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四、武妖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514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53


“喂,雪麒麟快起床!都幾點了啊?”

朦朧之中,聽到熟悉的聲音。

是齊綺琪。

鼻子正被清晨特有的寒氣搔弄著。

“五分鐘……我再睡五分鐘!”

“什麼五分鐘……五分鐘是多久啊?”

她的語氣有點疑惑,不過似乎又覺得這並不重要,而搖起雪麒麟來:

“已經日上三竿了!哂屁股啦!”

“……”

雪麒麟索性不理她,翻個身繼續睡去,連眼都不睜開。

現在才多早啊?估計就八點左右。雪麒麟經過懶床多年的經驗,早就練成了憑空氣濕度就能判斷出時間的技能。嗯,實用的技能,連時間都不用看了。不過,說起上來古代有鐘嗎?

算了,不想了。雪麒麟企圖再次關閉意識。

“很好,不起來是吧!”

齊綺琪的聲音漸漸有點些許怒意。

她雖然是一宮之主,但似乎並沒有多少耐性,不過聽洛青說,好像僅僅是對我是這樣罷了。雪麒麟心想。

“小白,打她!”

雪麒麟還來不及思考小白到底是不小新裡面的那只,肚子就被一陣衝擊所襲。

她反射性睜開眼睛,然後就看見一隻毛茸茸的類似貓爪的東西筆直地打來,還帶著一陣陣拳風。

“什麼鬼東西!”

雪麒麟驚呼出聲。她實在是太過驚訝了,而導致沒有反應過來。

碰的一聲,兩者猛烈而熱情地相撞,那只奇怪的貓拳就打在她的鼻子上。

“呀!”

這只小小的貓拳居然帶著超乎想像的力度,把雪麒麟打得後仰。

砰——這次是雪麒麟的後腦與枕頭劇烈碰撞。嗯,那枕頭是玉做的。

“噢!”

痛楚前後夾擊,直朝太陽穴刺去,雪麒麟反射性地坐起身來,痛得眼角擠出淚珠。

她左手按住被不知名的東西打了一拳的鼻子,右手揉著撞了一下的後腦。

“哼哼,活該!”

耳中傳來幸災樂禍的聲音,雪麒麟猛地瞪了齊綺琪一眼,後者看也不看地撇開了頭。

“二十一!你搞什麼啊!你不知道會痛嗎?”

齊綺琪呆呆地回過頭來,歪起頭,不解地問:

“二十一?什麼意思?”

呃,在意的是這個嗎?雪麒麟一時之間愣住了。

“你的名字有三個七,加起上來不就是二十一嗎?”

或許齊綺琪的樣子真的傻得可愛吧,雪麒麟下意識脫口而出,但馬上又後悔了。

可惜的是覆水難收。

“你……!”

齊綺琪抖著身體,手指雪麒麟,氣得說不出話來。

“指什麼啊指!你不知道你一根手指指著人的同時有四根手指是向著自己嗎?”

雪麒麟被打了一下,心情正不爽,索性就有那句說那句了,完全不把齊綺琪的小拳頭放在眼裡。

然而——

啪。

突然,雪麒麟被扇了一巴掌。

靜,不是一般的靜,是靜得落針可聞的靜。

雪麒麟呆呆地看向正站在身旁的齊綺琪,她仍然維持那個手指自己的姿勢,換言之,打她的並非是齊綺琪。

噗哧,齊綺琪爆笑出聲。

她似乎還在記恨著昨天雪麒麟笑自己的事,她有樣學樣也笑得坐倒在地上,猛拍起地板來。

雪麒麟此時實在無暇跟她計較,這一瞬間她只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打自己。

攻擊是從自己的懷中而來的。有什麼東西在她的懷內,很輕很小的一隻生物。

她緩緩轉頭,看向自己的懷內。

那裡有一隻明顯帶著怒氣的白貓。

不,也不能說貓,只能說是像貓的東西。

貓一樣的形體,貓一樣的爪子……無論雪麒麟左看右看,都覺得她是一隻貓,但理性卻告訴她這不是,貓怎麼可能有兩根尾巴呢?而且,那拳頭的勁度跟成年人比起來沒什麼兩樣。一隻貓能打出這種力度?隔壁的老王也不信吧。

似乎這只貓是不爽雪麒麟盯著自己打量還不給錢,它嘖了一聲吐了口口水,就吐在雪麒麟的被子上。

雪麒麟驚呆了。這不良貓是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

“這是什麼東西?”

雪麒麟機械性抬起手指,直指那只貓問:

“什麼什麼東西啊!你怎麼能把小白叫成東西呢?”

齊綺琪不滿地抗議。

“給我向全世界叫小白的貓道歉!即使是小新的小白也比它可愛得多了好嗎?”

然後,雪麒麟的臉上又吃了一腳。

白貓跳起來在雪麒麟的臉上一蹬,然後朝齊綺琪撲去。齊綺琪展開雙臂將它抱著。

“活該!”

齊綺琪對雪麒麟的行為下了個結論,而白貓也頗為贊同地在點頭,還咪了一聲,在齊綺琪那怎麼都像是沒有的胸部磨蹭了起來。

這時候雪麒麟的怒氣不知道為什麼直線下降,她看看自己的胸部,再看看齊綺琪的。

什麼啊……這不是沒什麼分別嗎?雪麒麟的眼神染上了憐憫之色。

“你的眼神很失禮啊,你是不是在想什麼不該想的事?”

齊綺琪一臉懷疑。雪麒麟輕咳一聲,連忙收回視線。

“所以說,那只毛茸茸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雪麒麟打了個呵欠,伸了個懶腰,然後掀開被子,一邊穿上坡跟的精緻繡花鞋,一邊問。

她已經沒計較的打算了。剛起床沒那個精力。

“就說不是東西了!小白可是武妖的天貓呢!”

齊綺琪說完挺起什麼看都像足夠A380降落的大平原,得意地說道。

天貓?那你怎麼不叫阿裡巴巴?

不過話說回來武妖是什麼鬼?當雪麒麟將這個疑題問出口之後,齊綺琪馬上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她。

“你連武妖都不知道嗎?”

雪麒麟毫不在乎別人看法地搖了搖頭。

“不知道,能吃不?”

“吃你個大頭!武妖就是能習武的獸類啦!”

雪麒麟面色古怪起來。

“你確定不是魔獸?”

“那是什麼東西?”雪麒麟這時候歎了一下口氣。估計武妖就是類似于自己原本世界的魔獸一類,只是魔獸是用魔法的,這武妖是習武的……這什麼世界啊?她原本還以為這是武俠世界,敢情是仙俠啊?不過,話說回來——

“你其實是修仙的吧?”

“修仙?那是什麼。”

得,這恐怕不是仙俠世界了。不,按照作O那賤人的邏輯,這說不定根本就不是武俠或是仙俠,而是一種全新的世界?奇幻世界?

雪麒麟在想,想自己是不是該找個方法回去算了。

“你這麼早叫我起床到底是有什麼事?”

雪麒麟瞥了一眼外頭的太陽,然後沒好氣地問道。

齊綺琪難以置信地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後回過神來說:

“早?都巳時了!”

換言之,就是八九點咯!雪麒麟差點暈倒,平時她至少午飯才會起床的。但是她又想到古人一般早起,便無奈地歎了口氣:

“是咩,都巳時了啊……那麼你找我是要幹嘛?”

“雪、麒、麟!你忘記昨天我怎麼說的嗎?我叫你起床就來找我,我帶你去鑄劍房找李姐姐,可是呢?我足足等了兩個時辰也不見你來找我!過來一看結果發現你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還流口水!”

齊綺琪越說越氣,最後都激動得指著雪麒麟了。

雪麒麟把她的話全當作耳邊風,左邊耳入,甚至還不

到右耳,就在鼻子呼了出來。

她用衣袖抹了抹嘴巴,還真有點濕濕的。

接著,她悠悠開口:

“你昨天叫我起床之後才去找你,嗯,我記得很清楚呢。”

“那你幹嘛不來?”

“我這不是還沒起床嘛!”

齊綺琪那瞬間的表情就像吃了屎一樣,難看得要死。

雪麒麟給了對方一個得意的眼色,只見齊綺琪臉色脹紅站在那裡,臉鼓得像個球似。嗯,就像個大紅蘋果一樣。

雪麒麟下了床,拿起放在床頭的衣服,打算換上。結果發現齊綺琪還杵在那裡不動。以雪麒麟那一米四多的身高,齊綺琪一米六五的身高看起上來就像一堵牆一樣。

“喂喂,你阻到我了。”

雪麒麟沒好氣推了齊綺琪一下。

但是齊綺琪沒動。

雪麒麟有點不耐煩地抬起頭來,想說點什麼,卻在看見齊綺琪的臉的那一瞬間愣住了。

然後,她慌了起來。

“喂!你、你怎麼哭了啊!”

齊綺琪仍然是鼓得像個氣球一樣,只是眼角已經有晶瑩的淚珠冒出,眼也變得水濛濛的。

“你欺負我!我明明是為你著想一早過來找你,你卻那種態度!”

齊綺琪咬著下唇說。她已經是一副哭腔了,但還是強忍眼淚讓它掉下來。

我都委屈死了。雪麒麟覺得她現在的樣子就是在這麼說。

“這……是我錯了。”

雪麒麟也不知道怎麼哄女孩子,只好手足無措地道歉。

齊綺琪抽了抽鼻子,哼了一聲,自顧自地抹淚去。

雪麒麟搔了好久的頭,才眼巴巴地望著齊綺琪擠出這麼一句:

“這……你能幫我穿穿衣服嗎?”

回想起來,雪麒麟真想罵自己一聲白癡,這是什麼鬼哄女孩啊?

然而,結果卻出乎她的意料。

噗哧——齊綺琪笑出聲來。

“呃……”

只見齊綺琪掩著嘴在那裡笑,但是雪麒麟一看過去她又哼了一聲馬上別開視線。

“這……那你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哼,拿來吧!”

齊綺琪白了她一眼,放下名叫小白的天貓,然後接過衣服。

“張手!”

雪麒麟依言照辦,一件像是短版和服樣式的交領連衣裙子從後罩來。

這裙子看起來就像是塊大布,布上有兩個開洞,估計是無袖設計,她將雙手分別穿過左右兩邊的洞子。“暗扣自己扣。”

“咦,在那?”

“衣領的內側。”

雪麒麟低下頭,笨手笨腳扣起暗扣。

而這時齊綺琪拿起兩端系有鈴當的腰帶,繞在雪麒麟的腰間,一圈又一圈,然後在肚子前面綁了個蝴蝶結然後拉緊。

接著,齊綺琪拿起疊好的大外褂,將之抖開。

“自己穿!”

雪麒麟哦了一聲,就接過大外褂,穿了起來。這外褂跟現在的風衣差不多,不過是無領振袖的。雪麒麟俐落地穿在身上,然後齊琪綺拿起垂在雪麒麟腰間的兩根繩子,拉到前面不松不緊地綁好。

接下來,齊綺琪滿意地點頭從袖裡掏出好幾把梳子,這些梳子的梳齒各有不同,間距也不一樣。

“頭髮怎麼辦?”

“哦、哦,昨天的就好了。”

雪麒麟反應有點呆滯。她這時在想,女人都隨身帶把梳子嗎?當然,她自然不會覺得是女人都會隨身帶著碗筷,畢竟她可沒有以為誰都是齊綺琪。

女人梳頭發都是極快的,明明那麼複雜的發形,眨了幾個眼就梳好了,還不用看鏡子呢,不過那些銅鏡也看不清楚樣子就是了。嗯,比水還不如。

齊綺琪抱起胸來,滿意地點頭。

那樣子就像在說“嗯,不愧是我。”

看她那個得意的樣子!雪麒麟決定撥她冷水:

“話說,不是要去鑄劍房嗎?”

“哎!對,我都忘了。”

齊綺琪眨了眨雙眼,似乎真的才想起來。

“我們趕快走吧!”

說完,齊綺琪轉身快步離開。

雪麒麟翻了翻白眼,跟在後面。

結果,齊綺琪一走出門口就被人叫住了。

“師父姐姐!”

雪麒麟雙眼放光,她看見一隻可口的蘿莉正在向自己跑來。

哦,是她多想了。那蘿莉是找齊綺琪的。

這女孩看起來約莫十二、三歲的年紀,穿著一身粉紅的長裙,身高比雪麒麟還矮上一點。

可愛的小圓臉,可愛的大杏眼,可愛的小鼻子,可愛的小櫻唇——總而言之,就是一隻可愛到爆的蘿莉。“你怎麼流口水了啊!”

齊綺琪用手肘頂了頂雪麒麟。後者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抹去嘴角的晶瑩。

“小七啊,這只蘿……咳咳……她是誰啊?”

齊綺琪奇怪地看了突然負起雙手,挺著胸膛,一副尊長作派的雪麒麟。

“我的徒弟啊。”

“你徒弟?”

雪麒麟驚訝了,她看了看齊綺琪的胸部,再看看她徒弟的胸部。

怎麼徒弟的比師父的還要大啊?

“你怎麼又是那種失禮的眼神?”

齊綺琪用懷疑的眼神直盯著雪麒麟瞧。

正當雪麒麟開始思考該如何蒙混過去之際,齊綺琪的徒弟已經氣喘呼呼地停在兩人的面前。

“小晴,你——”

“你叫什麼名字啊?”

齊綺琪的話說到一半就給雪麒麟打斷了。

雪麒麟問完這問題以後,便繞著宮天晴走了起來。她上下打量著後者,口中還不斷發出嘖嘖的聲音。

這質素……古代的蘿莉都這麼高質的嗎?雪麒麟又驚又喜。

宮天晴似乎很是害怕雪麒麟,她畏畏縮縮答道:

“回、回小師祖,徒、徒孫叫……宮天晴。”

雪麒麟愣住了。宮天晴?這名字跟她的侄女只差一個字啊。

她呆呆看算宮天晴。嗯,她想起了自己的侄女了。

“小、師、祖,你嚇到我的徒弟了。”

齊綺琪咬牙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嚇得雪麒麟猛地一縮。自從被對方一拳打昏後,她心裡都有陰影了,下意識總會害怕齊綺琪。嗯,怕的是她的拳頭。

“晴兒,你找我有什麼事啊?”

齊綺琪以雪麒麟從來聽過的溫柔語調問道。

這傢伙是誰?雪麒麟驚得不能再驚,她完全沒想到齊綺琪還能這麼溫柔。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雪麒麟的視線,齊綺琪用威嚇的眼光瞥了她一眼。

“師父姐姐,發生了點事,葉副宮主找你過去說要商量一下。”

“這……”

齊綺琪一臉難色,她看了看雪麒麟,欲言又止。

這麼明顯的反應,雪麒麟自然不會不懂,也懂分輕重。

“看我幹嘛,你有事就去辦啊,我的事晚點也不遲。”

齊綺琪有點意外,她點了點頭:

“那我儘快回來。”

雪麒麟剛想說好——

——“如果宮主有事,不如讓我帶小師祖去吧。”

不知何時,洛青就站柔柔弱弱地站在院子的門口處。

她緩緩朝兩人走來。

“這……”齊綺琪遲疑了一下,才點頭說:“那就麻煩洛師姐了。”

洛青微笑搖頭示意不麻煩。

“那晴兒,我們走吧。”

齊綺琪領著宮天晴快步離開,很快就走出雪麒麟的視野。

“小師祖,我們走吧。”

洛青這麼說道。

雪麒麟哦了一聲。

她這時在想,為什麼洛青總是能在其他人需要她的時候出現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