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十九、抵達金陵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352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喀咚、喀咚——

聽著那催眠曲似的單調車輪聲,托著腮的雪麒麟不禁哈欠連連。她正繞著自己長長的馬尾,百無聊懶地看向窗外。

最開始她懷疑過自己的頭髮幾天不洗的話會不會變得亂七八槽,但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她的頭髮依舊順滑。

對於這結果她實在有點無話可說,難道只是換了個性別,頭髮也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變化嗎?然後她又自戀地想到,這就所謂的天生麗質吧!

一隻麻雀咻地自眼簾前飛過,似乎早就習慣了人的氣息

已經是第七百八十八隻了吧。

自離開天璿宮,踏上前往金陵的路途之後,雪麒麟閑著無事就在數那些自馬車旁飛過的小鳥。

實在是太閑了。

她很討厭坐長途車,以前倒是因為各種高科技而能夠忍耐,但是現在的話——

雪麒麟長歎了口氣,放空身體向後一倒,就這樣攤倒在地板上。車廂的地板上鋪了軟墊,她翻身趴倒,細嫩的臉蛋在墊上磨蹭。

“啊,我要瘋了!”

過了一會兒,她受不了似地叫了一句,然後把臉埋進墊裡。

輕輕的翻頁聲入耳,雪麒麟微微抬起頭來,洛青正側跪坐在一旁靜靜看書,

那似乎是在看散文小說之類的東西,雪麒麟倒是拿來看過,可惜上面都是跟外星語沒分別的文言文,她每個字都看得懂,但是拼成一句之後,就實在是看不透了。

雪麒麟微微側頭,嬌小的宮天晴正縮在角落裡靜靜刺著繡,繡的似乎是一隻兔子。

唉,好無聊啊……

“小青啊……還沒到嗎?”

雪麒麟悶聲悶氣地問。

洛青從書上收回視線,苦笑地搖頭說:

“還沒。”

“這答案我已經聽了六百三十三次了!”

換言之,這個問題她也已經問了六百三十三次。

一開始,洛青還會探頭看看窗外,才回答雪麒麟的問題,然而這次她連頭都沒探就回答了。

“小師祖,應、應該是六百四十一次才對……”

角落裡傳來宮天晴畏畏縮縮的糾正,讓雪麒麟一陣尷尬。

“怎麼也好啦!總之,我無聊了!”雪麒麟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雙眼放光地盯著宮天晴瞧:“小晴啊,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什、什遊戲?”

宮天晴怯怯地問。

話雖如此,她還是放下了手上的刺繡,明顯是有點興趣。

畢竟,宮天晴還只有十四歲,正值玩心重的年紀,即使她再怎麼膽小,還是會不禁對遊戲這種事產生興趣吧。

雪麒麟坐起身來,揉著手說:

“我們猜拳吧,輸了的人就要給嬴了的人捏一下臉蛋,這樣如何?”

“這……”

宮天晴有點猶豫,很是為難的樣子。

或許是看不下去了,洛青開口說:

“小師祖,應該快到了,你就忍耐一下吧。”

“我不要、我不要!”雪麒麟索性耍懶,在地上滾來滾去撒起嬌來,“我要玩、我要玩!”

嗯,她似乎早已忘記了那怕只有內心是男人所應有的尊嚴。

“那、那好吧!”

宮天晴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宮天晴那張可愛圓臉的細嫩觸感已經垂手可得了!雪麒麟咻一聲坐起身子,撈起衣袖,一副畜勢待發的架勢。

“來來來!”

洛青無奈地歎了口氣,雪麒麟全然沒注意到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之中伴隨著一絲憐憫。

“一、二、三!”

三字剛落,雙人同時出手。

雪麒麟著宮天晴的小手握成一個拳頭,面色一僵,她自己出的是剪刀。

“那、那個……小師祖那徒孫冒犯了。”

宮天晴顫抖著伸出了手。

雪麒麟呆呆地看著那只小巧的玉掌漸漸靠近,然後捏了自己的臉蛋一下。

不痛不癢,但是對方指尖的細膩觸感足以讓雪麒麟回味。

嗯,這遊戲真的玩對了,不管誰勝誰負,她都覺得自己是賺的一方。

直至——

宮天晴出了個布,而雪麒麟呆呆看著自己的石頭。她欲哭無淚地看著宮天晴高興地伸出手板,又捏了自己一下。

蒼天啊,大地啊!這小晴是扮豬吃老虎啊!

截至現在,她們一共進行了二百八十八局,宮天晴戰績二百八十八勝零敗,雪麒麟慘敗。

“小師祖,還、還來嗎?”

宮天晴似乎是玩上癮了,捏住衣角的她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雪麒麟。

“玩!怎麼不玩!”

我就不信捏不到你一次!雪麒麟雙眼通紅,跟個輸紅了眼的賭徒沒什麼兩樣。

正當兩人準備好,雪麒麟正想喊口令之際,馬車卻忽然停了下來。

負責駕車的入門弟子錢多多揭開了車簾,把頭探進來說:

“小師祖、洛長老、宮師姐,我們到了。”

到了!?雪麒麟連忙穿好鞋子,走出車廂。她屁股肉就快要磨蹭到破皮了,實在是不想再留在馬車上多一瞬間。

“終於到了!”

雪麒麟輕身跳了下車,然後二話不說伸了個懶腰。

“話

說,這小晴怎麼那麼厲害啊!”

然後,她做起伸展體操,好讓久坐的身體活絡一下筋骨,同時口中小聲地這麼埋怨著。

“小師祖,你別看晴兒那樣子,她玩遊戲就從沒輸過,打麻將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吶。”

洛青好笑地說。

這一件事,她是故意不告訴自己的嗎?雪麒麟愣了一下,隨即想要抱怨一頓,但是終於映入她眼中的景色,卻讓她無法言語。

宏偉。

大概只有兩個字才能形容眼前的一切吧。

厚實高聳的城牆連綿,入目處看不見盡頭。城門之上,寫著兩個大字——金陵,散發著壓倒性的存在感,有著悠古的氣息。

這就是金陵嗎?

雪麒麟常聽人說過,中國古城超乎想像,今天她才終於有所體認。城門盤查站前,排起長長的隊伍,其中混雜有各式各樣的人或馬車,而雪麒麟一行的馬車就剛好停在最隊尾,但是很快地,又有人排在他們之後了。明明已經是黃昏了,卻還有那麼多人趕著進城,其繁華程度由此可證。

不單只進城的人多,出城的人亦多。無數馬車、旅人在雪麒麟旁邊經過,寬闊的大路擠得水涉不通。

川流不息,絡繹不絕。

只是眼前這條長得嚇人的隊伍,又讓雪麒麟苦起一張臉來。嗯,是的,她也很討厭排隊。

或許是已經臨近金陵城關門的時間吧。

原本以為又要站上至少一個時辰,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金陵城盤查速度之快,不到兩刻鐘就輪到雪麒麟她們。

通關的過程也被雪麒麟相像中簡單得多,洛青只是說了句,我們是江湖人士,然後遞上幾兩銀子,那些官兵就擺了擺手示意可以過去了。

眼前再開闊起來,密密麻麻的建築擠滿了視野,前面寬廣的大道人來人往。

“洛長老,接下來我們要往那裡去?”

“秦淮河畔,秦淮客棧。”

雪麒麟忽然插嘴問道:

“有多遠?”

洛青想了想,才輕聲答道:

“有一段距離吧。”

“那我們走過去吧,我真的不想再坐著了。”

說完,雪麒麟還打了個冷抖。她是真的受夠了。

結果,錢多多駕著馬車走在前面,雪麒麟等三位女性則徒長跟在後面。

雖然路上的一切都顯得很是新奇,但是很快就厭倦了的雪麒麟收起視線,打開話匣子:

“天劍門那個什麼鬼宴會是幾時啊?”

“明天晚上。”

“那待會我們幹嘛?不會直接休息吧?”

“不休息還能做什麼?”

雪麒麟細想之下,覺得對方說得有道理,古代的人都是很早休息的,等她安頓好之後,估計店鋪都關門了。

“話說,自從我們進城之後,就有人一直跟著我們啊。”

雪麒麟雙眼微微眯起,語氣卻是悠閒無比。她早就察覺到那一直刺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了。

“有、有人跟蹤我、我們嗎?”

宮天晴嚇了一跳,連忙四處張望起來。她這一動作,那黏在雪麒麟身上的視線就驀地消失不見。但雪麒麟猜對方只是一時收起視線,並沒有放棄跟蹤。這是武者的直覺。

“晴兒,不用緊張。”洛青安撫了宮天晴一句,然後淡淡地接著說:“那估計是天劍門的人吧。”

毫不驚訝的語氣,似乎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是咩,那我們就由得他跟著?”

“他大概只是想知道我們會在那裡落腳。”

“知道了又如何?”

雪麒麟有點不明所以。

洛青歎了口氣,無奈地說道:

“無非就是想趁夜探探我們的虛實罷了。”

“嘿!有樂子!”

雪麒麟原本無神的目光頓時煥發出驚人的光采。

嗯,她早就無聊透頂了。

秦淮客棧——秦淮兩字就是指貫穿金陵城的秦淮河,而且它還建在秦淮河畔,由此可見其實力之雄厚,而據洛青所說秦淮客棧的確是金陵最為高級的幾間客棧之一。

秦淮客棧除了一座主樓外,還包括幾座提供給極為富貴的人家或是商隊落腳的院子,洛青大手一揮,就包下了其中一座。那時雪麒麟就冒出了一個念頭——齊綺琪的小金庫看來還是挺滿的嘛。

雖然秦淮客棧的房間確是奢華,遠超雪麒麟所住的朝雪樓,但她卻沒提起多大興趣。她放下行李之後,便急急腳腳地離開了。她走到屋外,輕身跳上屋頂。

“小師祖,原本你在這裡啊……我正想找人準備熱水,你需要嗎?”

聲音自下方傳來。

是洛青,她似乎找了雪麒麟好一陣子。

“不用,等我活動完筋骨再算吧!”

“活動筋骨?”

“你不是說天劍門的人會來試探我們嘛,我就在這裡等著!”

洛青瞬間愣住了,隨即又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麼,轉身就離去了。

——這一等就是一個晚上。

當晨曦東來的那一瞬間,頂著一雙熊貓眼的雪麒麟猛然起身怒駡了一句:

“天劍門!此仇不共戴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