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女的一家之言

卷二、鏡心之妖 Beginning.鳶尾花車站的小黑貓

書名:魔女的一家之言 作者:虛子同學沉默不語 本章字數:49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4


“咱認為呢,沒有顏色的紙是不能給魔女用的。

“當然,咱並不是在說花花綠綠的彩紙,只是寫魔法的筆記本要是用現代的白紙,實在是有些太不浪漫了。以咱的觀點來看,既然是魔女,就一定要淡褐色或是淡黃色的羊皮紙才行,那樣才有舊時代的感覺。

“雖然咱並不是魔女,但也對這種感覺相當中意,用著羊皮紙和羽毛筆,就好像回到了當年和音無七海一起冒險的時代啊……啊,這樣的紙張比較容易進行魔法測試,所以半數以上的魔法使還在用著喲。不管怎麼說,小此花也要有一本才行。”

走在我和姐姐面前的,是體型比起我還要來得小,連“少女”的門檻都沒辦法摸到的金髮女孩——但她卻拉著自己的行李箱,一邊作為我們的領路人,一邊以大師般的態度向我們說著自己的觀點,很有種小孩子故作成熟的感覺。周圍來來往往的路人們雖然聽不清她在說什麼,但還是忍不住露出微笑。

“說到羊皮紙和羽毛筆的話,很容易想起研究時點的熏香了呢。咱的話,喜歡用植物的精油來著……不過如果用現代的方法來獲得的話就太沒情調,所以會自己來蒸餾……總之,研究的時候有安靜的香氣,很容易集中注意力,熏香可是魔女的必備品,但是好像有點太麻煩了,還是不強求啦。”

女孩穿著有重重荷葉邊的白色洋裝,蓬鬆得像是裝飾精美的活動人偶,也許在人們的眼中,她只是個可愛的小女孩而已——但我知道,她在我和姐姐出生前就已經和我們的母親熟識,度過的時間也許比我和姐姐加起來還要多。

具體的年份我自然不敢問啦。

“這麼說來,雖然咱更喜歡在下午研究魔法,不過深夜點著油燈也很有氣氛。昏暗的燈光也很有情調……小此花,音無她現在也每天晚上都坐在書桌前嗎?”

我的第一反應是她正在問姐姐的事,但她自然不可能用姓氏稱呼我們兩個,因此——肯定是在問我們的母親了。

姓氏是音無,種族是魔女的母親。

“誒?嗯……是的,母親是夜貓子。”

“現在也是這樣嗎?”女孩輕輕地笑起來,聲音如同這個年齡的孩子一樣柔軟可愛,“以前她就經常很晚才睡,等到七海來叫的時候才慌慌張張地收拾書本。”

“……”

母親也有慌張的時候嗎?有點難以想像……這就是所謂的,在孩子面前要保留威嚴的一面啊。

“當然啦,很多時候也會早早的和七海滾床單去呢。”

“噗!”

我和姐姐一瞬間紅了臉。金色頭髮的女孩側過頭來,對我們露出可愛的笑容,奇異的夢幻感讓人一時間無法移開視線,藍色的眼睛仿佛沙漠的青空,不由得想起童話中天真無暇的愛麗絲。

那不是這個年紀的女孩會有的魅力,那是仿佛大人,仿佛夢境,仿佛惡魔一般的氣質。

她是莉蓮娜•伊麗絲(Liliana•Iris),如同愛麗絲一般的女孩,以鳶尾花作為姓氏的魔法使,也是——我的老師。

火車站中人來人往,我們總算提著行李箱擠進了車內。在莉蓮娜的帶領下,我們穿過一個個車廂,坐到了火車的尾部。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原本擁擠的人漸漸變得稀少,直到再也沒有人影,大家都沒有選擇車尾的隔間。

多少有些在意的我回頭看了看,遠處的車內依然一切正常。

“這就是直達列車啦。”

莉蓮娜提醒道,我於是回過頭來,和她們一起進了這個無人車廂。安頓下來後,坐在我和姐姐對面的莉蓮娜的手在空中翻轉了一下,一本筆記本落在了桌面上,我則看向窗外人來人往的車站。

大概是一路過來覺得累了,姐姐把頭靠在我的肩上,很快就聽見了她平穩的呼吸聲。

啊,對了——

我叫七海此花,是現役的女高中生。

除此之外還是個魔女。

一月初時,我和姐姐遭遇了名為“咒蛇之塚”的災難——埋葬於時間之河的某個噩夢。我們兩人,同班同學織宮千雪,以及灰狼伊格妮絲,在付出慘重的代價後解決了事件。

而結局是,千雪與伊格妮絲離開了我們所居住的城市,而我和姐姐也不得不請了不短的假期,來到莉蓮娜的家中避難。據她所說,我們兩個的“安全檢查”要持續大約一周,在那之前,我們最好待在她的家中,避免發生意外。

對於這種龐大的組織而言,已經是相當不得了的速度了,事實上我還在悄悄地想著——如果不是走了莉蓮娜的後門,這個檢查不知道會持續多久。

總而言之,莉蓮娜的話說,當作到她家裡度假就沒問題了。不過受母親之托,她還要負責指導我的魔法,因此是我名義上的老師。

指導實踐的魔法,戰鬥的方法,自保的能力。

換乘了各種各樣的交通工具,折騰了一天多之後,我們總算搭上了這輛據說是直達目的地的列車。我看著窗外,車站正慢慢向後退去,很快消失在視野中,姐姐靠在我肩膀上的頭滑了一下,於是她迷迷糊糊地倒下來,躺在我的大腿上再次睡著了。

……算了,隨她吧。

月光般的銀色長髮,以及被眼瞼覆蓋了的紫色雙眸。我現在為之提供膝枕服務的物件,正是我的姐姐音無初咲。這位比我高一些的少女紮著雙馬尾就那麼安靜地睡著,簡直要讓人懷疑她真的是個成熟穩重的人了。

因為天生的附魔體質,姐姐總是待在我的身邊——當附魔狀態不受控制,讓她冒出蝙蝠翅膀和惡魔尾巴的時候,只有擁有魔眼的我能簡單地解除。理所當然的,如果這樣的姐姐被別人目擊到會引發相當嚴重的騷亂,因此我們幾乎一天到晚都待在一起。

雖然有著惡魔的附魔,但姐姐卻是貨真價實的精靈,並且種族不同,繼承的姓氏也不同的我們兩人確實是親姐妹沒錯。

真要解釋的話,恐怕就得開始介紹我們的兩位母親了。

窗外的景色從灰色的城市轉向同樣灰色的原野,儘管這幾日天氣有些許轉暖,但應該很快又會落入低谷。幾天前組織準備學園祭的時候,大家還得靠著熱水袋暖手——當然,我會偷偷用魔法解決這個問題,而姐姐則直接把我的手當作暖爐。

我們學校的學園祭在2月12日開幕,持續時間是三天,所以會把情人節也囊括進來。不管怎麼說,這個開幕時間意味著離學園祭只有二十天左右的時間了,希望在身為班長的我不得不請假,副班長千雪又退學的情況下,班裡的大家不要手忙腳亂才好。

眼皮漸漸變得有些沉重,我撫摸著姐姐柔軟的頭髮,靠在椅背上睡著了。關閉塚,接下來又是策劃學園祭……也許休一下假,對我來說確實不錯。

等我感到有人輕拍我的肩膀的時候,火車已經開始減速了。姐姐迷糊地爬起來,一頭銀髮被她睡得毛茸茸的——

還真是在哪都能睡成這樣啊。

莉蓮娜站在旁邊,她已經把自己的筆記本收了起來,笑眯眯地從我的肩膀上伸回手。

“到了嗎?”

“快了,先清醒一下吧。”她似乎是在看著什麼寵物一般,看著還沒有睡醒的我和依舊半夢半醒的姐姐。

我把手放在冰涼的窗玻璃上,外面是迷蒙成一片的白色,只有低下頭才能看見緩緩移動的鐵軌,是起霧了嗎?

我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拿出手機。14:02,從上午變成了下午,而且顯示目前正在圈外……看來火車上沒有信號呢。

“睡得舒服嗎?”

總覺得被當成家貓了……

“嗯、嗯……還好。”

火車發出鳴響,完全停了下來,片刻之後,提示到站的廣播響了起來。

“鳶尾花車站已到站,本車將在車站停靠半個小時,請要在這裡下車的乘客們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和隨身物品——”

“……?!”

我一下子徹底清醒過來,讓我吃驚的原因不是那絲毫不合常理,長達半小時的停靠時間,而是——這乘務員的聲音,根本和莉蓮娜的一模一樣!但莉蓮娜現在確實坐在我們前面笑著沒錯……

“呼呼,快點下車吧。”

她滿意地看著我的表情,拿到行李箱之後打開了隔間門,我實在想不通原因,就起身跟了上去。

“……”

“……?”

還沒完全睡醒的姐姐歪頭看著我,然後軟綿綿地發出了疑問。

“小此,為什麼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臉色好糟哦。”

“不,沒事……”我試圖用手扶住桌子,結果感覺更加痛苦了,“只是腳麻了……”

剛才坐著的時候沒有發覺,結果一站起來就遭受了地獄般的折磨,姐姐於是點點頭,看上去很是清楚我現在處境。

“小此真是的,要小心不要壓到腿啊。”

“那個壓到我的腿的人就是名叫音無初咲的你哦,姐姐。”

就是那個把我的大腿當作枕頭的你啊。

莉蓮娜已經先我們一步離開了,因為確信自己聽到了“停靠半個小時”的話,我靜靜等待著雙腿恢復正常,才拖著行李箱,帶著姐姐一起向著車外走去。

只是,有一個根本無法忽視的大問題。

車上——除了我們外空無一人。

“小、小此……”

姐姐害怕地扯住我的衣袖,雖然我也感覺心裡發涼,但心想莉蓮娜都已經走出去了,還是咬牙領著姐姐穿過無人的車廂,走向離我們最近的出口。想起之前手機顯示的圈外狀態,火車外彌漫的白色霧氣,以及先我們出去的莉蓮娜,周圍的環境顯得更加陰森起來。

我不想拖延,在心底抱怨著“明明我才是妹妹”,就帶著姐姐走出了火車。還好,巧笑倩兮的莉蓮娜正站在外面等待著我們兩個。

“好慢。”她嘴上說著抱怨的話,表情卻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我看向周圍——火車站是完全露天的,古舊的配色和裝飾風格,很有種踏入現代不久後的歐洲的感覺。而火車站和附近的景色被朦朧的白霧淹沒,有種介於現實和虛幻之間的恍惚感。

“我們……這是在哪裡?”

“鳶尾花車站。”莉蓮娜踩著她的小圓鞋,噠噠地走向車站。我們跟在後面,呼吸著有些寒冷,但相當乾淨和清爽的白色霧氣。

“從搭上那輛車,坐上最後一個隔間的開始,你們就已經踏入咱的結界了。”好像對於自己的作品頗為自得,莉蓮娜的金髮隨著她嬌小的身體左右搖晃,“雖然搭乘的是同一輛列車,但我們和其他乘客們已經前往了不同的境界……這裡是咱的住所的入口,只要再走幾步就到家了。”

“好厲害……”

我發自內心地讚歎道,比起單純的破壞,我對於這種充滿藝術感的魔法更有興趣,該說是魔女的天性使然,或是母親性格的遺傳嗎。

出於禮貌方面的考慮,我沒有在這裡使用自己的魔眼,儘管對這裡的魔法很感興趣,但莉蓮娜現在是我的老師,之後有整整一周的時間共同生活,那時候想怎麼請教她都可以。

一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我的心情不由得輕鬆了起來,至於這之後的學園祭,就先把它忘掉吧。

“嗚……手機沒信號,我還想給小千發郵件的。”

姐姐失望地看著自己顯示著圈外的手機螢幕,把它收回了口袋。這麼一說,是應該和千雪和伊格妮絲她們打個招呼才行。

也不知道去度蜜……去旅行的兩人現在正在世界的哪個角落,之前說的是“想去西伯利亞”,現在是已經到那裡了,還是已經離開了?

“啊,咱這裡手機是要經過特殊處理才能接上外界的網路的,一會兒進去之後我幫你們弄吧。”莉蓮娜用手在空中畫著一個個圓弧,紫色的光微微亮起,又悄然隱去,“但是好像咱需要進去整理一下家……有些‘東西’得限制一下。”

“……‘東西’?”

我感到有些惡寒,但莉蓮娜只是對我們揮了揮手,叮囑幾句“在這裡別亂跑”,就走進了白色的霧氣之中。姐姐也放棄了研究火車站上不認識的文字,坐到了月臺的長椅上。

“啊~到處都是霧!還有那輛車……小此不覺得很恐怖嗎?”

“我覺得挺有趣的,”我發現長椅的右邊縮著一隻小黑貓,就蹲下來和它有些畏畏縮縮的澄黃色眼睛對視——看來動物也是能來到這裡的啊,“姐姐可不能這麼對莉蓮娜姐姐說,很失禮的。”

“我知道啦,小此好嚴肅。”姐姐不甘心地再次打開手機,上面顯示的依舊是圈外,“莉莉那麼可愛,小此不會迷上她了吧?”

“……什麼。”我險些被姐姐的發言嗆到,“姐姐,她可是我們的前輩啊。”

居然連莉蓮娜都給起了昵稱。

“性別和種族都不吐槽,只提起年齡!小此在避重就輕呢!”

“那是什麼邏輯,姐姐被彌音帶壞了——”

“我不管!小此肯定迷上莉莉了!”姐姐鬧了起來,“用小此自己的話說,就是‘色狼’。”

“請不要模仿我的聲音。”

我又不是伊格妮絲。

“無聊。”

“這次是千雪的聲音?!怎麼做到的?!”

震驚于自己姐姐擁有這樣的特技,我不禁停下逗弄黑貓的動作,黑貓晃著爪子,姐姐只是搖了搖手指——

“沒什麼難的,只要換一下CV就好。”

“……又不是動畫。”

“小此的CV是堀○由衣。”

“不要亂加奇怪的設定。”

正當我們如同往常一樣吐槽的時候,莉蓮娜踩著輕快的步子從火車站出口那邊現形了,她舉起小小的手,隔著到處彌漫的白霧和我們招手——大概是讓我們過來的意思。

“莉莉那邊好了!小此快過來吧——”姐姐興奮地拍了拍我,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超好奇莉莉的家裡是怎麼樣的!”

我照例歎了口氣。最後,我望向那只小黑貓,笑著摸了摸它的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