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七、李宏失蹤了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29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粗壯的樹幹上蹲著一名少女。

她的身材頗為嬌小,身高應該介乎于齊綺琪與雪麒麟之間。。

最讓雪麒麟的驚訝的是,少女那微曲的頭髮竟然只是剛好及肩。來到這個世界後,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算得上是“短”的頭髮。

正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古代不論是男還是女都是長髮的。

不過最為古怪的是,她雙手正各持一枝長滿樹葉的大樹丫,把自己的臉給遮住了。

這傢伙在搞什麼啊?

雪麒麟已經在這裡看了好一陣子,但這少女還是維持著這個姿勢在樹上探頭探腦,偶爾還發出嘖嘖兩聲。

難道是在偷窺嗎?雪麒麟面色古怪地叫了少女一聲。

“喂!”

少女明顯嚇了一跳。她抖了一下,然後慌忙地側過頭來。

“什麼嘛,原來是小師祖啊!”

少女拍了拍豐滿的胸口。

跟七七七是天淵之別呢……雪麒麟莫名地為齊綺琪感到一陣悲哀。

“差點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洛師妹呢……”

她似乎很怕洛青。

懷著惡作劇的心,雪麒麟故意提高音量地喊道:

“你在那裡幹什麼?”

少女連忙將食指豎起貼在嘴唇前,噓了好幾聲。

她把頭扳正,緊張地看了遠處幾眼,然後才把視線移回雪麒麟身上,同時不斷朝後者招了招手。

雪麒麟皺起眉來,難道真的在偷窺?

快點——少女用唇語這麼催促。

雪麒麟實在是有點好奇,所以也就順了對方的意,輕身躍起,落到樹幹上,就落在少女的旁邊。

“有什麼有趣的嗎?”

“混蛋,小聲點!”

雪麒麟眨著眼睛點頭,然後少女就把手上的一枝樹丫遞給了她。

“你難道覺得這東西有用嗎?”

雪麒麟面色古怪地接過樹丫,將它在少女面前抖了抖。

“哎,你這人怎麼那麼煩啊!有總比好沒有嘛。”

少女刻意壓低了聲線地答道。雪麒麟哦了一聲:

“話說,你在這裡幹嘛?偷窺嗎?”

少女狡黠的雙眼賊溜溜地轉了一圈,嘴角鉤起了奸狡的弧度。

“看戲!”

意味深遠的語氣。

或許是見雪麒麟眨著雙眼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吧,少女罵了雪麒麟一句“你怎麼那麼蠢”之後,就朝一個方向呶了呶嘴巴。

“諾!看那邊。”

雪麒麟狐疑地沿著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最後定睛在一處院子之中。

那裡正站著一男一女,似乎在爭吵什麼的樣子。

難道又是什麼“你出面養了個狐狸精”,“都說沒有了,你煩不煩啊!”這種狗血劇情?這是雪麒麟的第一個猜測。

但很顯然地,她猜錯了。

因為那一男一女分別是秦辰以及李婉婷。

什麼回事?知道他們兩個有仇的雪麒麟挑起好看的眉頭。

她耳朵納入到體內真氣的迴圈之中。這是一種很簡單的真氣運用,能夠提升身體的機能。

然後,她聽到了——

“李長老,你還真好笑,我都說過沒有見過你的徒弟了。”

好不耐煩的語氣。這句話自然是秦辰說的。

與之相比,李婉婷卻是怒火中燒。

“別在那裡裝了!那你這人渣倒說說我的徒弟怎麼會好端端就失蹤了?”

小婷的徒弟失蹤了?不會是那個李什麼吧?雪麒麟心想。

“你這瘋娘們,我告訴你別以為我給你三分顏色你就可以開染坊了啊!我告訴你,就算我真的見過你的徒弟又如何?他失蹤敢情就一定關我的事?好笑。”

“還不承認?鐵定是那天宏兒看你不慣,罵了你一聲人渣,你就記恨在心,然後就找機會報復是不是?你快說你把宏兒藏到那裡去了?

果然是李宏!

“鬼扯!你有證據的話,你倒拿出來啊!你現在沒證沒據,就認定有我的事,這可是誹謗啊我告訴你!就算鬧到宮主那邊去,理也是在我這邊!”

如果李宏真的失蹤了,這秦辰的確頗有嫌疑。

但是雪麒麟又見秦辰臉上一副反感與無奈的表情,實在有點像是被冤枉的。

“你……”

李婉婷渾身顫抖地指著秦辰,但或許是自知理虧吧,所以她最終只是以壓抑的語氣挖苦了對方一句:

“秦辰,你給我記住——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這李婉婷似乎不怎麼懂罵人啊!而且臉皮似乎也很薄,難怪會跟七七七情同姐妹了,原來是因為物以類聚啊。

不過,話說回來,這李宏失蹤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難道真的是所李婉婷所說,秦辰對李宏罵他人渣一事懷恨在心?雪麒麟擰起眉心想了好一陣子,卻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

這也是無可厚非,她知道得實在是太少了。

嘛,還是不想了。雪麒麟搖了搖頭,然後又想這件事應該告訴齊綺琪一聲。

“喂,你傻看著那裡幹嘛?人都走了。”

少女沒好氣地說。她的話讓雪麒麟回過神來。

正如她所說,李婉婷與秦辰已經離開了,不見蹤影。

“宮主說你神神兮兮的,還真說得沒錯!但是我倒認為你不只奇怪,還呆!呆頭呆腦的,活像那只守門的笨熊——紅中!”

之前她說話難聽,雪麒麟已經沒有計較了,但是結果呢?竟然變本加厲起上來。

雪麒麟實在是忍無可忍,反唇相譏道:

“你這大胸怪物,你才呆頭呆腦呢!話說回來,我可是你的小師祖啊!你這樣罵我,不怕我打你屁股嗎?”

“怎麼?羡慕嗎?”

少女得意地挺起胸部,強烈的壓逼感強襲而來。

童顏巨乳恐怕就是說她的這種吧。

雪麒麟差點看得雙眼發直。如果她不是一名蘿莉控,對於相對呈直線的胸部有種獨特趣味,恐怕早就借著自己現在身為一隻蘿莉的特到優勢摸了好幾把了。雪麒麟強制自己移開視線,裝作滿不在乎地反問:

“你很自滿嗎?”

“總比有的人沒有要來得好。”

少女繞著頭髮說。她時爾用眼角餘光瞥看雪麒麟平板的胸部,視線之中還帶著憐憫。

嗯,就像雪麒麟平時看向齊綺琪胸部時的視線一樣。

不過話說回來,雪麒麟覺得這少女絕對是故意的,她做得太明顯了。

“我告訴你,我不是沒有,只是還沒長大而已!而且你知道什麼叫勻稱嗎?一看你這種比例失衡的樣子我就替你覺得辛苦了!”

“你說我比例失衡……?”

或許是自滿的地方比說得一文不值吧,少女臉上的笑容只剩下一個空殼子,皮笑肉不笑的,渾然沒有了剛才那股滿不在乎的悠然自得勁。

“難道不是嘛?像我這種一手能夠掌握的才是最好,大了反而是多餘!”

少女似乎找到反擊的破綻,迅速地加以反擊。

“小師祖真會開玩笑了,我看別人一手就能掌握你倆。”

少女的臉色已經有點紅紅的。

“我自己的手掌剛好啊!”

雪麒麟說完,還張開手掌在自己的胸前比了比。

然後,她冷不防地露出一副忽然驚醒的表情,直盯著少女打量。

“你真不檢點啊!原本你會給別人摸啊!”

“才沒有被人摸過呢!”

她臉色通紅地反駁。

比起齊綺琪,這位少女的臉皮明顯厚上許多,心裡承受能力也遠遠超越。

饒是如此,也承受不住雪麒麟那顆齷齪的內心,而敗下陣來。

“明明身為一派之長,怎麼還一點氣度都沒有,跟小輩斤斤計較,小師祖,你這是為老不尊呢!”

少女似乎不甘心打輸嘴仗,她換了個方向再次展開攻擊。

“你大膽!”

雪麒麟冷不防地大喝一聲,少女明顯吃了大驚,愕然地看向雪麒麟。

後者雖在心中暗笑,但是臉上不動聲息,反而擺出一副我很生氣的表情。

“你明知道我是你的小師祖,你還敢這樣子跟我說話?你這是侮辱尊長!你應該知道就算我現在拿塊豆腐敲死你,你也拿我沒辦法!如果你敢還手,你就是欺師滅祖!”

然而,少女卻失笑出聲。

嗯?難道自己裝得不像嗎?

“小師祖,你就別裝了,一點都不像。”

“嗯,不像嗎?”

雪麒麟愣了一下,然後歪頭反問。

“你這臉蛋就算鼓起臉上來頂多就像小女孩生氣,壓根就與威嚴兩字不掛邊,而且還說拿塊豆腐敲死我——哈哈,小師祖,你實在是太有趣了!”

“的確是。”

雪麒麟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誰叫她長得這麼可愛呢。她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曾經是一個男人的事實。

雪麒麟突然拍了拍手,驚呼一聲“對了”。

身旁的少女猛地一抖,差點掉下樹上。嗯,她又被雪麒麟嚇到了。

“小師祖,你別這麼一驚一乍的好不好,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她白了雪麒麟一眼,沒好氣地埋怨道。

“哦,一時沒注意。”

雪麒麟隨口應了一句,少女也沒有計較下去。

“那你是想到什麼了啊?”

“沒有,我這不是還不知道你是誰嘛!所以就想問問你到底是誰。”

“你不知道我是誰,還跟我說那麼久?”

少女驚訝得目瞪口呆。

雪麒麟不以為然地反問:

“有問題嗎?”

少女無奈地扶起額來。她歎了口氣,才說:

“我叫——”

“小師祖、夏師姐,你們蹲在上面幹嘛。”

齊綺琪的聲音突然傳進耳中。

雪麒麟沿聲音來處看去,就見齊綺琪站在樹下,一臉古怪地看著自己以及自己身旁的少女。

“哎呀,這不是宮主妹妹嗎?”

少女率先跳下樹去,雪麒麟緊接其後。

“夏師姐,你跟小師祖在樹上面幹嘛?”

齊綺琪似乎很是好奇。

“聊天唄!”少女突然探頭探腦起來,“對了,宮主妹妹啊,你的白板呢?”

白板?什麼鬼?這齊綺琪難道除了隨身帶著碗筷之上,還帶著一塊白板嗎?

“在那邊呢?”

齊綺琪用下巴指了指不遠處的草叢。

那裡有一隻貓——天貓小白。

“小七,你那只貓叫白板嗎?”

“是啊。”

雪麒麟震驚了。

這時她又想起剛才那位姓夏的少女好像提到有只負責守門的熊叫紅中?是不是還有只狗叫發財啊?大三元嗎!雪麒麟白眼連翻,這到底是那位天才取的名字啊?

“宮主妹妹,我先找白板玩去,你跟小師祖聊吧。”

夏姓少女揮了揮手道別,不等齊綺琪答應,就逕自朝白板走去。

只是她走了幾步,突然回身說了一句。

“對了,剛才小師祖說宮主妹妹的那裡平得可愛呢!”

說完,她指了指齊綺琪的胸部,然後還得意地朝雪麒麟眨了一下眼。

雪麒麟還沒來得及否定,齊綺琪已經笑了起來。

嗯,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彎成月牙的雙眼之中毫無笑意。

“真、的、嗎?”

仿佛聽到磨牙的聲音,雪麒麟渾身一抖,隨即連忙搖著頭示意自己的無辜。

齊綺琪面色雖然有所緩和,但還是一臉懷疑。

這裡下去不妙啊!很不妙!有多不妙?估計得吃拳頭啊!雪麒麟的腦袋高速轉動起來,心裡同時暗罵少女不厚道,竟然誣陷自己。

“絕無此事!”

雪麒麟強板起臉,嚴正其詞地這麼說道,然後她企圖轉移話題。

“對了,小婷的徒弟好像失蹤了。”

齊綺琪的表情相當訝異,似乎還不知道這件事。

“那個徒弟?”

“李宏。”

聽見這個名字,齊綺琪的眉心擰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去找李師姐問問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齊綺琪似乎是那種風風火火的性格,想到就去做,她留下了這一句話,然後就轉身想要離去。但是在下一瞬間,她又轉過身來。

“對了,明天一早你就要出發去金陵了!所以你不准懶床,知道了嗎!”

雪麒麟愣了一下,然後沒好氣地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見雪麒麟答應了,齊綺琪這才急步離去。

然後,雪麒麟放眼尋去,卻見那位夏姓的少女早就不見蹤影了。

算你逃得快!她惡狠狠地哼了一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