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三十二、葉震與齊綺琪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446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撐開沉重的眼皮,她醒了過來。

映入眼裡的是陰暗的木制天花板,微微移動視線能看見繡有青花紋的白色床簾。

這是我的房間啊,雪麒麟模糊的意識漸漸凝聚,隨即察覺到有點不妥。很重,有什麼壓在她的肚子之上。

她微微撐起上半身,往懷內看去。烏黑如雲的長髮鋪散在被子之上,姣好的臉孔就在眼前。

幼長的睫毛微微翹起,小巧的鼻子隨即呼吸聳動,粉嫩的櫻唇微微張開,溫熱的吐息彷若可見,而最為討喜的側是那微微泛紅的雙頰。

精緻如此的面容,其主人自然就是齊綺琪。她正把雪麒麟的肚子當成枕頭,安穩地趴睡著。

“這小七怎麼睡在這裡了啊……”

“……宮主她這幾天一直在照顧你,昨晚我們剛回到宮裡把小師祖你安頓好之後,宮主連房間也沒回,就在這裡守了一夜。”

果然是如此嗎……

窩心的感覺油然而生,雪麒麟輕輕撥開落在齊綺琪臉上的幾縷頭髮。

然後,她看著齊綺琪那晶瑩鼻頭,忍不住伸出手指輕戳了一下。對方若有所感地皺了皺鼻子。

這有點可愛啊!雪麒麟忍不住又戳了一下。

“話說回來,小震啊……既然你在的話,可以早點招呼一下嗎?換著別人,恐怕早就給你嚇死了。”

雪麒麟一邊用指尖輕輕在齊綺琪的臉上打著圈圈,一邊沒好氣地投訴。

話雖如此,她其實在醒來的那一瞬間竟已經注意到葉震的存在。沒有隱藏氣息的天境,就跟個太陽似的,凡是達到人境,能夠感知氣息的武者都很難注意不到。

“……徒孫下次會注意的。”

雪麒麟滿意點了點頭。

忽然,她留意到自己的手臂仍然纏著白布,但是已經沒透出任何血色了。血應該早就止住了,雪麒麟活動了一下手腕,也沒特別感到痛楚。大概是真氣迴圈回復正常後,身體的自愈能力大幅上升之故吧,傷勢帶來的不適已經少了許多。

維持著半撐起上身的姿勢實在是太累了,雪麒麟又不好意思吵醒齊綺琪,索性躺回床上。

她微微側頭看向身穿黑袍站在一旁的葉震,輕聲問道:

“我睡了幾天?”

“已經三天了。”

“是咩──”雪麒麟看著天花板,“話說當時是你引開華天極的吧?”

“是的。”

葉震不鹹不淡地說,沒有一絲邀功之意。

“真的麻煩你了。”

雪麒麟臉色微微紅了起來,以不自在的語氣向葉震道謝。

“小師祖言重了,這是葉震應該的。”

“也辛苦小七了──”雪麒麟忽然想起了那道青色的身影,“對了,小青呢?”

換在平時,這種情況洛青想必也會守在自己的身邊吧,可惜雪麒麟直到現在還沒有看見她的身影。

是去休息了嗎?雪麒麟莫名地感到些許不安。

“……洛師侄還沒回宮。”

“什麼!”

雪麒麟完全忘記了還在自己肚子上做著美夢的齊綺琪,猛然坐起身子。齊綺琪的頭一下子從她的肚子滑落,然後──

咚的一聲。

“好痛!”

齊綺琪揉著額頭,泛著淚光的鮮紅雙眸望向雪麒麟。

“你這混蛋,你起床之前就不能先叫我一聲嗎!”

雪麒麟尷尬地搔著頭髮,乾笑兩聲。

“抱歉抱歉……我一時沒注意。”

“你絕對是故意的!混帳!虧我還照顧了你幾天!”

齊綺琪怒氣衝衝地指責雪麒麟的不是。

或許是看不過去吧,葉震終於開聲為雪麒麟辯解:

“宮主,這倒不是小師祖的錯,她只是聽見洛師侄還沒回宮的消息,吃了一驚才沒注意到你而已。”

葉震的聲音讓齊綺琪肩膀猛地一抖,她僵硬地轉頭,在看見葉震的一瞬間難以為情地說:

“原來師叔你也在啊……”

“來了好一會兒,本打算看看情況,結果卻遇上小師祖醒來,就小聊了幾句罷了。”

“這……”齊綺琪縮了縮身體,無地自容地接著說:“你不用跟我解釋的。”

葉震怔了一下,露出了苦笑。

“這不是宮主說我不解釋,你不明白嗎……”

“好、好像也是……”

雪麒麟見齊綺琪的臉色越來越紅,不由自主地在想,這小七的臉皮還真是薄。

然後,兩人同時沉默起來。氣氛有點尷尬。

雪麒麟奇怪地看了齊綺琪一眼,只見她好像咬著下唇,似乎很是難為情的樣子。接著,她又看向葉震,發覺對方面色相當古怪,好像不經意間撞破一些尷尬事,又不好意思出聲似的。

這情況就像是父親一如往常走進女兒房間,卻發覺女兒正在換衣服似的,尷尬非常。

雪麒麟一陣好笑,同時又疑惑這兩人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小七,洛青還沒回宮是什麼一回事啊?”

比起兩人關係之間的變化,她更在意洛青的安危。

“師叔,你告訴小師祖了?”

齊綺琪面色一僵,質問葉震的語氣有著不善之意。

“小師祖早晚會知道,既然如此有何好隱瞞?”

雪麒麟越聽就越覺不妥,眉頭也在不知不覺間緊皺起來。

“小七,到底是什麼回事?”

“這……”

齊綺琪看起來猶疑萬分。

她在猶豫什麼?

不,她這是在擔心我吧!

當看見齊綺琪視線裡的憂心,雪麒麟如此斷定,所以她放柔聲音,既像安撫又像請求地說:

“告訴我吧。”

齊綺琪怔怔地睜大雙眼,雪麒麟報以微笑。

“我知道了。”齊綺琪表情釋然,“洛師姐為我們留下抵擋追兵,至今還沒回來……”

說到這裡,齊綺琪深呼吸了一口氣。

“葉師叔說洛師姐恐怕是凶多吉少……”

聽到齊綺琪的回答,雪麒麟呆住了。在聽到葉震說洛青還沒回宮之後,她就有不好的預感,但是她勢沒想到會是“凶多吉少”。

洛青的笑容在腦海中一閃而過,逼使雪麒麟穩住動盪不安的內心。

“……有派人去找嗎?怎麼就凶多吉少了?”

“在天劍門實際動手活捉了小師祖你那一刻起,天劍門實際上就是對我們宣戰了,而我們也接下這樁,營救了小師祖你。雖然現在表面上看來沒什麼大不了,但暗地裡已經是勢同水火了。”

葉震沉聲解釋

,雪麒麟略顯煩厭地追問:

“所以呢?”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難派人去搜索洛師侄,天劍門也不會坐視不理,說不定會對我們派出去的人不利……而且,已然翻面的現在,如果洛師侄真的落在天劍門手中,華天極也不可能放過洛師侄。”

“小七,你也是這麼想?”

齊綺琪一臉愧色地點頭。

“換言之,這一切都是你們的推測,是吧?”

已經有壓抑不住的憤怒夾雜在語氣之中了。

葉震與齊綺琪互看了一眼。最後,由齊綺琪開口說:

“小師祖,你冷靜點……”

“冷靜?”

一陣怒氣頓生而起,雪麒麟瞪向齊綺琪,猛拍床板。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看待所謂的門派,但在我看來門派就是一個家,門派裡上下都是自己的家人,而現在我的家人下落不明,你卻叫我冷靜?”

雪麒麟不想任何人像她的侄女一樣毫無反應地躺在自己眼前,更不想他們像自己父母一樣,突然變成冷冰冷的屍體回到自己的身邊。

──都不想。

已經不想再感受那種失去的窒息感,永遠也不想。

但是現實往往不盡人願,如果真的不幸地再度失去身邊的人,那麼至少……至少,再見一面。

若然連最後一面也見不上,那麼就實在是太讓人悲傷了。

“……家人嗎?”

目光呆滯的齊綺琪反芻著這兩個字。

“好一個家人!一個門派應以家自居,門派之中可不都是我們的家人嗎?”葉震頓了頓,語帶懷念地接著說,“曾幾何時先師也對我說過,應待師兄弟妹如親人,可是……我卻又在不知不覺間忘了這個道理。若非如此,我與宮主何必互相猜疑至此……”

說到這裡,葉震表情一轉,用審視的眼神望向雪麒麟。

“可小師祖,即使洛師侄有害小師祖你的嫌疑,你也把她當成是家人嗎?”

“……我不信她是真心想要害我。”

說實話,雪麒麟也懷疑洛青,畢竟她自從與自己出行天劍門之後,有不少怪異的行為。

若果真是洛青所為,雪麒麟毫不懷疑她是有自己的理由,也不是真心想害自己,否則她時不時對自己露出的愧疚眼神又該如何解釋?又為何涉險營救自己,甚至還為自己留下抵擋追兵,至今生死未蔔?

即使不是如此,就算是毫無根據,雪麒麟也不相信。她不想相信。

“如果……如果小青她是真心想害自己,那麼實在是……”

──太讓人悲傷了。

“但是,為了一個家人,我們難道就讓更多家人去涉險嗎?”

葉震說得很有道理,讓雪麒麟一時無言以對。

如果真把門派的所有人都當成家人,那麼就應該一視同仁。

從來都沒有犧牲多數,成就少數的道理。

若果真是如此為之,那就證明她只是說得漂亮,實際上把洛青看得比其他人都重要。

如此一來,她就僅僅只是一個偽善者罷了。

可是,又有誰能夠賦予所有人同等的價值呢?即使是家人,也有輕重。

──有人喜歡父親多於母親,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道理。

雪麒麟垂下雙眼,語氣平淡卻又不容置疑地說:

“那我就自己去。”

葉震忽然歎了口氣,感觸良多地說:

“就像我不明白宮主,只是沒有將心比己一樣,我們經常站在道理的一邊,但是卻忘記了什麼叫作人心……小師祖率性之道讓人佩服。”

葉震頓了頓,然後說出了出乎雪麒麟意料的話。

“小師祖現在傷勢未好,還不能下床,如果可以這一趟就讓徒孫代勞吧……

聽到葉震的話,雪麒麟愣愣地望向葉震。

“小師祖,你意下如何?”

“不太好吧……就像你所說我們已經天劍門翻面,雖然你可能不怕華天極,但可是還有一個羅轟啊……”

齊綺琪與葉震笑著互看了一眼,然後齊綺琪含笑地逗趣道:

“喲喲喲,你這態度怎麼一百八十度轉變了呀?”

她甚至學起了雪麒麟的口癖。

“囉嗦!我剛才不是一時沒想清楚嘛……”

雪麒麟有點尷尬地別開視線。

經過葉震剛才一針見血的反問之後,她也意識到自己的自私。

“小師祖無須擔心,如果我沒猜錯,羅轟絕對不是真的跟天劍門聯手了,他恐怕只是受洛師侄所托才會出手罷了。”

葉震成胸有竹地說。

“……你難道已經知道來龍去脈?”

“我這葉師叔老奸巨滑,估計是猜到十有八九了。”

不知是不是想到葉震經常故作高深,齊綺琪可愛地哼聲道。葉震搖頭苦笑。

這葉震是不是變了啊?以前就算自己再怎麼挖苦他,他也只是板著一張臉,根本不像現在這麼多表情,還有小七以前怎麼也不會在其他人面前露出這種小女生性格吧?

雪麒麟雖然覺得這兩個人有些古怪,不過也沒有深究,畢竟洛青的事情為更重要。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你們倒是快說吧。”

“在你跟洛師姐出發去金陵城後,秦辰就死了。”

“死了?他怎麼死?”“是被殺的,那時恰好李師姐行蹤不明,我們曾經一度懷疑到李師姐頭上。後來,我們在你口中得知羅轟聯手華天極一事,而洛師姐曾對羅轟有恩,葉師叔憑此斷定羅轟不會好端端對天璿宮不利,所以……”

齊綺琪有點不安地偷看雪麒麟的表情。

是在關心自己的情緒嗎?雪麒麟心裡苦笑。

為了表示對方沒什麼,她沒好氣地白了齊綺琪一眼,無奈地追問:

“你們就懷疑這一切都是小青所為?”

“是的,最後我們也在洛師侄的房間找到了暗房,在房內失蹤多時的李師侄。”

葉震接了一句,之後又把話語權交回還給齊綺琪。

“當時婷姐姐一看見我們,就急切地叫我們阻止洛師姐,不要讓她做傻事。”

“做──”

雪麒麟突然止住說話了,抬頭望去。

──有一位天境漸漸靠近天璿宮,那陣氣息雪麒麟似曾相識。

是羅轟?她皺起了眉頭。

“看來解惑之人終於來了。”

葉震嘴角微微勾起,說得意味深遠。

“小七,拿我的衣服來,我們去看看。”

雪麒麟瞇起雙眼,不容置疑地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