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22.時光的墓穴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379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千雪!!”

我喊道,伊格妮絲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下一刻,塚的入口再次被佈置了堅固的屏障。

“……”

灰狼猛地轉身,赤色的爪痕將莉蓮娜發射的無數光絲斬斷。為什麼?她為什麼就這麼放棄了——

“魔女。”

伊格妮絲垂下雙手,心火如同活著的什麼生物一般向著四周侵蝕開去。這一次,無數四方形的幾何圖案環繞著她旋轉著,試圖把灰狼和心火束縛住。

“……不能讓織宮一個人去,跟上去。”

“伊格妮絲同學,你——”

“快去!”

她咆哮起來,心火忽然化作鋒利的刀,把莉蓮娜的結界劈斬開來,灰狼和魔法師再次交火。我後退一步,已經徹底手足無措的姐姐用快要哭出來般的表情看著我——

“姐姐……用鑰匙聯繫媽媽。拜託你了,不然伊格妮絲同學會被殺的,我很快就回來。”

“小此……”

我們原本的目的是説明伊格妮絲同學拿到力量,但現在她和莉蓮娜已經膠著在了一起,根本沒有辦法進入塚。既然如此,我們和Orbis之間就沒有直接的衝突,和莉蓮娜也沒有戰鬥的必要了。

只是莉蓮娜不可能允許更多的人進入門裡,在我們的立場上,又不能讓千雪一個人進入那麼危險的地方。

伊格妮絲是在給我和姐姐爭取時間,但是如果我沒來得及在她被莉蓮娜擊敗之前回來……

千雪突然的闖入完全打亂了我們的計畫,現在局面已經變得無法收拾。姐姐有著Nihil圖書館管理員的許可權,那把只能使用一次的鑰匙是緊急聯絡兩位母親的最後手段,只能讓她們來幫忙了——

但作為混亂的封閉空間,塚內是沒有辦法使用那把鑰匙的,這就意味著我必須一個人進入門內把千雪帶出來。

姐姐也明白這點。

“快點回來。”

姐姐露出有些難受的微笑,在我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語氣聽上去一如往常,仿佛我只是和她說我出門買午飯的材料一樣。

“……嗯。”

……破魔之眼。

我輕易破壞了那個結界,走入了門內。和伊格妮絲交戰的餘裕中,莉蓮娜看向了手持虛幻之鑰的姐姐和張開魔眼的我。

“銀髮和黑髮,那把鑰匙……你們原來是——”

空間猛地扭曲了,我盡力讓自己站穩之後,視野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這裡就是……”

我確認自己的身體還完整之後,打量起四周。門內是空曠又虛無的荒野,天空彌漫著曖昧不清的淺灰色,大地之上找不到一絲生命的痕跡,寒冷乾燥的風不斷吹在我的身上,讓嘴唇有些發幹。然而因為我正前方的佇立著的東西,讓這片在現實中難得一見的荒原只能淪為單調的背景,光是看到那東西的瞬間,我就無比強烈地意識到自己正處在“塚”之中,處在非現實的詭譎幻想裡。

……那是宏偉的神殿。

古樸又灰暗,精巧絕倫又混亂非常,無數完美的幾何形岩石堆疊在一起,在我面前構造出了扭曲的入口,組成了詭異卻又現代的立體抽象畫。更容易讓人失去勇氣的是,這並不是什麼狹窄、渺小的建築,而是如同天幕一般佇立在我面前的奇跡,那邊緣扭曲的黑暗大門應當能放下整座白平公園中心的教堂,如同巨人的居所。

我打了個寒噤,意識到自己真切地退縮了,但我想起伊格妮絲咆哮著讓我“進去!”的畫面,我就不由得想到說出這句話的伊格妮絲到底要做出多大的覺悟,到底下了多麼痛苦的決斷,才會為了千雪的安全而放棄自己自始至終一直追尋著的東西。一想到這裡,無名的痛苦和憤怒就在我的心裡燃燒了起來,要把你帶回來,織宮千雪——

在魔眼的視角中,微弱的魔力線一路流進“神殿”的入口。我意識到這是用來加速運動的魔法,千雪一定以相當快的速度毫不猶豫地沖了進去。得追上她……

她在這短短的幾天裡到底掌握了多少魔法?我們眼中複雜的魔法結構和符文,在她的腦中只是小孩子的拼圖嗎?我胡思亂想著,空之翼在我背後高速扇動,很快就帶著我沖進了神殿。

越過大門,離開了神殿外由灰暗天光照亮的荒野,環境一下子就昏暗了下來。我暫時停下來觀察著四周。

儘管亮度下降了,但我依然能看到眼前和腳下的路。穿越了那樣抽象的大門之後,我總算見到了能說其像是“人造物”的東西,如同廣場般寬闊的中央通路兩側立著高高的“石壇”,而石壇上是蒼白色的明亮火焰——我認出那火焰是心火。

看來幾千幾萬年來,這些象徵孤獨的火焰就這麼一直孤獨地燃燒著。

我仰頭看向中央通路的穹頂。與想像中的黑暗不同,那裡流動著如同熔岩河流般明亮的赤紅紋路。這詭異壯闊的景色讓我打了個寒噤,移回了視線。

在比那些石壇還要邊緣的地方,是一根又一根高大的石柱。它們的頂端遠在我的視野之外,這些刻著粗獷壁畫的石柱就那樣拔地而起,深深插入黑暗之中。

這些石柱之外看上去還有著無數通路,我讓雪晴的頂端發出光亮,向那邊照去——但那些黑暗只是稍微退卻一些,沒有被光明驅散的意思。

“呼……”

這兩側的通路讓人

感到相當不詳,我完全沒有進去探索的勇氣,更何況現在視野開闊,前方也看不見千雪的影子——我應該已經被她甩下太遠了。

還真是天才啊,這傢伙……

不再遲疑,我確認了代表千雪行動的魔力細線是沿著中央通路前進的,再次扇動空翼移動起來。我至今也沒有完成空翼的課題,因此不得不在魔法失效的空隙中徒步跑著。道路兩邊燃著心火的石壇一個個從視野的邊緣掠過,帶著蒼白色的殘影。

這一路來偶爾能遇見幾條咒蛇,它們雖然試圖攻擊我,但根本追不上我的速度——不要說我,就算是魔力有限的千雪,要解決沒有數量優勢的咒蛇恐怕也輕而易舉。果真如千雪猜測的那樣,塚內絕大部分的咒蛇已經在昨天的襲擊中全數出動了麼?

千雪的行動一定是有理由的,她既然敢這樣隻身一人進來,說明對“塚內已經相對安全”的推論很有自信。我略微放下了懸著的心,再次確認——空氣中的魔力漸漸變濃。雖然還遠未達到用身體就能直接感受到差別的程度,但確實是說明我正在接近千雪——除此之外,咒蛇的出現也更頻繁了起來。

相對於前幾日所見的龐大數量,這幾隻怪物根本不值一提。體力相當糟糕的我已經開始劇烈地喘起氣,喉嚨也一陣陣地發幹難受起來,要是我能掌握空翼的話就不會這麼狼狽了……或者哪怕聽千雪的鍛煉一下也好。

終於,我前方的黑暗被雪晴杖尖明亮的光芒驅散,顯露出了像是終點一樣的東西。

這也是入口——但和神殿門口那規則卻又不規則的大門不同,這裡是相當普通的拱門,環形拱頂刻著浮雕。因為太高的緣故,我只能在雪晴的光照下勉強辨認出是長著翅膀骨架的蛇,就像我們之前遭遇的那種一樣。

我的腳步聲在空曠的通路中迴響,謹慎地通過了巨大的入口,同時,視野和空間感也一瞬間開闊了起來。

這是個巨大的環形廣場,讓我聯想起歷史書上的巨大鬥獸場。林立的石壇用心火照亮了這裡,它們的高度參差不齊,仿佛自由生長的樹林。

我不由自主地仰頭向上望去,這一整片空間的頂部佈滿了赤紅的細紋,仿佛倒掛於天的熔岩之河。更加鮮豔的是,廣場的正中心上空懸浮著巨大的,不斷微微發亮的赤紅色透明晶體,那形狀就好像是……蛋。

但是這一切都不及最後一件事重要,有個人影站在廣場的中央。

是千雪。

我松了口氣,向著那邊跑了過去。這個廣場中咒蛇的數量明顯要多一些,但不知為何,它們雖有向著千雪所在的地方前進的意思,卻只敢畏懼地在週邊遊曳,怎樣都不肯越過某個巨大的圓弧。

至少確認了千雪的安全,我如此想著,努力地向著那邊趕去。人影早就注意到了我,等到我到了身邊時,才用微微有些詫異地語氣,喊出了那個我熟悉的稱呼。

“……班長?”

我一邊咳嗽著,一邊對她露出苦笑。不知為何,看到她的一瞬間,我心中黑色的感情就悄無聲息地消散了。

果然沒法責備千雪啊。

“你……”

千雪的聲音小了下去。我慢慢順著自己的氣,到我徹底緩過來後,我才注意起我們旁邊的東西——那像是一個蓋著黑布放在地上,背對著我們的雕像。不過還有更需要擔心的事要問,因此我抬頭,看向那個赤紅色的蛋形物體。

在這個距離上,我才看清楚那微微亮起的光芒是怎麼回事:穹頂上的熔岩之河如同生長的藤蔓一般接到了巨蛋上,交替迴圈閃爍著。

“那個就是……我們之前想像的怪物嗎?”

“那個是東京巨蛋。”

“別講冷笑話。”

我又好氣又好笑,一向面無表情的千雪居然一本正經地插科打諢,讓我一時間竟噎住了。

“這東西……嗯,可能會在什麼時候出來?”

保險起見我這麼問道,她也仰頭看向那個蛋,依舊帶著耳機。

“大概永遠不會吧。”

“誒?”我吃了一驚,“怎麼這麼說?”

“你覺得闖入魔王城的勇者會刻意留下某個Boss不去擊殺,然後把自己的聖劍留在這裡嗎?”

千雪問道,我因為這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邏輯而頭痛起來。就情感上而言,我很難接受我們的努力基本化為一場空;但從理智上來說,這本就是已經和古代文明戰鬥過的“塚”,說到底也只是殘兵敗將而已,即使結果就是這麼的讓人掃興,也找不出任何不合理的地方。

“那麼那個蛋呢?”

“是塚的核心之類的吧,就像班長常說的‘節點’。”

“啊……我知道,破壞掉的話塚就會開始崩塌。”

最後,我也只是歎了口氣。

“算啦,反正也沒事……千雪,你得跟我好好解釋一下剛剛為什麼這麼做,我們的目的不就是讓伊格妮絲拿到力量嗎?……這個東西莫非就是?”

我問的是地上那個蓋著黑布的“雕像”,不過千雪沒有回答我。出於自己的好奇心,我繞到了它的正面。

“……!”

我驚得倒退一步。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黑布,那是旅行者才會穿的帶兜帽的黑色斗篷,而在那斗篷之下——

是一具骷髏。

像是小孩子一樣抱膝坐著的,屬於少女的骷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