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三、夜談(下)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363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53


金陵?雪麒麟稍微花了點時間才理解到齊綺琪所說的是南京,不過她還有個疑問。

“天劍門?那是一個門派吧?為什麼要我去那裡?”

“你應該知道我們天璿宮是五大門派之一吧?”

“這不是廢話嗎?”

齊歸元自然有將天璿宮的情況給雪麒麟說過,雖然說得並不深入,但是“天璿宮是五大門派”的這種程度還是有的。

齊綺琪瞪了雪麒麟一眼,明顯是不滿了。她大概是覺得後者太沒禮貌了。

“好好好,你繼續說。”

雪麒麟聳了聳肩,做了個請的手勢。

齊綺琪拿起茶盞,打算喝茶,但杯到嘴邊又忽然止住動作。她就這樣用茶盞半遮嘴唇,長歎了口氣:

“五大門派的名頭可是甜美的毒藥啊。”

古人難道都不喜歡說人話的麼?偏要又隱喻又婉轉?雪麒麟輕皺眉頭,她完全摸不著頭腦。

“你話說可以直接點嗎?說重點啊!”

“你給點耐性行不行啊?我接下來不正打算說了嗎?真是的,趕著投胎啊!”

齊綺琪賞了雪麒一記白眼,罵罵咧咧的以示不滿。

“是是是,你請你請。”

雪麒麟也不跟她爭執,正所謂好男不如女鬥嘛。

“你這人真討厭。”

齊綺琪埋怨了一句,然後看向洛青。

“洛師姐,能幫我再盛一碗飯嗎?”

原來不知不覺間,她的碗已經空了。

這會不會太快了啊?

“你怎麼吃那麼快?”

雪麒麟看看自己的碗子,再看看齊綺琪那比她大上好幾圈、上面刻著宮主專用的碗。她自問吃飯也是不慢的了,但是現在她也只是吃了三份之一,而齊綺琪卻已經要添飯了,遑論對方的碗還她的要大上一倍有餘。

“我這不是餓了嗎?”

雪麒麟那傻眼的表情讓齊綺琪有點難堪。

“能吃好啊!福氣!絕對是福氣!別怕,再吃多點吧!聽說有點人喜胖——”

突然一塊肉被放到雪麒麟的碗裡,她愣了一下,才道謝說:

“啊,謝咯。”

剛從齊綺琪手上接過飯碗的洛青用剩下的手為雪麒麟夾了塊肉。

她應該是想阻止自己繼續趁勝追擊去挖苦齊綺琪吧。

看著齊綺琪已經通紅的雙頰,雪麒麟也有點不好意思,便順了洛青的意,不再說什麼了。

洛青笑了笑,逕自去為齊綺琪盛飯。

“嗯,所以呢?”

“什麼所以呢?”

齊綺琪皺起臉來,似乎是有點反應不過來。

“天劍門的事啊!”

這傢伙有點蠢萌啊!雪麒麟頓覺好笑。當然她沒笑出聲來。她估摸齊綺琪的忍耐力也是到了極限,再逗弄她恐怕真的要吃拳頭了。

“看!都怪你!害我都忘記說到那裡了。”

齊綺琪無理取鬧地指著雪麒麟說。

“好好好,怪我、怪我——”雪麒麟也懶得計較,“所以這天劍門跟身為五大門派的我們有何瓜葛啊?要我去它那裡走走?”

齊綺琪喝了口茶,然後垂下雙眼悠悠地說道:

“我們天璿宮在五年前的事之後高手盡失,現在就只剩下葉震一個天境高手。而天劍門的掌門最近也踏進天境——”

齊綺琪將天璿宮現在的情況以及天劍門的事情簡約地向雪麒麟說明,後者邊吃飯邊聽著。

就在雪麒麟飯碗空了的同時,齊綺琪的說明剛好結束。

“我大概是明白了。”雪麒麟呷了口茶,“簡單來說,天璿宮現在實力大不如前,虎落陽平被犬斯、龍遊淺水遭蝦戲是吧?”

齊綺琪咬著下唇,略有不甘地搖了搖頭。

“情況更嚴峻一些,我們連龍、虎都不是,要不是靠著太爺爺的餘威,恐怕早就淪落為二流門派了。”

雪麒麟放下茶盞,敲起桌面來。

“所以,你就打算放狗咬人咯?”

“大概是這樣……不過話說回來,你可別說得那麼難聽嘛!”齊綺琪皺起眉頭,“什麼放狗咬人,你這不是在說自己是狗嗎?”

哎,這算是搬石頭敲自己的腳嗎?雪麒麟表情一僵,但很快又她輕咳了一聲,說:

“那你是打算把我這只蘿……咳,麒麟放出去走上一圈,露個兩手什麼的,好震懾一下那些心懷不軌的人,讓他們掂量掂量輕舉妄動的後果是吧?”

齊綺琪目瞪口呆了。她突然將雪麒麟打量了一番,然後略有意外地說:

“看你平時神神兮兮的,原來你也不蠢嘛!”

這自然是她對雪麒麟另眼相看了。

“神你個大頭啊神!我這叫自由奔放,樂善好施。”

“樂善好施是什麼鬼?完全是瞎扯的吧?牛頭不搭馬嘴了好不好?”

齊綺琪吐槽了,她激動得甚至都站起身來。

“宮主,飯盛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算准了時機,洛青把早已盛滿飯的碗放到齊綺琪的面前,然後又為雪麒麟夾了一塊肉。

“小師祖,別顧著說,也要動一動筷子啊。”

被洛青這麼一打岔,齊綺琪頓了一下,便又坐了回去,而雪麒麟自然也沒法再說什麼。

這小青掌控的能力還真不是蓋的……雪麒麟在心裡如此慨歎。

“那你去不去啊?金陵。”

齊綺琪有些彆扭地說。

“唔——你說我去不去好呢?”

雪麒麟故作煩惱。

“去就去,不去就不去,有什麼好猶豫?”

“小師祖,我想外面應該有很多的趣事。當是散心也好,幫宮主一個忙也罷,出去走走吧。”

洛青淡淡地附和道。她的語氣之中隱含一股道不明的意味。

齊綺琪的意思倒是很明顯了,只是洛青她為什麼一再強調讓自己“出去走走”呢?雪麒麟有點迷糊了。

慢著,她叫我當成是散心……她會不會是覺得自己在那個座劍塚之中待了那麼多年,應該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呢?雪麒麟如此猜測。

“也罷,正好出去走走。”正如所言,雪麒麟還真想出去走走。

畢竟,她也有點好奇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凡是人都有好奇之心,她自然也不例外。

除此之外,還算幫了齊綺琪一個忙,也算接受了洛青的好意。

既然如此,何樂而不為呢?

“那就說定了。”

齊綺琪的語氣似乎輕鬆了一些。

“什麼時候出發?還有誰陪我去?”

“洛師姐會陪你去——”齊綺琪轉頭問道:“洛師姐可以嗎?”

喂,七七七,你這樣算是先斬後奏了吧?雪麒麟覺得好笑,但也不出聲。

洛青點了點頭。

“自然沒問題,這天劍門之約原本就是由我代表天璿宮應約的。而且我也挺喜歡小師祖的,正好多相處一下。”

雪麒麟臉有點紅了。

畢竟她原本可是沒有女朋友的年數等如歲數的魔法師啊……如此一來,這樣的她被一個美女說喜歡,害羞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當然,她自動忽略了對方所說的喜歡與她所想的不同,也忽略了她自己現在是一隻蘿莉的事實。

“那好,我會另外在找一名弟子陪你們去。”

然後,齊綺琪沉吟道:

“從天璿宮到天劍門大約兩千里的路,你們馬車去的話約莫六、七天的路程吧,而天劍門的宴會則是定在半個月後……嗯……”齊綺琪想了一下,才接著說:“既然如此,你們就一星期後出發吧。怎麼樣?”

洛青點頭示意可以。

“我沒所謂。”

雪麒麟隨口應了一聲。

反正不論是天璿宮還是金陵,對他來說都是陌生的。

“很好!那就說定了。”

齊綺琪滿意地點頭。

這個話題至此到一段落。

接下來,齊綺琪向雪麒麟介紹起天璿宮的情況。兩人邊吃飯邊聊天,一問一答的,而洛青則靜靜坐在一旁。

當雪麒麟問起葉震這個人怎麼樣、是忠是奸的時候,齊綺琪遲疑了好半晌才說:

“沒所謂的是忠是奸,我跟他只是政見不同罷了。他主張全力振興天璿宮,而我則是覺得應該轁光養晦。”

齊綺琪足足吃了三碗飯才覺飽肚,她放下已經空了的飯碗,滿足地喝起茶來。

她忽然想起了什麼,扭頭朝雪麒麟問道:

“話說,你的劍呢?”

雪麒麟眨了好幾下眼睛,才奇怪地說:

“劍?我沒有啊。”

“你不用劍?”

“你有見到我用嗎?”

雪麒麟翻了翻白眼。

見狀,齊綺琪又驚又疑地追問:

“怎麼可能不用劍?我們天璿宮可是主劍的啊……就算你修的是氣宗功法,也應該懂劍法吧?”

雪麒麟攤了攤手:

“完全不懂。”

齊綺琪與洛青面面相覷,好半晌,洛青才說:

“雖然小師祖不用劍,但還是佩上一把劍為好。”

“為什麼?”

雪麒麟這麼一問讓齊綺琪噎了一下。

“我們天璿宮都是用劍的!你身為天璿宮的師祖不帶一把劍怎麼像話啊?”

“哎,我明明不用用劍還佩把劍裝飾,這不是自找麻煩嗎?怎麼還講究這些門面形式嗎?”

齊綺琪差點被雪麒麟氣瘋了,只見她亂搔了好幾下頭髮,才略帶怒意地說:

“這不是門面!這是體面好不好!體面知道嗎!”

“宮主說得對,小師祖,你還是佩把劍吧。”

洛青也苦笑附和道。

雪麒麟先呆了一下,接著才暗先慨歎:古代人還真重視表面功夫啊……

“你們說怎樣就怎樣啦!不過,我要上那找一把劍啊?”

齊綺琪揉了揉眉心,略顯疲倦地說:

“你明天起床來找我,我帶你去鑄劍房請李姐姐為你鑄一把劍吧……”

“李姐姐?那是誰啊?”

“是主管鑄劍房的四長老——李婉婷李長老。”洛青解釋道。

“哦,還有鑄劍房啊……那好吧,但是我明天上那找你去?我又不知道你住那裡。”

齊綺琪歎了口氣,然後指了指門口:

“你出門轉右就能找到我了,我就住你隔壁房間。”

“咦?敢情你還是我的鄰居啊?”

“我騙你幹嘛?”齊綺琪好笑地反問。

“這樣啊……”雪麒麟遲疑了一下,才接著說,“我就想問一下,我能換間房間嗎?嗯,就住洛青隔壁吧。我怕我的牆壁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突然穿了。”

“雪、麒、麟,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一晚,天璿宮宮主的咆哮聲響徹了天璿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