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深宮姐妹

正文 第十二章:心隨音動

書名:深宮姐妹 作者:低眉流光 本章字數:140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8:51


雨來得很及,氣勢極是大,風吹得幾乎站不住腳,大滴大滴的雨像是豆粒一般撲飛而下。

那烏雲翻滾,壓得好低,天色一暗,雷鳴滾滾的。

站在這高處看,似乎有種站在最高之處一般。

三人卻不把雨看在眼裡,而是當成一種風景一樣。

雨嘩啦啦地下,我可不想淋雨,就往那亭子裡跑。

林洛水卻是挑高下巴,一手擋著柱子:“想進去?”

“不是你家的地方。”再好的脾氣,也會給他逼瘋的。

我走過一邊,可是,他長腳一攔:“有爺的地方,豈是能讓你進的。”

我仰頭,努力地吸著氣,忍啊,娘還等著他救呢?要不然我真想一推他,推走他眼中的傲慢與驕縱。雨下得越發的大了,打在臉上,飛入眼中,有些痛。

“讓她進來,又何妨。”叫棠的男人轉過臉:“外面雨下得及大,姑娘家要是淋了雨,對身體不好。”

“嘖嘖,沒想到一向淡漠無情,視女子如無物的夏君棠,居然對女人這麼關心了。”

他似乎就是刺蝟一樣,誰同情我,他就紮誰。

不過那夏君棠站起來,走到另一側的矮欄說:“姑娘從這進來吧。”

“是。”他真好,我轉到那側邊,抓住矮欄躍了進去。

“姑娘,喝杯茶吧。”他就在側邊坐下,顧自沖洗著茶,然後給我倒了一杯。

氤氳之氣在眼前飄起,我抬頭看著他溫和的俊臉,他輕然一笑:“喝吧。”

五官真的好看,我想,這是我見過最溫暖的男人。

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如此,臉上越發的燥紅,雙後有些局促地去端過茶輕喝。

真好喝,我從來沒有喝過這樣好喝的茶,甘甜清潤,入口芬芳撲鼻,就連這杯子,也是上好的白瓷,繪著的綠竹很是精緻,綠與白相映是別樣的好看,想來,也是價值不菲的。

夏君棠,他的名字很美,就像他的人一樣溫雅秀中,這名好像很熟,似乎是在

哪裡聽過一樣,可是,我又不認得他。

“雨勢滂沱,此音甚美。”藍衣的男人說:“拿琴來。”

外面打著傘的小廝,不知從哪裡找來琴,畢恭畢敬地送了進來。

“君棠,彈上一曲吧。”藍衣的男人浮上笑:“你看,爺不高興了。”

他還是淡然一笑,但並不拒絕,放好琴想了想,便彈了起來。

雨嘩嘩響,他的曲子,並不是如別的曲子一般,幽雅細膩,而是隨著雨的聲音,十分有氣勢地彈著,錚錚作響不絕於耳。

藍衣的少年含笑地聽著,那個林洛水倒是大爺一樣眯起眼睛享受地聽著。

很美的聲音,雨的輕柔,雨的纏綿,甚至是雨的痛,雨的冷,雨的憤怒,他都能表現出來,直至後來快收尾,卻有些欠缺。

我也是學琴的,聽著這些熟悉的聲音,心跳的感覺,也輕了許多。

往往下雨的時候快到尾聲,雨斷斷續續,像多情的人一樣,氣勢在必行磅礴而發,淡淡哀然而收,多情而回味,他的在詮釋情字之上,卻是弱了些。

我忍不住說:“不是這樣的,用尾指,似挑雖挑,欲走還停的表達出最後的聲音,那才美。”

“你能聽得懂我的琴?”他有些訝然,抬頭闃黑的眸子看著我。

我羞澀地一笑:“我學過一些,你之前是輕快的調子,那是一種興奮,後來是快樂纏綿,憤怒,最後的雨,孤中必帶情,那樣才好聽。”

他把琴轉向我:“姑娘,我一直彈不好這一種。”

我笑笑,手指揚起,從哀然開始,到那歎情的結尾,尾指欲走還停,輕輕一歎,回味無窮,似是雨滴不舍地從房檐斷落一般,帶來輕微的響。

可抬頭看外面,雨還是如此的滂沱下個沒完沒了。

彈琴,在於心清,琴隨心而走,人隨音而行。

“妙極。”他拍掌:“我夏君棠在京城裡,倒是從不曾聽過如此動情的琴。”

淺淺一笑:“夏公子過獎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