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二十三、洛青的過去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63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躺在天劍門為她安排的房間之中,雪麒麟瞪著天花板在數木紋,沒法入睡。

在散席之後,由於金陵城已經鎖門,所以眾多宴客都被天劍門各自安排,而由於天璿宮在地位上較高,雪麒麟她們被安排在一座別院。

理所當然地,這床也並不會太差。

但她就是輾轉反側的。

並非有什麼煩心事,純粹只是睡得太多了。

又在床上翻來覆去了一刻鐘的時間,雪麒麟有點自暴自棄地吐了口氣。

看來是要失眠了。

不過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吧。

武者原本就因為習武的原因,精力充沛,平時都只是睡個兩、三個時辰就足夠了。

睡了一整個白晝的她,如果現在還能睡得著才真的有問題。

還是起床,找點事情打發下時間吧……

雪麒麟坐了起身,把小腳丫套進鞋子之中,然後一把撈起放在床頭幾的大外褂穿上。

如果有酒就好了。雪麒麟開始懷念起啤酒來,以前睡不著的時候她就喜歡喝上幾杯。她不是千杯不倒,硬要說的話反而屬於易醉的一類,不過正因為如此,只要喝點酒,就容易有睡意。

說白了,對於她來說喝酒就是一種幫助入眠的小竅門。

只是那裡找酒呢?雪麒麟坐在桌子旁,手撐桌面托起腮來。

忽然,一陣腳步聲響起。

咚咚——雪麒麟剛想究竟是誰,門就被敲響了。

“小師祖,你還沒睡嗎?”

是洛青的聲音。

“小青嗎?我還沒睡呢,你等等!”

雪麒麟連亡起身去把門打開。

洛青依舊是一身青裙,亭亭地站起門外。

雪麒麟看了看天色。月色蒼茫,已經很晚了。

“小青,你有什麼事嗎?為什麼這麼晚還不睡啊……”

“我估摸著小師祖今天睡了那麼久,晚上應該是睡不著的了,我也正好沒什麼睡意,就想著找你聊聊天,然後——”

洛青淡然而一笑,然後把手上拿著的東西在雪麒麟的鼻子前搖了搖。

一陣酒香撲鼻而來,淡雅而悠遠。

“是酒嗎?”

雪麒麟眨了眨雙眼,訝然地問道。

精巧瓷之中所裝的是酒,而且是好酒。這絕對錯不了。

即使雪麒麟算不上識酒之中,但正所謂聞香識酒,試問有如此酒香的杯中物豈會差得去那兒呢?

不過,最讓雪麒麟慨歎的是,自己剛想喝酒,洛青就把酒送來了,還要陪著她喝。

——她難道是自己心裡的蟲嗎?

雪麒麟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認為了,以前洛青就經常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

“小師祖?”

洛青輕聲喚雪麒麟,讓她回過神來。

“哦、哦,進來吧,我也剛好想找點事情打發打發時間呢,你來得正好!”

“那就好了。”

洛青笑了笑,然後雪麒麟就帶著她在桌子旁坐下。

對方不知道從那裡變出兩個小酒盞,然後拔開酒瓶的塞子,給雪麒麟倒了個七成滿。

“謝了啦!”

雪麒麟接過遞來的酒盞,然後略有好奇地問:

“小青啊,這酒你那來的?”

“杯子是向天劍門要來的……”

洛青忽然害羞起來,有點不自在地說:

“秦辰好酒,而這是他私藏的酒,我在出發的前一天,去‘借’來了。”

她這個借字說得有點調皮。

借?不會是順來的吧?雪麒麟怔了怔,她實在沒想到洛青會做這種事啊。

青裙少女面色紅紅的,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所以覺得有點難為情吧。

“我想著,他人品太差了,拿他一瓶酒也算是對他的懲罰。”

這種程度跟惡作戲根本差不了多少,就算是懲罰?

糟了,有點可愛啊!

雪麒麟臉色微熱,連忙岔開落在洛青臉蛋上的視線。

為了平伏突然噪動的心情,她輕咳一聲,故作嚴肅地說:

“小青,你這事啊……”

或許是見雪麒麟似乎有點不滿她的做法,洛青明顯緊張起來,身體都繃緊了。

雪麒麟還是第一次見她這副模樣,一時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師祖?”

洛青慌張地問。。

“沒事,你這事辦得太好了!”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生氣了。”

洛青松了口氣,然後再次掛上招牌式的微笑。

她很喜歡笑。嗯,至少雪麒麟見過的人之中,她是最為笑容常駐的一位。

“怎麼會。”

雪麒麟淺酌了一口酒。清涼的感覺充斥著口腔,但當那陣清涼到達了喉嚨處,卻煥發出不可思議的微熱。

醇馥幽鬱——這四個字恐怕是最能形容秦辰這酒了。

雖然他人不怎麼樣,那他的酒是真好的啊……這酒給他算是浪費了,自己跟洛青喝了正好!雪麒麟心中暗想。

她又喝了口酒,仔細感受了那種獨有的熱量。她爽快地長舒口氣,然後悠悠地說:

“小青啊,找個話題唄?”

“嗯——”她沉吟了半晌,“小師祖的事我也知道得不少,但是小師祖應該沒聽過我的事吧?那樣未免有點不太公平……既然如此,小師祖就聽聽我說說自己的事,如何?”

“好呀!”

雪麒麟趕快答應,閒話家常原本就是最好的下酒菜。

只是——

“我是個孤兒。”

平淡的語氣。

聽見洛青剛開口就吐出這麼一句,雪麒麟一陣愕然。

她沒想到會是這麼沉重的話題。

“小青,要是……”

“不,我想說,小師祖今天就當捨命陪姑娘,聽聽吧……好嗎?”

近乎於懇求的口吻。

“嗯,你說,我聽著呢!”

既然話說到這份上去,雪麒麟也不好拒絕。不過為了緩和氣氛,她特意做了個掏耳朵的動作,表示洗耳恭聽。

“我還記得——”

洛青以淡淡的語氣開口,似乎在陳述著一件事不關己的事,將自己的過去娓娓道來 。

那天是洛青的九歲生日。也就是那一天,她失去了一切——

血沿著那男人的刀滑落,最終滴落在地。

刀所上所沾的,是洛青的雙親的血,也是這條村子的血。

洛青眼前的這個男人屠殺了一整村的人。

然而,他似乎還覺得不足夠。

因為他轉身了,毫無感情的目光直射向縮在角落之中的洛青。

他要殺自己!

“不要……”

洛青因而抖了一下,連連後退。

可是背後就是牆角,已經退無可退了。

“別、別過來……”

她害怕得要花上很多力氣才把聲音擠出。

只是對方根本毫不在意,只用了兩步就停在洛青面前。

請、請別殺我……”

男人沒有回應,似乎早就聽不見任何話語,他居高臨下地看著洛青,無言地舉高了刀。

那是把早就鏽掉的刀,只是要砍死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孩,還是綽綽有餘的。

會被殺掉!

即使理解到這一點,早就嚇傻了的洛青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刀落下了。

洛青下意識地閉上眼睛,不過身體依然在千鈞一髮間往旁邊一滾。是本能救了她。

然而——

背後一陣劇痛。她還是被砍傷了。

似乎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自體內慢慢地流失,那東西大概就叫生命吧。

洛青痛得蜷縮起身體。

一聲腳步聲響,洛青又看見了那雙露出了腳趾頭的草鞋。

凡是遇上致命的危機,能夠作出的反應的必定是本能。

洛青受本能所驅使,吃力地撐起身子。過程之中,雖然踉蹌了一下,但是她還是站了起來。

她以接近於拖動的身體走了一步。

只是一步。

腰際遭到重擊,將她彈飛。

拋離感包裹著身體,視野間的一切天旋地轉。

然後,碰的一聲。她撞到牆上去,強烈的衝擊透體而入,鮮紅的血液衝口而出,劃出一抹妖異的弧道。

身體漸漸滑落,癱倒在地。

全身被痛楚所侵佔,淚水模糊了視野裡的一切。

虛弱感漸漸增強,似乎正要在將她吞噬。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背後的傷口好像沒有剛才那麼痛了。

但那只是錯覺。

當刀把她的右肩貫穿的那一瞬間,痛楚再次襲來。

“啊……”

身體一下子繃緊伸直,洛青猛地張開了嘴巴,卻只吐出了不成音調的嘶啞聲。

錐心的痛楚讓快將墜下黑暗的意識瞬間強硬地拉了回來。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誰來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她的祈求並沒有人聽到。至少,現在是。

又是一陣痛楚。

冰冷的觸感自她體內抽離。

她知道男人已經再次舉起了那把刀——即將要了結她的生命的刀。

“救……我……”

只是下意識驅使的救求,少女的意識早就因為生命的流失而漸漸模糊了。

這次,有人回應了。

在她眼裡銀白劍光一閃而過。

咚。

重物墜地的聲音。

洛青看見了,看見了那死神的頭顱落在了眼前。

鮮血如雨般灑落。

那雙眼睛依舊毫無感情,即使他的已經人首分離。

就像他殺人的時候一樣,他死的時候也一樣。

是誰救了自己?

恍然的視線裡,她看見了那個男人。

與那個殺人魔不同,這男人的眼裡帶有感情。慶倖與愛憐的感情,就像她母親一樣。

男人將虛弱的洛青抱起,輕輕的,似乎沒有用上一絲力量,但是很溫暖。

“太好了……”

他用一副想哭的表情看著洛青。

“是你救了我嗎?”

洛青的聲音很小很小,小到連她自己都幾乎都聽不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應該早點來的。”

洛青靜靜地的搖頭,然後她咳出了一口血。

“……你的名字。”

她費盡全身的力氣才問出這麼一句。

她知道自己很可能會就此死去,但是……至少得知道這男人的名字——這個救了自己的人的名字。

她必須知道。

男人默然了好半晌,才終於說了出口:

“我是齊一心。”

洛青朝男人展露出笑容。

很難看的笑容。

“我是的命是齊掌門所救的。”

雪麒麟張口幾次,都沒有說出話來了。

這未免太令人心酸了。

她到底是以何種心情說出自己的過去呢?雪麒麟不知道。

她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向自己訴說這一切呢?雪麒麟覺得無須知道。

略感抑壓的雪麒麟捧起了酒盞,卻發現酒早已空了。她拿過酒瓶,然而,那也空了。

“——天璿宮給了我現在的一切,我定當以我的一切成就天璿宮。”

這句話,透著堅不可摧的意志。

每個人的心目中都必定有一樣不能取替、至為重要的東西,而在洛青心目中,那東西恐怕就是天璿宮了。雪麒麟不禁如此想到。

“所以,我想請小師祖你,請你務必要替我守住天璿宮。”

“你說了那麼多,難道就是為了這麼一個請求?”

“是的。”

雪麒麟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出聲詢問:

“你在顧慮什麼?你難道覺得我會拋棄天璿宮嗎?”

“我怕小師祖你恨天璿宮。”

洛青苦笑地說。雪麒麟反問:

“為什麼?”

“因為,它毀了你的一生……而且……”

洛青沒說下去,但是雪麒麟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是怕自己因為從小被關在不見天日的劍塚而生心怨恨啊……

雪麒麟裝作生氣地站起了身。

“小青,我很生氣。”

“咦?”

洛青微微抬頭看著鼓起雙頰的雪麒麟,眨著眼表示不解。

“如果我真的是恨天璿宮,早就動手了,難道你以為我不是那種人嗎?”

雪麒麟叉起腰,前傾身體把臉湊近洛青,直瞪雙眼。

洛青怔了怔,隨即噗哧地笑了出來。

“的確是我多慮了……”她垂下了雙眼,瀏海的陰影將她的表情都遮了起來。

“小師祖,別怪我……我都是為了天璿宮好。”

她的語氣很是壓抑,其中還隱隱帶有一絲悔疚與決然。

“怪你幹嘛。”

洛青神色莫名地搖了搖頭。

為什麼就這麼鑽牛角尖呢?雪麒麟無奈地歎了口氣。

“真不知道怎麼說你……你——”

說話聲戛然而止。

雪麒麟突然轉頭,銳利的視線直刺門外。

“小師祖?”

“小青,快去。把小晴叫醒。”

“什麼事?”

雙眼微微眯起,雪麒麟面無表情地說:

“人,有很多人正在靠近!已經快到了!”

洛青聽她這麼一說,也變得凝重起來。她點了點頭,二話不說就朝門外走去。

只是,她剛走了幾步就腳步不穩,坐倒在地。

雪麒麟剛踏出一步,想要問怎麼了——

一陣強烈的暈眩襲來。

真氣似乎遭到什麼所阻,而變得凝滯起來。

雪麒麟輕輕扶額,這是什麼一回事?難道就那麼一點酒自己就醉了?

不可能!她不可能毫無自覺之下就醉了,而且一般酒醉根本不會影響到體內的真氣。

餘光看見了桌上的酒杯的一瞬間,雪麒麟想到了一件事。

她的雙眼猛地瞪大,難道——

——杯裡有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