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4.平凡的人類與弱小的魔女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586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5:05


等我們扶起全身無力的千雪,在樓頂上找到休息的地方之後,天已經徹底黑了。我幫千雪處理好小小的傷口後——不知道伊格妮絲是怎麼做到的,沒有太過明顯的傷痕——就開始幫沒法收回惡魔之翼的姐姐解除附魔。

千雪戴著她那副無框眼鏡,靠在樓頂的方形建築邊。她看著我在姐姐身上尋找著節點,惡魔的雙翼和長尾倏地消失,眼神中閃爍著我讀不懂的光。

“沒事吧?”

良久之後,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我,有些擔心地問道。千雪和我們成為了很久的朋友,但我是魔女,姐姐是精靈這件事從未對她說過。在她的眼裡,世界就是那樣的世界——多半是嚇到了吧。

“……其實。”千雪露出帶著些許迷茫的表情,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小聲說道,“我說不定,還挺開心的。”

樓頂的風比想像中還要寒冷。我瑟縮了一下,和姐姐分別坐在千雪的兩邊。千雪仰頭看著夜空,她的笑容自然而安靜,是我從沒有見過的表情。

“我們會好好對千雪解釋……會儘量回答你的問題的。”

這是對千雪的歉意。我說完之後,姐姐也湊了過來,“嗯嗯”地對千雪點頭。少女用手指點著嘴唇思索了一會兒——

“班長是魔法少女?”

“……不是那種低齡向動畫,我是魔女。”

千雪點點頭。平時無機質的清麗臉龐,如今在嘴角處彎起了微小的弧度,讓我有些看呆了。

“初咲呢?是惡魔?”千雪提問,“或者,和魔女相對,是魔王?”

“不是魔王,是精靈啦。”姐姐一本正經地糾正。嗯,不過我覺得姐姐在可愛這個意義上確實是大魔王。

千雪再次望向夜空,然後摘掉耳機。仔細地來回看著我和姐姐的千雪突然嫣然一笑。

“……真喜歡你們。”

我和姐姐對視了一眼,她好像有些開心。不過,千雪到底是怎麼有了這樣的心情對我來說仍然是個謎。見她沒有生氣或者害怕的樣子,我總算松了口氣。

……只是,我不喜歡這樣。

不知為何,我覺得千雪的那句話實在過於沉重,沉重到未經世事的我無法接受的程度。我不喜歡這樣。

“法杖,能看看嗎?”千雪問,“應該是法杖?”

我點點頭,白色的飛沙聚集成纖細的杖柄,落在了千雪手裡。少女握住白色的杖柄,注視著杖端。生長在杖端的,仿佛虛幻般的透明花朵慢慢綻放,又在滿開之後緩緩凋零。

“它的名字是……?”

千雪小心地碰觸了一下杖端,花朵從她的手裡穿了過去。

“這把法杖是母親送給我的……”我說,看著姐姐手上黑色的發帶,那是和法杖一起交托給我們的禮物,“名字叫雪晴。落雪的雪,晴空的晴。”

“再給我講講吧,這些事。”

千雪說,我擔憂地看了看表。

“……千雪已經知道了很多了,說說倒是沒有關係。不過這麼晚,家裡沒問題嗎?”

“沒關係。”千雪點了點頭,“我家裡,是放養政策。”

……真的不怕孩子出什麼事嗎?

我搖了搖頭,再次念起拉丁文的咒語。螢火般的光芒在我們周圍亮了起來,散發著淡淡的熱度,驅散了一些寒冷。

“那麼……千雪,想知道些什麼呢?”

“什麼是‘塚’?”

這個問題讓我和姐姐下意識地握緊自己的衣服。千雪用她一貫的無機質神情注視著我們,略微偏了下頭。

“不好解釋嗎?”她說,“班長在說這個詞的時候,伊格妮絲很緊張。”

“也是啦……”我歎了口氣,“簡單地說,塚不是怪物還是什麼,是一種……自然災害。”

“自然災害?”

“天災。”

我斟酌詞句,最後如此回答。

世界中彌漫著許多不合常理的東西。它們或是虛無縹緲的神話,或是實際存在的怪物,或是會危及千萬人的瘟疫,或者根本就是抽象的概念……當它們以某種未知的形式彙聚的時候,就會自動扭曲並形成封閉的空間,然後在未來的某個時間,出現在世界上的某個角落。在現在這一刻,就有無數的塚靜悄悄地誕生,然後潛入時間之河中。也許哪一天它們會重現於世,也許永遠也不會出現……如同什麼東西的墳墓。

“而它們與現世的唯一接點被稱為“門”——因為那入口總是表現出‘門扉’般的性質。至今為止,人們也沒法理解它們的原理……也許永遠也不會。因為研究它們的結果都導向了災難和悲劇,現在已經被半永久地禁止了。”

“‘門’嗎……”少見地,千雪露出了有些啞然的表情,“但……不研究,永遠就不會瞭解。”

“我也相信總有一天人們要理解它的真相……就像人類曾經理解了風暴和地震一樣。”我伸手玩著空中的螢火,讓冰冷的手被它溫暖一些,“但是現在還差得太遠了。Orbis為了儘量降低研究塚帶來的危害,特意制定了一份詳細的‘實驗指標’,當技術達到那種程度的時候,才會慢慢解禁研究。”

“Orbis?”

千雪追問,我意識到這也是個對她來說從未出現過的詞。

“簡單來說,就是超自然這邊的組織啦。魔法師,超能力者,妖怪,絕大多數都可以分為這三種。妖怪側比較散漫超能力側的組織很嚴密之類的……總之各有各的特點。在出現塚的時候,他們就會在世界各處東奔西走,想盡辦法阻止災難,很了不起。”

“那,班長和初咲……?”

“我和小此的話不是喲,是獨行者——”

姐姐說,我也跟著點頭。其實,我們兩個的身份要詳細交代起來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還好千雪也不打算深究。

“嗯……伊格妮絲,她對我做了什麼?‘心火’……她不吃那些火焰,就沒法活下去嗎?”

“說實話,那個灰狼在我們眼裡也全身是謎。我昨天在學校裡撞見她來著,知道了她要‘尋找食物’。估計現在已經去找其他的獵物了吧……”我歎了口氣,“不過,我的眼睛能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所以剛剛伊格妮絲同學做出那種事的時候,我大概確信了一點……那並不是她生存所必須的東西。”

“……我想知道更詳細的。”

千雪追問。我看著她黛青色的眼睛,忽然想起伊格妮絲說過那火焰是名為“孤獨”的心火。在此之前,我從沒想過千雪是個如此孤獨的人,孤獨到伊格妮絲不惜用這種方式也要吃掉她那熾白色的火焰。

總是帶著耳機,沒有什麼表情波動,又少言寡語的千雪,平時都在想些什麼呢?

“班長?”

“……啊,沒什麼。”我回過神來,“抱歉,讓我回憶一下。”

——回憶一下。

回憶那火焰的構成,回憶我所看見的,伊格妮絲體內緩緩流動的能量……

“……補充力量。”我睜開眼睛,喃喃地說,“那火焰能讓她變強。”

“誒?”姐姐吃了一驚,“小此怎麼知道的?”

“請別裝傻。”

“小此真是的——就算是妹妹,我也不可能對身體上的每一個秘密都心知肚明哦?”

“……”千雪認真嚴肅地來回看了看我們,“初咲和班長……”

“不是。別誤會了。是姐妹。”

“關係真好。”

“因為是姐妹。”

“真的不是魔王和魔女?”

“是姐妹,拜託轉回正題啦。”我再次歎了口氣,“千雪,為什麼那麼好奇?”

擁有黛青色眸子的少女點了點頭,捏著自己柔軟的黑髮。

“因為我覺得伊格妮絲知道塚裡有什麼東西,”織宮千雪說,“而且還在作拿到它的準備。”

“……??”

這結論實在是跳躍過頭,讓我和姐姐幾乎要冒出一頭的問號,少女用黛青色的眼睛注視著我,我則反盯了回去。於是沒過多久,千雪就向我們解釋了起來。

“之前,之所以對彌音說的都市怪談那麼好奇,是因為‘看到了奇怪的門’這個說法,實在是太奇怪了。”她說,“其他細節都是都市傳說裡經常看見的,但是‘門’則太突兀了。那麼它的出現就一定有它的理由,這個模糊的怪談的‘真實性’就很高。”

“嗯。”我不由

得同意了千雪說的話,“我也是因為這樣,才懷疑這裡也許真的有‘塚’……”

不過我一直以為,千雪只是會無條件地對所有怪談提起興趣而已,沒想到那個小腦袋裡面居然有這麼多想法。

“再加上伊格妮絲聽到班長說了‘塚’之後的反應……”

“基本等於是在告訴我們‘就是如此’呢。”姐姐點了點頭,“就算不是真的會出現塚,也可以確定小伊知道點什麼。”

小伊?那是誰?灰狼?

還沒等我嘆服姐姐這種脫線的起昵稱速度,千雪已經伸出手戴好了自己的耳機。

“接下來的猜測,就以‘會出現塚’為基礎好了。”她再次用袖子蹭了蹭自己的嘴唇,那裡的傷口應該已經不再發痛了,“問題有二。一、伊格妮絲為了什麼而收集心火?”

“應對‘塚’的開啟嗎?”我一下子就把它們聯想到了一起,然後搖了搖頭,“也不一定啊,說不定只是為了變強?”

“嗯。”千雪點了點頭,“二、伊格妮絲為什麼要這麼著急地收集心火?”

我停下腳步,和姐姐交換了一個眼神。現在一想,剛才灰狼的表現的確有不少疑點——我的戰鬥力先不管,姐姐的那一擊明顯讓伊格妮絲認真了起來。在面對能造成不小威脅的敵人的時候,冒著危險也要獲得千雪的心火,還採取了那樣的吸收方式……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

伊格妮絲,為什麼會著急到那種地步?

“小千說得對……”姐姐抬頭看了看我,我點頭回應姐姐。不過,應該能給出合理的猜測才對。

嗯……

“那麼,為什麼不能認為伊格妮絲是Orbis的成員呢?”我咬了咬嘴唇,“她是為了對抗即將出現的塚而變強,這樣呢?”

“解釋不通。”千雪輕聲說,“Orbis怎麼會派出一個需要在戰前提高能力的人?退一萬步說,伊格妮絲可以尋求支援。再加上——如果她是Orbis成員,更不必在白天偽裝成學生。怎麼看,伊格妮絲都像是在‘躲避Orbis’。那麼,她為什麼要躲避?”

Orbis的方針是埋葬塚,並且在技術足夠先進前禁止對塚的研究——

與這方針背道而馳的結果,就是伊格妮絲在……“向塚索求著什麼”。

怎麼會有人做這種事?向一個會帶來混亂和毀滅的東西索求什麼,就好像用炸藥來取暖,用毒藥來解渴,簡直就是在擁抱死亡,完全不可理喻。

“小千,還有疑點。”姐姐說,“即使是Orbis,也沒法在塚完全打開之前探測到它的,更不可能知道塚裡面有什麼東西。”

“……也不是不可能。”儘管無法接受這個推論,但我還是回答了正確的答案,千雪和姐姐都把視線轉向了我,“如果這個塚在以前出現過的話……母親和我說過,只要不是絕密的‘塚’,每一個Orbis成員都可以查詢有記載以來出現過的所有塚的資料。所以伊格妮絲大概是真的知道裡面有什麼。”

“唔,小此說的好像也對……”

姐姐一邊思索著,一邊叼著發帶,再次綁起了雙馬尾。如同月光瀑布般的長髮被她束了起來,姐姐身上那種精靈般的奇幻感立刻就消失了,成為了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塚的出現是不可預測的嗎……?”

千雪問道,我點了點頭。

“……很奇怪,”千雪沉默了一會,還是說了這句話,“很奇怪,無數塚裡,偶然間看見了資料,偶然間來到這裡,偶然間發現了這個塚,偶然間認出了它?”

“而且這塚裡的東西還碰巧是她需要的……”我小聲接下了千雪的話。

我們三個相對無言。

“嘛、嘛。”姐姐紮好了頭髮,擺了擺手,“能推理到這裡就不錯了吧,小千超厲害的!”

“謝謝……”她的臉頰略微有點發紅,但是坦率地接受了誇獎。千雪的這一面我從未見過,忍不住微笑了起來,“我很開心。”

“但是,這很危險……如果門開啟了,千雪一定要聽我們的話行動。我並不打算讓你面對塚……那絕不是一個普通人類應該承擔的責任。另外,千萬保密。”

我叮囑千雪,她只是點點頭。

“我們下去把戰鬥的痕跡處理了吧?”姐姐提議,“然後送小千回家。”

“……咦?沒有那種,戰鬥前打開,怎麼破壞都不會留下痕跡的結界嗎?”

千雪好奇地發問,我則一邊念著羽落術的咒語,一邊用手輕點姐姐和自己的身體。

“至少我不會用那種很方便的東西啦……我沒學過結界。而且那種程度的,要相當優秀的魔法師才能掌握,否則就只有借用昂貴的道具……”我解釋著。母親對於結界非常在行,總有一天我得向她請教類似的魔法,“千雪,把手伸過來。”

“誒?”

我們三個不斷向下緩緩墜落時,千雪一直在發出小聲的驚歎。隨後的事並沒有什麼好敘述的,確認沒有留下什麼奇怪的戰鬥痕跡後,我們離開了這裡。

千雪的家離學校不遠,不過我們把她送到院子前的時候,她家裡已經沒有點著的燈了,看起來家人都已經休息了。

真的是放養啊……不過千雪也是可靠的人。再怎麼說也是高中生了,多少能理解她父母的用意吧。

之後我和姐姐回到了家中。因為晚上發生了許多事的緣故,我們輪流洗了下澡。等我收拾好東西爬上床時,已經是平時早就睡下的深夜了。

“……哈啊。”

我用手背貼著額頭,望著黑暗的天花板。

在擔心很多事情。

伊格妮絲這樣做真的可以嗎?想得到塚內的什麼東西,就意味著不阻止門的完全開啟……如果門中是什麼不得了的災難呢?是伊格妮絲、我和姐姐三個人加起來都對付不了的災難呢?如果千雪,彌音,還有朋友們都會被波及呢?

房門哢噠一響,我被嚇了一跳,抬頭向那邊看去。沒等我反應過來,穿著白色睡裙,銀髮如同瀑布般披散開的身影就關上房門,溜進了我的被子裡。

“姐、姐姐?!”

“噓——”姐姐在嘴唇前豎起一隻手指,“被鄰居聽到怎麼辦?”

“……”

沐浴露的味道和姐姐的香氣環繞在身邊,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雖然是姐妹,但是畢竟不是小孩子了,一起睡覺也太……

姐姐“呼呼”地笑了起來,然後——伸手摟住了我的腰。

“……!”

“小此是不是睡不著?”

多少被姐姐言中了,我只好乖乖地被姐姐半強制性地抱住。

“……嗯。”

“在想小伊的事情?”

我沒有回答,不過姐姐大概清楚了我的想法,發出“嗯——嗚”的聲音,好一會之後才開口。

“小此,我們永遠是有退路的。”她輕聲說,“我們的家不在這裡。”

“……嗯。”

我們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是有無數高大書架的圖書館,圖書館裡只有兩位母親和我們,以及常來拜訪的兩位母親的友人。圖書館外立著看不見頂端的,名為世界樹的樹木,再往外就是一望無際的森林。這並不是現世的任何一個地方,而是隱藏在時空夾縫中的裂隙。

在母親的保護之下,我們在現世生活過幾年,來來回回越過了幾次“屏障”,最後才決定像是普通人那樣,來到高中過著平凡的日子。

學會隱藏,學會獨自生活。以及,母親在離開時所告訴我的——“有些故事,只有自己經歷了才叫故事。”。

姐姐擁有著圖書館管理員的許可權,是我們與家的最後聯繫。只有通過她,我們才能回到那裡——比跨越國界,穿越大洋還要艱難。不過,是不是正因為有著這樣的退路,我才……

“不要想那麼多啦。”姐姐把頭埋進我的頸窩,溫暖的氣息讓我縮了一下,“這時候只要睡一覺就可以了。”

“……嗯。謝謝。”我捏了捏姐姐的臉,“姐姐也回去休息吧。”

“誒?!分居可是離婚的前兆哦?!”

“……請不要開這種玩笑。”

“小此~”

“我要報警了。”

“想要一起睡!”

“……只有今天。”

也許是因為我也在害怕吧。今天最後一次,我輕輕歎了口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