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6.那麼灰狼小姐的補償是?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451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還、還以為要被發現了……”

“我也是,以為我們今晚就得開始逃亡生活……”

時間是中午,地點是學校的樹林,我和姐姐一起坐在古櫻邊,心有餘悸地順著自己的氣——如果剛剛沒有想到這個說不上是好辦法的辦法,長著翅膀和尾巴的姐姐就要被整個班的女生目擊到,那樣事情就有點無法挽回了。

還好現在學生們大多散去,更衣室那邊也沒什麼聲音了。緩過氣來之後,冬日的寒冷馬上襲擊了穿著清涼的我。我讓兩人的衣服變回校服,一邊打著哆嗦一邊張開魔眼,在姐姐的側頸上輕輕拍了一下。

惡魔之翼和尾巴很快就縮了回去。

“快點去把衣服換上吧。”

“嗯!”

我們悄悄跑回了更衣室。姐姐湊到門邊,拉開一條門縫。

“沒人嗎?”

我悄聲問,姐姐也壓低聲音回答我。

“都走了。”

“呼……”

“咿等等等等別放開手!衣服!衣服!”

我們兩個手忙腳亂地解決完問題後,姐姐在更衣室裡換衣服,而我在外面站崗。不管怎麼說,這次騷動總算解決了……下次要想一些應急措施才行。

“哈啊……”

“此花醬?在這裡做什麼?!”

“嗚哇?!”

“反應好大——”彌音笑了起來,“此花醬該不會在偷窺吧?”

“怎麼可能啦?”我忍不住拍了拍胸口,裡面的心臟剛剛又過速了,“我在等姐姐……彌音怎麼在這裡?”

“嗯?因為看到此花醬在這裡等來著。初咲醬沒事了嗎?”

“誒?嗯,已經沒事了……”

差點忘了我和姐姐是以身體不舒服為由出來的。彌音似乎也沒在意為什麼我們兩個溜到了更衣室來,只是自然地靠到了我旁邊的牆上。

“小此,我穿好啦——誒,小彌音也在?”

“喲呼~”

背後傳來開門的聲音。用黑色的發帶紮著雙馬尾,穿著自己的衣服的姐姐從更衣室裡走了出來,完全化身成了普通的高中生。彌音開心地和她打著招呼。

“一起吃飯嗎?”彌音問,“彌音今天沒帶便當喲。”

答應了彌音的邀請,我們三個走在去小賣部的路上。中午的校園雖然還有很多沒有離校的學生,不過環境卻依然安靜。姐姐好幾次落後於我們,再小步跟上——我注意到她看起來有些沒精神。

“怎麼了?”我悄聲問她,姐姐只是搖了搖頭。

“有點怪怪的……”

“初咲醬還是不舒服嗎?”

不管是附魔無法控制還是其他的原因,檢查一下才好。我用手背碰了碰姐姐的額頭,然後張開魔眼——附魔沒有失去控制的意思。或許是因為剛剛被嚇到了還沒緩過來嗎……

“此花醬和初咲醬在做什麼呢?”彌音好奇地探了探頭,看著上下打量姐姐的我,隨後露出壞笑,“難道說是在眉目傳情嗎?禁斷姐妹之類的作品彌音也有讀——”

“那種喜好請不要隨便說出……”

我歎了口氣,確認姐姐沒事後轉過身。

“……?!”

我倒退一步,聲音戛然而止。

“……此花醬?怎麼了嗎?”

彌音歪了歪頭,有些緊張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姐姐也不解地叫我的名字,我深吸了一口氣。

是蛇。

蛇——正纏繞著彌音。

如同黑色的繩子,或者暗色的鎖鏈,散發著絲絲黑氣的蛇用細長的身體環繞著彌音,扁平畸形的頭部搭在她的肩膀上。那怪物猙獰地張著嘴,保持著齧咬獵物前一瞬間的姿態,毒牙離彌音的脖子只有幾毫米的距離。我沉默了好一會,才敢移開自己的視線。

“此花醬?”

“小此?”

“……抱歉,彌音,我和姐姐有急事,可能下午也來不了學校了——能幫我們請個假嗎?”

“誒?誒誒?發生了什麼?”

彌音還沒有回過神來,我就拉著姐姐跑了起來。午休時間的校門是開放狀態——所以出去不是什麼大問題。我默默地捏住自己口袋裡那張羊皮紙片,保持著開啟魔眼的狀態。

魔眼揭示的景象,讓我的心沉了下來。

有不少人身上纏繞著那種怪物,其中也有昨天我們去甜品店時遇到的常客。平時不開啟魔眼的我,居然從來沒有注意到過……太糟糕了。

“小此,怎麼回事——你在小彌音身上看到了什麼?”

姐姐擔憂地問,我們兩個這時已經跑出了校門。

“詛咒。”我邊跑邊說,姐姐這時跑到了我的身邊,“她身上有詛咒,有很多人身上都有……”

“不能破壞掉嗎?”姐姐跟著我跑,銀色的雙馬尾因為風而向後揚了起來,“如果只是詛咒……”

“不,不是普通的詛咒,也不是我看得懂的魔法。結構亂七八糟,但是卻渾然天成……我雖然看得穿,但是沒法毀掉。那已經是個‘概念’了,是‘塚’裡的東西。”

姐姐一時間說不出話,我把口袋裡那張羊皮紙片遞給了她。

“這個是?”

“應該是伊格妮絲同學給我的。”我再次領著姐姐跑過路口,“塚可能已經打開過了,伊格妮絲同學留了這個,不知道是不是求援……”

“事情已經超出小伊的控制了?”姐姐側過頭來看向我,“小此,那個詛咒會有什麼危險嗎?”

“……暫時不會。”我簡短地說,回憶那“概念”向我傳達的資訊,“那個詛咒有觸發條件,一旦有‘什麼東西’出現時……這些詛咒好像是先鋒隊。”

“意思是塚還沒有完全開啟?”

“應該是這樣。”

但那詛咒的樣子足以稱得上恐怖,再加上伊格妮絲草草寫下的紙片,讓我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紙片的前半段倒還仿佛遊刃有餘,甚至讓我幫她請假……後半段卻筆鋒一變,只剩下了語法不通的“我在門”三個字。

本來還在思考“門”是指什麼門……我又一次抱有了愚蠢的僥倖心理。

那只能是塚的入口吧。

我的體力不是很好,等跑到甜品店邊的小巷時,已經只能用手撐著膝蓋喘氣了。姐姐因為附魔的緣故,身體要比我好很多——她把紙片還給我,然後順著我的頭髮。

“小此冷靜些,先緩過來。”姐姐這麼說,向四周張望了起來,“不過這裡好像沒有小伊的痕跡……?”

“有的。”我深吸了幾口氣,咳嗽了一下——在

我的魔眼中,半球形的透明結界正覆蓋在我們面前,“這裡有防護結界,我不相信伊格妮絲同學會那種法術……多半是昂貴的道具。她大概就在裡面,看來真的有麻煩了。”

“誒,我們怎麼進去?”

“有魔法師專用的方法,”我這麼說,凝視著結界的邊緣,然後向前伸出手,“不過不必了——”

複雜的法術結構清晰地展現在我眼前。我讓手上附著了一層Mana,輕輕向右拂過。

仿佛被我的手撥開一層幕布似的,本來空無一物的空間露出了一道裂痕,展現了結界內部灰色的世界。

灰色、灰色、灰色的世界——

仿佛周圍的景色一下子被剝奪了色彩一般,萬物都變成了黑白色的相片。剛才還完好的小巷現在四處都是坑洞和破碎的痕跡,而灰色長髮的少女正傲然地站立在熾白色的火焰中間,面前是若隱若現的一道巨大石質門扉。

門。

“伊格妮絲同學!”

我向那邊喊,少女猛地轉過頭來,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而下一瞬間,有什麼東西從門中蜿蜒而出,我一眼就認出了那些飄散著黑色魔力的生物——

那就是纏繞在彌音身上的蛇。幸運的是,它們的結構居然是簡單的“靈類生物”,這就意味著它們是能夠殺死的東西,而不至於像彌音身上的蛇一樣,連擁有這樣魔眼的我都無從下手。

“後面!”

我忍不住驚叫起來,仿佛完全沒有注意到向她包圍而來的黑色蛇群,把眼神從我身上移開的灰狼猛地後退了一步,赤紅色的利爪揮出熾白色的火焰,將身前的蛇群攔住。

“你看得見?”她吼道,我趕忙點了點頭,意識到正常人是沒法捕捉到靈類生物的身形的。白色的飛沙聚集成纖細的法杖,我吟誦起歌唱般的咒文,以點在地面的杖尖為中心,魔力的鱗粉猛地擴散了出去——

一時間門扉的地面滿是蛇類爬動的痕跡,姐姐和伊格妮絲打了個寒顫。此時,我才有用魔眼注視灰狼的空閒。進入了戰鬥狀態的她,徹底把體內的明光展現了出來……僅僅一瞬間,我看穿了她的真身。

“……誒?”

“小此!”

姐姐拍了一下我,熾白色的火焰消散了一瞬間,鱗粉爬行的痕跡立刻蜿蜒著前進了過來。灰狼雖然簡單地撕裂了它們,但因為沒法真的看見它們,顯然落入了下風——每次撲向空中的黑蛇即將接觸到她時,伊格妮絲才以猛獸般的直覺做出反擊,讓看得一清二楚的我心驚膽戰。不管怎麼說,這裡要幫伊格妮絲攔住才行——

“班長,初咲……?”

沒等我再次舉起法杖,結界內多出了戴著耳機,有著柔軟黑髮的少女。我和姐姐驚呼出聲,她似乎也因為周圍黑白相片般的世界愣在了原地——還好,千雪身上沒有那種嚇人的詛咒。

“怎麼回事——”

“姐姐,千雪先交給你照顧!”

“小、小此?!”

杖尖的花朵延伸出鋒利的風刃,我不斷揮動著它,把伊格妮絲看不見的漏網之魚斬成魔力的光點,沖到了伊格妮絲的背後。看樣子這些黑色的蛇只有撲咬的攻擊模式,本身也相當脆弱……但是這數量也太糟糕了,更何況伊格妮絲和姐姐根本沒法看見它們。

灰狼揮動鋒利的爪子,將襲來的怪物切成幾段。

“你來幹什麼!”

“來這邊救某個連敵人都看不見的笨蛋!”我忍不住回嘴,伊格妮絲把赤紅色的利爪舉過頭頂,劃出一道熾熱的軌跡——於是周圍的怪物就化為了灰燼。她知道我說的是實話,只能撇了撇嘴。

Ignis(火)——

這次是我重新點起了耀眼的火焰,化作了即將消失的屏障。伊格妮絲最後用燃燒著火焰的手抓住了黑蛇,輕易地把它捏成了魔力的碎屑。

“沒事嗎?……你守在這裡多久了?”

“整夜——魔女大小姐,你就沒有什麼讓它們顯形的法術嗎?”

“你要求未免也太高了!”

我抱怨道,伊格妮絲瞪了我一眼,隨後歎了口氣。

“魔女大小姐,你看得見那些東西?……想想辦法。”

這是妥協的語氣。我們面前的火焰正在漸漸散去,伊格妮絲倒是很清楚這不是能把我趕走的時候,我用手指不斷輕點著法杖,仔細看著門和火焰後密密麻麻的蛇群。

這樣噁心的畫面讓我有些發暈,伊格妮絲用手肘頂了頂我。

“沒事吧?清醒點。”

“……門快關上了,這應該是最後一群。你還能用出那個火來嗎?”

我深吸一口氣,壓下自己的噁心感,伊格妮絲煩躁地抓了抓頭髮。

“一兩次的話。”

她咬著牙說,我知道這就是極限了。

“……我為你引路。”

“那我可就相信你了。”

伊格妮絲揚起利爪,有那麼一瞬間,我們面前跳動的火光也靜止了一會兒。隨後熾白色的火焰像是新星般炸開,繞著我們周圍的地面旋轉著,幾乎要淹沒了視線。我則轉動雪晴,呼喚著我最擅長的魔法——

狂風將火焰卷起,化作了熾熱的渦流。我手中的雪晴仿佛陷進了泥沼中,即使是揮動也變得無比艱難。我咬著牙,高高舉起白色的法杖——

毫無威脅的風卷起伊格妮絲那致命的火焰,準確地掃在了黑色的蛇群上。灰狼不斷揮動利爪,讓那火焰流動地更加洶湧。

“門!”

她喊道,我聞言揮動雪晴,向著石制的門扉射出熾白色的龍卷。最後,從即將關閉的門中最後湧出的怪物也化作了灰燼。手中的雪晴顫抖了一下,控制已經達到了極限的我乾脆讓風與火向著周圍炸開。巨大的石質門扉閃爍了幾下,慢慢消失了。

灰色的結界內只剩下了我、伊格妮絲、姐姐和被姐姐保護著的千雪四個人了——我看向遍地破碎的地面和火焰灼燒過的痕跡,歎了口氣。伊格妮絲疲憊地收起利爪,拍了拍自己的頭髮。

“別走。”我感受著體內所剩無幾的Mana,叫住了可能會離開的伊格妮絲同學,“我們最好交換下情報……然後你應該補償一下我們。”

“……怎麼補償。”

伊格妮絲看上去懶得反抗,我露出微笑,用手指點了點自己。

“我們還沒有吃午飯哦。外面就是甜品店,你覺得要怎麼補償?”

灰狼抽了抽嘴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