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五、鑄劍房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5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鑄劍房就在東峰的中央位置,是一座院式的建築,其中矗立起幾根火爐的煙囪。自那噴出來的白煙給雪麒麟“這裡會很熱”的感覺。實際上,因為火爐的溫度,這裡的確是比朝雪樓那邊稍稍多了幾分熱度。

兩人穿過院門,直接走進鑄劍房之中。

僅僅是這麼一步,世界就為之一變。

裹帶著木炭灰燼的氣味,乾燥的熱浪撲面而來;富有韻律的清跪敲打聲自四方八面襲來,震耳欲襲;視野裡不斷閃現飛濺的火,奪目非常。

這裡的人不是聚精匯郎在鍛劍,就是抱著一堆金屬或是器材來來往往,都忙得不可開交。

洛青很不容易才截住一個正在四處打雜的男弟子。

“啊,弟子見過洛長老!”

他的聲音有點大,但是卻沒引起任何人的反應。其他人都注重在自己的工作上,完全沒受到打擾。

“嗯。”洛青簡短應答了一聲,然後指著雪麒麟說:“這位是你們的小師祖。”

這位男弟子似乎很是驚訝,他看向雪麒麟,然後面色的驚訝變成了難以置信。

他應該是還沒見過雪麒麟,然後在第一次見面之後發現後者竟然是一隻蘿莉,所以才會如此吃驚吧。雪麒麟這麼想到,不過她自然也沒有打算計較對方的失禮。

洛青輕咳了一聲,這弟子才回過神來。他慌慌張張地向雪麒麟拱拳行禮:

“弟子見過小師祖。”

雪麒麟下意識地喲了一聲,你辛苦了也到了喉頭,但隨即又反應過來,這不太合適,就輕咳一聲,改為點頭。

終於她的反應看起上來實在怪異,但是眼前的弟子似乎也沒有覺得奇怪。

“不好意思,叫住你了,請問李長老她在嗎?”

洛青柔聲地問。

男弟子猶豫了一下,才欲言又止地說:

“回洛長老,師父她在。不過她正在鑄劍,可能……”

“不要緊,你帶我們過去吧,我們自有分寸。”

男弟子為難地點了點頭,然後做了個請的手勢。

“小師祖,洛長老,這邊走。”

跟在男弟子後面,雪麒麟湊近洛青,小聲地問:

“這李長老難道很大架子?”

她會這麼問,自然是因為剛才男弟子的態度。

洛青眨了眨眼,才會意過來。她笑著搖頭。

“自然不是,反而很平易近人,只是她鑄起劍上來,誰都不管,要是有人打擾到她的話……”

說到這裡,洛青忽然停了下來。大概是在斟酌用詞吧,她想了一下才接著說:

“她會砍人吧……”

雪麒麟愣了一下,然後遲疑地問:

“這……我們還是找天再來吧?”

搖了搖頭的洛青解釋說:

“沒事的,除非你跑去碰她,否則你無論在她耳邊說什麼,她都不會管你,因為她壓根就聽不到。”

“聽不到?”洛青難得眨了眨單眼,調皮地答道:

“太專心了。”

男弟子將雪麒麟以及洛青帶到鑄劍房深處的一間獨立房間之中。

房裡有一座火爐,而火爐前正坐著一位約莫二十來歲的女性。

紅色的馬尾似乎充滿了活動,隨著她的動作一晃一晃的。

面容不像洛青柔和,反而帶著野性的美感,上挑的眼角讓她多了點凜冽的氛圍。

或許,是長期在火爐前工作吧,她的皮膚看起上來有點粗糙,但這也是她活躍在第一線工作的證明。

是個精煉的人,這是雪麒麟對於李婉婷的第一感想。

雖然名字與本人不太搭配就是了。

李婉婷此時正拿著一個小槌,敲打劍坯,她的旁邊站著拿一位拿著大槌,體格建壯的男弟子。

她似乎並沒有察覺到雪麒麟和洛青兩人——不,雪麒麟覺得她是察覺到了,不過大概是因為她對於兩人的到來不感興趣,所以也就沒有理會雪麒麟兩人吧。

“小師祖、洛長老,要不你們過一陣子再來?”

為她們領路的男弟子尷尬地問道。

見李婉婷完全停下手上工作的打算,洛青似乎也有點為難起來。以她的性格自然不會貿然去打斷別人的工作。她用詢問的眼神看向雪麒麟。

雪麒麟想了想,才說道:

“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吧。”

她對古代的鑄劍有點興趣,想在這裡觀摩一下。

“我知道了。”

洛青應答了一聲,然後看向為她們領路的男弟子,淡淡地說道:

“小師祖說想在這裡等,你就先去繼續忙自己的工作,不用管我們了。”

“這……”

男弟子有點猶豫起來。

“沒關係的,去吧。”

洛青放柔聲線說。

“那……弟子先告退了。”

見雪麒麟跟洛青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後,男弟子明顯松了一口氣。他行了個禮後,就轉身離去了。

雪麒麟好奇地看著李婉婷在那裡敲打,但是很快地她又覺得厭倦了。

太枯燥乏味了。李婉婷只是一直在那裡把金屬折疊、然後錘打,周而復始。

應該換個地方等著的……雪麒麟有點後悔。

正當她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洛青之際——

“哎呀,這不是小師祖跟洛師姐嗎?你們怎麼來了。”

不知不覺間,李婉婷已經完成了手中的工作,站起身來看著雪麒麟以及洛青兩人。

似乎在雪麒麟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她的工作已經進入了尾聲。

“啊,這個……小七,她叫我來找你鑄劍的。”

李婉婷馬上反問:

“小七?誰是小七?”

洛青苦著一張臉解釋:

“小師祖口中的小七就是宮主。”

李婉婷愣了一下,然後爽朗地笑出聲來:

“哈哈,小琪小琪,不就是小七嗎?的確!”“不就是嘛。”

雪麒麟有點委屈地說:

“可她偏說不是。”

大概是想起什麼了吧,李婉婷面色突然古怪起來。

“呃,小師祖,你該不會是當著她的臉叫她七七七才被她打昏的吧?”

“呃,你也知道這件事?”

“估計宮裡長老沒幾個是不知道的。”

見雪麒麟一陣尷尬,李婉婷不禁竊笑。

“李師姐,你就別提這件事了,說正事吧。”

洛青連忙為雪麒麟解圍。

“什麼嘛……”

李婉婷一副無趣的表情,有點失望地說

“小師祖,是要找我幫你鑄劍是吧?”

“我根本就不用劍,但是小七那傢伙說,天璿宮身為劍派,那麼位居一派之長的我也應該佩一把劍,否則就不成體統什麼的。”

“不愧是小琪,還真考慮得周全啊!”

雪麒麟原本以為以李婉婷這種大大咧咧的性格,並不會在乎這種形式上的規條,但結果卻超乎她的所想,李婉婷看樣子是同意齊綺琪的說法。

看來古人還真的是很看重這種體面的東西啊……雪麒麟在心裡默默感歎。

“那麼小師祖想要一把怎麼樣的劍?那類劍比較合你手呢?”

“我又不用劍,怎麼知道?”

“換言之,我就算把劍鑄好,小師祖也只當裝飾?”

“嘛,估計就拿來削削東西,頂多切個菜什麼的吧。”

結果,雪麒麟被李婉婷敲了一下。

“好痛!”

雪麒麟摸著被敲的位置,發出抗議,卻被李婉婷瞪了一眼。

“你拿我為你鑄的劍去削東西?”

“不然呢,我又不用劍,不知道佩把劍來幹嘛。”

這是洛青插嘴道:

“拿來防身也是好的,說不定在某個時候,它就能救你一命。”

雪麒麟想了想,又覺得洛青說得有道理。

正所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嘛。

“那好吧,小婷啊,有什麼劍可以給我選的啊?”

即使被叫為小婷,李婉婷也毫不在意。她扳著手指,如數手珍似地細數著:

“嘛……長劍、八面劍、短劍、鴛鴦劍、大劍、重劍、闊劍……很多種類,不過小師祖既然不用劍,那麼就搞把比較好看拿來裝飾一下就好了吧。”

“也對──”雪麒麟正想答應,但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大劍是不是劍身很闊的那種?”

李婉婷點了點頭。她看了看雪麒麟的小身板,然後奇怪地問道:

“小師祖想要大劍?但是以小師祖的身形應該很難揮動吧?”

“嘛,那是那劍身不是很闊嘛,估計能當作盾牌用,而且這種事不怎麼講求劍法是吧?只要一揮就能產生破壞力。”

李婉婷雙眼瞬間瞪大。

但她很快就回過神來,摸起下巴沉思起來。

過了半晌,她就拾起頭來。“小師祖說得沒錯,那麼我就幫你鑄一把大劍吧。小師祖有什麼要求嗎?例如裝飾什麼的。”

“帥!”

這個回答讓李婉婷目瞪口呆起來,但很快又釋然笑道:

“好好好!小師祖果然很有趣啊!”

她似乎很喜歡雪麒麟,拍了後者的肩膀一下。

“那就麻煩你咯。”

雪麒麟揉著被打了一下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實在是太痛了,估計都得拍紅了。

李婉婷似乎也察覺到自己一時高興而沒顧到輕重,她搔著頭道歉:

“抱歉抱歉,一時失察。”

“沒事沒事,下次注意就好。”

雪麒麟原本是想抱怨對方幾句的,但是一想到這應該僅是對方的一種示好方式,才改變了注意。

這時,門口突兀地響起一把充滿磁性的聲音。

“李師妹啊,你又躲在這裡鑄劍啊!我幾次求見你,你的弟子都說你正在忙,你還真是貴人事忙呢!還是說你的架子大,不屑見我這人啊。”

這話說到最後甚至還帶起刺來。

雪麒麟看向聲音來處,只見一名神色倨傲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他面色清秀,頗有幾分俊美,但是他臉上的那副怎麼看都像是流氓才有的表情,卻讓雪麒麟下意識握住了拳頭。

忍住啊!我的麒麟臂!雪麒麟生平最討厭這種目中無人的表情了。

“咦?”

這時雪麒麟忽然發現這個男人,他的左手袖口空蕩蕩的。嗯,他只有一隻手。

不知為何,他的出現竟然讓氣氛冷了下來。

雪麒麟還注意到李婉婷在看見這男人的瞬間就黑了下來,而站在她旁邊的弟子甚至雙目圓瞪,視線之中甚至夾帶著駭人的恨意。

這秦辰難道是所謂的花花公子?搶了小婷這弟子的老婆什麼的?雪麒麟根據以往那些狗血電視劇的情節,作出了這樣的推測,但是她似乎猜錯了。

“咦,洛師妹也在啊!”

中年男人驚喜地說道。

與跟李婉婷說話的時候不同,男人在跟洛青說話時語氣柔和得令人雞皮疙瘩。更重要的是,他在看著洛青時,眼神裡喚發出的神采,就算是隔壁老王也能察覺得出來吧。

這傢伙難道喜歡洛青?雪麒麟正覺不解,卻聽見洛青不鹹不淡地說:

“秦師兄,小師祖也在。”

“啊、啊,真的啊!”

中年男人似乎真的沒有注意到雪麒麟,這時他才連忙朝後者行禮說:

“徒孫秦辰見過小師祖。”

見洛青這種明顯帶著疏遠的反應,雪麒麟只是隨口哦了一聲。

反正她輩分高,就算現在跳起來打這秦辰一頓也沒有人會說些什麼。

而且,秦辰那種倨傲的神情,也實在是太欠揍了。

不過,與兩人相比——

“你來幹嘛?”李婉婷的反應就惡劣得多了。她看也不看秦辰一眼,反而對著站在自己旁邊的徒弟搖了搖頭。那徒弟想說什麼,好幾次張嘴,但還是沒有說出口。

中年男人見狀,冷笑了一聲。

雪麒麟好奇地低聲向洛青問道:

“怎麼一回事?要不要動手打他?”

“為什麼要打他啊?”

洛青驚訝地反問。

雪麒麟哼了一聲,厭惡地說:

“他面目可憎唄!”

最重要,他長得比自己以前都要帥!

“小師祖,你的劍讓我想一想該怎麼設計。這幾天我會起個草圖什麼的,好了就拿給你看吧,所以——”

李婉婷滿臉歉意地說。

“哦,那我先走了。”

李婉婷似乎有什麼難言之忍,估計是與那個秦辰之間有著什麼難堪的糾葛,而不想被自己看到吧。雪麒麟心想。

洛青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李婉婷擔先說道:

“洛師姐,你就先跟小師祖走吧。”

洛青默然了半晌,才應了一聲好,之後她扭頭看向雪麒麟。

“小師祖,我們走吧。”

雪麒麟哦了一聲,然後率先朝外邊走去。

她又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想麻煩,那麼就索性別管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