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我的系統不要臉

第一卷 千古無情帝王家 第二十五章:雨中小店

書名:我的系統不要臉 作者:お夢落夕陽 本章字數:24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8


雨滴啪啪的打在斗笠上,徐缺慢悠悠的從側門離開了徐家,漫步走在大街上,大街上原本熙熙攘攘的行人此刻也已因瓢潑大雨的突然降臨而完全不見了,兩邊的店鋪中卻堆滿了避雨的人群。不時的有一陣陣的笑聲或者是咒駡聲傳出來。

四周的喧嚷與天地間的大雨似乎融成了一片,徐缺孤身漫步在雨中,看著雨點形成從天到地的巨大幕布,再啪啪的打在斗笠上,徐缺由衷的從心底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孤單。

現如今,自己終究是一個人啊。

縱然自己前世曾經是華夏最強特種兵又如何?!就算自己有莫大機緣超越死亡,穿越到異界又如何?!即使獲得了這個即不要臉又神秘莫測的系統、更有機會修煉神秘的“天地決”又能如何!

在這異界,更是舉目無親,一切都是陌生的,或者說這裡根本就不合適我?不是嗎?

望著瓢潑的大雨,徐缺低低的輕聲一歎。

自己始終是天地之間的滄海一粟,渺小、孤單、寂寞……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徐缺苦笑著搖了搖頭,心道這首詩真應該自己來寫,身在異世,當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真正的炎黃子孫,在這異世界,確實唯有自己一人而已!

大雨愈顯濃稠,地面上水花四濺,雨霧朦朧而起,整個天地在這一刻,突然變得不真實,朦朦朧朧,連身周的正在瓢潑的大雨似乎也突然沒有了聲音……徐缺突然感覺到身周的一切就像夢境一般,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不存在了,整個茫茫天地之間,只得自己一人漫步在漫天風雨中……

徐缺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自己就仿佛是一隻幽靈,或者根本就是在夢遊,腳步重重的踩在雨水裡,踩出的聲音,卻似乎距離自己無比的遙遠,這種無根的浮萍的感覺,讓徐缺這位曾經的鏗鏘有力的特種兵,,也不由得感到了自己的脆弱和無力。

這種無力無法用語言描述,但卻又無比的落寞。

走著走著,卻感覺雨少了好多,抬頭一看徐缺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小酒館。

小店裡人很少,只得四五張桌子,卻全都是空著,如此大雨天,酒店的生意自然蕭條,更何況是如此偏僻的小店,惟小店的角落裡,另有一人也戴著遮住臉面的斗笠,默默的坐著,默默地自斟自飲。既像是在自得其樂,卻又更像是孤獨寂寞。

徐缺要了兩個前世愛吃的小菜,一壇酒,便也默不作聲的坐在角落裡,獨據一桌,旁若無人的自斟自飲。

大雨,小店,一人,一杯,一飲。

這一杯,敬我前世殺過的人!不好意思,你們註定沒有報仇的機會了。一飲而盡!還有那個虎王,想必你丫的現在還滿世界找殺你弟弟的人吧。呵呵,找得到算我輸。

這一杯,敬我今生即將要殺的人,不好意思,你們註定要在我手上終結了!乾杯!異界嗎?我徐缺又怕過誰?異界的高手們,讓你們們看看華夏的實力吧!

這一杯,敬養父養母們,祝你們福壽安康,長命百歲早日收手,平安喜樂,安度餘生。對於你們,我……

這一杯,敬……

徐缺旁若無人的一杯接一杯的喝著,雖似無聲無息,卻將所有的感情,所有的歎息,所有的孤單,都用一杯杯的酒灌了下去。隨著那滾燙的酒水,落進了肚子裡面!從今以後,在這個世上,我是徐不缺!徐缺,只是

上一世的華夏最強特種兵,只是一個遙遠的回憶!一個永遠的記憶罷了!

小店的酒水自然並不出色,甚至有些清淡如水,作為喝慣了老北京二鍋頭的徐缺來說,實在是有些難以入口!但徐缺此刻心中卻並沒有覺得酒好不好,實際上,現在就是給他瑤池仙釀,他也是喝不出多少滋味。他唯一能感覺到的味道,只是苦澀,只是酸澀,只是悵惘……

在這個陌生的天地之間,軟弱,放縱,只此一次!

從今以後,就是踏上巔峰之路,就是鐵血之路!從今以後,我就要用我自己的態度闖出一片天地!開創絕世名聲!

既然上一世做人規規矩矩被條條框框限制,這一世我便要不拘一格,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幹自己想幹的!誰若阻我,我滅誰!

又是一杯下肚,徐缺依舊感覺不到半絲醉意,只是一杯一杯的傾倒下去,傾倒下去……

徐缺卻不知道,他這種怪異的行徑,與周遭的一切顯得是異樣的格格不入,似乎茫茫天地之間,他一個人自成一體,與蒼天大地、漫天風雨徹底的隔絕了開來..,那種遺世而獨立的孤獨,淡看風雲的灑脫,孤獨寂寞的超然,在他的身上完美的溶成一體。

惟有這一刻,徐缺還是徐缺,那個處於華夏巔峰的男人,而非是今世徐不缺!

旁邊角落裡那名唯一的酒客,在徐缺進來的時候只是斜眼看了他一眼而已,此刻卻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他,見他旁若無人,舉杯痛飲,瀟灑落寞,氣度超塵,大非尋常人物,不由得大為好奇。

徐缺已不知自己喝過了多少杯酒,幾近機械地再度舉起酒杯,正要把這一杯一飲而盡,突然聽到旁邊一個聲音道:“這位兄台好酒量,此刻雨大風狂,此間只得你我二人,難得有緣相聚,不如共飲一番如何?”

徐缺抬頭一看,旁邊的客人已經將斗笠拿了下來,露出一張方正威嚴的面孔,劍眉星目;目光卻是溫潤如水,正含笑看著自己。

徐缺撇撇嘴,暗自嘀咕這丫的打擾我幹啥?不知道我正在感懷人生嗎?但還是哈哈一笑,伸手將頭上斗笠摘下,隨手掛在身後,笑道:“秋風秋雨愁煞人,能在這小店相遇,也算有緣,共飲一番有何不可?請!”

那人想不到徐缺如此年輕,不由一怔,笑道:“如此,恭敬不如從命。”令小二再上了幾個菜,兩壇酒;然後端著酒杯走了過來,在徐缺對面坐下。笑問道:“京城之中,如此風華的年輕人倒還真是少見,但不知小兄弟是哪位名家之後?”

“名家之後?”徐缺嗤的笑了一聲,不屑的道:“世間浮萍本無名,遊戲人間君莫問!難道在兄台眼裡,非得是名家之後才能有所謂的卓然風采?非得是名家之後,才能與你同飲?”

“哦?呵呵,果然是我失言了。且自罰一杯!”中年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動作灑脫。徐缺看他臉面,早知此人定然非尋常之輩,只看他眉宇之間的淩冽的殺氣,一舉一動卻又瀟灑自然,縱橫捭闔,沒有一絲的做作。便知此人乃是一個了不得人物。見他居然對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坦承錯誤,甚或含笑自罰,不由得對他稍稍改觀。覺得如此人物,同桌喝一次酒倒也不算是辱沒了自己。

“請教小兄弟高姓大名?”那人一杯酒下肚,看著徐缺問道。徐缺的淡然瀟灑,讓此人對徐缺的身份實在是很感興趣。

【本章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