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9.此花的完美魔法教室-2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260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妖怪因人類的幻想而誕生,超能力者依靠人類的天賦而存在,唯獨魔法……魔法是人類依靠知識所創造出來的學科。”

我和千雪坐在高大的古櫻下,冬日微溫的陽光穿過樹枝照在我們身上。等到今年三月,這棵櫻樹會很漂亮的滿開……就像去年我和姐姐所看到的那樣。

“一開始是發現了魔力,隨後是學會了魔力的使用方法,再後來明白了為何魔力能成為魔法。‘認知存在並借用力量’,一代又一代的學識累積在一起,最終造就了今日的魔法……因此,學習魔法也就是‘學習知識’的過程。”

“我明白了,就好像是我們這邊的‘科學’一樣,本質上是一種知識的積累……”千雪若有所思地捏起地上的枯葉,透過無框眼鏡注視著上面的葉脈,“那麼,就像總有幾個基礎學科在鋪路一樣……魔法,最開始要怎麼做呢?”

“所謂的前提,就是‘原始的魔力積累’。首先要有魔力,才能進行實驗和學習,才能擁有更多的魔力——從普通的人類跨越到魔法師這一步,就是所謂的基礎。”我讓Mana湧出手指,在寒冷的空氣中點出幾朵供我們取暖的火焰,“一般的人在學習魔法時,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能真的施法,必須先開始積累原始魔力。在這段時間裡,往往都會進行理論學習,閱讀很多書籍,明白魔法的本質……這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完的,就好像我沒法簡單地告訴別人‘數學的原理’一樣。”

“……我明白了。”

千雪看著我輕點了一下手指,空中的火焰跳動了一下,繞著我們轉起了圈。

“因此,不管是學習還是積累魔力,都是一個很長的過程,而我現在不可能就學會施法……班長是想這麼告訴我吧?”

“是的,除非千雪是像我一樣的妖怪。”我側過頭來回答她,黛青色眼睛的少女輕聲歎了口氣,“不過,我依舊有辦法能讓千雪使用魔法。”

“誒?”

“舉個例子,”我閉上一隻眼睛,對她微笑道,“千雪覺得彌音懂得微波爐的原理嗎?”

“我想她是不明白的。”

提到彌音,我們兩個人都笑了起來。讓千雪稍微思考了一下,我就繼續解釋了下去——

“但是她也一樣能使用微波爐,入股接上了電,她只要‘按下開關’就能讓機器啟動;換句話說,如果千雪有魔力的話,不需要瞭解基本的原理,只要按照我說的簡單地去做,也能在學會魔法前試試看使用它的感覺。”

“就好像伊格妮絲使用那個鋼筆?”

“是的。”我接受了她的例子,“伊格妮絲並不知道鋼筆的原理,但是依舊能使用它,儘管她不能被稱作魔法師,但是使用起來卻是一樣的。如果我選擇了非常簡單的法術,那麼只要千雪有魔力,就能隨意使用它。”

“……”

她認真地看著我,直到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既然班長說了這種話……意思是能夠讓我暫時擁有魔力嗎?”

“我要是現在說不行,說不定你會把我生吞了……”

我覺得千雪的樣子有些可愛,於是笑著戳了戳她的臉頰。少女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地扭過頭去。

這在我們認識以來還是第一次。

“……比起那個,班長剛才提到法術的強度?難道說,有像小說或者漫畫裡一樣的分級嗎?”

“千雪也知道是小說或者漫畫——”

雖然還沒有來到過現世的我也做過這樣的幻想,不過Orbis畢竟是一個正式的超自然組織,不會為了耍帥就去設計所謂“等級”的。

“硬要說的話,其實也是

有的。妖怪們有強有弱,超能力者天賦不同,魔法師也會因為學識和智慧而產生差距,所以就像學校用學號來標記學生,研究所用不同的分類來整理檔案那樣……為了歸檔方便,Orbis內部的資料是把人們分成A級B級之類的東西的。”

“嗯……結果,還是有吧?”

“但是只有很有閒心的人,才會去查資料裡自己是‘哪一級’啦。”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千雪唯獨在這個時候像個小孩子,讓我覺得自己像是老師一般,“雖然我沒有去過……但是如果要在檔案庫裡查詢人員的資料的話,對分級有一定的瞭解會很方便,也就僅此而已了。”

“……原來如此。”

就好像在文獻檢索——我聽見千雪小聲地自言自語。隨後,她扶了扶自己的無框眼鏡,用手撐著地面湊近了我一些。

“那麼,既然有等級一說,也就有‘最高級’吧?”

她的這個問題讓我沉默了一下,黛青色眼睛的少女敏銳的注意到了我的神態,繼續追問了下去。

“果然,會比較特殊嗎?”

“嗯,很特殊沒錯。”

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不過為了好好回答千雪,我還是試著解釋了起來。

“千雪,應該也明白了塚是多麼恐怖的東西吧?”

“……多少見識到了一些。”

她回答,既然明白了這樣的前提,那接下來就好解釋了。

“正因如此,試著與塚對抗的Orbis就必須用許多方法來維持自己的穩定,組織一旦崩潰,人類在災難面前就更加脆弱。有關‘最高級’的規則,也許是自我毀滅的恐懼所誕生出的最扭曲的東西。”

“扭曲……”

“這也是母親告訴過我的……在我來到現世之前。”我有些心不在焉地玩著指尖的火焰,“Orbis創立之時被設立的‘詛咒’,一旦這個詛咒判斷某種人‘強到只要和同樣強大的人合作,就會影響世界的平衡’,那麼就會將她標記為‘最高級’,在Orbis的檔案中則被記錄為‘S級’……哪個叫法都行。”

“詛咒?”

千雪慢慢咀嚼起這個詞語,然後再次靠近了我一些。

“那麼……詛咒的內容是?”

“‘S級之間,無法以任何形式進行交流’。”我儘量以準確的形式,把那個詛咒的意義傳達給千雪,“詛咒會在可能違反規則的時候進行‘警告’,不但如此,如果無視警告執意進行交流,其他所有的S級就不得不對違反規則的人進行追殺,至死方休。”

“……”

這還真是扭曲的制度——千雪自言自語著。

“魔法側三位,超能力側三位,妖怪側四位元,非組織內有兩位元,還有被稱作「拉普拉斯」的,不依靠任何能力,僅僅因為‘智慧’就被判斷為S的人。這些人加在一起,世界上共有十三位。”

“十三……”

“嗯,這些人裡的最強,是被稱作「末日冰語」的,超能力側實際上的領導人……抱歉,扯得有點遠了。”

討論的話題太過沉重,一時間不論是我還是千雪都忘記了本來的目的。我總算回過神來,拍了拍自己的手。

“好啦,千雪,那麼還記得嗎?讓你試試魔法的事。”

“嗯。”

“伸出手來。”

千雪從衣袖裡伸出手,我則把自己的手指搭在她的手心,張開了魔眼。

這是很平常的一個場景,魔女在教授人類魔法,僅此而已。

然而,身為魔女的我,也因此明白了一些什麼。直到很久之後,我才懂得了這件事真正的意義——對於有的人而言……或許,一切的軌跡都將收束進固定的結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