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二十八、葉震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626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突如其來的陰影遮去了忽明忽暗的燭火。

“宮主。”

齊綺琪剛皺起眉頭,來人便叫喚了她一聲。

“葉師叔嗎……”

歎了口氣的齊綺琪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從書卷之上抬起視線。

葉震就站在那眼不遠,面上還是一如既往沒什麼表情,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葉震的身影在視野中化開,齊綺琪微微恍神起來。

有時候,齊綺琪很害自己這位師叔。

她不知道這位修為自己高、手碗也比自己好的師叔到底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單是這點就足以讓她像是沒有根的浮萍一樣,無依無靠得忐忑不安。

“柳長老今天又來問我調查得如何了。”

葉震的話讓齊綺琪回過神來。她歎了口氣:

“已經是第幾次了?”

“幾乎每天一次。”

“這柳長老還嫌我不夠煩嗎……”

齊綺琪放下書卷,按摩起鼻根來。

自從秦辰的屍體被發現之後至今已經六天有多了,柳承宗不厭其煩地每天每日都會找上葉震或是齊綺琪詢問調查進度。

齊綺琪自然知道,柳承宗只是心裡憤怒,急需交代,可是他明明知道這變相算是一種施壓仍然故意為之,恐怕也有葉震之故吧。

她這個半路殺出、坐上掌門之位的程咬金本就沒什麼威嚴,柳承宗對自己只有表面上的尊重。

葉震更不用說了,他待自己的態度壓根就不像下屬對上司,反而有時更端起長輩的架子,不顧自己的顏面出言反對自己。

“……柳長老也只是緊張此事罷了。”

“我當然知道!”

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激動地大叫出聲了。

“看來宮主是累了。”

葉震怔了一怔,然後歎了口氣。

“這還不勞師叔掛心。”

葉震深深地看了齊綺琪一眼,不再言語。

沉默了半晌,齊綺琪開口問道:

“還沒有李師姐的消息嗎?”

“沒有,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完全找不著蛛絲馬跡。”

婷姐姐到底去那裡了?不會是……強壓下心中的不安,齊綺琪長呼一口氣,以壓抑的語氣說: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人怎麼可能就消失得這麼乾淨呢?”

“再這樣僵持下去並非辦法,現在證據都指向李長老──”

什麼意思!這是在逼我嗎?!一股無名火油然而生,齊綺琪拍案而起。

“夠了,葉震!你難道要我就這樣蓋棺定案?”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氣,也從來沒在別人面前如此激動憤怒過。

大概已經忍無可忍是吧……但這都不重要了。

估計是想不到一向頗為得體的齊綺琪會發這麼大脾氣吧,葉震啞然半晌,略帶歉意地說:

“宮主,我不是這種意思。”

我這是怎麼了?齊綺琪連續深呼吸了好幾次以吐出盤繞在心中的怒氣。

“不,我只是……”

她頹然地坐下,搖了搖頭。

“我明白的。”

齊綺琪扶起額頭,略顯疲倦地說:

“你明白,但是你卻沒有打算體諒我。”

葉震深深地緊盯著齊綺琪,淡淡地說:

“……你身為宮主自要縱觀全域,不能夾雜私人感情,秦辰是一派長老,他的死事關重大,若果不儘快了結,不論對天璿宮的聲譽會有所影響,也很難對天璿宮上下交代。”

“就算死的人罪有應得?”

齊綺琪佯裝隨意地反問一句。

“宮主這話說得不妥。”

皺起眉頭的葉震嚴正其詞。

對於他的說法,齊綺琪嗤之以鼻。

“這事你我心知肚明。”

“看來宮主沒能理解,我當時為何保下秦辰。”

齊綺琪挑起眉頭,針峰相對地問:

“……除了針對我之外,難道還有其他理由嗎?”

葉震露出訝異的表情,隨即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

“宮主還是沒能相信我啊……”

不知為何,留意到在葉震臉上一閃而過的苦澀,齊綺琪有種古怪的感覺,覺得自己可能對葉震有不該有的偏見。

只是她很快就揮散這種念頭,垂下視線,幽幽地說:

“……你從不解釋,你叫我怎麼相信你?”

“……”

葉震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長歎了口氣。

“現在突破點就在洛長老身上。”

或許是覺得再談兩人之間的那些難以說清的糾結事實在是毫無作用吧,葉震突然轉了個話題,把話題拉回正事之上。

察覺到對方用意的齊綺琪也循善如流地附和點頭。

“夏長老按理應該已經到了金陵。她有消息傳回來嗎?”

李婉婷在失蹤之前,最後見到的就是洛青了,洛青那邊可能會知道什麼也說不定。

齊綺琪之所以要夏雪快馬快鞭趕去金陵,除了請回雪麒麟坐鎮之外,另一個目的就在洛青。葉震自然也知道這件事,畢竟齊綺琪可沒有特地隱瞞,就算她有隱瞞,也絕對騙不過葉震。

“還沒。”

齊綺琪有點煩躁地搖頭。

“不過估計也差不多了,以夏師姐的腳程,應該早就到了金陵見到小師祖了。”

然後,她又補上了這麼一句。

“如此甚好,柳長老那邊快壓不下去了。”

“……”

齊綺琪不應話。對葉震所說的,她自然也是知道,柳承宗那個老頑固鬧起事上來,實在是讓人煩惱。

──就在這個時候,葉震忽然抬頭望向門外,雙眼有不解之色一閃即逝。

“怎麼了?”

齊綺琪眉頭一蹙,疑惑地問道。

“夏長老似乎回來了……但是只有一個人。”

只有一個人?什麼回事?難道沒見到小師祖嗎?

不知為何,齊綺琪有點不安。

或許只是夏師姐自己先走一步罷了……齊綺琪試圖尋找理由,只是這個理由實在是強差人意,連說服她自己也辦不到。齊綺琪心緒不寧地站起身來,舉步走向門外。葉震緩緩地跟在她的身後。

剛出門口,就看見一道身影向自己急速掠近。

正是夏雪。

齊綺琪剛想出聲招呼,對方就已經在她眼前著地。

原本神情焦急的夏雪不知為何在見到齊綺琪之後,便馬上松了一口氣。

“夏師姐,小師祖呢?”

就如葉震所說,齊綺琪沒有見到小師祖的身影,索性開門見山的問道。

只是她這麼一問,卻讓夏雪面色一沉。

她謹慎地看了站在一旁的葉震一眼,似乎有所顧忌。

“宮主,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似乎是發現夏雪對自己的警誡,葉震拱手說道。

齊綺琪正想點頭說好,但腦海卻不知為何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宮主還是沒能相信我啊……”

自己是不是真的一丁點信任都沒有給過葉震呢?齊綺琪默然了半晌,歎了口氣,說:

“無妨,葉副宮主就留下吧……也不是什麼需要避忌的事。”

葉震怔了一怔,沒有動作。

“這樣好嗎?”

夏雪皺著眉頭,輕聲在齊綺琪耳邊問道。

“沒事──”

齊綺琪給了夏雪一個眼神,讓她安心,然後才繼續問:

“倒是小師祖呢?她沒跟你回來嗎?”

夏雪面色凝重,字字分明地說:

“小師祖被天劍門活捉了。”

“咦……”

一時之間,齊綺琪沒有反應過來,夏雪所說的實在是太超乎她所料了。

反倒是葉震馬上就反應過來,他沉聲詢問夏雪。

“什麼回事?”

夏雪眉心擰緊,以不太肯定的語氣解釋說:

“我也不清楚,晴兒說天劍門突然就帶人來襲擊她們,小師祖為了讓她們得以逃離天劍門的魔掌,留下了拖著天劍門的人……但是,也就此失去了消息。”

“那活捉一事又是怎麼說呢?”

“晴兒說那是洛師姐的推測,洛師姐認為小師祖只要一天還握在天劍門手裡,我們就會投鼠忌器,所以天劍門不會殺害小師祖,因為那也代表著與我們全面開戰,而天劍門現在的資本,要跟我們全面開戰,沒有必勝把握,所以──”

夏雪把從宮天晴口中得到的消息,據實以告。

“宮師侄孫人呢?”

“我們是半路碰上的,在遇著我的時候,她已經風塵僕僕,疲態盡現,我見著這情況就找了間客棧安頓好她,問清情況後就自己先行一步回來通知宮主了。”

“那洛師姐呢?”

已經回過神來,一直默默聽著兩人對話的齊綺琪這才插話進來。

“聽晴兒說,洛師姐留在了金陵,說要打探消息。還有,晴兒要我轉告洛師姐的話,如果要我們務必馬上請出──”夏雪瞥了葉震一眼,“葉副宮主出宮。”

齊綺琪很快就想通了洛青為什麼會有這麼的一個要求。

若果小師祖真的被天劍門活捉了,要救出小師祖就必須要葉震出手,畢竟天劍門的華天極還在那裡擺著。

而洛青之所以要求“馬上”,自然是為

了節省時間。她既然已經在金陵查探消息,那麼讓宮天晴先行回來請出葉震,那麼葉震趕到金陂之後,洛青很可能就已經查出了回什麼。如此一來,就能省去將消息傳回天璿宮這一過程,大大省下時間。

只是──葉震會答應出宮嗎?

齊綺琪情不自禁地瞥向葉震,他垂著眼睛,似乎在想著什麼。

葉震雖然主張全力振興天璿宮,但實際上他並不是個高調的人,從他沉默寡言的性格就可見一斑,而事實上齊綺琪覺得他相當謹守,也正因為如此他才不放心把天璿宮交給自己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弱質女流。

天璿宮仍然濃罩在秦辰被殺的疑雲之下──在這種情況下,葉震真的會出宮嗎?

不,現在不是思前顧後的時間。

小師祖的生死對於天璿宮來說至關重要,她的存在不但可以為天璿宮爭取更多時間復興,而且也能讓對天璿宮虎視眈眈的眾多二流門派多幾分顧慮。

更重要的是,讓雪麒麟出行金陵的是齊綺琪,而現在她出事了,齊綺琪不禁為此感到責任與愧疚。

所以──

“夏長老,我有點事情跟葉副宮主談,你先回避一下吧。”

“這……”

夏雪疑惑地望了齊綺琪與葉震一眼。

“沒事的,放心吧。”

齊綺琪淡然而笑。有點苦澀的笑容。

“那好吧。”

夏雪雖然一副沒法釋懷的表情,但還是依了齊綺琪的意。

待夏雪背影消失之後,葉震率先開口:

“宮主是想請我出宮救小師祖是吧?”

“你覺得小師祖要不要救?”齊綺琪反問一句。

“自然要救,只是──”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無非就是秦辰一事罷了。在真相未明的情況下,你這個唯一的天境不能動──你是這麼想的嗎?”

葉震沒有回答,顯然是默認了。

我該怎麼辦呢?該怎麼才能說服葉震呢?他說自己沒能相信他,真的是這樣嗎?我真的沒有相信他嗎?不,在此之前,秦辰一事還擱在那裡──哎!好煩。

齊綺琪自暴自棄地亂搔頭發,絲毫不顧站在旁邊的葉震是不是傻眼了。

這時候,齊綺琪忽然想起那天陰差陽錯地偷聽回來的話──

──“有些事情從來就沒有正確的選擇嘛。很多時候,都不是能不能也不是該不該的問題。”

“想不想的問題嗎……”齊綺琪呆呆地反芻著這句話。

我自己想怎麼辦呢?

嗯⋯⋯我想救小師祖。

然後呢?

如果要救小師祖的話,就如洛師姐所說說服葉震,那麼該如何說服呢?

齊綺琪又想了想,卻沒想出個所以來,這讓她有點煩躁。

真是夠了!煩死了!齊綺琪再度亂搔頭發,直到發形散亂不堪,她才停下動作。都是這個葉震!齊綺頭惡狠狠地瞪了葉震一眼。

“宮主,你──”

“都得怪你!”

齊綺琪已經顧不上什麼“宮主應有的儀態”了。

去他的“宮主應有的儀態”!

“怪我⋯⋯?”

葉震似乎有點反應不過來。

齊綺琪扠起腰來,指著葉震憤憤不平地說:

“葉震,你說我沒有信任你是吧?說真話,我還真的沒信過你!不過,這你也有責任!你看看你經常像個木頭似的不言不語地站在一旁,臉上又沒有表情,根本讓人摸不著你到底在想什麼,你叫人如何相信你呀?你難道以為自己這是高人風範嗎?我告訴你,一點也不像!”

齊綺琪連珠炮發地把怨言一一傾泄出來,就像是個受夠了的孩子一般,毫不遮掩自己的感想,絲毫沒有一絲宮主應有的模樣。

但是齊綺琪已經懶得管了!今天她一定要罵個痛快。

“你怎麼那種表情?很驚訝嗎?有什麼好驚訝?我告訴你,我早就看你不爽很久了!我還在懷疑秦辰根本就是你所殺的,好有藉口逼宮!要不是就是想製造我的信譽危機!”

不知不覺間,她已經罵得滿臉通紅了。說到激動時,她甚至還用腳猛踩地板,似乎那地板就是葉震似的。

回過神來的葉震張嘴想說些什麼,可齊綺琪卻搶先說道:

“不准說!我還沒說完!我不但懷疑你就是殺秦辰的幕後真凶,更懷疑你連小師祖的事情你也有份兒,目的就是消除一切阻礙來對付我!”

不能不提的是,這裡齊綺琪的確有懷疑過,但根本一點證據都沒有。

“好了,我說完了。”

齊綺琪連續深呼吸了好幾下,好平伏激烈起伏的胸脯。

這時她只覺得一陣暢快。

齊綺琪想起被她標籤成口無遮掩之輩的雪麒麟,難怪那個混蛋都是有那句就罵那句啦!

葉震似乎還未從震驚之中回復過來,他呆然地看著齊綺琪,張了嘴巴卻沒有說出話來。

“怎麼了?有話就快說呀……”

“……雖然你我之間很多意見上都有所分歧,但是唯獨對天璿宮有害的事,葉某不屑為之,也沒想過要加害小琪你啊……”

葉震將她稱為“小琪”,讓齊綺琪愣住了。

“……我想起以前的你,你以前都是這種性子,有話就直說,而不是現在這樣說什麼都繞圈子。”

葉震略有慨歎地說道。

齊綺琪這才想起葉震是從小看著齊綺琪長大的──在她還沒當上宮主之前,他一直都是叫她小琪的。

自己是什麼時候忘記了呢?齊綺琪也不知道。

自己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處處懷疑對方呢?齊綺琪也不知道。

葉震釋然地搖了搖頭,然後苦笑地說:

“我是個不懂表達自己的人,所以你會不相信我也不出為奇,只是沒想到你竟然把我想得如此不堪。”

齊綺琪呆了一呆,但隨即又撇了撇嘴巴。

“你不也沒有相信我,不是嗎?”

“我……”只說了一個字,葉震便搖了搖頭,苦澀地說:“的確。”

葉震沉默了一下,才接著說:

“不知不覺間,就變得會懷疑你。”

不知為何,齊綺琪明白他所說的意思。

當兩人之間不斷產生分峻,漸漸地就會生出裂縫,把信任給斷開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齊綺琪心想。

“……小師祖得救。”

葉震忽然這麼說道。他又擺出那種毫無表情的死板臉了。

“我自然知道,可你願意出手嗎?”

“沒有願意不願意,我只是在憚忌殺了秦辰的人。”

“你難道真的懷疑婷姐姐嗎?”

齊綺琪皺起眉頭。葉震毫不在乎,理所當然地說道:

“我跟她不熟,會懷疑到她頭上也是自然的,就像你會懷疑我一樣。”

“……所以,你也有懷疑過我?”

“我當年為了天璿宮整體實力考慮保下了秦辰,你對此很是不滿──我是知道的,所以……”

“我才不會搞這些陰謀詭計,而且婷姐姐與我情同姐妹,我更不會害她!”

或許是被葉震的話踏到尾巴了,齊綺琪語氣不快地嚴正聲明。

葉震沉默以對,齊綺琪沒好氣地說:

“所以,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互相都不信任對方。”

“是的,還有秦辰之死限制住我們的行動。”

“……那麼就放著小師祖不救?”

“自然也不是。”

“如果有辦法,就趕快說呀!”

看著悠然自得的葉震,齊綺琪有點不耐煩。

“那就得看宮主願不願意相信我,把命交給我了。”

“什麼意思?”

“我出宮救小師祖可以,但是宮主也得跟著去。就你跟我,再無他人。”

齊綺琪皺起眉頭,葉震這是在試探自己願不願意相信他。

畢竟,兩人一旦同行出宮,齊綺琪就算發生了什麼事,葉震也有藉口推卸給別人,例如齊綺琪身死天劍門。

另一方面,讓自己跟他出宮,他也是想求個安心。

不然,他一旦離開了天璿宮,剩下的柳承宗跟楊嶽寧根本不夠夏雪與自己抗衡,而且他也承認懷疑李婉婷,那麼自然也會認為李婉婷有機會隨時回到天璿宮,甚至一直就在天璿宮之中,只是自己藏起來罷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敢出宮,因為秦辰一事到現在還沒明瞭。

然而──

他真的能夠信任嗎?但是若果不信任他,他就不會出宮,小師祖就恐怕……齊綺琪重歎了一口氣,這種情況之下,還有得選擇嗎?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莫名地想救出雪麒麟。不知原因,就是想而已。

“好吧,我答應你。”

葉震難得露出欣慰的表情,然後輕描淡寫地說:

“那麼事不事遲,現在就出發吧。”

“那麼快?!”“故弄玄虛──我們如果同時失蹤,你覺得如果殺秦辰真是另有其人,他會怎麼樣?”

齊綺琪想了想,才不太肯定地說:

“不敢輕舉妄動。”

“一語中的。”

葉震嘴角微微勾起,似乎一切都盡在掌握之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