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致依依的愛于荒年

第一卷 眾姐妹 45.我在北京!

書名:致依依的愛于荒年 作者:潘浪攜手依依 本章字數:120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2:59


  王斌鎖起了眉,囑咐的口氣:“一會兒,婷婷和宛兒也會來,她們來了之後,你別說你是農民工。”

  關於農民工的臆斷形容先撇下不談,什麼?他還叫了宛兒?

  “不用了,我還有點事要先走了,下次再聚吧!”我的臉龐上有種燒灼的痛。

  王斌擺了擺手,不快地說:“走就走吧!我還嫌你拉分了。”

  飯是他請的,他願意叫誰就叫誰,不想讓誰來誰就別去,這是天理。

  我走就行了。

  說起來,有一年零兩個月沒有見過宛兒了,不知道她現在胖了還是瘦了?我並沒有走,在拐角處的魷魚堆買了兩根魷魚。

  過了一會,宛兒與婷婷穿著時髦的冬衣一起來赴約了。我在不遠處聽到,王斌對宛兒與婷婷說:“剛才潘譽來過了,我問他現在幹什麼工作了。你們猜他怎麼說的,他說他當農民工了,真丟人了。”流言蜚語真可怕,轉個口就變味了。如果你身邊的人向你的女同學這樣的形容你,你是什麼感受?

  “宛兒的老公做什麼的?”不問女士本人,卻問女士的老公,不光王斌是這樣和廣大女性同志溝通的吧!

  “我的公公是煤礦上的小隊長,還在礦區開著一個百平米的日化店。”人家問她老公,她卻說她公公。

  宛兒畫著很濃的妝,整個面皮白得像死了好幾天都沒有來得及下葬的屍身,嘴唇上卻塗著紅得像鮮血一樣的口紅,紅白對比分外顯眼。舉手投足間都在學著貴婦人的姿態,走起路來遷延顧步。

  優雅的氣質是在特定

環境中培養起來的,並不是什麼時候想來就能來的。看看咱家雪姐無論言談還是舉止,再怎麼瞧你都覺得這樣的溫婉與典雅是從人家自身表達出來的,而不是裝B裝相。

  “宛兒的孩子多大了?”王斌問。

  宛兒都有孩子了?

  “三個月了,大胖小子。”宛兒將皮手套在胸前一劃配合著語言的傳遞。

  還是一個兒子,看來她過得很幸福。聽到這裡,我沒有咬下最後一口魷魚片,便扔進了旁邊的回收箱裡。

  “王斌,在哪裡發財呢?”宛兒又問。

  “我在北京!”我在北京,這四個字每個字的後面都有一個感嘆號。斬釘截鐵鏗鏘有力地那種答話聲,就好像他統一了北京城或者是在北京市長手下當秘書,洛城這座小鎮根本裝不下他這位大神一樣的堅決語氣。

  聽說他在電話公司工作,是單位安排他去北京那邊上班的,用他的話講是出差,主要是在櫃檯收話費。

  你是不是要對我說,今天我不該來的。錯,應該來,來了才能看清我自己。

  我的朋友,看完今天的日記,我有個問題要問你。交了我這個朋友,你覺得拉你的分嗎?

  -------------

  去年,大年初七,傍晚7點。

  從青城巷出發,我,文靜和小豪三個人相跟著去桃河橋對面的沃爾瑪公交站,準備坐車回家。鬼天氣真是冷啊!手一放進口袋就凍得不願意再掏出來。我們三個人有說有笑地走到桃河橋街口時,突然,依依從桃河橋方向迎面走了過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