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我的系統不要臉

第一卷 千古無情帝王家 第六章 修煉

書名:我的系統不要臉 作者:お夢落夕陽 本章字數:429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8


接下來的幾天,徐缺依然沒有出門,早晨一起床就直奔藏書閣,然後一呆就是一天,而無一例外的,凡是他翻看過的書,徐老爺子照例都會全搬過去,再分析一次,然後又是搖頭、點頭、歎氣、吐氣、迷惘、驚喜,不得不說,原來表情還是沒用光的並且貌似還有很多…………

除此之外,徐家的下人們發現了這位小少爺又多了一個古怪的嗜好:白天的時候鑽進藏書閣不出來也就罷了,但晚上卻偏偏喜歡在屋頂上坐著,哪裡最高就坐在哪裡。這樣一下來,搞得徐老爺子很是不解,但又不好說什麼,只能加派人手保護,只不過徐老爺子顯然是不打算長久如此的,等到哪天看不慣了,徐缺八成會被揍。

不過,僕人倒也不是很在意,比起這位少爺以前的作為,如今可是好的太多的了!

這一晚,徐缺再度坐在自己屋的屋頂上,享受著夜空的寂靜。心中卻有些納悶,你說這系統這個任務到底啥意思?連續五天坐在屋頂上,仰望星空…………罷了,罷了。好歹也有10經驗幣,不要白不要。

仰望星空,徐缺突然有了一種自己正在做夢的微妙感覺。這幾日他將與這個世界有關的大量書籍大致地看了一遍,或多或少瞭解了一些這個大陸的情況,但越是瞭解,徐缺反而越是迷惑起來。

若不是那白紙黑字清清楚楚的記載,徐缺幾乎就以為自己乃是穿越回到了中國的古代社會,太像了!同樣的膚色,同樣的口音,差不多的文化,與中國最強盛的唐宋時代差不多的服飾……

徐缺不由的歎息一聲,將腦袋插在了自己的兩腿之間,兩隻手緊緊抱住後腦勺,痛苦的想到:為什麼?為什麼不是中國古代的某個時代?若是那樣,我該有多少優勢資源可以利用?我就算不主動的改變歷史進程,也能利用這預卜先知的能力,度過歷史大事而好趨吉避凶!就這樣,成為一世的梟雄也說不定啊!!

天宇大陸,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武士武師,大武師武靈……玄氣……我玄你大爺!為什麼不是內家功力?為什麼是這莫名奇妙的鬼東西!還有,你TM不是最強輔助系統嗎?輔助呢?輔助呢?靠!還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我走你大爺,我迎你姥姥!什麼坑爹玩意兒。到現在就給我一個無關緊要的任務,有什麼用?至於修煉?我修你個錘子,這小子對於修煉狗屁不通。而書籍上所說的方法,又有個屁用!殺怪?怪殺我還差不多…………還有一個等價交換,你確定是等價?十萬兩銀票,居然只有區區10經驗幣。

坑爹啊!!!坑爹啊!

不過,唯一相同的,或許也只有那亙古不變的日月,還有這溫柔的夜空,才能給徐缺些須仍身在華夏故國的熟悉感覺。

徐缺臉色如同冷硬的石頭,腮邊肌肉痛苦的鼓起一道棱,有一種指著蒼天大罵一場的衝動!

突然,就在這一刻,由於徐缺情緒的極度激動,突然感覺一陣劇烈的頭痛,即使以徐缺那種常人難以想像的忍耐力也驟然承受不住,悶哼出聲,一陣頭重腳輕,接著,便突然感到了天旋地轉……

好像從眼中看出去,似乎整個世界都在劇烈的旋轉之中,連那迷蒙的夜色也似乎變作了瘋狂吞吐的離散的氤氳,整個世界突然間又變的是如此的虛幻、不真實……

徐缺痛苦的喘著氣,死死的咬著牙,嘴唇已經浸出血漬,兩眼幾乎瞪出眼眶,但他卻死死的忍住,不讓自己發出那怕一點的聲音。這個狀態,讓別人看見,恐怕又要引發其他的麻煩。

孤身來到這世界,所有的痛苦,都應該由自己來承受!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我不能依靠任何人!也不會依靠任何人!

殺殺殺殺殺!用我的殺技,殺出一條血路,殺破這天,殺破這地!殺殺殺殺殺!!

這一刻,徐缺眼中一片冰冷,周身殺氣縱橫。宛如回到了了,那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那一次,徐缺從外殺到裡,從裡面又殺到外面。子彈打沒了,就用刀!那一刻,徐缺宛然化生成了一個殺神,殺得敵人哭爹喊娘,殺得天崩地裂!然而,最終還是沒有將他救活。

呵呵,真的很諷刺,不是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冷風吹過,徐缺突然感到了寒冷。

初秋的夜晚,果然還是有些冷的。徐缺心中想道,突然醒了過來:我感覺到了冷,就是有了感覺,我不是已經……猛然站了起來,才知道渾身的冷汗已經不知道將身上的衣服浸透了幾次,渾身濕嗒嗒的,難受得很。

突然竟似又有了一種新生的古怪感覺。

自己在徐不缺身上醒來,繼承這具無主的肉身,或者可說是一種穿越、附魂,徐缺只是徐缺,而在這次的自己卻是真真正正的與這具肉身融合為一,徐缺也真正成為了徐不缺,這具肉身的真正主人!

再也顧不得整理身上的狼藉,徐缺第一件事便是盤膝而坐,閉上眼睛,神識沉入思海,細細的去體悟著什麼。先前的巨大痛苦,徐缺已經知道,那完全是那個奇怪的系統搞得鬼。而在剛剛,徐缺卻找回了關於修煉那段的記憶。

這一刻,之前如書籍上那些玄色難懂的口訣,徐缺感覺豁然開朗。

“叮~恭喜宿主跨出修煉的第一步,特別獎勵一個大禮包。”

“叮~恭喜宿主獲得一百經驗幣、普通AWP狙擊槍、30發子彈彈夾五個、天地訣初階功法一部。”

“啥?”徐缺無語,這又是什麼情況。但旋即就冷靜下來,這幾天對於系統的莫名其妙也習慣了。

“真是懷念啊!”把那把普通AWP狙擊槍取出來,徐缺輕輕撫摸著。旋即笑了一下,又放回了背包。

“天地訣?”拿出一本古樸的書籍,徐缺微微沉吟。旋即緩緩翻看,一瞬間眼中精光大盛。

徐缺知道,自己因緣際會,遇上了曠世難遇的機緣!最強輔助系統,當真沒有白說。系統啊,之前我的吐槽你就當沒聽見。嘿嘿嘿,大人

不記小人過。

徐缺幾乎有些迫不及待要開始修煉這天地訣了。別看他有時候不正經,但他心性卻異常沉穩,此刻他知道急不得,但即便如此也才勉強克制了下來。所以,這才有時間查看自己身體,卻不由得大吃一驚。

只見自己皮膚表面罩著一層黑黝黝粘糊糊的無比噁心的東西,還不停的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惡臭,居然有厚厚的一層!

一個存在於傳說中的名詞突然出現在君邪腦海中:洗經伐髓?!難道我就這麼痛苦了一次,卻將身體內的雜質全部排了出來?徐缺頓時欣喜若狂!若是早知道會有這等效果,那…….剛才多痛一會也行啊!

誠然,以徐缺的心性而論,只要自身實力可以提升,受些痛苦算什麼,即使這些痛苦是那麼的難以忍受,也是無所謂的!

徐缺興奮的站了起來,強忍著身上傳出的惡臭,一溜煙跑到家中的水塘邊,噗通一聲跳了下去。

突然好幾個聲音同時喝問道:“什麼人?!”

徐缺哼了一聲,道:“是我!少爺想洗澡,任誰都不許來煩我!”

“哦,原來是少爺。”就此無聲無息。

………………..

書房中,徐老爺子皺著眉頭:“什麼聲音?”

管家老陳迅速出去,隨即又進來,躬身道:“是少爺,說是跳到月湖裡洗澡去了。”

“洗澡?!大半夜的跳到月湖洗澡?難道在屋頂上還沒發夠瘋?”徐老爺子頓時鼻子都氣歪了,聲音都差點走了調,氣急突然大吼一聲:“這孽障!”拂袖而去,睡覺去了。這幾天來一直盼望的孫子改邪歸正的幻想突然就此徹底消失無蹤,只覺得胸中氣悶悶的說不出的不舒服,

世間之事就是如此,希望越大自然失望越大,徐老爺子真的恨不得現在就將那孽障抓過來一頓棍子打他個滿屁股桃花朵朵開,讓這個不爭氣的孫子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徐缺靜靜就這樣地仰面漂浮在水面上,整個身體平躺,只靠著兩手兩腳不時的輕輕動作,使身體不致沉下去,不禁大感愜意。但活脫脫像只鴨子,在水上睡著了。

完全洗去了身上那厚厚的污垢,徐缺感覺自己仿佛是從糞坑裡爬了出來一般,一陣神清氣爽,唯一有些遺憾的是,現在的自己雖然真正的與這具肉身合而為一,但自身的修為還遠遠達不到能夠內視的地步,更不能與前世相提並論,但一次性能排除如此之多的身體雜質,眼下身體筋骨的程度絕對會令自己大吃一驚吧?徐缺想著想著,不由嘴角微微的笑起來。

遠處的侍衛遠遠看到少爺就這麼漂浮在水面上,一動不動的卻沉不下去,不由的紛紛瞪大了眼睛:少爺修煉得這是什麼神功啊?居然就這麼漂在水面上?這若是按照玄氣修為來解釋的話,最少也是達到了大武師的境界才能做到的啊啊!當真怪事!

泡了一會,徐缺便趕緊的上了岸,身體確實是清爽了,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虛弱,極度的虛弱的感覺!畢竟原來的徐三少幾乎將這身體搞得只剩下一副空架子而且還有些腎虛,現在再經過這麼激烈的洗經伐髓,靈神歸一,徐缺沒有直接暈過去已經算是意志力超人了並且全是萬幸了。

強自支撐回到房間,徐缺換上一襲輕柔的白袍,端起嬌俏的小蘿莉可兒送來的一碗燕窩粥,嘴角浮起一絲玩味但卻又自信的笑容。

不管在什麼世界,實力,都是第一位的!人,可以沒有勢力,但決不能沒有屬於自身的實力!想當初,自己單槍匹馬完成了多少任務,搞定了多少敵人。就算是在前世,徐缺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急切的渴望實力的提升!

孤獨一人在這個世界,徐缺甚至覺得,唯一能夠讓自己徹底安心的,就是自身強大的實力,足以掌控眾生生死的巔峰實力!

慢慢的回憶了一下那天地訣的口訣運行線路,徐缺盤膝坐在房間的地上,心神合一,寧神吐納,緩緩的運行起來……

不久

運功一遍,很意外的毫無感覺,也沒有出現半點所謂的氣感,然徐缺並不氣餒,又一遍運行起來,緊守靈台,毫不放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徐缺已經按照天地訣的口訣的介紹運行了不下於幾百周天,依然毫無反應!經脈之內始終死氣沉沉的,長時間的盤膝而坐,讓徐缺的兩條腿都開始麻了起來,這具肉身雖然經歷了洗經伐髓,但肉身的負荷能力卻還未得到真正的開發。甚至連頭腦也感覺暈暈的,這已經有即將暈倒的跡象了。

徐缺再度長吸了一口氣,努力的保持腦中的清明,心中也發了狠勁:我就不信練不成!天下老子辦不到的事多了去了。可你肯定不在這些事中!

區區修煉,怎可能難道老子!

再一次的進入了漫長的吐納之中,良久,徐缺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完全不聽自己使喚了,全身肌肉都幾乎僵硬,按照開天造化功的線路運行了又有不下於三百個周天了,依然毫無所覺!

徐缺閉著眼睛,完全的將身體的疲憊強行忍住,心中只有一個執拗的信念:再來一個周天…….再來一個周天……再來……再來……

一遍又一遍,徐缺無時無刻不在麻痹和鼓勵並且強迫自己。

終於,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徐缺突然隱約感覺頭頂泥丸宮微微一跳,接著一熱,經脈之內突然出現了一點點感覺,但那感覺卻是微弱遊絲,若非全神貫注,幾乎不能察覺,這道氣息誠然細如遊絲,幾乎是若有若無的,但本質卻是異常實在的,這樣的內息真的很古怪,因為初習內功之人,縱然可以修煉出氣感,也決計不會如此凝實,只是,刻下處於渾渾噩噩之中的徐缺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點。

而這股內息一路往下,在進入丹田的那一刻。徐缺猛然睜大了眼睛!

玄氣!玄氣!

這一刻,徐缺真真實實感受到了玄氣。

而與此同時,一股虛弱感猛然撞擊徐缺腦海。下一刻,徐缺直接暈了過去。

[本章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