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我的系統不要臉

第一卷 千古無情帝王家 第四章 徐無心

書名:我的系統不要臉 作者:お夢落夕陽 本章字數:44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4:48


徐缺眼前,出現了一張輪椅,上面,一個三十多歲的瘦削的中年人斜斜倚坐在上面,兩條腿上,蓋著一條厚厚的緞子,一雙似渾濁、似清明的眼睛,正玩味的看著他,雙眉如劍,斜飛入鬢,自然而然地帶有一種莫名的冷厲和殺伐之氣!眼如鷹隼,厲光閃爍,目光深處,尚有著隱隱的鄙夷,雖然不多,卻十分明顯!

這人如不殘疾,必是一位玉樹臨風的大丈夫!鐵骨凜凜的真豪傑!只從眉宇之中殘留的威勢看來,必然曾經是一位殺伐果決、號令千軍萬馬的大將軍!

“二叔?”徐缺停住了腳步。看著這位端坐在輪椅上的二叔徐無心,在徐缺原本的記憶之中,這個二叔就是一個坐在輪椅上什麼都不能做、混吃等死的廢人,全無半點用處;但此刻的徐缺卻敏感的從這位常年坐輪椅的二叔身上,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這股氣息,讓人毛骨悚然!

殺氣!

足以讓徐缺都動容的殺氣!

唯有常年身經百戰,從屍山血海之中拼殺出來的鐵血軍人,才會具有這等獨特的鋒銳!就像一把縱然斷折也絕不會被塵土埋藏了他的鋒芒的絕世利劍,散發著咄咄逼人的光芒!

惟這把絕世利劍,此時卻藏於鞘裡!

縱觀徐缺一生,如此等人物,至多也只見過兩三人而已,而任何一人都是手握重軍的大人物,事實上,這樣的鐵血悍將,卻是徐缺前世最欣賞的人物!其實徐老爺子也是這一流的人物,只是老爺子隨著年歲的漸長,自身修養已近反樸歸真的境地,處處深藏不露,徐缺又與老爺子相處甚暫,更何況整個徐家之中這個所謂的二叔一直深居淺出,而按著以前徐缺的草包思維自然認為是一蹶不振,所以才一時忽略!

但此刻,徐缺這一看。這徐無心哪裡是一蹶不振,反而是將仇恨埋在心裡,而自己無時不刻都在努力著。這種人,徐缺往往是最怕的。對付小人,徐缺自認為有一套招數屢試不爽,可如果對上這種人,徐缺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下手,除非在有機會的時候直接一擊必殺不留禍患,不然等他恢復那一天,說不定就是自己的死亡之日。

“難得你還叫我一聲二叔。怎麼,喝酒嗎?”徐無心抬起頭,深邃的眼珠有些譏誚的看著自己這位唯一的侄兒:“徐不缺,你很有興趣想做二世祖嗎?”說完突然歎了口氣伸手給自己滿上一杯,然後一飲而下。,暗道今天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對這樣一灘扶不上牆的爛泥有了說話的興致?當真奇怪!

徐缺看了他半天,卻是著重在看他殘疾的腰腿,突然笑了起來:“二叔說笑了,您才是貨真價實的二世祖,我充其量也只是三世祖吧。侄子做個平安喜樂的三世祖就已經很滿足了。”說完,自顧自的走進亭子坐下。

“怎麼?二叔請侄兒喝酒,卻不給酒杯嗎?”徐缺撇撇嘴,颯然道。

恩?這小子今天怎麼這種口氣說話?雖然話中有刺,但卻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驕橫跋扈?

對徐缺答話大出意料的徐無心眼睛一睜,霎那間眼中閃出一道銳利的光芒,就像是一縷奪目的閃電突然劃破了陰霾的夜空,突然哈哈大笑,邊笑邊搖頭,道:“好小子,居然敢這麼和你三叔說話!不過,你可知道,二世祖和三世祖的區別?”說完,一個酒杯彈落在徐缺面前。

“哦?還不一樣都是混吃等死?有分別嗎?!”徐缺說道,話中有刺,挑了挑眉毛順給自己滿上一杯一飲而盡,卻是嘴巴撇了撇。看到徐缺目中電閃雷轟般的目光一閃,徐缺倍覺如此鐵血男兒,如此消沉下去,實在是塵世的一大遺憾!只不過,這其中怕是有不小的麻煩,不然這讓一位鐵血軍人怎甘心如此的隱忍。

徐無心眼中閃過一道苦澀和不甘,旋即隱沒了下去,幹潔的右手撫在自己殘腿上;抬頭道:“此言大謬,如何沒有分別,個中分別幾近天差地遠!二世祖,乃是父輩打好了天下,子輩坐享其成即可,完全沒有什麼難度,只要有一張嘴會吃,就一定死不了,而且最少也能夠安享一生的榮華富貴!然而所謂的三世祖卻不然,”

他看著徐不缺的眼睛,嘿嘿笑了笑,還擊道:“所謂的三世祖,卻並不一定特指第三代人,乃是第三世的傳人;也就是說,爺爺輩的打下了天下,而中間父輩卻出現了斷層,這才叫三世祖!若你父親還健在,那麼你和我,都應該是二世祖,只不過我是從你爺爺這一輩算起,而你,是從你父親這一輩算起。這裡有所不同罷了。”

“但你爺爺如今已經老了,所以你就算有心做一個三世祖,只怕也做不了多長時間了;而你上面,除了你爺爺,已經再沒有了別的大樹可以乘涼,所以,你這個三世祖,之後的人生只怕會是非常艱難的!想要做一個合格的三世祖,如果沒有幾分本事和心機,是萬萬不成的。所以,我這個二世祖,比你這個三世祖要幸運一些。唉……”

徐無心說著,本來是為了還擊徐缺的那句‘混吃等死’,但說到後來,心中卻不由得升起悲涼之意,偌大的徐家,難道就這麼完了嗎?曾經鼎盛一時,一家之威令各國不敢正目視之的徐家,眼下竟已到了這般地步嗎!大哥戰死沙場,家族中間力量薄弱,自己殘疾;唯一有點盼頭的兩個侄兒侄女,卻是瘋的瘋,走的走,徐家血脈,就只剩下了這一個草包廢物一般的徐不缺

突然間,徐無心興致全無,頓覺百無聊賴,連話也不想說了。只是沉悶的給自己滿上,又飲下。但喝著喝著,卻也覺得這所謂的美酒也開始索然無味,又是歎息一聲。

徐缺沉默著,突然展顏笑道:“其實我也可以做二世祖的。”徐無心的話,徐缺何嘗不懂,他之所以要君無意說出這番話,主旨卻在於他以下的說辭!

徐無心咳了兩聲,饒有興趣卻又有些懶洋洋的問道:“哦?”

“如果二叔你為我做大樹,撐起一片陰涼,我不就依然可以做二世祖嗎?”徐缺笑吟吟的道。

徐無心眼中閃過一絲怒色,低沉的道:“不缺,你又在嘲諷你二叔麼?”

徐缺打量著自己的這位便宜二叔,過了一會兒突然道:

“如果沒什麼事,侄兒便先離開了吧。”

“哼,滾!”徐無心把頭扭過了一邊,心中對這侄兒越來越是討厭,明知道自己最忌諱別人提及自己的殘廢,卻再三提及,之前總算還是隱晦說到,現在竟當面直問。如此不懂得尊敬長輩的後人,當真有不如無!真是一個廢物,當真的一個廢物!

看著自己這個廢物侄兒,越走越遠,徐無心心中更是感覺憋悶,有一股無形的怒火!

“徐不缺!給老子回來!”越想越氣,徐無心直接大吼一聲,驚得樹上幾隻鳥兒撲棱著翅膀飛上天,一臉驚恐的看著徐無心。哎呀媽呀啊,這人突然抽啥子瘋,嚇老子一跳。

而此刻,徐缺聽見這一聲怒吼,下意識的嚇的腿哆嗦。徐缺兩眼一瞪,才勉強穩住。我去,這小子怎麼這麼怕他二叔,靈魂都沒有了,可肉體聽見時居然還會有反應。當真奇了怪了。可徐缺哪裡知道,縱然這二叔深居簡出,可徐不缺卻有幾次深刻的記憶,而那記憶無巧不巧的都是挨打,每次這二叔怒吼的時候,就說明想揍徐不缺了。而這記憶卻又無巧不巧,徐缺沒有繼承。

所以,徐缺這貨穩住之後。卻還一搖一擺的走到徐無心跟前,有氣無力的問道:“二叔,您老還有什麼事?”說完,瞟了一眼空中徘徊不定的鳥兒。

徐無心見徐缺這模樣,頓時又想起這小子昨晚貌似被人暗算了,心頭怒火更是燒得嚴重。自己的侄兒,哪怕修煉天賦弱,天資差,他也不會說什麼。可偏偏是個紈絝子弟!好,紈絝子弟暫且不說,可你這是什麼態度?什麼態度!!老子可是你的長輩,哪有這麼和長輩說話的!還有沒有一點尊老的意識!!

“媽了巴子的!!給老子跪下!”越想越氣!越想越煩!徐無心一拍石桌,這石桌頓時碎成幾塊,徐缺頓時瞪大了眼睛。

乖乖,這石桌少說也有幾十釐米厚吧!

“不跪!”徐缺回過神,斷然拒絕。笑話,讓我跪?豈不是要被其他人笑掉大牙?我可是華夏最強特種兵…………

“好!好!還會頂嘴了!幾天不見,當真長膽子了!哈哈!”徐無心怒極而笑,心中怒火更是旺盛。

“呵呵,男兒生於天地,只可跪其三者。一為天,二為地,三為父母!敢問二叔,你是其中哪一樣?”見徐無心這樣,徐缺也搞不懂到底怎麼回事。但跪下?呵呵。斷然不可能?縱然死!我徐缺卻不會跪於其他人!這無關乎其他,這是骨氣!這是華夏男兒的骨氣!頭可斷!血可流!骨氣不可丟!

徐無心聽此,暴怒的心陡然震住。

“男兒膝下有黃金!上跪蒼天!下跪大地父母,其可再歸於他人?,哪怕是當今的皇帝老兒,哪怕是天下第一的高手,也別想我跪下。嘿嘿,除非砍死老子,打斷老子的雙腿。不然,讓我跪於其他的人?嘿嘿,斷然不可能!”徐缺冷笑,義正言辭的說道。笑話,讓我跪就跪,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更何況,你又不是我親二叔。

徐無心聽此,猛然抬起頭,看向自己的這個草包侄兒。只見這徐缺此刻,臉上還掛著那抹不羈於桀驁。這是一股獨特的氣質,與之前徐缺那股混吃等死的氣質截然不同。

“這番話,是誰教你說的。”良久,徐無心輕聲的問道,

“教?何須他人教?這是男兒本色!男人的骨氣,骨氣都沒有了,談何男人!男人,乃是頂天立地的角色。嘿嘿,二叔,你認為你又如何?”徐缺說道,見徐無心火氣已經差不多沒有了,也放下心來。到不是徐缺慫,這叫戰略性轉移。對,對,沒錯!我

乖乖,要是那一巴掌拍在我身上,身體不碎成肉醬才怪。媽呀,這世界人都這麼變態?

“哼!男兒本色?我可比你知道的多!你小子哪裡聽來的措辭,竟然這麼犀利。”徐無心此刻,心中的火氣已經再也沒有半分。單單那句男兒膝下有黃金,就讓他怒氣全消失。只是,這侄兒斷然說不出這些話。但能夠從別人嘴裡知道這些,也算是有心了。罷了罷了,三世祖就三世祖吧。至少,讓他安心的活過這一世吧。

這時

“之前腰骨可有碎裂?”徐缺沒來由突然的問道。

“無!”徐無心看了徐缺一眼,暗道:這小子又在打什麼主意?

“也就是說,二叔你頂多只是經脈受損?是被人下了陰手?”徐缺眼神一亮,看來是經脈被人截斷或者是用陰毒的功夫侵蝕,致令萎縮了,若真是這樣的話,只要氣血未虧,倒還有幾分希望,以自己的醫道,應該還有機會救治。再怎麼說也是這一世的血脈近親,而打動徐缺的,卻是那一份鐵血男兒的崢嶸鋒銳!

徐缺覺得,既然自己有能力,這樣的一個鐵血男兒,自己就應該讓他站起來!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二叔,這個念頭一出,腦袋中卻是感覺清爽不少。腦袋一陣清爽,就像處於溫柔鄉之中,舒服極了。

徐缺看著他,緩緩道:“我聽說,當時那群黑衣人完全有機會殺了你,卻只是對你下了陰手。相比之下,對你下陰手,可是比殺了你更麻煩的。我有個疑問,是不是你的宿敵故意為之,就是要讓你這樣半死不活的樣子。”

一句話如長矛一般,直接捅在徐無心痛處,徐無心牙關一咬,額頭上青筋暴跳了幾下,呼哧呼哧的大喘了幾口氣,才勉強控制住激動,冷聲道:“這關你什麼事?”說完,狠狠的刮了徐缺一眼。

如果這小子不是自己侄兒,恐怕都不知道死了幾回了。

知道自己猜對了,徐缺得意的一笑,伸手扶住輪椅,湊過頭去,神秘的道:“二叔想不想報仇?”

“我這副樣子,還談什麼報仇?”聽聞此話,徐無心先是一愣,隨後瘦削的臉上顯出一絲潮紅,目中神色變幻,恨極的光芒一透而出;良久,才頹然一歎,道:“如今的我只是個廢人罷了!又有什麼資格?呵呵……”

徐缺笑了笑,輕輕的道:“若是我有本事能夠令二叔你重新站起來呢?能夠讓二叔有機會報仇呢?”徐缺相信,商城中絕對有治療這種的藥物,不然號稱無所不有豈不是笑話?

這句話,如驚雷炸響!

[本章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