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三十一、洛青的笑容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503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渾身早已濕透,雨水流進眼中模糊了視線。

即使如此,她依然沒有生起一絲尋找避雨地方的念頭。

背後傳來溫暖的觸感,耳邊感受到微弱的呼吸──這一切都在驅使她不毫風雨地前進。

在這片平原上,齊綺琪背著雪麒麟在雨中前行。她們已經離開天劍門很遠了,至少有四十裡。

齊綺琪微微回頭,即使背後是一片平原,卻因為大雨之故而顯得視野不佳。憑著地境的修為,雖然說上算是一無望際,但是半裡之內的事物還是能夠看得清楚。

背後並沒有人追來。

沒有天劍門的人,也沒有齊綺琪引頸企盼的青色身影。

洛師姐怎麼還沒有追上來呢?是不是還沒有擺脫天劍門呢?齊綺琪一陣心憂。

這時龐大的氣息突然進入感應範圍,高速朝齊綺琪靠近。

齊綺琪的先是皺起眉頭,但很快又松了口氣,撫平過來。

是熟悉的氣息。

不一會兒,以真氣護體彈開雨水的身影從齊綺琪的右前方斜切過來。

“宮主!”葉震看了齊綺琪背後的雪麒麟一眼,“小師祖沒事吧?”

他的語氣有點不穩,估計是與華天極的周旋使他有了不少的消耗。

“應該沒事,洛師姐說不嚴重。”

“那就好。”

洛青的醫術聞名天璿宮,葉震毫不猶豫就相信了洛青的判斷。

“葉師叔……“齊綺琪遲疑了一下,“你跟華天極交上手了?”

“沒有纏鬥,就是我逃他追,他退我追。”

死纏難打卻又避其峰芒?齊綺琪臉色古怪地說:

“你也是挺……嗯,卑鄙的。”

“……”

葉震盯了齊綺琪一眼,沒有作聲。

只是齊綺琪莫名地能從他死板的表情之中,看出一絲難堪之色。

像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一般,齊綺琪忍不住輕笑出聲。

“……宮主笑什麼?”

“沒、沒什麼哦,只是……忽然覺得你其實也沒有想像中可怕而已。”

我怎麼就笑出聲來呢?齊綺琪雙頰透紅。

只是……為什麼呢?以前明明怎麼都看不穿那副死板臉,這次卻……

“你很怕我嗎?”

“怕,當然怕。你覺得有什麼理由不怕?”

齊綺琪略有感歎,坦率地回答。

“……我高座宮主之位,而你是我的副手,無時無刻在注視著我,而偏偏你修為比我高,手碗也比我好……你說我能不怕嗎?”

葉震比自己優秀這個事實對齊綺琪產生沉重的壓力,也讓她不由自主地去懷疑,懷疑對方是不是因為明明能力比較高,卻要屈於人下一事感到不滿,而這樣久而久之,就漸漸變得憚忌、不安起來,甚至會猜度對方的一言一行是不是有特別的意義。

這種多疑足以毀滅兩人之間的關係,事實上也是如此。

話雖如此,齊綺琪卻覺得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一件事,畢竟在優秀的下屬面前,會感到自卑是人之常情,而自卑感會讓人變得多疑──就是如此簡單的一個道理。

“我從來沒想過。”

齊綺琪雖沒有明說,但是葉震顯然也是明白到個中原因,才會說出這麼一句。

“你不說,我怎麼知──”齊綺琪自嘲一笑,“不,就算是說了也不會相信吧。”

葉震默言不語,大概也是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吧。

有些事情從來都只能靠自己釋然,外人對此只能束手無策。

不能不提的是,這次的危機逼使她跟葉震合作,似乎讓他們之間多了幾分理解。

如果以後還發生這種事,自己會不會直接求助於葉震呢?

齊綺琪不敢斷言是否,但是有一必有二,俗話也說先例先例,既然已經有這次“先例”,齊綺琪覺得自己十有八九能在危機面前放下成見,找上葉震商討吧。

“──洛師侄呢?”

突如其來的疑問,打斷了齊綺琪的思緒。她差點就忘記了洛青一事。

“洛師姐留下來抵擋追兵了”齊綺琪猶豫起來,“葉師叔,你說洛姐師會不會沒能擺脫掉天劍門?”

“嗯──”葉震沉吟了一下,“不太可能,洛師侄的實力就算跟我打上百場也才有可能落敗,華天極既然不在場,那麼天劍門絕對沒人留得住洛師侄。”

這時齊綺琪想起了一件事,連忙說道:

“可小師祖說有另一位天境參了一腳,她就是被另一位天境所打傷的。”

“什麼!”

葉震驚呼出聲,難得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別叫那麼大聲!都要聾了啦!”

那一聲驚呼帶著真氣,震耳欲聾,讓齊綺琪有所不滿。

“……抱歉。”

齊綺琪白了對方一眼,也沒再追究什麼,畢竟自己剛知道此事時的反應也沒比葉震好上多少。

而且,更讓人驚訝的事情還在後頭。

“聽小師祖說,那天境叫羅轟……又是天境又叫羅轟的人就只──”

葉震急不及待地打斷了齊綺琪的話,凝重地反問:

“你是說那位天境就是鎮國衛統領羅轟?”

“小師祖是這樣說的。”

“不可能……”

壓低視線的葉震喃喃地如此說道。

他會如此動搖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鎮國衛──華朝皇帝直屬的一支武者力量,單從規模而言超越了五大門派聯合,但是實際戰力大概只算得上五大門派的中游程度。

當然,也是比現今的天璿宮要強。

不過,真正令齊綺琪奇怪的是,鎮國衛本就是為了與江湖各門派抗衡,由華朝初代鎮國公所建立的,也因為兩者之間是水火不容的關係。

既然如此,天劍門又是怎麼才能請出鎮國衛出手幫忙呢?

“……難道天劍門投靠朝廷了?”

“……鎮國衛是朝廷的人,他會與天劍門聯手對付天璿宮不足為奇,畢竟五年前的事情還擺在那裡。”

五年前刺帝一事令朝廷深恨五大門派。“真是的,那你說什麼不可能?”

“我是說羅轟不可能會對天璿宮出手。”

“原因呢?”

不知為何,齊綺琪莫名地感到不安。

默然了半晌,葉震語氣複雜地說:

“……洛青對羅轟可是有救命之恩啊!”

“什麼……?”

衝擊性的事實。

齊綺琪雙目猛地睜圓,同時疑惑在心裡落地生根。

難道洛師姐她……

青色的弧光在黑暗中閃現。

“──唔!”

血的激流朝四方噴射。

梁伯仲面容扭曲,瞬間與洛青拉開距離,卻留下了一隻仍然握長長劍的斷臂,就落在洛青的跟前。

落地後,梁伯仲單膝跪地,呼吸急速地按住右肩斷處。即使如此,血液仍止不住從指逢間湧出,瞬間就染汙了他的衣服。

“梁大總管!”

不知名的天劍門長老一邊警誡持劍立在雨中的洛青,一邊扶起失去一臂的梁伯仲。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洛青依然沒有動作。

灰中透青的長劍任由飄潑大雨洗刷,沒有一絲血跡能夠在劍上久留。

雨水沿著洛青的臉龐滑落,在下巴處彙聚成珠繼而漓落。她的表情雖然清冷依舊,但是她的呼吸卻明顯失了節奏,證明她也並非遊刃有餘。

只是──

四周亂七豎八躺滿了屍體,在途中趕來支梁仲伯的天劍門長老一個被砍去頭顱,另一個胸前被砍了一劍,但傷口不深。

──與損失慘重的天劍門相比,洛青付出的代價就是小得多了。

梁伯仲任由他人扶起,吸了一口氣,語氣顫抖地詢問:

“洛青,你到底有何底有何企圖!如果你只是為齊綺琪爭取時間,你沒必要拚死相博至此!你早就可以擺脫我們走了,你為什麼還留在這裡!是想將我們趕盡殺絕嗎?”

洛青垂下視線,冷不防地淡淡說道:

“……我在等人。”

“……等誰?”

“讓我贖罪的人。”

洛青揚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苦笑。

“莫名其妙!”

梁伯仲怒駡了一聲,可卻沒有任何追加行動。大概是自覺沒能力打過四肢建全的洛青,所以才動口不動手的吧。

不知道想到什麼,梁伯仲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又驚又疑地說:

“你難道是在等華掌門!”

洛青沉默不語,梁伯仲似乎將之當成是默認。

“……你到底有何所圖?”

“……他的死。”

她的語氣平淡,意味卻深遠。

“好笑!難道憑你還想殺我嗎?”

──這句話響徹了天際,同時又讓人覺得是在耳邊炸響,不帶半點距離感。

不,就在身後。

洛青本能地想要回身,但是──

冰冷的觸感貫穿了身體,血液激射而出。

“……”

洛青怔怔地看著從胸前穿出的劍尖。

下一瞬間,狂暴的真氣從傷口湧入,在洛青的體內橫衝直撞起來,強烈的劇痛讓她一陣暈眩。

強撐起搖搖欲垂的身體,洛青反握長劍猛然後刺。但是帶有涼意的利器先一步抽離身體,讓她刺了個落空。

洛青一下子失去重心,癱坐在地就是一陣咳嗽。

她只咳了幾聲,便被嘔出的大口鮮血給中斷。鮮紅奪目的之中,隱隱能夠看見內臟的碎片。

強烈的抽離感,讓洛青清晰感受到生命的流失。她按住胸前的傷口,又咳了幾聲,隨即抬起不知還能維持多久的視線。

華天極落在她正面不遠,就站在梁伯仲的身面。

“洛青,你很大的膽子啊!傷我殺我這麼多人,竟然還妄言殺我?”

即使再怎麼壓抑,華天極的語氣仍因為憤怒而微微顫抖。

“想來……”洛青深吸呼了一下,壓下急促的呼吸,“華掌門應該見過我們副宮主了。”

“……是又如何?”

“那麼……你應該知道他並非……你想、想的那個人。”

說完之後,洛青又咳了幾聲。

“……你為什麼知道?難道你才是那個人的同夥?那個人到底是誰?”

“……”

洛青沒有回答。她自然不可能回答,因為一旦回答了,之後的計畫很可能就會付之一炬。

“……那個人到底是何打算?為什麼要我們活捉雪麒麟,又讓你們來演這麼一場大戲?”

“你覺得呢?”

洛青淡然而笑,嘴角勾起了諷刺的弧度。

“你們是在利用我?!”

華天極怒吼一句,狂暴的真氣形成一道衝擊,吹得洛青衣衫作響。

“說!不然你的命就留在這裡吧。”

舉劍直指洛青,華天極怒不可竭。

“我說也得死,不說也得死──我殺了天劍門那麼多人,還傷了華掌門你的左右,如果你就這樣放過我,想必也是難以向天劍門上下交代吧。”

洛青語氣依舊淡泊,就像在陳述一件事不關己的事情似的。她的說話越來越清晰,壓根不像是受了致命傷的樣子。

迴光返照嗎?洛青不由自主地想到。

“……你是來送死的?”

“你現在才問會不會晚了一點?”

“你……”華天極怒得一時之間說不話來,劍也抖了起來。

洛青輕輕搖頭,這看在華天極眼裡想來也是一種揶揄吧。

“我要將你碎屍萬碎,把你的衣服扒光,再將你掛在金陵城外!”

“既要將我碎屍萬碎,又要將我裸身掛在金陵城城頭……華掌門看來真的是氣瘋了。”

“廢話少講!”

真氣灌注進長劍之,華天極手上長劍開始泛起劍光。

他舉起長劍,卻沒有將之揮下。

因為──

“羅轟,你這是什麼意思?”

羅轟無聲無息地出現,擋在洛青身前。

“……羅某只是想跟她說說話罷了。”

“滾開!不殺她難泄我心頭之恨!”

“……你想與我為敵?”“你……”天劍門掌門氣極反笑,“很好,羅轟!原本我還想著你為什麼願意與我聯手,現在看來這也是一個局,虧我還沾沾自喜地一腳踩了進去──你們到底設這麼一個局是想幹嘛?”

“……羅某說了想跟她說說話,華掌門為何如此不識趣?”羅轟毫不在乎華天極怨毒的眼神,征自抱起洛青,“比起在這思前想後以圖搞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華掌門倒不如想想如何應付天璿宮的怒火更好……天璿宮的小師祖可不好應付。”

羅轟這麼一說,華天極就像是吃了屎似的,臉色難看得要死。

“好好好!!!”

華天極連說了三個好字,然後憤而收劍。

“羅轟,這件事華某記下了。”

“隨便你。”

留下這麼一句,羅轟就抱著洛青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場。

“你不該來的。”

感受著羅轟的體溫,洛青語氣複雜地說道。

“可我想來。”

洛青垂頭,無言以對。

“……你真的不後悔嗎?”

洛青輕輕搖頭,羅轟苦澀地說:

“他們不會體諒你的。”

“小師祖會的……”

“你為什麼能如此肯定?”

“……因為我想這麼相信。”

“你不該這麼相信的,一開始你也不該這麼做。”

“有些事情,不是該不該、能不能的問題,而是想不想的問題。”

洛青閉上雙眼,語氣懷念地說。

“而我,只想到這種做法……”

羅轟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才再次開口:

“……即使會死?”

“即使會死。”

洛青淡淡地說,語氣之中卻隱含堅定的意志。

“……你有什麼心願?”

“我死後,把我的屍體帶回去三顧村埋了吧……嗯,就埋在我爹爹的旁邊。”

“你應該回天璿宮的。”

“我過不了自己那關。”

“你是為他們好啊!”

羅轟激動地大叫了這麼一句,讓洛青愕然怔住。

但隨即她就釋然一笑,他這是在替我感到不值吧。

“你──”

只說了一個字,洛青再次咳嗽起來。這次她咳了很久很久,幾乎讓人覺得再這麼下去,她的生命就要咳光了似的。

待咳嗽稍稍平伏下來之後,洛青語氣懇求地說:

“……替我給小師祖傳句話吧。”

她說得很急切,因為她害怕自己來不及說完。

“……你說。”

“就說──”

洛青目光放得很遠很遠,那個方向是天璿宮的所在。

“──對不起,沒能再陪你四處看看。”

“好。”

洛青笑了笑,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