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八、風起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379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微風拂過,吹得樹葉沙沙作響。

四周幾近伸手不見五指,只有微弱的月光穿過樹木枝葉間滲了進來。

然而,這對於李宏來說,並不構成障礙——

他雖然沒有提燈,卻仍能在這崎嶇不平的森之中,如履平地般走得輕快無比履平地。

這處森林位於入門弟子聚居地的後山處,夾雜在中峰與東峰之間。

話雖如此,但是這裡整日杳無人煙,甚少有人會走進來,畢竟,好端端誰會走進森林之中。白晝已經是這樣,更何況是深夜?

李宏自然沒有夜遊森林的喜好,他只是應約而來。

今天他完成鑄劍房的工作之後,回到寢室,卻發現床上放了一封信。他雖然疑惑,但還是將之拆開看了。

信上所書的內容,令他好一陣驚訝,卻又好奇無比。

於是——

走了好一陣子,李宏終於穿出了森林,來到了一處被林木圍繞的空礦之處,而在這片空地的中央之處,卻孤立著一棵不知品種的大樹。

月色朦朧,大樹的陰影之下,隱約能看見一道模糊的身影。

原本憑著李宏人境的目力,在這種距離下,他甚至能夠看見別人臉上的每一處,然而,他卻看不清楚那站在樹下的身影。

對方似乎是有意隱藏身份,既然如此李宏便停下腳步,沒有繼續靠近。

“信,是閣下寫的嗎?”

李宏從懷內掏出一封信,上面赫赫寫著:今晚獨自來後山森林處的大樹下一聚,若果想為你弟弟報仇的話。

李宏就是因為後半句而決定應約的。

自從弟弟被殺秦辰那人渣所殺之後,李宏每天就活在仇恨之中,若不是他的師父李婉婷時刻勸解,他恐怕早就掏刀子找秦辰報仇。嗯,即使他打不過。

“是我寫的。”

聲線不高不低,是中性的聲音。

這聲音李宏沒有聽過,當然也不可能聽過。對方應該是用了一些法門改變了聲線。

換言之,這個人很可能是李巨集認識的。

“信裡所說的,是真的嗎?你真能為我弟弟報仇?”

李宏開門見山地問道。

他是那種直腸直肚的性子,否則也不會當面怒駡秦辰人渣了,自然也不會跟一個陌生人寒暄客套。

“自然可以,我可沒有閑到以玩弄你這種無名小輩為樂。”

對方這樣答道,語氣不溫不火。

“你要怎麼幫我報仇?”

“殺人填命,天經地義。”

“你能殺死秦辰?”李辰冷笑一聲:“殺死一個從不離開天璿宮的秦辰?”

秦辰自從因為五年前的事件而墜落之後,樹敵眾多,已經很少離開天璿宮了。

——人都是惜命的,尤其是秦辰這種曾經在生死邊緣徘徊的人。

在天璿宮內,要殺一個人絕對不簡單,畢竟天璿宮占地並不大,稍有風吹草動,天境的高手就能察覺得到。

要無聲無息地殺死地境修為的秦辰,若非天境將其一招斃命,就只有在他毫不抵抗的情況下才能辦到。

不論何者,發生的機會都實在是太小了,所以李宏才會選擇不相信對方的話。

只是——

“看來你對我的能力是有所懷疑啊。不過,你認為殺人就一定要用劍?”

“閣下的意——”

對方豎起手掌,阻止李宏繼續說下去。

“你覺得天璿宮現在的情況如何?”

李巨集稍稍有點反應不過來,這話題怎麼就一百八十度轉彎了呢?

“閣下好像說得有點遠了吧。”

李宏能感覺得出自己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

“夜可長著呢。”

李宏自然知道對方的言下之意。他默然了半晌,才說: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看來你也知道啊……”

對方一陣慨歎,然後他的語氣終於有了起伏。

“外憂有無數盯著天璿宮五大門派之位的虎狼,內憂又有派系對立,如此一來,天璿宮的下場只有一個——”

他沒有說下去,但是李宏也是聽懂了。

一個已經開始沒落的門派,背著沉重的地位包袱,卻還不團結一致,那麼後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滅亡。

“為了天璿宮,這宮主之位是時候換一換了。”

“你想篡位?”

李宏驚呼出聲。

“有什麼好奇怪的?自古以來,有能者居之,齊綺琪坐得也夠久了。”

“看來是沒什麼好談的了,告辭。”

留下這麼一句,李宏轉身就走。

他雖然與宮主齊綺琪並不相熟,但是他的師父站在她的派,單就這層關係李宏也不可能説明這個不知來歷的人奪取宮主之位。

他是這樣想的,只是——

“由得你弟弟就這樣枉死,你忍心嗎?”

李宏反射性地停下了腳步。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停下,但是既然會停下,那麼就自己本能認可了對方的話。

“你難道就不愧疚嗎?身為人兄,卻沒有盡兄長的責任,保護好自己弟弟。以前,你還可以推卸說是無可奈何,而現在呢?明明有一個機會放在你的面前,你卻不去珍惜?”

對方的話讓李宏動搖了。

自從他弟弟慘死于秦辰劍下,他日夜就活在仇恨之中。

不得不活在仇恨之中啊……

怨毒與不甘交纏在一起銘刻在那蒼白的面容之上——死不冥目的表情,時至今天,仍然糾纏在李宏腦海之中揮之不散,日夜訴說著惡毒的怨恨。

他很想就此答應對方,唯一阻止著他的只有——

“若要我背叛師父,絕無可能。”

李宏這麼說道。可是已經缺乏了底氣。

“你覺得是背叛你的師父?好笑,你這是在救她啊。”

“救她?”

李宏愕然抬頭,這救從何說起呢?

“如此下去,天璿宮終將一滅,你師父豈能獨善其身呢?”

“可是,宮主呢?”“軟弱無能,弟子被殺卻又逼於壓力而放過兇手——她本就有愧於你,你何必還要愚忠於她呢?”

“我……”

李宏卻開口反駁,卻找不到任何理由,因為對方說得實在有道理。

對,真的有道理。

李宏眼神透出掙扎之色,宮主真的值得自己效忠嗎?自己的弟弟明明枉死秦辰的劍下,她卻沒有懲罰兇手,只是給了自己一句道歉——這樣的她真的值得自己效忠嗎?

弟弟慘死的面容再次在腦海中掠過,李宏狠狠地咬起牙根。

不!不值得!

“你要我怎麼做?”

“很好,果真識大體!”對方這麼說道,他沉聲說道:“一切關鍵在於雪麒麟。”

“小師祖?”

“對,那怪物雖然立場仍然不明,但是只要她一天還在,我就算坐上宮主之位,她也是塊大石。我路上的大石。”

“所以?”

“除去雪麒麟。”

李宏愣了一下,那可是連葉副宮主也打不過的存在啊,這人竟然要說除去雪麒麟。

慢著,他說他的唯一阻礙就是雪麒麟,難道——

“你是——”

那個名字已經到了喉頭,但是李宏卻在衝口而出的瞬間將其吞回肚子。

有點事情,不能點明,心知肚明便可,若果點明了,那麼離死也就不遠了。

“你很聰明。”

讚賞的聲音傳到耳中,李宏知道自己是逃過一劫了。

“雪麒麟即將出行天劍門,而天劍門早就對天璿宮五大門派之位虎視眈眈,這雪麒麟的出現自然並非他們待見的。華天極是個梟雄,我們只要助他一臂之力,這雪麒麟就不是去敲山震虎,而是送羊入虎口了。”

“你要私通華天極?”

對方點了點頭,胸有成竹地說:

“華天極可以利用。而且雪麒麟一死,要除去齊綺琪也就不難了,她的修為在我眼裡根本不值一提,我以前還忌諱著那個一直不出關的小師祖,才遲遲沒有動手,但是現在恐怕時機已到了。”

果然是他!李宏此刻終於能夠肯定,天璿宮以他的修為最高,又頗有野心,如果不是小師祖的存在一直壓住,他恐怕早就動手了。

而現在有一個去除小師祖的機會擺在他的面前,他自然不會放過。

“可是如此一來,不是更加削弱天璿宮的力量嗎?”

“我的實力可不只如此,而且五大門派的虛名讓出去也無妨。在這兩勝者為王的天下裡,臥薪嚐膽也並無不可。”

這難道不是跟宮主韜光養晦的方針一樣嗎?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跟宮主作對?”

李宏好奇地問。

“若非如此,我就只能一直屈就在她的腳下啊……誰叫人家有一個好祖宗呢。”

換言之,他之所以站到齊綺琪的對立面,恐怕就是想借此阻止對方完全掌握天璿宮,然後乘機奪取宮主之位。

好大的一盤棋啊!李宏心裡震驚。

“所以?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對方的語氣似乎有點不滿了。看來是李宏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

“為什麼找上我?”

“宮裡沒人可信,你是唯一一個可信的,因為天璿宮有負於你。”

“恐怕不只這樣,如果我不答應你的要求,你即使動手殺了我,也可以把責任卸給秦辰那賤人。”

“哈哈哈!看來我是沒找錯人了,那麼你意下如何?”

李宏默然半晌,才舉起兩隻手指說:

“我有兩個條件。”

“說。”

對方幾乎是速答。

“秦辰必須死。”

“可以。”

“不准危及我的師父。”

“自然,李長老的鑄劍技術可是一絕,我也不忍心傷害他。”

“那好,你要我怎麼辦?”

那人從懷內掏出一封信,運勁朝李宏疾射而出。

對方用勁相當巧妙,信最後竟然緩緩在李宏面前落下。單是這一手,就足以證明他的實力。

“我不方便出宮,你幫我把這封信帶去給華天極,如果他問起我,有何所求,你就回答說,僅是宮主之位。”

李宏是那種一但決定了,就不會猶豫的個性,他把信小心收好,然後又問了一句:

“單靠華天極能對付小師祖嗎?”

“他一個人自然不可以,但是再加上鎮國衛的話,即使她是返老還童的老妖怪,也插翼難飛了。”

竟然是鎮國衛?那個朝廷的直轄的特務機關?李宏心中吃驚。

華天極暫且不提,但那可是與江湖門派勢如水火的鎮國衛啊!他到底是耍了什麼手段,才請得動鎮國衛幫忙?李宏雖然滿腹疑惑,但是卻沒有再追問下去。

知道得太多的人,往往不得好死。

“你記住你答應我的事情。”

“自然,若我坐上那位置,一切都是小事罷了。”

得到對方的確定,李宏轉身就走。

——這已經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現在李宏就站在一座大莊園的正門前,門上掛著的牌匾龍飛鳳舞地刻著三個大字——

天劍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