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二十九、愧疚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21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這天晚上似乎特別昏暗。

空氣不像早幾天乾燥,一呼一吸都能感受到水氣的濕潤。

雪麒麟扭腰半轉身體,視線從牢裡牆壁上那個裝有鐵柵欄的小窗穿了出去。

厚厚的雲層遮去了月亮,壓得很低很低,看起來搖搖欲垂的,似乎隨時都會重壓下來。

──快要下雨了嗎?

她自從中了陷阱,被華天極囚禁起來已經六天了。

“華天極你這個狗吃屎的,有種就別讓我活著出去,不然我們走著瞧吧!我一定把你射在牆上!”

雪麒麟怨氣滿滿地嘀咕著。與此同時,她抬起左臂,鎖鏈因而叮叮作響。

從破爛不堪的大袖底下露出來的是,白布重重纏繞著的手臂。這是華天極為了幫她止血而命人替她包紮的。

她緩緩解開仍透著些微血色的白布。隨著白布一層一層地剝落,底下的箭傷漸漸可見。

傷口已經結痂了,上面還能看見一些藥草碎粒,散發著如同枯木味的藥香,卻仍然遮不住那腥臭的血味。

“──嘶!”

雪麒麟咬緊牙關輕按了一下,傷口受壓擠出血水,痛楚也隨之刺激著神經,讓她倒抽了一口涼氣。

“去你的華天極,要是留疤了怎麼辦?我這麼一個小手小腳的可愛蘿莉你也敢傷害,難道就不怕遭天譴嗎?”

痛得冒出淚珠的雪麒麟一邊狠狠痛駡著不在場的罪魁禍首,一邊輕手輕腳地把手臂重新包好。

要不是被華天極封了真氣,這種程度的傷口恐怕早就癒合了。

話雖如此,她的傷口還是比一般人恢復得快,而這恐怕得歸功於真氣能強化體質的效果吧。

話說回來,小青跟小晴應該已經回到了天璿宮了吧,不知道小七那傢伙知道我被抓了沒……哎,不過自己是生是死她們大概還不知道吧,再怎麼說在她們離開之前,自己跟華天極還沒打起上來呢。

就算天璿宮的人真知道了自己被活捉,打算救自己,也可別傻愣愣地撞進來送死啊……這裡可不止一個天境啊!

雪麒麟略有不安地歎了口氣,雖然跟天璿宮的人認識還不到一個月,但就是不想她們出事,畢竟在這個世界之中,那裡可以算自己的唯一容身之處。

只是──

“……毒可不是我們天劍門下的。”

雪麒麟腦海裡突然冒出那日華天極跟自己所說的話。

難道真的不是天劍門下的嗎──不,不能相信他的話,說不定他會這麼說只是想離間我們而已!雪麒麟咬起下唇,強逼自己揮散盤纏在心中的懷疑。

想來想去都只是在胡思亂想,那就索性別想了!雪麒麟抽離思緒。

只是一安靜下來,雪麒麟就察覺到異常。靜得太奇怪了,都有點耳鳴了。

“喂喂,有人嗎?”

聲音迴響,整個牢裡似乎空蕩蕩的,毫無生氣。

雖然她的真氣被封,但不代表她沒可能用上某些特別的法門得以脫身──有見及此,華天極安排了修為不俗的弟子全天侯看守著她。而現在卻安靜得落針可聞,明明早一陣子還能聽到負責看守的天劍門弟子在不遠處談笑的聲音。

怎麼回事?看守的人呢?雪麒麟眉頭輕蹙,一陣奇怪。

宛如黑夜之中突然焰火沖天──

一股龐大的氣息驀地爆發,向西遠去。

“……華天極?”

每位武者的氣息都只獨一無二,與曾經華天極交過手的雪麒麟自然是對他的氣息相當熟悉了。

怎麼就突然走了?雪麒麟眉頭一皺,略感愕然。她隨即又想,會不會是發生了什麼變故?難道天璿宮真的派人來救自己?雪麒麟越想就越覺得有可能,而她的預感很快就應驗了───

“……!”

一陣勁風掃過,掛在牆上的火把瞬間熄滅,四周頓時被黑暗所吞噬。

伸手不見五指的環保裡,隱隱有衣服的飛舞聲響起,從遠及近。

雪麒麟反射性地緊繃身體。傷口理所當然被肌肉的收縮所牽動,佯隨而來的痛楚讓她皺起眉頭。

輕輕的腳步聲漸漸靠近,雪麒麟屏息以待。

最終一道熟悉的身影停在鐵柵的另一面。

“……你在做運動啊?”

既驚訝又無奈的聲音響起,是雪麒麟熟悉的聲音。

借著從小窗透進來的微弱月光,來人終於現出了真容。

鮮紅的雙眼在黑夜之中仍然明亮,撇著嘴的表情讓人莫名地安心。

“──小七!?”

雪麒麟微微睜大了雙眼,來人正是齊綺琪。

“怎麼了?覺得我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

齊綺琪沒好氣地說完,然後就拔出拿在左手的長劍,一劍就把牢囚的門鎖給砍斷。

“……你怎麼進來的?這可是天劍山莊啊!華天極呢!是你們引開了他?”

雪麒麟一時之間冒出很多問題,想也不想就傾泄向對方。

“你怎麼那麼多問題啊?是葉副宮主引開的華天極啦!”

賞了雪麒麟一記白眼後,齊綺琪走進牢裡。當她視線落在雪麒麟的纏著大腿的白布上後,先是微微瞪大了雙眼,隨即欲言又止地問:

“……傷,重嗎?”

“咦……”雪麒麟怔怔地說,“還好。”

齊綺琪抿著嘴,沒有再說話。她舉起劍身微微泛著赤色的長劍,連揮五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的紅色漣漪。宛如一呼一應,五聲清脆的聲音前後響起。

鐐銬全數被斬斷了。唯獨脖子那個項圈依然尚存,作為取代,連接起項圈與牆壁的鎖鏈卻已一分為二。

“不為什麼不把項圈斬開?”

雪麒麟一邊按摩被拘而久的手腳,一邊疑惑地問道。

“你別管!”

齊綺琪雙頰微紅,眼神不知為何飄忽起來。

“……”

雪麒麟一臉懷疑地盯著齊綺琪直瞧。

“看什麼呀!”

“……你不會是砍歪了吧?”聽見雪麒麟的質疑,齊綺琪罕見地沒有反駁,而是別開視線,哼起歌。

這傢伙明顯是心虛了!雪麒麟一陣後怕,如果她砍

得再歪一點,自己豈不是已經人首分離?

一想到這裡,冷汗就不受控制地冒出,濕了一背。

“二十一,你沒有信心就別用耍那麼華麗的劍法啊!慢慢來啊!”

“才不是啦!我只是沒信心在不劃傷你的臉的情況下,把項圈給砍斷而已!”

“真的?”

“騙你幹嘛?”

“好,姑且相信你……”雪麒麟轉身背對齊綺琪之後才接著說,“來,幫我拔掉。”

“什麼東西?”

雪麒麟把披散的頭髮繞過右肩,挽到胸前,將背部完全坦露出來。

“──這……”

微微側頭的雪麒麟看見齊綺琪驚訝得怔在原地沒動便開聲催促道:

“趕快,這樣我用不了真氣。”

“哦……哦,好。”

大夢初醒的齊綺琪急步走近,然後在雪麒麟身後跪下,伸出了右手。她的手有點顫抖。

“你……不痛嗎?”

語氣有點壓抑,但是雪麒麟已經回過頭去,沒看見齊綺琪的表情。

“痛倒是不痛,但是真氣都被封死了,要不然這種鎖鏈怎麼能束縛得住我?”

“……是華天極做的?”

“不然呢?

好半晌沒聽到齊綺琪的應答,雪麒麟奇怪地側過頭去。

“你……你怎麼哭了啊?”

她有點慌張地問道。

齊綺琪的眼角不知不覺間已經泛起了淚珠。

難道是為自己感到傷心難過嗎?雪麒麟如此猜測。

“我才沒哭呢!”

明明已經帶著哭腔了,齊綺琪卻倔強地拭去眼角的淚水。

“──對了,別提這個了,還是說說你們是怎麼找到我吧。

雪麒麟連忙轉移話題,她可不擅長應付女性的眼淚啊!

齊綺琪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淡淡地開口:

“我們得到你被活捉的消息後,我跟葉震就連夜出宮,趕來金陵,找到了在打探消息的洛師姐……然後洛師姐說已經查到你被囚禁的地方,就請葉震引開華天極,我跟洛師姐則潛入天劍山莊來救你。”

“是咩——小青呢?”

“在大牢外把風哦。”

一支長針離體,微妙的麻酸感讓雪麒麟渾身一抖。

“你沒事嗎?”

齊綺琪略顯焦急的聲音從後傳來,雪麒麟輕輕搖頭。

“沒事,只是有點癢。”

“那……我繼續?”

“嗯。”

接著,齊綺琪又拔出了第二根長針。

長針被拔出來時的那種感覺雖然算不上痛楚,卻又酸又癢的,就像是有蟲子爬過一樣,難以忍受。

為了分散注意力,雪麒麟再次打開話匣子。

“大牢外應該有很多人在巡邏吧,虧你們能不動聲息潛進來啊。”

齊綺琪手上動作突然頓住,然後像是現在才發現什麼似的,語氣呆滯地開口:

“……沒有。”

“沒有什麼?”

“沒有巡邏的人。”

“怎麼可能沒有!”

雪麒麟驚呼出聲,華天極這麼重視她,不可能是放兩個弟子在這裡看守就算,應該布下森嚴的戒備才是。

看守?慢著──

“看守的人呢?你殺了?”雪麒麟急問。

“也沒見著。”齊綺琪的語氣也漸漸凝重起來,“剛才我太過於焦急你的安危完全沒注意到,但你這麼一問我就覺得奇怪,天劍門怎麼可能如此疏如防範……”

不安感急速萌生,雪麒麟不太肯定地問道:

“會不會是陷阱?”

齊綺琪沉思了好一會兒,才帶著些微的猶豫搖頭。

“……如果是陷阱,我們早就被圍起來了。”

什麼回事?難道有其他人在幫助我們?等等──羅轟呢?

“葉震只引開了華天極嗎?”

“是的,我們是見華天極離開了天劍門才潛進來的。”

“這天劍門可不止一個天境啊!”

“什麼?”

“痛!”

或許是太過於驚訝了,齊綺琪剛拔出來的長針又刺了回去。

“呀!抱歉抱歉!你剛剛說什麼,天劍門還有第二個天境?”

雪麒麟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畢竟她就是被第二個天境打成重傷。

“怎麼可能……”

“那個人好像叫羅轟。”

“你說什麼?”齊綺琪駭然地起身。

“我說那個人叫羅轟……難道是什麼有名的人嗎?”

齊綺琪雙眉皺得不能再皺,臉色也難看得要死。

“那可不是天劍門的人……羅轟是鎮國衛的人啊……”

“鎮國衛?那是什麼?”

齊綺琪想張開了口,想要回答之際──

“宮主、小師祖,你們還沒好嗎?”

洛青略顯焦急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她已經走到很近兩人的地方了。

經洛青這麼一提,齊綺琪如從夢中驚醒,略顯急躁地說:

“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不管是不是陷阱,現在我們能做的事就是儘快離開這裡。”

“咦,小師祖,你的背……”

洛青似乎發現了雪麒麟背上所剩下的幾根長針,訝然地這麼一問。

“對,差點忘了這樁,小七你趕快幫我拔掉,小青你也來幫手。”

“差點忘了!”“哦,好。”

兩人同時應答,然後聯手開始拔起長針來。

原本雪麒麟以為這項拔針的工作,會就這樣如無意外地結束,但是當最後一根針被洛青拔出後──

如同決堤河水般,真氣狂暴地運轉起來,衝擊著四肢百骸。早前在與華天極的戰鬥之中因為強驅真氣而損壞的經脈,也因此響起悲鳴。彷佛是五臟六腑被真氣撞擊的聲音在腦海中迴響,讓她一陣暈眩。

若不時她及時用手撐地,恐怕早就倒地不起了。

“小師祖,你怎麼了?”

洛青急忙地問,齊綺琪也投以擔心的眼神。

“我──”說話聲戛然而止,一陣溫熱直湧上喉頭,雪麒麟吐出了一口血。黑的血。

強烈的虛弱感襲來,瞬間將她的意識吞噬了一半。

“小師祖!”

在意識完全消失之際,雪麒麟聽到了齊綺琪的呼聲,也看見了洛青那充斥著愧疚的雙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