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7.與灰狼的盟約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448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5:06


“小此……現在還好嗎?”

“啊……嗯,我已經沒事了。”

我趴在石桌上,吸著杯中的奶茶。我、姐姐、千雪、伊格妮絲四個人正圍坐在青石圓桌旁,都是一副疲憊的表情。

就在一小時前,我和伊格妮絲守在塚的門前,擊退了一次怪物們的襲擊。不過又是進行了劇烈的體力運動,又是還沒進食過的我在戰鬥後就低血糖發作,險些暈倒在地上。

……不管怎麼說,有些丟人。

“班長要多鍛煉。”

千雪平淡地建議道,我用手捂住臉。坐在離我們最遠的角落的伊格妮絲翻了個白眼。

一片寂靜。我們四周是迷宮般的白色回廊,青石制的圓桌和石凳偶爾點綴其間。回廊之間沒有常見的綠化,只有高出地面的回字形石磚。

白平公園——

不管怎麼說,四個穿著制服的學生在工作日的下午走在街上實在是顯眼過頭了。因此在千雪的建議下,打算好好“審問”伊格妮絲的我們就來到白平公園無人的角落,自知理虧的灰狼也沒有反抗的意思。

我抬起頭,看著幫我們遮擋了陽光的綠色。由透明隔柵支撐起的回廊的頂部種植著大量藤類植物,現在正是冬季,回廊上方的植物中只有一部分常青植物還保持綠色,這座由白色回廊組成的公園,此刻顯出一種近未來式的灰白。

公園的中心是哥特式的尖頂教堂,現在也看不到來往的人影。那麼,此時正是最好的討論時機——

“首先,”我說,“千雪,你不該跟著我們來這裡的。”

千雪擺著她那無機質的表情,以沉默應對。我和她對視幾秒後,終於還是放棄了。

“……下次不要跟來啦。”我歎了口氣,“很危險的——”

“我會小心的。”

她用沒有語氣波動的一句話打斷了我,看上去有些生氣。對於這個反應,我也有些束手無策,不過還好姐姐打了圓場。

“小千記得要跟緊我們哦?”

“嗯。”

看來也只好先這樣了。在處理完千雪的問題後,我們三個都把視線轉向了灰狼,少女雙手抱胸,把可樂放在桌上。

“伊格妮絲同學,那這些怪物是在什麼時候湧出來的?”

這是很重要的問題,伊格妮絲看起來也作好了自己的打算,因此回答的語氣沒有作假的意思。

“發現時是昨天深夜,我正在學校裡。”她有點生硬地說,“不想像前幾天那樣待在學校裡浪費時間,於是給你留了留言。那時候感知到有什麼怪物爬行了過來,覺得事態變得很不妙,所以寫了後半句話。之後就去了那家店附近打開了結界——守到剛才。”

聽到她的話,我從口袋裡拿出了那張羊皮紙片,千雪扶了扶自己的眼鏡,仔細地查看了起來。

“小伊沒事嗎……那麼久沒睡?”

“你以為我像你家妹妹那樣嬌氣嗎?”

“只是因為你不用睡覺而已吧。”

我忍不住說,伊格妮絲把鮮紅色的眼睛轉過來,向這邊傾斜了一點身子。

“……小鬼,你那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

灰狼咬牙切齒地看著我,我移開視線。

“看得見咒蛇,看得穿我,能悄無聲息地進入結界,恐怕你姐姐那附魔狀態也是你解除的吧?”

原來那怪物叫做咒蛇……我把這一點記在心裡,然後轉回視線。

“伊格妮絲同學才是,什麼東西都不告訴我們。”

“我幹嘛要告訴你們?”

“事情完全不在你的控制中了吧?”

“……”

“好、好啦,”姐姐有些慌張地伸手阻止我們兩個,“不要爭這個了,不如先把‘塚’的情報交流一下……”

灰狼沉默了一瞬,看上去終於有些妥協,不過她說:

“先告訴我你們知道什麼。”

我向千雪投去詢問的視線,她點點頭。

“知道伊格妮絲同學來到這裡,是要想辦法拿到塚裡的什麼東西。”我這麼說。

這句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伊格妮絲整個人繃了起來,可樂瓶被她捏得有些變形。幾秒之後,她看上去很挫敗,疲憊地歎了口氣。

“……對。你們怎麼知道的?”

“千雪想到的。”

灰狼望了一眼千雪,千雪平靜地直視伊格妮絲的眼神。

“……我知道了。”伊格妮絲最後說,“你們問吧。”

“先從簡單的開始吧!”姐姐笑眯眯地用手撐著腦袋,“小伊,你那個結界是怎麼做的?”

“道具。”她簡結地說,從口袋裡拿出一隻黑色的鋼筆,“這支筆只要輸入能量,就會用墨水建立那樣的結界。只有三次……用掉了一次。”

她沒說這支筆是怎麼來的,於是我用牙咬著吸管,思考了一下。

“伊格妮絲同學,你看過那塚的資料吧?”

這是上次我們得到的結論之一——如果伊格妮絲想要拿到塚裡有什麼,前提是她事先知道了“那是什麼”。知道那是什麼的方法,就是閱讀Orbis的資料庫中的“塚的資料”。

這會是重要的情報。

“……對。”

伊格妮絲先是愣了一下,才這麼回答了我們。“塚內是名為‘咒蛇’的不可見的怪物,會吸取人類的……生命力之類的東西。塚初次打開的當時數量很恐怖,幾乎毀掉了那個時代的文明。最後塚還是被埋葬了,咒蛇絕大部分都死去……大概就是這些。”

……嗯?

伊格妮絲的說法有些奇怪。我用魔眼看到的纏繞在人類身上的咒蛇是“詛咒”,但是聽她的說法,似乎咒蛇會直接傷害人類。伊格妮絲說謊了?如果伊格妮絲沒有說謊,那……

“……伊格妮絲。”

“什麼?”

千雪從一言不發的狀態中脫出,用清冷的聲音叫了灰狼的名字。

“那支筆,是組織給的?”

“……嗯?是啊。”

“有關塚,”千雪問,“你還有一份資料?”

伊格妮絲睜大了眼睛,我和姐姐迷惑地看著她們。氣氛僵持了十幾秒,灰狼才終於不甘地點了下頭。

“為什麼?”

千雪露出了玲瓏的微笑,可愛得讓人有些不敢看她。

“沒什麼。”她對因為她的笑容而呆住的灰狼說,“願意給我們看嗎?”

灰狼沉默了。

這次的沉默持續了好久,直到下午的陽光轉換了些許角度,從枯藤的縫隙間撒

到我們身上。

“……唉。”

她最後把手伸進口袋,取出了什麼東西。

兩卷羊皮紙被攤開在桌上,其中一卷看上去年代久遠,上面的文字蜿蜒曲折,像是深入地面的樹根。而另一卷要新得多,用漂亮的字體寫著我熟悉的字母,文字排列的格式和第一卷一樣,顯然是譯本一類的東西。那些樹根般的文字我雖然從沒見過,但右邊那一卷上的字應該是拉丁文,正巧是我常用的魔法語言。

“這是?”

“直接從那個年代傳下來的文獻。”伊格妮絲把手放在有著樹根般文字的那一卷羊皮紙上,“在後來的戰火和動亂中幾乎流失了,抄本也損失殆盡——但原稿還是保留了下來。這一卷是用塚開啟時那個文明使用的古代魔文寫的,這一卷是譯本,由後來的學者翻譯。魔女大小姐,你會讀拉丁文吧?”

“……嗯。”

我用手指劃過那些文字,把故事複述給千雪和姐姐。原稿保存完整,下方有整齊的裁剪過的痕跡。

資料以長詩的形式記載了那個時代的故事。在那時,Orbis還不被稱作Orbis,也沒有跨越世界各地的勢力,各個文明的人們各自為戰。在這個古代文明中,一群以“心火”為戰鬥手段的能力者歷代以來是埋葬“塚”的主力軍。

直到有一天——那個“塚”,打開了。

名為咒蛇的怪物無法用肉眼看見,數量又龐大得可怕。它們不像能力者一樣正常地獲取心火,而是以殘忍的方式將人類直接殺死吞噬。

這是無比慘重的戰爭。能力者們頑強抵抗,但仍漸漸落入下風。到最後,文明的領袖不得不取出了歷代以來都藏在國王的手杖中的“寶物”。而有位“英雄”,得到了寶物的認可,獲得了強大的力量。英雄與戀人訣別,以一人之力毀滅了幾乎所有的咒蛇,然後銷聲匿跡。

有人說英雄隱居了起來,有人說英雄在戰鬥的最後力竭而死,真正的結局已經沒有人知道了。那位戀人獨自一人踏上了尋找英雄的道路,也離開了人們的視線。

文明的力量在這次災難中衰落,最終漸漸滅亡了。關閉塚需要潛入塚內破壞“核心概念”的工作也沒人去完成,所有的咒蛇被斬殺一空的塚就這麼開放著大門,許多年之後才漸漸關閉。

“這樣。”我讀完了詩,“嗯……”

在場的大家都陷入了思考。這篇長詩是以第一人稱完成,過程中敘事者的心態也一波三折,仿佛是在這場浩劫中一點點記下的日記。文中的“國王”“英雄”和“戀人”都是敘事者的朋友,不論是以文明的角度還是以“詩人”的角度來看,都是悲傷的故事。

“……”

千雪深呼吸了一下,我們都看向她。少女回過神來般眨了眨眼睛,然後搖了搖頭。

“真實存在的故事……我有些感動,證明了超自然都是存在的。”

千雪用她特有的平淡語氣說完這句話,與伊格妮絲對視。讓我驚訝的是,那位不可一世,驕傲而強大,對誰都不敬的灰狼,竟有一瞬間退縮了一下。

“伊格妮絲,這下面還有字吧?”

“……有。”

伊格妮絲這次答應得很快,好像猜到了會被千雪一眼看出來。最後一張羊皮紙被她拿到桌上,拼在了那份原文下麵。我看到有個缺口的右下角,明白了什麼——

——千雪把面前那張寫著伊格妮絲留言的羊皮紙翻到了沒有字的正面,放在了缺口處,正好拼上了。

伊格妮絲沒有阻止千雪的行為,她指了指那完整的檔。在敘事長詩下方的這片羊皮紙上,有一篇同樣由古代魔文書寫的短短的幾行字。和長詩那明顯是謄寫的字體不同,這幾行字顯出一種清秀而隨意的氣息,應當是由某人親自動筆寫下的留言。

沒有拉丁譯文。

“……沒有譯文嗎?”姐姐湊到那文字前,“小伊認得古代魔文?”

“不認得。”伊格妮絲說,“我只瞭解一點古代魔文那亂七八糟的語法,比如預設句子為否定句,比如否定詞放句子最後,比如詞語是由意境組成的……”

“……誒?”我忍不住插了句嘴,“是否定句還把否定詞放在句子最後?”

“原本是否定句,加上否定詞就是雙重否定——”伊格妮絲不耐煩地回答,“這不重要。總而言之,這個留言的意思我還算清楚。古代魔文的讀法很特殊,要翻譯成句子有些難——學者們根據已知的詞義和上下文的意思,推理出的這篇留言……我把這些詞告訴你們,自己感覺吧。”

“墓前文,遺言。”

“門後之災,塚。”

“人去物是,留下。”

“煉鋼成火,劍。”

“意志纏於身,執念。”

“執文書于墳前,繼承。”

伊格妮絲一個個地指出那些詞,再告訴我們連詞的含義和用法。留言終了,擅長國文的千雪拿起紙,慢慢地、一字一頓地翻譯道。

遺言。

我在此留下我的劍。

但這劍並不是力量;

而是孤獨者的執念。

它不應該沉寂於此;

千雪在這裡卡殼了,她的手指再次劃過那句話——劃過最後一句話。

“在塚之中繼承……‘而該被人繼承,在這孤塚之中’。”

“這是……那位英雄的遺言?他選擇死在了塚裡?”

姐姐用手遮住嘴,我們只是點頭。

“那伊格妮絲同學,你想要的就是……?”

“正是如此。”

伊格妮絲收起羊皮紙,唯獨把她撕下並留言過的那一小片留在桌上。

“就把它作為同盟的證明吧。我需要你的魔眼,你姐姐的力量,還有織宮的智慧。我們的第一要務應是埋葬‘塚’,如果最後成功進入其中,那力量由拿到它的人繼承。魔女大小姐,你接受嗎?這個盟約?”

千雪的黛青色眸子裡滿是希冀,姐姐卻默默捏住我的手。

……抱歉,姐姐。

我知道我們有所謂退路,但是既然在這裡生活過,就已經留下了所謂羈絆。在這裡選擇逃跑的話,我可能永遠無法釋懷。

“把它當做信物的話,有點太寒酸了。”我把羊皮紙片拿起來,對著伊格妮絲揚了揚,“不過……我接受。”

“盟約于此成立。”伊格妮絲鮮紅色的眼睛中映著我的綠瞳,她回應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