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二十五、兩個天境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531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竟然有第二個天境!

情況一下子嚴峻起來,雪麒麟不禁皺眉,額頭也漸漸冒出了冷汗。

不論這天境是不是天劍門的人,還是華天極請來的幫手,他也是為自己而來,而且是敵不是友。

關於這一點,華天極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就是最好的證明。

“華天極,這個坑看來你挖了很久呀!”

看著對方那副志在必得的態度,雪麒麟語氣不快地這麼說。

“雪前輩說笑了,華某可是為了留下雪前輩在天劍門‘做客’而費盡了心思啊!”

華天極這話說得有點委屈,但是那其中的意思卻是極盡嘲諷。

鬼才信你!雪麒麟對他的說法自然是嗤之以鼻。

“喲喲喲,華天極你這小子請人做客的方式還真是別出心裁、超乎眾人意料啊!”

話雖如此,但是可笑的是,自己竟然還傻懵懵地跳下去,等著別人來埋,雪麒麟暗自氣憤。

什麼鬼天劍門只有一個天境還不敢云云……簡直瞎扯!

不過,這也不能怪天璿宮上的眾人,畢竟誰也預料不到華天極能憑空再變出一個天境來對付自己。

只是,華天極怎麼好像早就預想到來的是自己?還是說華天極原本是打算用這手來對付葉震,只是來的剛好換成自己,所以自己才成為了替罪羊?

雪麒麟百思不得其解,可這已經不重要了——

這時天劍門的弟子已經漸漸圍了上來,他們除了佩劍之外,還帶了機弩,這自然是針對雪麒麟這種天境高手的對策。

即使是天境高手,在面對灑向自己的箭雨時,也只能選擇退避。量太多了,縱使一個人再強,雙拳也難敵四手。

更何況那些已經上了弩的箭尾端還連著鎖鏈,即使沒有被射中,但只要被鎖鏈纏上也足以對她形成極大的阻礙,尤其是華天極還在那裡對她虎視眈眈。

“所以雪前輩是作何打算呢?是承華某的好意留下,還是執意要敬酒不喝喝罰酒呢?”

“是咩!竟然還有我選擇的餘地啊?”

雪麒麟一臉意外,但心中卻在心中暗罵了一句:狗吃屎的。

只是不得不承認的是,雪麒麟現在的境況就如華天極所說,只有兩難的選擇——到底是極力反抗,還是束手就擒呢?

如果情況這樣僵持下去,待第二個天境趕到,那麼她就真的插翼難飛了。

她還沒有自負到能夠在損耗到這種地步的情況下獨鬥兩位元天境——不,即使在她狀態極佳的情況下也不行。

更值得深思的是,誰知道華天極是不是只想留下自己做客——軟禁自己那麼簡單?說不定,他對自己這個天璿宮的最高戰力之一早就抱有殺意。

正所謂斬草必除根,既然他志在天璿宮的地位,那麼除去她更能大大削弱天璿宮的實力,也能免除自己秋後算帳的後患。

雪麒麟這麼一想之下,就覺得華天極說讓自己做客還真可能是說辭罷了,他真正目的恐怕是讓自己放心戒心,選擇投降,而後出爾反爾殺了自己。

畢竟,他雖然身為堂堂一派掌門,仍然用上了下毒這種不見得光的歹劣手段。

既然如此,選擇只有一個——

“你的好意……”

周遭火屑紛飛,雷光驚現。

“還是拿去喂狗吧——飛焰!”

大袖一揮,多如星數的焰矢朝人群集中處激射。

這一擊只在乎擾亂,所以並沒有精確描准,但是很大一部分仍然在雪麒麟的意思之下襲向華天極。

在飛焰射出的下一瞬間,雪麒麟輕喊了一聲“爆!”,在腳底引發爆炸,借由爆炸產生的推力,朝無人處彈射而出。

只是華天極的反應也快。

宛如狂暴的勁風,兇猛的氣息自後方襲來。

雪麒麟在空中翻轉回身,真氣灌進右腳之中,瞬間劃出一道圓弧形的劍氣迎擊。

兩道劍氣在空中相遇,然後爆散。

衝擊驚起了無數灰塵,但卻在下一瞬間就被無數劍光斬散。

華天極的身法極快,僅是雪麒麟為了迎擊所產生的空檔,就已經欺身接近,長劍直刺雪麒麟的咽喉。

顯然,華天極也沒打算手下留情。

“嘖!”

面對夾帶破竹之勢襲來的劍尖,雪麒麟無視體內經脈的悲鳴,一口氣提高真氣的運轉速度。

下一瞬間,一個滿布電弧的球形空間便以她為中心出現。

電光縱橫交錯,交織出一道電網,劍尖剛突入界域的範圍,便被緊緊纏上。

“界域!”

華天極驚呼一聲。

但這並並沒有影響他的判斷。

他毫不猶豫地放開被電網纏住的長劍,側身躲過雪麒麟拍來的一掌,並且在雪麒麟收回之前,用左手將之扣住。

強大的拉力頓起,將雪麒麟扯向華天極。

兩者的距離一瞬間拉近,電孤企圖纏上華天極,但是卻被對方的佈滿體皮上的真氣一一震開。

早已落地的長劍,被華天極一腳挑起,射向雪麒麟。

雪麒麟側頭躲開,但她的反應還是慢了,長劍仍然在她的臉上劃出一道傷痕。

“果然不擅近戰!”

華天極冷笑一聲,灌有渾厚真氣的大手,正面打向雪麒麟的胸脯。

“爆!”

爆炸在兩人之間發生,妄圖將兩人扯開。但是華天極就是不放手,即使抓住雪麒麟的手已經被爆炸撕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休想跑掉!”

“哎!死纏爛打!”

雪麒麟輕咬銀牙,對方是鐵定了心,不讓自己拉開距離。

大概是真氣拉回來的吧,長劍已經落回華天極的手中。

長劍泛起奪目的劍光,斜砍向雪麒麟的左膀。

這個距離以雪麒麟的能耐實在難以閃躲。

電孤瞬間纏上右手,她伸出右手硬接襲來的斬擊。

——電孤亂射,劍光激震。

“金剛不壞?!”似乎自己全力的一擊,被雪麒麟用空手接下這一情況所震驚到,華天極目瞪口呆。

有破綻!雪麒麟右腳挑起,踢向華天極的下巴。

“吃我蘿莉腿!”

“唔!”

華天極瞬間反應過來。他只是鬆開握劍的手,然後反持長劍,往下一拉。

只是如此簡單的變招,就逼使雪麒麟放棄。

如果她不放棄的話,她的腳恐怕就要被斬下來了。

只是接下來才是噩夢的開始。

華天極一抖長劍,瞬間化出無數劍影,或刺或斬地從不同方位襲向雪麒麟。

借著火眼金睛,雪麒麟勉強捕捉到高速移動的長劍。

只是看得見不代表反應得過來,雖然雪麒麟使出渾身解數,又是法術又是身法,卻還是無法一一躲開。

情況不妙啊!雪麒麟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雖然都不是什麼重創,但是積少成多,這些劍傷小口還是確實正在奪去她的體力。

這種情況下,她根本沒法有效反擊,武藝差太遠了。

如果長此下去,首先撐不下去的必定是自己。

她現在急須一個契機,以拉開距離。

其實最為效的方法莫過於就是自斷手臂,但是她還沒那個勇氣。

不過,自損一千傷敵八百還是可行的——

火屑自身體各處透出。

華天極的劍速慢了下來,他明顯是察覺到異常,分神戒備起雪麒麟那詭異的招式。

——先天之三,後天之六。

雪麒麟默念起咒語來。

——以火為身,以龍為形。

雪麒麟僅剩不多的真氣狂湧而出,轉化為火焰。焰流互相糾纏、抖動,最終化為火龍。

“竟然是龍!”

華天極吃了一驚,但雪麒麟並不打算給他反應的時間。

“轟雷焰龍之七!”

雪麒麟一聲令下,火龍便咆哮一聲,帶著狂怒的氣息,朝華天極咬去。

華天極想也不想,就揮劍迎擊。

真氣與火焰激撞在一起,但是——

“爆!”

毫不遲疑地,雪麒麟把焰龍引爆。

火龍龐大的身驅一口氣收縮,然後猛然膨脹,最終爆散。

狂襲而來的火焰遮蔽了雪麒麟的視野,華天極也終於收回了抓住她的手。

她縮起身子,雙手護頭,任由幾乎要把身體扯得四分五裂的衝擊,將自己彈向遠方。

穿出爆塵之後,雪麒麟看也不看對方的情形,忍著渾身的痛楚,在空中翻轉身體。

然後——

“放箭!”

背後弦響,驚震空氣。

“還真的放箭呀!”

尖銳的破風聲使雪麒麟不得不回身應對。

真氣瘋狂運轉,界域再次顯現。

電孤彈跳亂竄、互相交錯,織成球形的大網,然後一口氣向外膨脹,將所有箭矢盡數彈開。

但就是這一舉動,把雪麒麟體內剩餘不多的真氣耗去了一大半。

如此一來,剩下的真氣已經無法壓制體內的毒,比剛毒發時強烈數倍的暈眩感直湧上腦。

剛好去勢已盡而落地的雪麒麟,因此導致身體無法及時調整重心腳,差點摔倒。

就在雪麒麟好不容易才站穩根腳之際——

“什麼!”

強烈的衝擊透體而入,在體內肆意破壞起來。

然後,下一瞬間,視野裡的一切都變得天旋地轉,令人噁心的急速拋離感包裹著雪麒麟。

碰!

全身遭到沉重透體的撞擊,力道幾乎要把她粉碎。

腦海中斷起骨頭一根根折斷的聲音,痛楚自全身各處襲來,讓雪麒麟一瞬間失去了知覺。

雪麒麟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終於得以停下。

全身像是被拆解折斷的痛楚幾乎要將雪麒麟吞噬,嘴裡充滿了鐵繡的味道,呼吸甚至停頓了好一瞬間。

雖然很想就這樣放任意識遠去,但是雪麒麟還是撐起了快要散架的身體。

然後,就是一陣猛烈的咳嗽。

直至——

她吐出了一口血,血染紅了草地。

口角的血跡也不拭去,雪麒麟就抬起了頭看向把她搞得如此狼狽的罪魁禍首。

是個男人。

他穿著一身黑衣戰袍,面容被奇特的金色面具所遮掩,看不見出真貌。

正是另一位天境。

沒錯,就是這個人打了自己一掌。

雪麒麟實在不知道這天境究竟是從那裡冒出來的。

硬要說,就是無聲無息間突然出現的。

就像是從虛空中突然剝離出來一樣,他突然出現在雪麒麟的面前,在她還來不及反應之際打了她一掌,就打在她的肚子。

“羅統領,華某久候大駕,若不是羅統領及時趕到,若怕就得給雪前輩逃了。”

看上去狼狽不堪的華天極緩步走近了一段距離,最終停在離雪麒麟三步開外。

與其說是他怕雪麒麟狗急跳牆,倒不如說是在警戒這位突然出現的天境。

“華掌門言重了,我羅轟答應了的事情自會辦到。”

羅轟?雪麒麟默默記下了這個名字——這個重創了自己的人的名字。

只是,這個人還真敢把名字說出口,就不怕自己日後脫困找上門嗎?

難道是因為他的身份本就出名而難以遮掩,還是說他根本就不屑遮掩?

身體雖然已經不聽使喚,連站起來的氣力都沒有,但是雪麒麟的思維還是清晰的。

不論如何,他們正在交談,也正好讓雪麒麟回回氣。她還沒打算就此束手就擒,那實在太不符合她的性格了。

“羅統領這份恩情,華某記下了。”

“沒什麼恩情不恩情,我不是看在的臉子上出手的,這點你最好給我牢牢記住。”

名為羅車的天境淡淡地回答。

看見華天極熱臉貼了個冷屁股,雪麒麟忍俊不禁,笑了出來。

但她很快就後悔了。

“看來雪前輩還是相當精神啊。”

“是咩,華天極你這小子那隻眼看見我精神啊?”

雪麒麟說完還揚了揚破爛不堪的大袖。或許雪麒麟讓他吃了不少苦頭吧,華天極終於不再擺出那副道貌岸然的臉孔。

他冷笑一聲說:

“牙尖嘴利,看來雪前輩還想吃吃苦頭啊——”

他舉高手,諷刺地看了正單膝跪地的雪麒麟一眼。

“放箭!”

手猛然揮下,機栝同時響起。

果然是想要自己的命!雪麒麟咬牙切齒,強站起身體。

剩餘不多的真氣幾乎一泄而出,她大袖一揮在面前劃出了一道火牆。她剩餘的真氣已經不足以令界域顯現了。

無數箭矢如同飛蛾撲火般撞向火牆,卻又一一因為高溫而燃燒殆盡。

“再放!”

第二波箭雨襲來。

這次火牆沒有完全擋住,數支漏網之魚不顧自身被火焰所糾纏,吃力地穿過了火焰的牆壁。

“飛——”

就在雪麒麟打算動用“飛焰”迎擊的這一瞬間,視野突然模糊起來。

是那毒的傑作。體內持續減少的真氣已經無法對毒性能生一絲影響,毒性全面爆發,牽扯起雪麒麟的意識來。

就因為這一下失神,雪麒麟錯過了迎擊的機會。

第一支射中她的箭落在她的左腿。

第二支落在她的右肩。

第三支射穿了她的左臂。

第四支貫穿了她的左小腿。

而第五支——

在射穿她的喉嚨之前就被打斷了。

即使渾身刺痛,雪麒麟仍然抬起恍惚的視線。

一道黑色身影正擋在她的面前。

他救了我?明明是他害自己淪落到如此地步,為什麼又要會出手救我?

雪麒麟陷入疑惑之中,如果他沒有出手,剛才那支箭毫無置疑會射中自己的致命要害。

“華掌門,你難道忘了答應過那個人的事情?”

華天極默然了半晌,才拱手說道:

“自然不會,剛才只是華某的弟子一時失察,想來羅統領也不會跟小輩斤斤計較吧?”

“姓羅的,你這是什麼意思?”

雪麒麟張開滿是腥味的嘴巴,擠出這麼一句話。

“只是與人有約,要保你的命。”

羅轟頭也不回,不鹹不淡地說。

按照他的說法,策劃此時的難道另有其人?還有一個幕後黑手?雪麒麟雙眼微微睜大,只是她才想起華天極那句“果然不擅近戰。”。

他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應該只有天璿山上的寥寥數人知道。

一想到這裡,雪麒麟雙眼圓睜,難道有人出賣自己?

只是對方並沒有給予她更多思考的時間。

“雪前輩,還請來我們天劍門當個座上客。”

雪麒麟啞然失笑。

“哎呀,你確定不是階下囚?”

她企圖站起身來,但被箭射中的地方傳來一陣劇痛,而且箭尾還連著鎖鏈,鎖鏈的另一端正握在那些天劍門弟子身上,限制了她的行動。

她只好跪座在地,任由華天極俯視自己。

華天極哂笑一聲,好笑地開口:

“如果你剛才就答應了華某的提議,你就是座上客,只是——”

華天極搖了搖頭,挖苦地說:

“現在恐怕就不由得你來選了。”

“喲喲喲,你這人臉皮真厚。”

華天極哼了一聲,揮袖轉身。

“帶走!”

幾位天劍門弟子應聲靠近,伸手想去扶雪麒麟。

“不用,我自己會走!”

雪麒麟揮開了他們的手,強忍劇痛站起身來。

冷冷地看了華天極一眼之後,她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拖著身體緩緩地走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