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siode8.那樣很奇怪嗎?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51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灰狼在和我們確立盟友關係之後,自顧自地離開了。

雖說要面臨更加危險的“塚”,但是與伊格妮絲不再敵對這件事仍舊讓我們松了一口氣。沒有了後顧之憂後,我、姐姐和千雪在路邊找到了拉麵攤——

已經是晚飯時間,白平公園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此時,我們身上的學生制服就變得不是特別顯眼了,一天下來早就精疲力竭的我用手撐著腦袋,看著姐姐接過冒著香氣的拉麵。

“嗯呣……小此小千,我們三個現在好像失意的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們這時候要喝啤酒的。”

“才不是,是應該討論失敗的事業和出軌的妻子!”

“話題一下子變得好沉重……”

我有些哭笑不得,看著姐姐吸著碗裡的麵條。沒等我去思考她是怎麼用這種吃法還可以不發出聲音的時候,真正的中年大叔——老闆就把我的那份也端了上來,隨後往攤子內走了過去,看起了小型電視。

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對話的好機會。

“……話說回來,”我並不感覺特別餓,所以只是慢慢吃著拉麵,“千雪,你下午是怎麼看穿伊格妮絲同學的?只是問了一個問題?”

“不,不是因為提了有關筆的問題。”千雪露出一個我從沒有在她臉上見過的狡黠的微笑。自從知道了這些超自然事物以來,笑容越來越常爬上她的嘴角,仿佛開始解凍的冰面。

“小千——”姐姐好奇地戳了戳千雪,“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告訴我啦。”

“……我認為她還有資料其實是簡單的推測。”千雪夾起一隻蝦仁,“最主要的是,一開始她所告訴我們的塚的歷史裡,並沒有‘伊格妮絲來尋找塚的理由’。”

“……嗚嗯。”

姐姐咬著筷子點頭。

“也很有可能是她隱瞞了那份資料的部分內容?”

我問,千雪點點頭。

“是這樣,不過,這樣就意味著她是偶然間從浩如煙海的Orbis的檔案裡看到了這份與自己無關的資料。比起這個,先看到了確切的歷史文獻,再去查閱Orbis的資料庫的概率要大得多。”千雪輕輕搖了搖她的筷子,“再說,她很可能是屬於魔法或者超能力陣營的。在這種組織嚴密的集團下的話,更容易接觸到這類文物——”

“誒?”我停下吃面的動作,“伊格妮絲同學是妖怪啊?這點我可以確定的。”

“並不是妖怪就一定要在妖怪的組織裡吧?”千雪說,“我沒有記錯的話,班長說過妖怪側是非常散漫的。”

“啊……”

千雪提醒之後,我想起了她被伊格妮絲襲擊的那天向她解釋了許多東西。雖然是隨口一提的情報,但是千雪居然好好地記住了。

“這種組織的話,會有‘組織發下的道具’這種東西嗎?”

“嗯……”我稍微思考起千雪的問題,除去有著幾位象徵意義的領袖之外,妖怪們由於習性不同,個體的力量也比較強大,所以大多都是獨自行動。確實,這些都是能通過推測得出的結論,雖然不是嚴謹、唯一的“答案”,但卻可能更接近真相。

“我刻意問了伊格妮絲那句話——‘這支筆,是組織給的?’。如果有‘組織’的存在,那就不大可能是妖怪側。”

“原來如此……”

確實……我完全沒有想過“雖然是妖怪,但是加入的陣營卻不是妖怪側”的可能,這應該是很普遍的情況,但不瞭解現世的我又過於相信自己的知識,思維反而定勢了。

結果,千雪還是通過那支筆的來歷間接猜出了答案。

“所以我就猜了,選了最有可能的可能。”

看來猜對了,千雪淡淡地說。

“以這個猜想為基礎,並且得到證實之後,伊格妮絲接下來說的話就都有一個很好的解釋。比如‘她是從哪裡得到留言的翻譯的’和‘那些學者的翻譯方法她是怎麼知道的’,以及‘從哪裡查閱的資料’這些。”

嗯……雖然說不上是非常嚴謹的推論,但是確實相當有道理。只有在這種組織中,才最可能接觸到類似的情報……

“至於讓伊格妮絲拿出新的羊皮紙,我是在看到伊格妮絲的紙,想到這個的。”

“那首敘事長詩雖然很完整,但還是不能很確切地解釋伊格妮絲為何來尋找塚。想到還有什麼資料也理所當然,那張羊皮紙下面又有裁剪的痕跡——”

“那個不奇怪啦,”我說,“一卷羊皮紙一般很長,裁一下是很正常的事。”

“是嗎,班長很瞭解羊皮紙呢……”千雪輕輕點了點頭,“不過,更主要的原因是,那紙的右下角沒有缺口。”

“誒?”

“我在跟著班長和初咲跑出學校時,看到了班長手裡的羊皮紙殘片。”千雪說,“雖然我並不瞭解羊皮紙,但是這應該是相當罕見的東西吧?再加上這張紙片一看就是從什麼東西上撕下來的,所以除非是特殊的情況,那麼伊格妮絲得到它的辦法一定是‘從文獻上撕下來’。”

“從文獻上撕下來……”我忽然想起了那張羊皮紙片,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是這樣啊……”

“小伊為什麼不寫在課桌上?”

“課桌?嗯……”我也放下筷子思考了起來,隨後突然明悟,“啊,伊格妮絲同學用的筆是那支鋼筆!鋼筆是很難在塗了木漆的桌子上寫字的。”

“就是這樣。伊格妮絲想要向班長請假……身邊沒有紙的伊格妮絲,乾脆從資料上空白的地方撕了一小片下來。”

而留言到一半的伊格妮絲同學發現事態不對,匆匆把剩下的寫完就離去了。我在心底補完這畫面的後半部分,隨後不由得覺得一切都變得合理了起來。雖然聽上去很蠢,但伊格妮絲同學真的是會滿不在乎地用重要的文件當便箋的人……

“小千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這樣呢。”

姐姐吃完了自己的拉麵,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用紙巾擦著嘴。

“所以都只是簡單的推論。伊格妮絲說我有‘智慧’,言過其實。”

“不要這麼說,千雪確實很聰明。”

我咬著自己嘴裡的面回答她,然後想起了什麼。

“不過……千雪,還有幾點疑問。”

“嗯?”

“第一,”我豎起一隻手指,“沒有解決伊格妮絲同學是怎麼知道‘這裡將會有塚開放’的問題。”

“是。”

“第二,古代的能力者使用‘心火’,而伊格妮絲同學又是驅使心火的妖怪,不覺得太巧了嗎?”

“關於這點,我雖然有能自圓其說的猜測,但是沒有什麼佐證。”千雪回答,“不過,很有可能是因為對同樣的力量有很好的相性,伊格妮絲才看中這個塚裡‘英雄’留下的力量的。”

唔……

“第三,不知道伊格妮絲同學為什麼需要力量。”

“嗯,不過這是她自己的問題。”

“那麼第四,”我說,因為老闆走出來招呼其他客人而放低了聲音,“那首敘事詩上的咒蛇是噬人的怪物,但我看到有些人卻被咒蛇化作的詛咒纏身了。這些詛咒意味著塚裡還有大型的怪物,會在出現時犧牲掉被詛咒纏身的人們……”

千雪停下了筷子,表情變得更加無機質了。片刻之後,她用筷子敲了敲碗。

“塚內的咒蛇們自主進化了?

還是變異了?……畢竟那裡有‘英雄’留下的力量,說不定會引起什麼問題。”千雪說著,我的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起來,“再觀察幾天吧,然後……班長,咒蛇可能被普通人看到嗎?”

“被普通人看到?”我沒有懂她的意思,“別說普通人,就算是我們這些人也……啊!”

“小此,怎麼了?”

姐姐不解地看著我,我捏了捏自己的頭髮,和千雪對視了一眼。

“我們今天遇到的咒蛇是靈類生物,但是附著在人類身上的時候,又變成了詛咒……要發生這樣的變化,咒蛇的結構要發生徹底的改變。在這個過程中,人類可能真的看得到。”

“那就對了。”千雪說,“還記得彌音說的,都市怪談的內容嗎?”

我和姐姐對視了一眼。

——有人在這家甜品店的附近看到讓人害怕的怪物。

如果這些猜測都成立的話,那就意味著早在我們發現甜品店附近有“塚”的大門之前,就已經出現了被咒蛇詛咒的受害者。雖然我們和伊格妮絲才剛剛建立盟友關係,但是這是必須讓她知會的事態。我看了看已經空了的面碗,告訴兩人自己準備去找伊格妮絲——

“小此。”

“嗯?”我被姐姐叫住,她拉住了我的手。

“不要太過操心了。”

姐姐微笑道,然後伸手開始撫摸起我的腦袋。

“誒?我、我知道的,不要摸啦……嗚哇……”

姐姐的手漸漸得寸進尺起來,把我的頭髮徹底揉亂了。因為平時總是我在照顧姐姐,相比之下她要更像年幼的妹妹,所以這種安撫性質的行為我幾乎沒有體驗過,徹底亂了陣腳。

“小此去吧,小千這邊的話,我來送回家就是。”

“知、知道了……放開啦……”

在她說話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像貓一樣蹭了蹭姐姐的手掌,慌忙地站起身準備離開,千雪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我。

“在學校應該找得到伊格妮絲,記得和她交換手機號。另外,臉很紅。”

“謝謝。”

我儘量不讓自己太過慌亂,道了聲謝之後轉身就逃了。寒冷的夜風漸漸讓我變得清醒,學校在黑暗中也一片寂靜。按照千雪所說的,我到了夜晚的學校之後,空無一人的教室中果然坐著一位少女。

灰狼正靠窗坐在桌子上,望向夜色中的學校的中庭。她的長髮被微弱的天光照亮,漂亮地散落至腰際。那個有些暴躁的灰狼居然有如此安靜的時刻,讓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我試著伸出手和她打了個招呼,坐到了伊格妮絲的對面。

“……什麼事?”

她總算發問了,我於是直截了當地把有關“犧牲標記”的詛咒告訴了她。灰狼垂下鮮紅色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和詩裡寫的不一樣。”

“是啊,”我點頭,“說起來,你不去收集心火了?”

“現在需要的是自己的思考,只靠那個是不能前進的。”伊格妮絲說,“塚的話,週六的黃昏徹底開啟……剛才沒告訴你們。”

“……是嗎,謝謝。”

灰狼的這個情報有些像“情報交換”,她這種有點倔強的行為讓我忍不住露出微笑。正當我猶豫著要不要和她討論接下來的對策的時候,灰狼開口了。

“織宮有沒有告訴你,她是怎麼知道那些事的?”

“啊……我們有問她。”

一直沉默著也不是辦法,我便把千雪的推理和伊格妮絲說了。她苦笑著聽我說完,用手指玩著跳動的火焰。

“……就是這樣咯。”我敘述完畢,灰狼歎了口氣。

“真是優秀的人啊……”

“是啊。”

不用伊格妮絲說,作為千雪友人的我也對這件事有著充分的認識。不過,伊格妮絲的表情卻有些恍惚。

灰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空教室裡的氣氛變了,我好奇地追問了起來。

“怎麼了嗎?突然問起千雪的問題。”

“……沒什麼。”

“誒?”

她這變化反而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想到班裡的女生找我做戀愛商談的時候的表情,我一下子沒有忍住調戲她的衝動。

“難道說喜歡千雪?”

“……?!你說什——”

剛剛還一副對我愛理不理表情的伊格妮絲一下子就不冷靜了起來,我也完全沒料想到她會作出這種近乎等於自曝的反應,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真、真的?”

“……”伊格妮絲把眼睛一閉,再次靠著窗戶坐了下來。可惜,即使是這樣的灰狼,表情還是把她的心情出賣了。

“……”

“……隨你怎麼說吧。”伊格妮絲說,緊接著就把問題丟回給了我, “喜歡上她奇怪嗎?織宮很可愛,性格非常不一般,笑起來很讓人心動,而且還很聰明,喜歡上才是正常的事。雖然沒有真的抱有那種感情,但我並不否認我被她吸引了。”

她這一段坦然直白,又邏輯清晰的話讓我啞口無言,也挑不出一點毛病。

“伊格妮絲同學,原來喜歡女孩子?”

“唔……”灰狼看上去認真地思索了一下,隨後是帶著好奇心提出的問題,“我和人相處沒多久……戀愛和性別有關係嗎?”

“關係很大,你們都是女孩子。”

“那和男孩子戀愛有什麼區別嗎?”

“區別……呃,嗯……不能結婚?”

“我又不是人類,幹嘛遵守人類的法律?”

“一般而言還是請好好遵守!”

慌忙地試圖矯正對方的三觀,不過我卻因為她帶著好奇問的問題而猶豫了。就像伊格妮絲說的那樣,和女孩子戀愛或者與男生戀愛有什麼很大的區別嗎?真的被一個人吸引的時候,最重要的應該是對方的人格和個性這點我也完全同意,因此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來得好。

說到底,結婚不也只是一種形式嗎?

我的兩位家長也結婚了啊。

“炸了教學樓地板我也沒被拘留……”

“差點就被發現了。”

“你沒修?”

“我修不來。”

“廢柴魔女。”

“喂……”

再怎麼說廢柴這個詞也太過分了吧。我苦笑出聲,然後意識到自己和灰狼之間的距離被拉近了不少。

“就這麼告訴我沒問題嗎?”

“雖然你是個廢柴魔女大小姐,但我們並肩戰鬥過,”灰狼說,“因此對你抱有最低限度的信任。”

對我的稱呼越來越長了……

我們就這樣一問一答,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像同班同學的閒聊。灰狼往窗戶上一靠,窗外的光讓我有些看不清她鮮紅色的雙眼。

“不管是友情還是什麼,織宮即使接受了,我也不會為此感到滿足的。”

“……”

我本來想問“接受了什麼?”或者“為什麼?”一類的問題,但又覺得這樣有些好笑。伊格妮絲也許早就看穿了千雪,看穿了千雪的孤獨和狡黠。就像我一直感覺到的那樣,有一條無法逾越的邊境線攔在千雪和別人之間,即使是我們也從未真正地瞭解過她。

所以伊格妮絲,才會說出“無法滿足”這種話吧。

“……伊格妮絲。”

“嗯?”

“明天也加油吧。”

她對這句話有些詫異,挑了挑眉毛。沒等她繼續說些什麼,我就擺了擺手。離開了這間空教室。

離塚的開放還有兩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