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第二章、天璿宮上有刺客(3)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41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雪麒麟丟下這句話後,就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憑什麼啊!你不去問葉震,卻找我來背這個鍋?看著雪麒麟的嬌小的背影,齊綺琪暗自埋怨,但是她也沒敢說出口,因為剛才的戰鬥已經告訴她一件事,這小師祖並非徒有其名。

正當齊綺琪忿忿不平之際,她聽到了重重的呼吸聲。那就像是閉氣許久後的大口吸氣。

“師父?”

司徒木頭的聲音忽然響起,語氣透著擔憂。

齊綺琪狐疑地看向葉震,後者正按在胸口,喘著大氣。

難道是受了內傷?齊綺琪與洛青互看了一眼。

“你還好嗎?”

輕步走近葉震的洛青邊伸出雙手打算去扶葉震,邊關心地問道。

葉震豎起手掌,示意自己沒事。

既然如此,齊綺琪也不再注意他,轉為看向司徒木頭。

齊綺琪意味深遠瞥了葉震一眼,然後才對葉震的這位弟子慰勞說:

“司徒師兄,辛苦你了。”

對方似乎有點疑惑,想都不想就回答了一句:

“宮主所指何事?”

這蠢貨!被人當槍使也不自覺!齊綺琪一陣無奈。

司徒木頭雖然是武癡,但也並非葉震所說的那種見獵心喜,隨便就向高手挑戰一番,還生死相博的草莽之輩。

他之所以會蒙面偷襲小師祖,想必是因為葉震教唆所致。

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而且葉震平時似乎又待司徒木頭不簿,齊綺琪一個外人也沒立場多說什麼。她又不是那些子曰子曰的聖人。

“跟小師祖交手過後,有什麼感想?”

齊綺琪決定切入正題。她更關心這個。

司徒木頭原本呆滯的眼神忽然變得狂熱起來,如同洶湧而起的烈焰,充滿本能的野性。

“很強。”

葉震是齊綺琪的師叔,而司徒木頭是葉震的徒弟,不過齊綺琪是前任掌門的女兒,自幼就拜于天璿宮門下,所以輩份還是比司徒木頭高點,是他的師姐。當然,這是撇除宮主之位,沒有計算在內。

雖然司徒木頭拜入葉震門下至今才短短五年,但單從修為而言他卻早已超過齊綺琪,在天璿宮的地境之中僅次於洛青,連李婉婷跟柳承宗比他也頗有不如。

不能不提的是,司徒木頭經常纏住葉震說要切磋,有時葉震煩不過也會跟他過上幾招,而司徒木頭對於葉震的評價是:“師父,遠強於我”。

身為天境的葉震自然是遠強於地境的司徒木頭,然後司徒木頭卻說小師祖“很強”就顯得有點耐人尋味了。

“那與你師父相比如何?”

“近戰纏鬥師父能勝,遠戰氣鬥小師祖大勝。”

“你確定?”

齊綺琪有點不敢相信,她原本估摸兩人應該算是不相伯仲,但是依照司徒木頭所言,遠戰氣鬥小師祖大勝算是意料之外,因為剛才那尾火龍的威勢仍然歷歷在目,但是說近戰葉震未必能戰勝小師祖齊綺琪就不懂了,在她看來小師祖的拳腳功夫完全是三腳貓功夫,還什麼鬼蘿莉腿呢!那種漏洞百出的算是什麼腿法?

“宮主,劣徒說得沒錯,我的確沒把握能勝。”

葉震似乎也緩過氣來了。只是齊綺琪還看見他的手還在抖,似乎是剛才硬接了小師祖的火龍受到了不少衝擊。

接不下就別逞強嘛!這句話齊綺琪自然也是在心裡說說而已,也不會真說出來,畢竟如果不是葉震接下那條火龍,司徒木頭還真就如小師祖所說成了燒肉了。

不過燒肉又是什麼鬼?

雖然心裡想說一堆亂七八槽的事,不過齊綺琪已經將口不對心練到了極致。她不動聲息地問:

“葉副宮主,能詳細說說嗎?”

葉震負起雙手,點了點頭,凝重地開口說:

“小師祖的拳腳功夫的確不到家,但是她的功法實在是跪異,在剛才的戰鬥之中宮主也應該看到了,劣徒在跟小師祖纏鬥的時候,經常在難以顧及的位置突然爆炸。如此一來,很容易被打亂節奏,顧此失彼。”

“的確,那些攻擊都是憑空出現的,幾乎毫無預兆。”

一直沉默不語的洛青點頭附和。

齊綺琪沉吟起來。

所謂功法詭異,說白了就是說那種功法不按常理出牌,匪夷所思。但是這點很依靠神秘性來維繫,如果對方使用得多了,自然就能想出破解之法。

“再跪異的東西一但失去神秘的面紗,其真容便一絲不掛地展露在世人面前。” “宮主言之有理,如果我對小師祖的功法有一定瞭解,我的勝率定必大大提升。”

葉震難得點頭同意齊綺琪的說法。

“尤其是近身的纏鬥,小師祖的動作就跟門外漢沒什麼分別。”

司徒木頭甕聲甕氣地補充了一句,洛青則點頭表示同意。

齊綺琪手抵下巴,沉吟了片刻。

“那麼將小師祖的實力估算為天境中段如何?”

“不妥。單從修為來說,小師祖遠強於我。”

“什麼意思?”

齊綺琪皺起眉頭,葉震歎了一口氣,將右手在眾人面前攤開。

嘶——倒抽口氣的聲音。

齊綺琪不知道聲音是不是自己發出的,因為她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葉震的手掌吸引住。

血肉淋漓的手掌就在眼前,像是被無數刀子割過一樣。

“小師祖的修為已經很近了。”

默然良久,洛青神色幽幽地開口。

陳述事實的語氣,幾乎不帶感情。

齊綺琪一時反應不過來,呆呆地問:

“近了?近什麼啊?”

“那個境界。”

葉震擲地有聲。

那個境界?齊綺琪愣了一下,然後在理解過來的一瞬間,驚呼出聲。

“難道是──”

齊綺琪沒把那三個字吐出口,但是洛青與葉震卻不約而同地點頭,顯然是理解到她的所指。

“不會吧?”“那火龍的破壞力幾乎是與真氣的最大出力成正比,我是用盡全力才接下來的,而小師祖還是顯得遊刃有餘,這間差距,宮主也應該明白。”

除了極少數的個別例子,凡是同一境界之內的武者,其真氣的的保有量以及最大輸出量幾乎相差無幾,若純以真氣硬碰硬的比拚,在同一境界內的武者絕對會打得平分秋色。事實上,同一境界之內的武者間的差距大多取決於武藝的精

湛以及實戰經驗,而非修為。

齊綺琪雖然已經知道雪麒麟已經在天境走得很遠,可勢沒想到已經是這麼遠了。她已經快走出天境。

齊綺琪一陣恍然,一時之間竟然無話可說,而葉震似乎也陷在某種情緒之中,而沒有說話。洛青更是不用說,她原本就不是那種喜歡發表意見的類型。這從她在宮裡的站隊就可見一斑了。

——“你們聊夠了沒有?”

打破沉默的是從遠處傳來的一聲大喊。

是雪麒麟。

回過神來的齊綺琪看向洛青與葉震,兩人同時面露訝異之色。

“難道小師祖聽到我們的說話了?”齊綺琪壓低聲線。

“不知道。”

葉震幾乎是速答,而洛青則搖了搖頭。

“喂,你們有沒有在聽我的說話啊?”

又是雪麒麟的聲音,而且已經近了許多。就在身後。

齊綺琪回過身,發覺臭著一張臉的雪麒麟正踏著奇怪的步伐朝自己走來。

“宮主,小師祖似乎還在不高興,葉震跟劣徒還是先行告退了,免得——”

葉震湊近齊綺琪,壓低聲線說。

他的話在齊綺琪聽來就是:這鍋給你背了!

齊綺琪差點下意識吐出不准走三個字,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最後她頭也不回地輕輕點頭。

“小師祖,徒孫與劣徒就不打擾你,先行告退了。”

葉震朝雪麒麟拱手道別,然後帶著司徒木頭轉身就走。

但沒有走出幾步,就停了下來。

因為——

“等等!”

小師祖把他給叫住了。

葉震回過身來。

“小師祖有事嗎?”

齊綺琪差點笑出聲來。雖然葉震看上去面無表情,但是齊綺琪還是見到了他被叫住的一瞬間肩膀抖了一下。

“嗯,你過來。”小師祖背著一隻手,另一隻手朝葉震招了招,“呃……那個嗯,木頭……我就這麼叫你吧,你先走回去洗洗睡吧!我有事跟你師父說。”

司徒木頭“哦”了一聲轉身就走。

葉震不明所以,走到雪麒麟身旁,但是後者並沒有說話,只是笑眯眯看著司徒木頭離去。直至他的身影消失。

“葉震,哎,我仗著輩分高就叫你一聲小震吧?”

小震?齊綺琪實在是忍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卻被雪麒麟瞪了一眼。

齊綺琪吃了一記眼色,便頓覺無趣地看向洛青,卻發覺洛青的面色非常古怪。洛師姐的忍耐功力真不是蓋的!齊綺琪在背後向洛青豎起大姆指,洛青不明所以地回看了她一眼。

“小震啊,怎麼那麼快就想走啊?”

“小師祖神功蓋世,徒孫硬接了小師祖一招,受了些許內傷,正打算回去調理。”

吹吧!你頂多就算掉了根毛,遠算不上內傷不內傷的。齊綺琪暗自吐槽。在心裡吐槽已經成為她為數不多的樂趣了。

“是咩──”

小師祖負起雙手,然後前傾身子,笑意盈盈地仰頭看著葉震。

“若果我說不準呢?”

一陣沉默,空氣仿佛都要凝結起來。

這傢伙不是想……?齊綺琪流下了冷汗,若果雪麒麟真的計較起來,就算廢了葉震武功也不為過,但是葉震會坐以待斃嗎?顯然不會,那麼一來結果可想而知,就是這兩人打起上來,最後兩敗俱傷,然後天璿宮一下子失去兩大高手,最終完蛋。

怎麼辦、怎麼辦?齊綺琪無助地看向洛青,只見後者一臉凝重,但是還是有所動作。

只見洛青踏前一步,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雪麒麟忽然說:

“轉身。”

“這……”

葉震遲疑不決。

“我叫你轉身!”

雪麒麟依舊笑眯眯地說,但是眼裡一絲笑意都沒有。

葉震只好依言照辦,但是身體明顯繃緊,做好隨時發難的準備。

雪麒麟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抬起右腿,抬得很高很高。

纖細的玉足一下子伸直,踹在葉震的屁股之上。

齊綺琪實在不知道那嬌小的身體裡到底藏著多大的力量,雪麒麟這一腿可是將葉震踢出五米遠。

但是還沒結束,雪麒麟飛身躍去,朝著葉震的屁股狂踩。

“讓你拆我台!讓你裝逼!裝啊!怎麼不裝了!”

雪麒麟狂踩葉震的屁股,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咬牙切齒地不斷在那裡破口大駡。

似乎不堪受辱,葉震握起拳頭想要掙脫,但是——

“喲喲喲,想還手嗎?你試試啊,看我會不會周圍說你欺師滅祖?”

雪麒麟一頂大帽子扣了下來,葉震便馬上沒了聲氣。

這傢伙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家醜不得外傳嗎?齊綺琪不知該生氣還是該笑,不過葉震的所作所為的確算是欺師,但說是滅祖倒是有點過了。話說回來,雪麒麟也沒做絕,預先使開了司徒木頭,沒讓葉震在徒弟面前丟架,也算是給足了臉子。

“宮主,該阻止小師祖了。”

洛青這麼一說,齊綺琪才反應過來。

兩人連忙上去拉開雪麒麟,但是雪麒麟尤不解恨,口上還罵罵咧咧:

“放開我!讓我多踩兩腳,不然我吞不下這口氣!女女援受不親,你們再不放開我我就喊人了!”

你能喊誰?破喉嚨嗎?齊綺琪一額黑線。

“葉副宮主,還不快走?”

洛青連忙朝葉震喊道。

“謝過宮主與洛長老了!”葉震留下這麼一句,也不顧整理儀容,一個起落便離去了。

或許是覺得見葉震已經走了,再鬧下去也沒有意義,雪麒麟在狠狠地吐了口口水。

“算你走得快。”

“小師祖,你就別生氣了。”洛青一臉苦笑地勸道。

“別生氣?我能不生氣嗎?他把我當小丑弄耶!”

說到最後,雪麒麟瞪了齊綺琪一眼,顯然是覺得她是同謀。

“對不起啦。”齊綺琪有點難為情。

雪麒麟哼了一聲,但也沒再計較。

“我餓了,小青,飯呢?”

洛青“啊”了一聲,然後一臉歉意地說:

“對不起,小師祖,我忘了。”

“什麼?忘了?”雪麒麟瞪大眼睛。

“是的。”洛青點了點頭。

雪麒麟猛地轉頭看向齊綺琪,惡狠狠地指著她說:

“都得怪你!”

呃……這不關我事啊……怎麼鍋又給我背啦?齊綺琪傻眼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