差點忘記這暴力女還會動手!雪麒麟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稍微花了時間才終於止住笑容。

“好好好,笑夠了、笑夠了,我不笑、不笑!”

雪麒麟一邊拭去笑出來的眼淚,一邊這麼說。

“見七七七你這麼搞笑份上我就不再計較你知情不報的事了!嗯,我原諒你了!”

我真好說話!雪麒麟自覺滿意,逕自點頭。

“哼!”

齊綺琪氣呼呼地坐下。

“還有,不准再叫我七七七!”

這女人是傻了嗎?剛坐回椅子上的雪麒麟白了對方一眼,然後沒好氣地說:

“我這不是解釋過了嗎?”

“但也不准!”

她絕對是因為剛才的事而羞懊成怒了,所以才變得無理取鬧!

雖然兩人相識不久,但是雪麒麟自問算是摸清齊綺琪的性格了,畢竟太好懂了嘛,不就是傲嬌嗎?

“那你說我要怎麼叫你才好?”

雪麒麟攤了攤手。

“這……叫我琪兒吧……”不知道是不是觸景生情還是想到了什麼,她那雙像是有噪動火焰在其中的雙眼似乎也因此失去了些微活力,變得黯淡起來,“以前長輩都是這麼叫我的。”

雪麒麟自然也察覺到了。

雖說古人早當家,但這傢伙還只有十六歲啊。雪麒麟垂下雙眼,諾大的門派重擔落在十六歲的少女肩膀上,其沉重又豈是自己能夠想像呢?想到這裡,她不禁對齊綺琪生出幾分憐愛。

“琪兒太文雅了,叫起來好像有點生疏的感覺,我不喜歡。”雪麒麟聳了聳鼻子,“要不我就叫你小七吧。”

“小、小七!?慢著——”齊綺琪突然似到什麼似的,僵住了身子,“你剛才是不是沒念錯我的名字呀?”

“有、有嗎?”雪麒麟別開視線。

“好可疑!你說,你之前是不是故意的呀!”

雪麒麟喝了口茶,納納地說:

“小七啊,這天

氣真好啊!”

“好你個大頭啊好!”

齊綺琪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拍桌,但她顯然是想起剛才的糗事而及時止住了動作。

雪麒麟用像是在看傻子的眼神直盯著她瞧。

齊綺琪輕咳了一聲,裝作什麼都沒發生,收回了手。

這時洛青推門進來了。她手上捧著盛有飯菜的食盤。

“小師祖,我把飯菜拿來了。”

“拜見小師祖、宮主。”

從洛青身後走出兩個弟子,他們一個抬著桌子、一個扛著床板,都是全新的。他們一見到齊綺琪以及雪麒麟就放下桌子,連忙拱手。

齊綺琪點頭示意,雪麒麟見狀也有樣學樣。

“七長老,桌子應該放在那呢?”

洛青指了指雪麒麟跟齊綺琪兩人之間。

“嗯,就放那吧。”

兩人點了點頭。

他們手腳也快,幾個眨眼就換好床板、放好桌子,然後告辭離開了。

這桌子不再是全木制的,它的桌板是由大理石製成的。

看你還怎麼拍?雪麒麟得意地看著齊綺琪,故意敲了敲大理石的桌面。

這換來了齊綺琪的一記白眼。她的那副表情就像在說雪麒麟無聊。

洛青笑看著兩人間的互動。

“剛才我聽見小師祖的笑聲了,是發生什麼了嗎?”

她邊佈置飯菜,邊這麼問道。

問得好!雪麒麟從洛青手上接過碗筷,不懷好意地說:

“哦,沒什麼啦,就是七七七她——”

本著有好事大家分享的準則,雪麒麟自然是想把齊綺琪的糗事告訴洛青,但最終卻因為齊綺琪的一記怒目而作罷了。

嗯,她屈服了。畢竟不打女人是她的原則,但是對方卻沒有禮尚往來的習慣,換言之,就算再人鬥起上來,也只有雪麒麟挨打的份兒。

這種虧她才不吃呢。

洛青掩嘴輕笑,也不再追問。

雪麒麟夾了條白菜,扒了口飯後,雙眼像是爆出驚人的亮光般明亮起來。

“好吃!”她雙眼發直地盯著飯菜瞧,“廚房煮的東西竟然這麼好吃!?”

“當然不可能。”齊綺琪不屑地說,“這是洛師姐親手下的廚。”

雪麒麟驚訝地看向洛青,讚歎地說:

“你絕對是僅次於我的鎮派之寶啊!你這手藝都比米芝蓮餐廳的主廚要精了!”

即使淡泊如洛青,被人讚賞還是會臉紅的。

“小師祖你言重了。不過米芝蓮是……是某間有名的飯館嗎?”

“算是吧。”

視線從洛青身上移開,雪麒麟模糊其詞。

“奇怪的傢伙。”

齊綺琪撇嘴說道。

這傢伙偏要跟我抬杠嗎?

“你才奇怪,你全家都奇怪!”

齊綺琪哼了一聲,也不理會雪麒麟。

雪麒麟討了個沒趣,逕自吃飯。

“對了,小師祖想出去走走嗎?”

忽然,洛青這麼問她。

“出去走走?”

什麼意思?雪麒麟眨著雙眼問。

洛青正想回答之際,齊綺琪卻率先開了口。

“是副宮主的提議?”

齊綺琪不知道從那裡變出碗筷,在那裡慢慢地吃著。

“小七,你的碗筷那裡來的?”

更讓雪麒麟好奇的是,對方的碗怎麼特別大。

這問題似乎是問倒齊綺琪了。她臉色微紅,吞吞吐吐了好一會兒,才說:

“自己帶的。”

自備碗筷?雪麒麟臉色奇怪起來。

見齊綺琪一臉難堪,她忽然冒出一個念頭,然後不經大腦就問出口了:

“你不會隨身帶著吧?”

“你管我!”

齊綺琪的反應比雪麒麟想像還要大,她幾乎是大喊出聲的。

只是,她的反應幾乎是不打自招了。

不過雪麒麟也不知怎麼樣反應才好,畢竟她還是第一次遇到會隨身帶著碗筷的人。

難道是個吃貨?雪麒麟有點意外。

“小師祖,宮主今天因為你忽然出關的事忘了一整天,還沒吃飯呢,你就別計較了。”

“既然小青出到聲了,你就吃吧!”

齊綺琪哼了一聲,沒理會雪麒麟的挑釁。

“的確是副宮主的的提議。”

洛青這時才回答齊綺琪的問題。

“那洛師姐你的意見是?”

“小師祖,不是剛出關嗎?我猜小師祖應該也很久沒走過出去了,所以……”

或許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又可能是覺得言盡於此便足夠吧,洛青笑了笑,便沒再說下去。

這讓雪麒麟愣了一下,她壓根就沒想過這事。

自己初到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還沒適應過來,或許出去走走也是好事吧。

只是——

雪麒麟情不自禁地瞥向齊綺琪。

“你看我幹嘛?”

“那個、呃,我出去走動會不會不方便?”

“你想去就去唄——”齊綺琪眯起雙眼,“而且正好也給那些不懷好意的狼,看看我們天璿宮是不是已經淪落到任由他人打臉不作聲的地步。”

雪麒麟覺得這事情不是叫她出去走走那麼簡單。不過她也不在意,反正齊歸元拜拜她的事就是幫他的孫女,而且她也對這個世界有點興趣,想出去看看。

“地點呢?”

雪麒麟沒所謂地問。

齊綺琪愣了一下,

“什麼嘛!原來你也不蠢啊!”

“怎麼,要動手嗎?”雪麒麟白了她一眼,“趕快說這個秀要我去那裡走吧!”

齊綺琪意味深遠地說:

“金陵天劍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