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二十二、北冥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506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不是說前面轉左轉右直走到路口再轉右嗎?這裡是那裡啊?”

雪麒麟放眼環視四周。

這裡明顯就是一座花園,種了各式各樣的花草,而在不遠處有一座人工開鑿出來的湖。

湖面波光粼粼,映著睜睜的月色,四周林立著幾棵大樹,寂靜無人。

這裡怎麼都不像有芧廁啊……雪麒麟無奈地歎了口氣。

在離開宴會大廳後,雪麒麟向一位經過的天劍門弟子詢問清楚芧廁的地點,即使她依著對方的指示走,卻還是迷路了。

雖說她曾聽過古代會將芧廁會建在花園,但是這裡卻只有幾座假山以及花草樹木,完全看不見像是芧廁的東西。

“這天劍門未免也太大了點吧?”

雪麒麟沒好氣地抱怨了一句。

既然找不著如廁的地方,索性就在這裡逛逛吧,免得現在回去被華天極找麻煩。

不過,這裡好像有了先客。

湖邊傳來忽然響起富有旋律的聲音。

是哼歌的聲音,非常動聽。

雪麒麟下意識沿聲音尋去。

——眼裡只剩下一道嬌柔飄渺的側影。

不能忽視的強烈存在感使世間的一切仿如潮水般在視野裡褪去,唯獨留下了那道身影。

月色朦朧,湖邊的大石之上,有純白的存在。

白的衣裙,雪的長髮。

那是純白色的少女。

她靜靜地孤立在那裡,昂首向天不知道看著什麼,目光放得很遠很遠,仿佛在注視著連視線都不可觸及的東西一般。

那道側影實在是太過於落寞孤寂了。

曳地的大袖驀地動了,少女轉過頭來。

青紫色的深邃雙瞳以不帶感情的眼神精准地落在雪麒麟身上。

在看見少女的容貌的那一瞬間,雪麒麟怔住了。

這少女不像人,美得不像人。

然而下一瞬間,雪麒麟就留意到少女頭上的一對白色的狐耳。

武妖?雪麒麟一陣疑惑,難道她是靈月穀的人嗎?

然而,她還來不及細想,少女卻動了。她的嘴唇動了。

“你是天璿宮的人?”

雪麒麟有些意外,沒想到對方一開口就是問這個。

“你怎麼知道?”

問題剛出口,雪麒麟隨即覺得自己有點白癡。

說不定對方剛才也在宴會之中見過自己,既然如此,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出為奇。

只是,對方的答案卻出乎雪麒麟的意料——

少女繞著頭髮,戲謔地說:

“你修的是璣璿心法,而這內功心法由齊歸元那老頭從天璿心法改進得來,可以說獨此一家,那你說我怎麼知道?”

這是個高手,而且修為恐怕還在她之上。

“我的確是天璿宮的人——”

“你跟齊歸元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會修習他的心法?”

少女微微眯起眼睛,視線一下子就銳利起來,像刀般直刺雪麒麟。

龐大的威壓洶湧而來,雪麒麟本能地警戒起來。

“……師兄妹,你是那位?”

她驅動體內的真氣漸漸加速,並引導真氣以獨特的規律在眼晴的經脈之中形成另外一個小迴圈。

廣闊的視野急劇收縮,變得豎長起來,焦點就落在少女身上。

她知道自己那雙琥珀色的雙眼應該已經染上了金黃,瞳孔也收窄成分隔號狀。

就像是貓眼一樣。

火眼金睛——以視野縮減為代價,大幅增強動態視力的法術。

雪麒麟之所以會施展這一項法術,自然是因為在與司徒木頭一戰之中,更加深切地領會到自己弱點就在於近身纏鬥之故。

遠超常人的動態視力能讓她看清楚那些眼花撩亂的招式,從而作出更有針對性的應對。

“哦,挺有趣的法門嘛。”

“你怎麼知道我修的是璣璿心法?”

“你洩漏出來的氣告訴我的——”

她笑了一聲,才接著說:

“嗯,跟齊歸元一樣的感覺。”

只是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有點莫名,像是懷念又像慨歎。

只是雪麒麟更在意的是,她說洩漏出來的氣到底是指什麼。

依據修習心法的不同,每人真氣都帶著不同的性質。

如果將真氣發散於體外,一些修為達自天境的人能夠感應得出這種真氣間的差異,從而判斷出對方所修習的心法。

當然這只有擁有極為豐富知識的人才有這個能力,至少雪麒麟這個水份頗多的天境就沒有這個能力了。

只是雪麒麟既沒有在體外動用真氣,少女又是以什麼為根據去下此判斷的呢?

這時真氣已經高速運轉起來,經脈承受著難以想像的壓力,強烈的脤痛感刺激著神經。

雪麒麟輕輕皺眉,其實在與司徒木頭一戰之中,她就察覺到了——真氣在體內運行的感覺就像是逆流而上一樣,有一種異樣的不適感。

以前並不會有這樣子感覺,自從修習了齊歸元所教的心法之後才出現的。

尤其是在動用法術的時候,真氣幾乎是要雪麒麟用“擠”的方法逼出體外,遠不及以前得心應手。

“哦?”

少女似乎也發覺了什麼。

然後,下一瞬間,她就消失了。

不對!她是動了,但是太快了,即使有火眼金睛的加成,也只看得見一抹的殘影。

懾人的氣息從後襲來。

在後面!在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雪麒麟行步走轉,迅速回身。

“爆!”

如同響應呼應一般,爆炸自兩人之間產生。

只是,對方凜然不懼,纖白的小手穿著穿過爆炸,抓著雪麒麟的手臂。

“果然是氣宗的招式。”

對方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哂笑著說。

她的手毫髮未傷,看起上去只是輕輕抓住雪麒麟,只是雪麒麟卻覺得自己的手臂好像被牢不可破的鐵鉗夾住。

而且對方的兩指就按在她的橈動脈之上。僅是如此,原本洶湧奔流的真氣便像被巨石所阻,失了氣勢,緩慢了下來。被制住了!而且對方連招式都沒有用上!雪麒麟駭然無比。

她迅速將剩餘的真氣貫注進唯一自由的手,握拳直打出去。

只是拳頭卻像是撞到牆壁一樣,在離少女尚有一段距離便被彈開,強大的反作用力,讓雪麒麟一下子失去重心,坐倒在地。

“別掙扎了。”

對方面露嘴諷地說。

雪麒麟雖然已經一背冷汗,但嘴上依然不認輸。

“我告訴你這個蘿莉控!咱是寧死不屈的。”

“蘿莉控?什麼東西?哦,你不會是說我胸部小吧?”

對方的雙眼眯了起來,雪麒麟從那股毫不感情的視線之中感覺到人生最大的危機。

“呃……不是那種意思。”

雪麒麟感到些許委屈,這狐耳美女到底是怎麼想到那種方向去啊?

少女懷疑地看了雪麒麟好幾眼,然後長嗯了一聲。

“也罷,反正你就在我手上,你喜歡說什麼就說什麼。”

“所以說,我是跟你有仇嗎?”

既然奈何不了對方,雪麒麟索性擺出沒所謂的態度。

“跟你沒有,但是跟齊歸元就不好說了。”

雪麒麟白了對方一眼,沒好氣地說:

“那關我什麼事?大姐,你找人報仇也得找對人啊!冤有頭債有主!你何不馬上踏碎空虛,找齊老頭報仇呢?哦,正好那

邊有個湖你試試跳下去如何?”

“你現在的樣子看上去就跟一隻發瘋的貓咪一樣。”

對於雪麒麟的冷嘴熱諷,少女一笑置之。

雪麒麟白眼一翻,索性什麼都不說了。

“你這股無賴勁還真有點齊歸元的樣子……”

“別拿我跟那個老混蛋比!我還沒有見過臉皮比他更厚的老無賴了!白吃白住不止,還霸佔我的福利漫畫!”

雪麒麟激動地控訴,她回想起那段跟齊歸元生活的時間。

“知音啊……”少女忽然長歎口氣:“想不到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還有人知道那個道貌岸然的傢伙背後是藏著一顆齷齪的心啊……”

“你一定也吃過他不少虧……”

因為感同身受,雪麒麟看向對方的目光少了許多敵意,多了一絲同情。

“算了,不說這個。你明明用的是氣宗招式,為什麼修的是劍宗功法?”

“咦?”

難道齊歸元的老頭坑了自己嗎?雪麒麟一頭霧水。

少女邊思考邊沉吟起來,過了半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失笑出聲:

“這齊歸元真的好算計啊……他這是算准自己會出手嗎?”

“你在說什麼?”

“你的那位師兄,要你先修劍宗的功法是想幫你煉體、擴充經脈,然後,他算准了你會遇上我,知道我會幫你糾正過來。”少女咬牙切齒地怒道:“齊歸元你這混帳端是好算計啊!”

“什麼一回事?”

少女瞄了雪麒麟一眼,旁若無人地說:

“齊歸元尚在的時候,是這天地間的第一人,但那只是劍宗的第一人。”

“你的意思是指,那個坑人老頭根本不懂氣宗的功法?”

少女放開了雪麒麟的手,冷笑一聲。

“哼,大道歸一,到了他那個境界自然不會不懂氣宗的奧妙,但那只是一種推演,怎麼能及得上一直長年累月研究氣宗心法的人呢?”

“哦……”雪麒麟眨了眨眼,“能說得簡單一點嗎?”

“我看你呆頭呆腦的,再簡單你恐怕也是聽不懂了。”

“你說誰呆頭呆腦的?”

“真好笑,被人坑了也不知道,不是呆頭呆腦,那是什麼?”

“你還不是被他坑了……”

少女被噎了一句。

“牙尖嘴利。”

“所以呢?你說會幫我,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就是幫你糾正過來,你現在想使用招式的時候,是不是覺得真氣的流動很是奇怪,難以驅動發散於體外?”

“是這樣沒錯。”

“因為你修的是劍宗的心法,劍功心法講求將真氣凝於體外,而氣宗的招式能要求先將真氣發散於體內,在加以控制,兩者在本質上就有衝突,所以你用起招式來才如此束手束腳。”

“那我要怎麼辦?”

“簡單,只要把真氣的運行路徑倒過來就行了。”

“那麼簡單?”

“是的,不信你試試。”

“哦。”

雪麒麟雖然半信半疑,但是她又想不出任何理由對方要騙她。所以,她還是依言照辦,直到後來她才知道流轉真氣的運行路經到底是多麼危險的事。

她盤坐下來,先將真氣運行的速度緩減,直至完全靜止。

如同她所料,當真氣完全停滯之後,身體就開始發出白光,大有回復原本面貌之勢。

如果她看見自己變成男人,會不會被嚇死呢?雪麒麟不懷好意地想道,但她也沒無聊到真的變回原本的身體,畢竟衣服什麼的可是會撐破的啊!

她集中精神迅速規劃起與原本相反的真氣運行路徑,然後小心翼翼地驅動真氣沿著預想的路線走動。

只是她還是出了點差錯,有一道真氣走岔了。然後,那道真氣就像失控的野馬橫衝直撞起來。

正想雪麒麟有點不知所措之際,少女在她身上疾點了一下,精准按住那股真氣之上,把它給打散了。

雪麒麟朝對方感激地點了點頭,少女沒有接受反而好笑地說:

“你還有閑餘分神?要是再走岔,我就不管了哦。”

對方這一提醒,雪麒麟連忙收斂心神,再次專注於引導體內的真氣運行。

在期間,她小不心又走岔幾次,但都被少女糾正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雪麒麟再次睜開眼睛。

她體內的真氣的運行路徑已經完全倒轉了。

“這……”

雪麒麟驚訝於體內的真氣變化,體內的正在迴圈的真氣不但流動速度快上了許多,連流量也增加至原本的一點五倍,幾乎翻了一翻。

“你試試全力驅動真氣。”

“好。”雪麒麟將真氣加速到至極限,這次經脈不再感到刺痛,反而有一種微妙舒張的快感。

異變是在一瞬間發生的。

以雪麒麟為中心直徑五米的範圍裡忽然閃現無數電光,與此同時她的體皮也有數之不盡的電孤在彈躍。

“這是什麼?”

她明明沒有動用法術,為什麼又會出現電光呢?

“界域。”

少女簡短地答道。

雪麒麟看著自己被電流所糾纏的雙手,呆呆地問:

“這是界域?”

“是的,以你的境界修為,有界域也不出為奇,但只是原本的心法不合,導致真氣流動速度不足才無法顯現罷了。”

這時雪麒麟發現了一個問題——

“我的真氣消耗得很快。”

“這不是當然的嗎?你以為界域不用真氣來維持嗎?”

少女第一次露出傻眼的表情。

“哦,說得也是。”

雪麒麟收慢真氣的流動速度,界域自然而然就消失了。

“那我每次只要把真氣的流動提到極致,界域就會自然出現嗎?能讓它不出然嗎?”

“界域是自己的東西,你想它不出現,它自然不出現,這一切都只在你一念之間而已。”

“哦,就是說我能夠靠個人意志控制就是了?”

“自然,不能控制的東西那就不屬於你。”

“說得挺有道理的嘛。”

少女露出嘲弄的笑容,看著雪麒麟說:

“我吃飯比你吃鹽還多,你說我說的話有沒有道理?”

雪麒麟不屑地皺了皺鼻子。

“這可不一定,不是還有齊歸元這個前車之鑒嗎?”

少女怔了一下,然後笑了出來。

“哈哈哈,的確。”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幫我?我剛才還以為你想打我一頓呢。”

雪麒麟好奇地問。

少女的表情忽然黯淡了下來,她垂著雙眼,神色幽幽地說:

“或許是寂寞吧。”

她這麼說。

“寂寞?”

少女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就走。

“喂,等等,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還有是那個門派的啊!你不告訴我,我感麼逢年過節帶點東西去探探你啊!”

“我們遲早會再相見的——”

說到這裡,少女忽然歎了口氣。

“我姓北冥。”

她只說了個姓,雪麒麟沒來得及詢問對方的名字,對方就消失不見了。

嗯,幾乎是憑空消失的。

姓北冥?雪麒麟輕皺眉頭,難道就是那個北冥有魚?可是小七不是說北冥有魚跟自己一樣是個設老還童的傢伙嗎?但是那姓北冥的狐耳少女該凹就凹、該凸就凸,怎麼看都跟個“童”字沒有關係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