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一、城市與雪 Episode26.城市與雪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40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5:09


“小此,好了嗎?”

“等一等等一等……”

我整理著自己的口袋,正在手忙腳亂的時候,一張羊皮紙片掉到了地上——紙片的一面是伊格妮絲那歪歪扭扭的字,另一面是古代文字中代表否定詞的符號,由紅色的痕跡組成。

看到這件東西,我不由得歎了口氣,俯下身把它收回口袋。身上的衣服變成了暖和的毛衣之後,姐姐把我們的家門打開了。

外面正在下雪。

灰暗的天空被白雪遮蓋,街道上並無大風,因此雪花只是靜靜地飄落下來,讓我想起在神殿裡的那天,灰燼也像這樣紛紛揚揚地墜落著。

那件事已經結束一周了。

對於善後結束,回歸了日常生活的我們來說,咒蛇之塚的事故好像已經成為了幾年前的記憶,顯得相當遙遠而模糊。那時的我們剛離開崩毀的塚,得到了Orbis的援軍們的妥善治療,莉蓮娜和姐姐也向我說明了事情的經過。

唯獨千雪獨自一人向街上走去。被那把劍詛咒了的她沒法和我們交談,也不知道我們就在她的身邊——伊格妮絲引發的奇跡,只有一瞬間。

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這對我來說是很絕望的場景。圍著圍巾,有著黛青色眼睛的少女站在街邊,看上去和平時沒有什麼區別,仿佛你一叫她的名字,就能看見她轉過頭來,隔著無框眼鏡疑惑地看著你一般。

伊格妮絲一言不發地聽我說完了“力量”的真相,以及千雪成為這幅模樣的原委。灰狼沒有責備我,也沒有沖我發火,僅僅是追著沖了出去。

我們真的失去了千雪。

但是我們——什麼也做不到。

古老的詛咒隔斷了一切,這是世界上最為遙遠的距離。

我和姐姐打著同一把傘走在街上,幾片白色從傘邊落下,飄到姐姐伸到外面的手中。我忽然覺得有些疲累,姐姐任由我靠在她的手上,笑眯眯地幫我撐著傘。

“很累嗎?”

“好累……”

對了,說到我和姐姐——

Orbis沒有花多少時間,就還原了我和姐姐這幾天的戰鬥情況,特別是在“門”前與莉蓮娜戰鬥時,我魔眼的能力完全暴露了出來。不出意料,這異常的眼睛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再加上我的身份並沒有正式記錄在檔案裡,某個無法按捺好奇心的組織將我抓走並研究的事也有可能發生。

……不過有關這件事,兩位母親也幫我們考慮到了。

莉蓮娜是我們母親的朋友,而她認出我們的身份則是姐姐拿出鑰匙的一瞬間——再怎麼說,如此特殊的“鑰匙”不可能是第二種東西,只會是Nihil圖書館管理員的證明。前幾日她和我們談話的時候,莉蓮娜說自己曾見到過這把虛空之鑰,再加上和母親們多少有些相似的外貌,幾乎一模一樣的眼睛和發色,答案對她就呼之欲出了。

“雖然咱上次見到音無和七海的時候她們還沒有孩子……還真是懷念啊。”

莉蓮娜如是說,這就意味著她在我們出生前就和母親們認識了,所以這位元結界師到底多大年紀,為什麼保持著小女孩的樣子的這幾點,到最後我也沒敢問出來。

總而言之,言歸正傳,莉蓮娜被母親們拜託後,開始著手幫我們解決被抓走研究的危機。據她所說,為了保險起見,我們需要去她的家裡暫避一周,等待“安全檢查”的通過。因為我們的母親幾十年前也在現世呆過一段時間,所以莉蓮娜告訴我們,解決這次的問題並不麻煩,但她四處奔忙的樣子,怎麼看都不是很輕鬆。

現在的我和姐姐已經開始申請短假期,準備一周後跟著莉蓮娜出發了。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雪下了一天一夜,到現在也沒有停的意思。我和姐姐依舊打著傘走在街上,沒什麼行人的街道一片寂靜,偶爾才有鏟雪車從馬路上開過,帶來些許“活物”的聲音。

白平公園空無一人,再怎麼愛玩的小孩也不會在這樣的大雪變小之前出門。公園回廊上方的透明隔板被厚厚的積雪覆蓋,儘管認為在設計時就會考慮到積雪的問題,我還是提心吊膽地走著,生怕隔板會被積雪壓塌。

腳步聲沒能傳出多遠就被回廊外的積雪吸收了,我們漸漸走到了白平公園的深處,眼前就是那座高聳的哥特式教堂。

“等等。”

“怎麼了?”

“總覺得和神父說話會很麻煩……”

實際上,是我現在沒有和別人交談的心情。姐姐沒有揭穿我,看著黑色的影子在我的身上聚集成斗篷,後擺在空氣中擺動了一下之後,安靜地垂落下來。

……這就是“英雄”的遺物,骷髏身上的黑色的斗篷。從神殿中脫逃之後,我發現它是和雪晴同一種類的概念武裝,只要像這樣就能自如地召喚和遣返,因此只有莉蓮娜、姐姐和伊格妮絲知道它的存在,沒有被Orbis收回。這衣服對我來說既是禮物,也是刻在我身上的一道“痕跡”,持續地向我訴說著所經歷的這一切。

這幾天沒有事做時,我總會用魔眼打量著這件黑色的衣服,偶爾看穿那深暗的魔力時,就仿佛看見了心火年代的那個女孩一樣。

“進來吧,不過大概會很擠。”

“哦,這就是所謂的鑽隱身衣呢!”

姐姐用手掀開斗篷,在裡面和我擠作一團,我們掙扎了好一會兒,才讓我有餘力把黑色的兜帽戴在頭頂上。身影漸漸隱去,最後變成了空氣中微不可查的一抹暗色。

“等、等下……姐姐……擠到了……”

“這不是正說明我的身材很好嘛!”

“不,壓到我的不是那部分。”

我忍不住吐槽道,向著教堂中走去。側門沒有關,神父和零星幾位修女坐在

長桌前,輕手輕腳地經過遇到的人後,我和姐姐走上了樓梯。

“可惡,為什麼小此的比我大呢……”

“你到底在看哪裡啊?……再說了,應該還是會長大的。”

“騙人,15歲以後就長不大了。”

“……對於精靈來說,15歲還早得很。”

“小此就算害羞也會冷靜地說話呢。”

“你給我正經點!”

我終於忍不住掐了下姐姐的腰,她發出悲鳴之後總算安靜了下來。長長的樓梯到了終點,我拉下兜帽,把姐姐趕出斗篷,她發出“姆”的聲音,臉頰鼓得像松鼠。

“小伊和小千在這裡嗎?”

這道樓梯的終點有扇窗戶,我推開門,雪花不斷飄飛進來。

“應該是的……嘿咻。”

我用手撐著窗沿,翻了出去。窗外是個小小的平臺,灰狼坐在陽臺的邊緣,長髮因為高處的微風而微微搖動,偶爾會有雪花落在她的身上,被一小撮白色的心火蒸發。

“喲。”

她和我們打招呼,我點頭,拍了拍裙子後坐在灰狼的身邊。伊格妮絲低頭在手機上打著字,把郵件發送了出去。

——而更外面的地方,坐著那位有著黛青色眼睛的少女。

白色的雪花飄落堆積,沒有遮擋的傾斜房頂——千雪提著一盞提燈,隔著自己的無框眼鏡注視下方的城市。天色已晚,再加上是雪天,城市中已經亮起了燈光。

宛若星海一般。

我聽到伊格妮絲那邊傳來短信鈴聲,她低頭掃了一眼手機螢幕。

“寄件者:織宮 千雪”

“是嗎,已經到了啊。”

是的,就是如此——

用黛青色注視冰雪的人類,孤獨者之劍的繼承者,名為織宮千雪的少女……找到了再次和我們對話的方法。既然在她的眼中依舊存在著城市,既然她偶爾還能發現某些地方產生了小小的變化,那麼即使變化微不足道,城市空無一人,也說明了一定有著“什麼”能夠跨越詛咒。

傳輸信息量的限度,傳達語言的最小極限,僅用0與1編寫的最短的位元組——手機的短信。

似乎古老的詛咒,並不認識手機這種現代工具呢。

“……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伊格妮絲看著手機螢幕發呆,似乎一時間沒理解發生了什麼,“千雪被判定為新晉的S,S-01研究部的計畫也被公之於眾。魔法側因為對方沒有公開對古代文明遺跡的研究發出抗議——最後計畫就在各方的壓力下破產了,我恢復了自由身。”

“「末日冰語」那邊呢?”

“那丫頭也沒有追究。”

“是嗎……”

這一切都諷刺地走向了最好的結局,唯獨千雪,唯獨千雪——

連學校裡的記錄都消失了,連和她關係那麼好的彌音都把她忘記了,這樣的故事我根本就無法認同。伊格妮絲側過頭來看著我,對我露出苦笑,這笑容比她的所有表情都要像一個普通人,但出現在那個灰狼的臉上這點,反而讓我覺得心臟都被揪緊了。她站起身,望向城市的邊緣。

“伊格妮絲同學——”

“魔女大小姐,你還打算這麼叫嗎?”

“……伊格妮絲。”我搖了搖頭,“你們兩個,以後要去做什麼呢?”

“做什麼……”

灰狼默然,片刻之後,她的聲音又出現在落雪中。

“千雪想去旅遊,所以之後我們大概會去流浪吧?漫無目的地遊蕩,順便尋找解除詛咒的方法,怎麼樣,很浪漫吧?”

“……嗯。”

也許和重要的,命運相連的人一起流浪是種浪漫,但你們兩個呢?覺得辛苦時沒法靠著對方的肩,覺得寒冷時沒法把對方抱在懷裡,那樣的旅行也叫做浪漫嗎?

我不懂。

我不明白。

“對了,魔女大小姐。”伊格妮絲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紙,交到我的手裡,“這個,是千雪帶回來那段話的翻譯。我姑且在研究所也有個面熟,拿這資料去換研究員的翻譯之類的……算是我在那兒最後做的一件事吧。”

“小伊開始叫小千的名字了?”

姐姐後知後覺地問,灰狼把臉略微移開,在落下的白雪中有些發紅。

“……多嘴。”

我打開了那張紙,正如我和千雪當時發現的場景的那樣,這應該是“戀人”寫在遺骨旁邊的留言。

晚安,伊薇。

如果你不這麼選擇,我也會陪著你。

“‘伊薇’是昵稱。”伊格妮絲淡淡地說,“這孩子的全名是‘伊薇忒彌斯’,在那個時代的文字中是‘夜空’的意思。”

“是嗎。”

唯獨我與千雪見過那孩子的屍身,但姐姐和伊格妮絲也一言不發,好像明白了這段話的重量。也許她是個可愛的黑髮女孩吧?……不知為何,我打心底裡覺得有些害怕,悄悄握住了姐姐的手。

“小此?”

“……沒什麼。”

沉默良久,我看向千雪,她黛青色的眼睛在落雪中閃爍,手中的提燈發著黯淡的光。

“千雪眼中的城市是怎樣的呢?”

無關擔憂,僅僅出於自己的好奇心,我突然問出了這樣的問題,伊格妮絲愣了一下。

“我問過她,她在郵件裡寫‘只有自己手中的燈亮著’……只說了這麼多。”

“……”

那到底該說是美麗的景色,還是荒涼到讓人沉默的場景呢?白色不斷從空中落下,而城市中沒有一點光明,只有自己手裡的提燈散發著昏黃的光?

“古代文字裡,‘孤獨’怎麼寫?”

我鬼使神差般問道,伊格妮絲向更外面的平臺走了幾步,用手扶在圍欄上。

“孤獨啊……”

她喃喃地說,望著如同星海般閃爍的城市。

《The only Light in the City》is the end.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