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二十一、宴無好宴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372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酒剛過三巡,華天極忽然說道:

“華某看各位都吃得差不多了,大家不妨互相聯繫一下感情。”

‘那就借過華掌門好意了!’

眾人不約而同地回答。

原本正專注一致地與一尾河魚博鬥的雪麒麟嚇了一跳,手猛地一抖就將魚挑起。

啪一聲,魚翻出碟外,掉到桌上去。

雪麒麟呆呆地看著還有一面沒吃的魚,默哀了半晌。

然後,她緩緩放下筷子,張望起來。

“咦?怎麼都站起來了?要散席了嗎?不是還有歌舞看的嗎?”

看著離席走動的人群,雪麒麟訝異地這麼問道。

洛青剛打發了一位向她打招呼套近乎的年輕男子,回過身來說:

“畢竟我們是武林中人,也不講究那些規條,又不是官員,自然也沒有看歌舞的習慣,最多就是演武助興。”

“是咩,原來如此。”

“……小師祖,你要不要到處走走?”

雪麒麟把飯碗遞給洛青看,裡面還有小半碗飯。

她白等了一個晚上,又補眠了半天,錯過了早、午兩餐。如此一來,她就已經接近半天小時顆粒未進,直至現在才能吃上東西,自然也沒有心情四處走動,只顧著悶頭吃飯。

“我知道了,那我們就坐著吧。”

洛青答應了一句。她似乎已經吃飽,沒有再去添飯,只是不時為雪麒麟夾上一口菜。而坐在雪麒麟另一邊的宮天晴早就停了筷子,靜靜在那坐著,只是偶爾會略帶好奇地四處張望。

照雪麒麟看來,宮天晴正值好奇心旺盛的年齡,如果她本身不是那種膽小的性格,估計早就詢問自己能不能離席了。

想到這裡,雪麒麟就主動開聲說:

“小晴啊,如果你想到處走走就去吧。你不用特意坐在這裡陪我的哦,我自己吃就好了啦。哦,小青你也是。”

宮天晴收回視線,有些驚訝地望向她。

雪麒麟用下巴指了指縮在角落裡聊天的一群年輕少女,示意宮天晴去加入。

然後,宮天晴又帶著期盼的眼神看向洛青。

“小師祖既然這麼說了,你就承了她一番好意吧。”

“謝、謝小師祖。”

“謝什麼啦!”

雪麒麟皺了皺鼻子,然後像是趕人似的擺了好幾下手。

“……趕快去吧,等一下要是被他們纏上了,你就算想去都去不了。”

說話的同時,雪麒麟瞥向正朝他們走來的幾位年幼的少年。他們大部分視線都落在宮天晴身上。

宮天晴嚇了一跳,連忙離座,走向角落裡的那個少女群體。

別指望吃碰我的小晴!雪麒麟用眼角余光看向那班因為宮天晴的離開而顯得沮喪的少年,哼了一聲。

雪麒麟擺出一副生人勿急小心被咬的模樣,環視一圈,讓那些蠢蠢欲動想要過來套近乎的人全部退避三舍。

接著,她發覺洛青仍然坐在自己旁邊,便帶著好意地問:

“小青,你不去嗎?”

洛青輕輕搖頭,苦笑著說:

“我比她們大得多了,沒什麼共同話題。”

大得多?是指年紀嗎?一開始雪麒麟還齷齪地瞄了洛青的胸部一眼,但是當發覺洛青只是平均水準之後,她才想到年齡方面去。

“小青啊,你幾歲了啊?”

常言道,年齡都是女人的秘密,是忌諱,但是雪麒麟卻毫不猶豫地向洛青問及。

洛青怔了半晌,但還是大方地回答說:

“過幾天就三十了。”

“是咩——什麼,都三十了!?”

這不是騙我的吧?雪麒麟實在太過驚訝,以致於不小心將聲量提高了許多,惹來了許多人的目光。

洛青難得地臉紅起來。似乎是周圍的目光,讓她有點難以為情。

“對不起、對不起,一時失察、一時失察。”

雪麒麟也發覺到這一點,而連忙道歉。

“話說,我還以為小青只比小七大上一點,想不到竟然差了十多年啊。”

這次她有特地放低聲量。

洛青怔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說,

“我們習武的人,老化都是比常人慢。宮主僅以雙八之齡就踏進地境,估計接下來的二十年,她的容貌也不會有太大變化吧。”

“哎,我倒忘了還有這種說法。”

雪麒麟恍然大悟地拍了拍手,她真的差點忘了。

齊歸元曾經說過,武者老化得比普通人慢上許多的,壽命也明顯要長,而這個差異還會因為修為的增長而越發明顯,修為到了某個地步甚至能夠自由控制身體的外貌,達到返老還童的效果。

自己明明已經三十歲,卻還是這副小孩的模樣,也是因為繼承了齊歸元的一半功力之故,返老還童了。

當然,雪麒麟的情況還是特別的,甚至可以說獨一無二,畢竟應該再沒有人會像她一樣連性別都變了。

“小師祖,你……”

對方一臉複雜的表情使雪麒麟的心臟猛地加速。

難道被看出什麼端倪了?

“嗯?”

洛青欲言又止,最後她略感惆悵地長歎了一口氣。

“小師祖,辛苦你了。”

語氣似憐又像歎。

雪麒麟怔了一下,完全摸不著頭緒。

“什麼意思?”

“聽宮主說,小師祖你好像自小就被你的師父關在劍塚裡修練,是這樣嗎?”

“呃……是

這樣沒錯。”

關於這點,齊歸元早就跟她串通好。

得到了答案,洛青垂下雙眼,輕聲地說:

“雖然這麼說好像有點不敬,但是我還是想說……小師祖你的師父並沒有盡到應有的責任,他沒有把應該教你的東西教給你,也沒有把應該給你的東西給你。”

她的語氣很是複雜,有憤概又有憐憫。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雪麒麟還隱約從其中感覺到一絲悔疚。

不過,雪麒麟更在意的是,為什麼洛青會有這種想法。她大概是把雪麒麟對這個世界的不熟悉,當成是因為被人關在劍塚之中所導致的不黯世事吧。

不論原因是什麼,她為替自己感到傷感以及不忿是唯一能夠肯定的。

她是個善良的人啊……雪麒麟心裡感慨。

氣氛有點低沉下來,雪麒麟不太喜歡這樣。

當她企圖想要說些什麼活躍氣氛之際,卻忽然看見了那個身影,讓她一瞬間目瞪口呆。

“小、小青,那、那是什麼一回事?難道現在就有cosplay嗎?”

雪麒麟驚恐地指著遠處,邊抓著洛青的臂邊這麼問道。

她所指的是一名少女。

這名少女卻與普通人有點不一樣,她不止一對耳朵。

在少女的頂頭上還豎著一對耳朵。

像是佝僂的老人般微微向前彎曲的細長耳朵,上面長滿白色的短毛。

是一雙兔耳。

“鶴……被?”

洛青朝雪麒麟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不明所以地眨著雙眼。

“就是那個獸耳娘啦!”

“……獸耳?”

洛青稍微花了點時間才會意過來,隨即有點好笑地說:

“小師祖,那是靈月谷的白長老啊。”

“是咩——才怪!我是想問她的頭頂為什麼長著一隻兔耳!”

“哎,原來是問這個啊……因為靈月穀裡面大部分人都是武妖啊!”

“武妖?你是指那個獸耳娘跟二十一的小白是同一樣東西?”

雪麒麟大吃了一驚,差點驚得站起身來。

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將一隻怎麼看都是貓的白板,與一個無論怎麼看都是人的兔耳少女看成是同一種東西。

“哦哦,小師祖有所不知了,武妖修成地境之後,就能夠化為人型,不過還是與人存在著一些差異,基本上都會留著本體的特徵,就像靈月谷的白長老,她原本是一種名為月白兔的武妖,所以她化為人形之後就會留有一雙兔耳。”

雪麒麟聽完之後只覺得一陣暈眩。

能夠習武的異獸已經夠扯了,竟然還能夠修成人形?這世界到底是仙俠世界還是武俠世界啊?雪麒麟首度懷疑這亂七八槽的世界會不會還有更大的驚喜送給她。

算了,區區獸耳娘罷了——雪麒麟非常豁達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也很喜歡長著獸耳的少女。嗯,僅次於蘿莉

當然了,如果出現一個獸耳蘿莉,恐怕這個排序又得改改了。

“各位,在下是天劍門張瑜。”

雄厚的聲音在大廳內迴響。說話的是一位年輕人,從他的說話能夠得知他是天劍門的弟子。

眾人的目光齊聚在張瑜身上,他朝四周拱了拱手,然後揚聲說道:

“今天難得各派的前輩都齊聚於此,我們這些後輩何不出來切磋切磋,好讓在場的各場前輩點評,也好取點意見當作經驗——師父、各位前輩,你們看這樣如何?”

“嗯……瑜兒的提議不錯。”

華天極點了點頭,然後朗聲接道:

“武林太平已久,各派間鮮有交手切磋的機會,而離武林大會尚有一段時間,而這次慶宴華某承蒙各位賞面出席,難得齊聚了各門各派的人,也正好是一次機會讓各位交流切磋一下,不過——”

說到這裡,他語氣一轉:

“眼見後輩盡情交手,我們這些老一輩的也難色會有些手癢,而且難得天璿宮的小師祖雪前輩也在場,我們各位不妨互相挑戰挑戰,權當交流,各位且看如何?”

華天極的一番話令眾人議論紛紛起來。

“小師祖,華掌門恐怕是沖著我們來的……”

洛青皺起眉頭,小聲在雪麒麟的耳邊說。

“是咩,終於找上門來了啊!還真的是宴無好宴啊……對了,那我們怎麼辦?水來土掩兵來將擋?”

“宮主的意思是莫要高調,只需讓他們知道天璿宮還有一個天境便可。”

“那葉震的意思呢?”

雪麒麟看似隨口地追問了一句。

“……震懾。”

雪麒麟哦了一聲,隨即思考起來,這椿到底是接還不是接。

老實說,她對於天璿宮以後的發展方針、行事風格之類沒有多大的意見,畢竟她對一切還不熟悉。

所以,她首要考量的就是自己。

如果接下華天極這樁,不知道會有多麼麻煩,即使沒人向她挑戰,至少也得指點一番。

如此一來,她這個沒多少武學知識的小師祖恐怕就得露餡了。

這麼一想,答案就很明顯了。

雪麒麟毫不猶豫地下了決定,然後站起身來,轉身朝外走。

“……雪前輩,你要去那?”

華天極驚訝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人有三急!”

雪麒麟頭也不回地留下這麼一句,將無數又驚又疑的視線通通無視,逕自快步離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