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一、天璿宮小師祖 一之三十三、羅轟的請求

書名:一派之長為老不尊! 作者:湛藍工房 本章字數:25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9


“這羅轟的氣息很是古怪……”

快步走在路上,雪麒麟忽然若有所覺,疑惑地向葉震詢問。

若果一個天境有意隱藏氣息,就算修為較高的武者也不一定能感覺得出來,所以雪麒麟並不奇怪羅轟為什麼能如此靠近天璿宮才讓自感應得出來。她奇怪的是這羅轟的氣息若隱若現,像是被霧所遮掩而變得視野模糊一樣。

“他是影門出身的,對氣息的控制很是在行。”

身後傳來葉震的解答,雪麒麟擺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小師祖、宮主、副宮主!”

前方不遠傳來呼聲,抬頭望去就見一個中年人正朝她們跑來。

“這是誰?”

雪麒麟微微側頭,不動聲息地向站在一旁的齊綺琪發出提問。

“這是楊岳甯楊長老。”齊綺琪語氣一轉,恨鐵不成鋼地說,“話說,我不要求你記住門派上下的名字,但至少各位長老你得認全吧?”

“是是是。”

雪麒麟毫無自覺,嫌麻煩似地隨口附和。

這時楊岳寧已經來到了面前。他朝雪麒麟拱了拱手,算是招呼。

“你們放羅轟進來了?為什麼不攔住?”

葉震一開口就問羅轟的事。

羅轟沒刻意隱藏氣息,雖然地境的感應力不如天境,但是齊綺琪也感應到羅轟的存在,那麼除她們這三人之外,其他地境也應該有所察知。

“他帶著洛長老的佩劍,而且……”

楊岳寧忽然欲言又止起來。

這傢伙吊什麼胃口啊?雪麒麟有點不耐煩,正想詢問之際,葉震卻搶先了開口。

“而且什麼?楊長老有話就直說吧。”

“……他背著一副棺木。”

棺木?小青的劍?難道──

一個不好的念頭在腦海中憑空出現,雪麒麟雙眼圓睜。

然後,大袖急振。她如同展翅衝刺的大鷲般彈射出去。

視野裡的一切都在快速逝去,她縱身躍起,在牆簷上輕點,借力提速。只一瞬間,正殿就已經近在眼前。她在正殿門前急刹,重心還沒調整過來,便踉踉蹌蹌地跑入正殿之中。

戴個怪異面具的羅轟就在正殿之上,而在他的身旁的則是一副棺木

──讓雪麒麟不安的棺木。

雪麒麟步履蹣跚地走近那副棺木,使上全身的力氣才把棺蓋推開了那麼一點。心臟猛激跳動起來,她沒敢把棺蓋推開。因為她怕看見裡面睡著的人。

屆時事實擺在眼前,又該如何自欺欺人呢?

“你不敢看嗎?那我就幫幫你。”

雪麒麟還沒反應過來,棺蓋就已經不見了,是羅轟拉開的。

──那道青色的身影終於映入眼裡。是洛青。

她睡在棺木之中。神色安祥得好像真的僅僅是睡著了。

可她真的會醒來嗎?雪麒麟想要相信她只是睡著了。可是,那已不見血色的嬌容,那不見起伏的胸脯,那沒有生氣的軀體,都沒有允許雪麒麟誤會下去。

她死了。

雪麒麟目光呆滯地盯著洛青蒼白的臉,顫顫巍巍地伸出手,輕輕撫過那道平靜的笑容。

──是冷的。沒有溫度,沒有人的溫度。

不知不覺間,眼角已經濕了。

雪麒麟茫然地看向站在一旁的齊綺琪。

似乎在忍耐什麼似的,齊綺琪咬住下唇。她咬得很用久,把唇都給咬破了,滲出了血。

然後,雪麒麟又把視線投向站在齊綺琪身後半步的葉震。他面無表情,乍看之下平古無波的深眸裡卻隱隱透著哀色。

這一切都在訴說著一件事──

心臟像是被人握住般,強烈的窒息感讓她一陣暈眩。她強逼自己站穩身體不致跌倒,身體

卻無法壓抑的顫抖起來。

某種濃稠、黑色的情緒泉湧而出,像是要把一切都淹沒般企圖吞噬雪麒麟的意識。

雪麒麟抬起視線,直視著羅轟。

從他的眼珠之中映照出一雙已然染成金黃的空洞雙眼。

沒有感情、沒有神采。

最讓雪麒麟意外的是,她竟然笑了起來。

那是一道微笑。

渴望著某種東西的微笑。

這是我嗎……略有模糊的意識如此自問一句,但是──

隨便了,怎麼也好,雪麒麟已經放棄了思考。

“是你殺的?”

語氣平靜如水。

不知為何,羅轟竟然閉上眼睛慰然一笑。

“……雪麒麟,洛青她有話要我轉告予你。”

只是這麼簡單一句就把盤纏在心中的濃稠的黑色情緒驅散。

像是在黑暗之中看見一絲光明一般,雪麒麟的雙眼重新聚焦,焦點就在羅轟的臉上。

“──什麼話?”

雪麒麟問得很急切,怕聽不見答案似的。

“她說──”羅轟目光放遠,“對不起,沒能再陪你四處看看。”

既然如此,你為何不活下來呢?

雪麒麟垂下眼睛,讓瀏海的陰影遮去了表情。

“……是誰殺的?”

“華天極──她原本可以全身而逃的,可她沒有。”

雪麒麟愣愣地抬起頭來,語氣顫抖地反問:

“為什麼?”

“她說這是贖罪,至於是贖什麼罪,你們應該明白。”

羅轟這句話等同於在說,一切都是洛青所做的,要不然,何罪之有?

可是雪麒麟沒有為此憤怒,也沒有一絲恨意。

雖然與洛青相交甚淺,可她的笑容、她的關心,都讓雪麒麟恨不起來。如果她真的恨起洛青來,就等同把這一切都否定,標籤成假情假意,那就實在是讓人惆悵了。

雪麒麟寧願相信她是自有苦衷,所以她不在乎洛青害她自己受傷、害自己天劍門活捉的事。

現在,她想知道的就只有──

“你一早就知道的是不是?”

雪麒麟走前一步,雙拳握得很緊很緊。

“是。”

“那你為什麼不阻止她──阻止她幹這種傻事?”

“她一心求死,如何阻止。”

雪麒麟張開了嘴,卻什麼都說不出口。洛青為什麼求死──雪麒麟想都不用想就猜到了個大概。

莫過於覺得傷害了她,也傷害了天璿宮的眾人,所以過不了自己的那關吧。

實在是太傻了,也太自以為是了。

可是──

有點結從來都只能靠自己解開。

雪麒麟歎了口氣,除了歎氣她真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

“……人我送到了,話我也帶到了,這裡恐怕是沒有羅某的事,只是羅某還有個不情之請,想請雪前輩幫忙。”

見羅轟一臉正色,雪麒麟默然了一下,才開口問:

“……什麼事?”

“她對我有救命之恩,可這恩情我已經沒法報了……但是我還能為她求你一件事……不管洛青所做的事,你認不認同。但是──”羅轟微微欠身拱手,語帶真誠地說,“請你原諒她。”

雪麒麟默然了好一陣子,苦澀地說:

“如果她還在,我恐怕會罵她一頓,可她都死了……還有什麼好原諒?”

“那羅某就放心了。”

說完,羅轟再次擺出冰冷的表情。他朝葉震點了點頭後,就邁開腳步。

“那個……羅轟。”

羅轟沒有應答,但還是止住了腳步。他在等雪麒麟的話。

雪麒麟遲疑了一下,才感激地說:

“謝謝你帶她回來。”

他依舊沒有回答,身影很快就從雪麒麟的視線之中消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