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16.因此我們將成為希望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332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你你你你你你你們……”

我結結巴巴地說。這和之前伊格妮絲為了索取心火而進行的“齧咬”行為不同,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溫馨又溫和的吻,一時間無法理解千雪和伊格妮絲在做些什麼的我當場死機了。

千雪的手稍微用了點力,把伊格妮絲完全按在了牆上。片刻之後,微弱的火焰點亮了昏暗的小巷,從千雪身上緩緩湧入伊格妮絲的體內。直到這時我才明白千雪的意思——既然自己能給伊格妮絲提供能量,那麼現在這能量也許能緩解對方的症狀。

“……有好些嗎?”

兩人終於分開,千雪後退一步,把頭轉向了另一邊,順便扶正了有些歪的無框眼鏡。伊格妮絲看上去完全沒有從震驚中緩過來,一臉不知道該嬌羞還是該暴走的表情。

“伊格妮絲?”

“呃?嗯……”

得到了對方模糊不清的回答後,千雪重新點了點頭。

“好好休息,明天塚才完全打開。”千雪用公式化的語氣和毫無變化的表情說道,只是仍然發紅的臉頰,以及失去圍巾遮掩的,也染上了紅色的脖頸暴露了她動搖的本心,“我回家了。”

沒等我反應過來,千雪就拉著自己的領子跑掉了。我想要伸出手留住她,但姐姐按住了我的手,對我搖了搖頭……雖然千雪是個讓人覺得怪異的女孩子,但畢竟本質還是個女子高中生沒錯,該害羞的事仍然會好好地害羞。

為了救治伊格妮絲是沒錯啦,但是kiss什麼的……

我歎了口氣,拍了拍看上去沉浸在少女幻想中的姐姐。

“誒、誒?小此?”

“千雪一個人說不定會有危險,姐姐去送下她吧,我先把伊格妮絲帶回我們家裡。”

“啊嗚。”姐姐縮了縮。儘管看上去有些委屈,但是似乎提不出更好的主意,“那我馬上就回來哦!小此不要和小伊做什麼奇怪的事。”

“你在擔心什麼啦?”我哭笑不得地說,用Mana點燃一個小小的光球,把它塞到了姐姐的手裡,“千雪把圍巾給伊格妮絲同學了,她很怕冷的,把這個給她拿著。”

“嗯……交給我吧。”

姐姐對我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千雪離開的方向跑去。我呼出一口白霧,轉身看向依然靠在牆上的伊格妮絲。

“真的恢復了?”

“……嗯。”

“一點底氣也沒有。”我無奈地笑了笑,不由分說扶住伊格妮絲的一隻手,“你最後做了什麼?”

灰狼掙扎了一下,最後放棄了反抗。可惡,這傢伙比我高好多……在她看來我不會是妹妹一樣的存在吧?

“心火能燒掉概念。”灰狼簡短地說,“你被蛇咬了,我就試著把‘毒’燒掉了。為了能保證把你救回來,我那時候想變回‘本體’……只是修行還不足,有點勉強自己了。”

“抱歉抱歉……”我實在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不論是從空中掉下來,還是沒有注意到咒蛇的接近,這些都是相當致命的失誤,“現在身體還好嗎?”

“沒事,多虧織宮給的心火,明天之前應該能恢復個七八成。”灰狼用恢復平淡的語氣說道,只是我一點也沒有放心。也許其他人沒有看到,但是她之前咳嗽時用來捂住嘴的手上滿是紅色的血液……被她用心火燒掉了。

幹嘛那麼逞強?

“哈啊……”

我歎了口氣,繼續扶著伊格妮絲向前走著。

“那麼,那個kiss是怎麼回事?火焰比之前弱很多哦。”

伊格妮絲明顯僵住了,臉色也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

“和你之前做的不一樣,而且千雪也沒有流血。”

“其實最快的方法是血液。”她閉上眼睛,自暴自棄地回答道,“當時你們趕上來追我,我不想把織宮弄得太痛,也不知道怎麼想的,覺得嘴唇比較容易咬破……”

“……”

“……想笑就笑吧。”

“你是笨蛋嗎!”

難得地,我很過分地笑出了聲。伊格妮絲的臉變得通紅,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腰,才讓我臉色發青地停了下來。

“這次沒有血液,只有唾……總之心火只有一點!但是夠了。這個話題不要再提,明白嗎?”

“明白了明白了,我知道啦。”

我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眼淚。好一會兒之後,恢復了自然的伊格妮絲才長歎了一口氣。

“千雪的推理,還有我答應要告訴你的事……倒是可以延後再說。”伊格妮絲喃喃道,她灰色的長髮中,有幾根髮絲落在我的身上,“比起這個,魔女大小姐——你沒問題嗎?”

“我?”我聽到她的話,稍微有些緊張起來,“我怎麼了?咒蛇的那個毒藥還有危險嗎?好像

被你燒掉了……”

“是燒掉了沒錯。”伊格妮絲緊緊盯著我,隨後移開視線,“……好吧,也許是我擔心過頭了。”

“你該不會在擔心我……害怕了?”

灰狼沒有回答,但我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正如她所想的那樣,我是第一次經歷這麼危險的戰鬥,差一點就死在了那裡,就算留下點心理陰影也不奇怪。

“你還意外的溫柔……”我有些吃驚地看向她,然後趕在她向我瞪來之前說話了,“安心吧,我沒關係的。”

“……?”灰狼眯起眼睛,看上去仿佛有幾分不解,“魔女大小姐,你再怎麼也會害怕死吧?”

“當然會。”

伊格妮絲看樣子打算瞪我,但身體突然踉蹌了一下。我一邊抱怨著“先擔心擔心自己”一邊把她扶穩了。

“家教的緣故吧。”最後,我輕聲回答她的疑問。

“家教?”

“……嗯。”我說,領著伊格妮絲走在沒什麼人的街道上,“我們家對死亡的觀點可能有些不一樣,如果要問為什麼,我想那是因為我的母親是個不會死的魔女吧。”

“不會死?”灰狼皺了皺眉,“我沒記錯的話,魔女本來就是不老不死……”

“是這樣的,”我點點頭,“即使是年齡還很小的我,再過幾年,身體的成長基本就會停止,然後度過漫長的時光。不過,一旦我厭倦了活下去,厭倦了世界和身邊的人的話,我是有選擇死亡的權力的。”

“……”伊格妮絲沉默了,“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母親……是沒法自己選擇死亡的魔女。”我說,“即使被分裂,被湮滅,被毀壞成無數的粒子,也沒法死掉。恐怕世界毀滅也沒辦法終結她的生命吧……伊格妮絲同學,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灰狼沒有說話,只是仰頭掃視了一眼星空。片刻之後,她才慢慢地,帶著些許猜測地問我。

“‘沒有意義’的意思嗎?”

“是的。”

我回答。

“正因為有死亡這個終點,之前所有的人生才有意義。沒有死亡的生命,就像沒有勝負的對決,或者沒有勝負的棋局。”

“孤獨嗎?”

不知為何,伊格妮絲問出這個問題。我閉起一隻眼睛,回想母親和我說過的話題。

“她和我聊過許多有趣的人,但是當我問她‘她們現在在哪?’的時候,她總是帶著那樣的微笑,回答‘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也許會寂寞吧。”

“……嗯。”

“不過,母親總得來說是個幸運的魔女。”我笑著搖了搖手指,“她遇到了重要的戀人,並且和對方生存至今。和所愛之人這樣繼續活著應該算是幸運吧?一個人活著叫做孤獨,兩個人就能變成幸福。”

“真好啊。”

伊格妮絲說道,看上去有些恍惚。

“總而言之,我很清楚。死亡是最終要迎來的東西。這並不是說我願意死去,或者願意看著我的朋友死去,這只是在說‘我明白自己擁有這樣的權利’。”我說,“即使我、姐姐還有另一位母親,會因為陪伴對方的緣故一直活著,但知道自己可以死去這點是很重要的,因為那意味著我有權利決定我的旅途是否會永不終結。雖然剛剛我也在恐懼,但是這一切已經成為了我的旅途的一部分,也證明了我的權利,我並不會因為這樣的事而留下陰影。”

“……是這樣啊。”伊格妮絲苦笑了起來,“你倒是挺看得開的。不過,你的母親這樣活著不會很痛苦嗎?沒有去尋找死亡的辦法?……抱歉,我不是故意冒犯,只是好奇。”

“沒事。”我笑了起來,“‘人活在世上,也許本來就是毫無意義的。’”

“哈?”

“這是我母親說過的。”

我沒有再說什麼了,因此伊格妮絲沉默著把手放在胸口,靜靜咀嚼著這句話。最後,灰狼終於抬起頭,好像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如此深刻地述說存在主義的黑暗,並不是在散佈絕望,而是在說……

正因如此,任何微小的希望都會變得如此耀眼。

“明白了嗎?色狼。”我笑了起來,伊格妮絲照例對著我的頭頂拍了一巴掌。也許這就是母親送我來現世時所說的那句話的意思,有些故事……只有自己經歷了才叫故事。

“你母親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

“是魔女不是人。”

“……這無所謂。”伊格妮絲皺了皺眉,“不過你剛才說,‘另一位母親’?什麼意思?”

我愣了一會。

“對……我還沒和伊格妮絲同學說過。”

“說過什麼?”

“我和姐姐,其實是兩位少女的女兒?”

“……”

灰狼目瞪口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