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24.孤獨者之劍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384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什麼時候……”

我呆立在那裡。羊皮紙上的字元仿佛深入地面的樹根,毫無疑問是那個時代的文字。

被人寫上去的?自己出現的?這張紙一直在我的口袋裡,只有下午的時候才被千雪借過去一次——但她只是看了一下而已,根本就沒有做什麼多餘的事。

這應該只是一張,作為我們與伊格妮絲盟約證明的空白羊皮紙片而已,即使是從古代文獻上隨手撕下來的……

我把它翻到背面,上面依舊是伊格妮絲寫的“幫我請假。我在門”,字很醜。

“今天早上發現的,”千雪說,“在桌子邊,你拿出過它。”

確實是這樣,我的確在和伊格妮絲宣佈“作為朋友來幫助你”的時候拿出過它,那麼……

“下午那次,千雪讓我拿出來就是因為?”

“我在確認它的存在,”她說,“本來是‘好像看到了什麼’,在院子裡那時我只想找班長聊聊天,不知從何開口,於是提起了這件事。”

沒想到真的在上面看到了字——

“那這個……”我猶豫著該聽千雪說完還是帶她離開,但理智和感性都在告訴我這件事至關重要,“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怎麼出現的?”

或者說,這是某個拼圖的最後一塊碎片,一旦找到它,一切都會組成完全不同的解答……

包括我無法理解的那些疑點,為什麼英雄——這個小女孩——要選擇這裡作為自己的墓地?

“……是心火。”

千雪回答,她指了指這片空間裡的石壇上蒼白色的火焰。

“這是那個時代最常用的能量,就像小說裡的秘密信件一樣,只要用心火燒過羊皮紙,字跡就會複現,應該是那個女孩為了防止留言消失做的。”

“……”

“伊格妮絲那天說過,‘歷代的學者們辨認和重描過它’,”千雪淡淡地說,黛青色的眼睛中心閃著附近石壇上的火光,“絕大部分的字都留下了痕跡,並且被重描,唯獨——

“——寫在角落的那個字。”

我默默握住了手中的雪晴。這麼說來,那天晚上戰鬥時我被咒蛇注入了精神的毒液,而伊格妮絲用了能焚毀概念的心火將我淹沒了,這字跡就是在那時候出現的嗎……從伊格妮絲帶著資料逃脫研究所,到用出這招式之間幾乎沒有幾天,所以這個字一直沒有重現人世。

陰錯陽差。

“這條留言的疑點太多,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千雪冷靜地站在那裡,眼睛中火光搖曳,“首先,她為什麼戰鬥一結束,留下遺言就進來了?第二,就算事出有因,打算讓別人繼承的力量為什麼帶進這種地方?第三,那段遺言的邏輯讓人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不是力量?為什麼是執念?還需要讓人繼承?”

她連珠炮似的問道,這些問題和我的心中無法解決的疑點幾乎完全吻合,讓我不由自主地點起頭。

“我也想不明白這些問題……那麼,這張紙到底讓千雪看到了什麼呢?”

“你還記得那段話嗎?”

千雪頓了一下,然後開始背誦起英雄的留言。

我在此留下我的劍。

但這劍並不是力量;

而是孤獨者的執念。

它不應該沉寂於此——

背到這裡,千雪停了下來,看著我的眼睛。這樣的畫面讓我不由得想起了在白平公園的那個下午,千雪也在這裡中斷了翻譯。

是的,千雪在這裡卡殼了。

那時的她用手指再次劃過那句話——劃過最後一句話。

“在塚之中繼承……‘而該被人繼承,在這孤塚之中’。”

她最後這麼翻譯道。

“那一句的直譯應該是‘在塚之中繼承’。”千雪半蹲下來,靜靜注視著骷髏,“明顯不通吧?我只好把它修改了——修改成‘而該被人繼承,在這孤塚之中’。

“這其實是不重要的細節,只是加深了我的疑惑而已……對於接近真相的推理來說並不重要。

“那幾天我提出無數個猜想,但都被否決,”千雪看著那具骷髏,仿佛在對著千百年前無意間設下謎題的人親口訴說答案。“直到今天早上,我隱約看見了班長拿出的那張紙上的……紅色的字跡。”

她說,稍微仰頭看了看我們的上方。

“記得伊格妮絲說過什麼嗎?這是最後的兩點了……她提到古代文字會把否定詞放在句子最後,古代文字預設句子是否定句,還提到這段文字是根據零星的字眼和上下文意思推敲出來的。這就是最後了,班長。

“就因為這一個字,那段文字全錯了!”

她大聲說道,我難以置信地看向那張紙,這就是說產生了疑點的並不是英雄的行為,而是我們一開始就毫無保留全盤相信的“翻譯”出了錯,因此一切都指向了另一個方向,另一個未知的方向——

“千雪的意思是,這個本該放在句子最後的字,是否定用的?加上它的話——”

古代文字的否定詞放在最後。

古代文字預設為否定句。

“——就是雙重否定句,”她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那句話完全變了……不是‘不應該’,而是‘應該’。既然這句話錯了,其它的詞也要換成更合適的意思才能解釋。

“意念纏於身,不是執念,是詛咒。

“執文書于墳前,不是繼承,是埋葬。

“伊格妮絲說這段話的標題意為‘墓前文’,但那也可以是‘警告

’……這不僅僅是這個女孩的遺言,也是她的警告!”

在讓人難以忍受的沉默後,千雪再次念起那段話。

我在此留下我的劍。

這劍並不是力量;

而是名為孤獨的詛咒。

它應該在這裡沉默;

在這塚之中埋葬!

“這根本不是寫給所有人看的。還記得嗎?那篇長詩的作者“詩人”和她是朋友,寫在長詩下方的這段話既是警告又是遺言,告訴朋友們自己的埋骨地之後,希望她們不要讓那把劍再次回歸人世,而她的朋友們也確實做到了……”

千雪指向地上的那行字。

“她的戀人只是來向她的遺體告別,就永遠離開了這個塚。這把劍上有詛咒……它能給人可怕的力量,但代價是承受更加可怕的詛咒,名為‘孤獨’的詛咒。這詛咒的內容我不知道,但它讓這女孩不願意任何人在她之後再遭受這樣的痛苦,因此來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安全的保險櫃,一個‘塚’……一個埋葬於時間之河的墳墓。

“並且結束她的生命。”

我啞然失語。

“但……這。”我看著那把細劍,“這太過分了,最終一切都是騙局嗎?伊格妮絲尋找的東西其實只是詛咒?那她到底要……”

千雪和我相視無言,最後露出了一絲苦澀的微笑。

“所以我不能讓伊格妮絲拿到它。”

“……這樣嗎。”

這就是,力量的真相。

我閉上了一會眼睛,歎了口氣。

“……我們回去吧,姐姐和伊格妮絲在等我們。”

“等一下,班長。”

我回頭看向千雪,她慢慢把自己的圍巾一圈一圈解下,放到地上。少女撩起黑色的頭髮,取出自己的耳機,拿出了口袋裡的MP3。

“千雪……?”

我從她手中接過MP3,這個MP3的樣式相當老舊,各處都有塗層剝落,一看就是好幾年前的物品。千雪輕輕舒了口氣,仿佛回到水中的魚。

“靠著它我才能撐到現在,在什麼都喜歡不上的世界中。”她笑著說,“也許我應該學會擺脫它。”

“誒?”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於是戴上了耳機。耳機中沒有一點聲音,讓我以為MP3沒有被打開。

“仔細聽。”千雪說。

我認真聽了一會,終於感覺到有什麼聲音在耳機裡起伏,若有若無。

“這是什麼?”

“這是我唯一喜歡的‘平凡’留下來的最後痕跡。”她轉過身,“……呼吸聲。”

我拿著那個MP3,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與此同時,我們的上方突然傳來什麼東西的碎裂聲——

我抬起頭,看到那個巨大的蛋——正在裂開!

“……千雪!”

“班長,你沒有想過嗎?讓詛咒消失的最保險的方法就是把塚埋葬,破壞掉它的核心,讓詛咒和自己一起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中,那為什麼那個英雄沒有這麼做呢?……也許連這樣對待自己的她也抱有著一絲僥倖,希望自己的戀人能來到塚內和自己見上最後一面,然後再把塚徹底埋葬。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英雄會做些不讓別人拿到劍的保險措施。”

“千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那個蛋在——”

“英雄用自己的力量創造守衛者,阻止想要拿起這把劍的人。但也許不僅僅是她自己心軟了,連她的戀人也心軟了,認為塚已經沒有了危險,認為塚也許再也不會現世,認為給英雄留下最後的墳墓是自己的溫柔,”千雪喃喃地說,她沒有後退,反而向前一步,“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她們太大意了,她們太小看名為‘塚’的災難了。保持警惕,從不放鬆,即使如此也會被塚趁虛而入,人類不該妄想自己理解了‘塚’……這守衛者恐怕已經被腐蝕了,它既是咒蛇,也是守衛者,既是災難,也是保護措施,這就是這些咒蛇和記載中不一樣的理由。它很快會孵化出Orbis的援軍也難以阻擋的怪物,並且闖進我們的城市……等到S級來支援,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那麼,你知道它為什麼會在我說話的時候孵化嗎?班長?”

千雪說,半蹲下身,她的右手靠近了那把細劍。

“因為我……想阻止這件事。”

“不要,千雪,你——”

但我已經無法直起身,已經沒有阻止千雪的餘裕了。

空中半透明的赤紅色晶體慢慢碎裂,身軀比外面的巨柱還要龐大幾倍的黑色巨蛇舒緩地展開身軀,仰著頭從慢慢消失的蛇蛋裡遊曳到空氣中。它憑藉著不知名的力量優雅地盤旋著,讓人想起古時傳說中的龍——它遊到我們面前的空中,隨後張開了蛇本不該擁有的巨大羽翼。

那羽翼熾烈而美麗,燃燒著耀眼明亮的熾白色,心火之翼帶來的熱浪將視野都變得扭曲,爬行類的豎瞳讓我的心臟幾乎停止跳動。原本稀薄的空氣帶上了恐怖的重壓,讓我只能撐著雪晴勉強站住,千雪纖細的手懸在那把劍上,以渺小的姿態仰望神明。

“班長啊,”千雪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露出我從未見過的,玲瓏到極致的微笑,“我很喜歡你,很喜歡初咲,喜歡彌音,也喜歡又坦率,又彆扭,對人也直來直去的伊格妮絲。如果我再也無法對你們說話,幫我把這件事告訴她行嗎?還有,班長教了我魔法,我是不是該叫你一聲師父呢?”

“不要……不要!!!”

巨蛇揚起蛇顱,她握住了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