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超級狂醫

正文 第十九章 韓芷萱

書名:超級狂醫 作者:仗劍 本章字數:385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7日 16:40


“我記得當時他們說是有人買我一隻手,誰會和我有這樣的深仇大恨,特別是在江南市?”

林遠目光冷然:“想來除了他,也沒有別人了。”

他能想到的自然只有黃偉了,除了黃偉,誰還會對他這麼下這麼重的手。

“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這一次我挨了三刀,等著吧,我會一一還回去的。”

林遠心中對黃偉充滿了恨意的同時,也有了幾分慶倖,幸好他身懷異能,幸好黃偉沒能如意。

但是在這之前,他從未想過會發生這種事情,其實他對整個社會的認知還算是乾淨的,就算是競爭時使一些下作的手段也沒問題,只是他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這麼狠,這就像是在一潭淨水中倒入了一些顏料,整潭水瞬間變得五顏六色起來。

“啪――”

病房門被推開,一個女孩低著頭走了進來,待她關上門轉過頭後,看到林遠醒了,手中的飯盒掉在了地上,然後連忙跑了過來:

“林遠,你,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我這就叫醫生?”

來人正是林柔,林柔臉色有些蒼白,雙眼紅腫,看來是哭過了,現在淚水又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林遠,對不起,是我沒用,讓你受這麼重的傷。”林柔趴在林遠身上痛哭了起來。

林遠回過神來,長歎口氣,伸手撫摸著林柔那一頭秀髮,眼中充滿了愛憐:“傻丫頭,怎麼能說是你的錯呢,要不是你報警,說不定我早就被砍倒了,所以我還要謝謝你呢。”

“好了,不要哭了,你先說說後來的事情?”

林柔抬起頭,一雙淚眼朦朦地看著林遠,抽動了一下鼻子道:“當時員警來了,你就倒下了,我只顧著你,沒注意其它,不過聽員警說,三個人都被抓住了。”

說到這裡,林柔眼中露出一絲恨意,是針對那三個襲擊林遠的歹徒。

林遠點點頭,林遠看了看病房內掛在牆上的鐘錶,又問道:“抓住就好,我昏迷了多長時間?”

“你已經昏迷了一天了。”林柔說著像是想起了什麼,接著說道,“對了,在你昏迷的時候,有個人給你打電話了。”

“誰啊?”林遠漫不經心地問道。

“是一個女的。”

“哦,哦?”林遠看著林柔似乎有些不對勁,連忙問道,“女的?”

林柔輕咬嘴唇,聲音中充滿莫名的意味:“是啊,長得也很漂亮呢。”

“長得也很漂亮?”

林遠有些發愣,過了一會兒才道,“你說的是張姐吧?她是我的房東,之前租房子的事情得虧有她照顧,不然我可要露宿街頭了。”

“是嗎?”

林柔擠出一絲笑容:“她對你這麼好啊?”

林遠看有些不對勁,連忙解釋道:“張姐就像是我的親姐姐一樣,自從離了家後,也只有張姐像親人一樣的待我了。”

聽了林遠的話,林柔這才在心裡松了一口氣,雖然還有些吃味,但是也好多了。

“對了,難不成你們已經見過了?”林遠想到林柔剛才的話,連忙問道。

林柔點點頭:“是啊,昨天晚上她打你電話,問你怎麼還沒有回來,我就把你的情況給她說了,沒想到她直接就趕過來了,對你可真是關心啊。”

說道最後一句的時候,林柔心中有些吃味,瞪了林遠一眼。

林遠弱弱地躺在病床上,什麼也不敢說,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錯的。

“還有,醫藥費也是你那個美女房東墊付的。”

“這個……”林遠咬了咬牙,覺得有些牙疼,乾巴巴地說了一句,“我會還給她的。”

就在這時,病房門再一次被推開,走進來的是一個性感高挑的麗人,麗人臉上帶著冷意,有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只是待看到林遠後,便如同春雪消融,掛上了笑意。

“小遠,你醒了?”張倩快步走了過來,腳上的恨天高在撞擊在地板上,響起一串清脆而急促的聲音。

張倩來到林遠面前站定,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靜:“感覺怎麼樣了,我這就叫醫生來?”

“張姐,不用了。”林遠連忙道,與張倩對視了一眼又連忙低下頭,顯然還是有些無法面對張倩。

“我傷沒事了,你看看……”

說著,林遠活動了一下雙臂,林柔見此亂忙摁住他,不滿地呵斥道:“不要亂動,你的傷口剛止血,再流血就又要遭罪了。”

“小遠,你是得罪什麼人了,竟然會下這麼狠的手?”張倩又問道。

林柔也是疑惑地看著林遠。

林遠眉頭微皺,歎口氣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是他們認錯了人?”

林遠心中雖然有猜測,但畢竟只是猜測,而且他也不想把林柔與張倩牽扯進來,這是他自己的事情,就

由他自己解決吧。

看到林遠皺眉,林柔心中一陣陣憐惜,連忙道:“林遠,你不要這麼擔心,員警一定可以查出來是誰指使的,到時候就讓他們付出代價。”

“員警,呵……”林遠嗤笑一聲,還要說什麼,房門再次被推開,兩個身穿警服的人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名容貌俏麗,身材高挑,有著一股英氣的女警,只是這女警此時臉上卻滿是寒霜。

“嗒嗒……”

皮鞋撞擊地面,女警停在了林遠病床前,冷聲問道,“聽你剛才話中的意思,是對我們員警有意見了?”

“呃……”

林遠一陣尷尬,沒想到竟然被正主聽到了:“我怎麼會有意見呢,要不是你們到了,恐怕我早就完蛋了。”

女警臉色不變,看了看林柔和張倩道:“我們要錄一下口供,請你們出去等待吧。”

“這……”林柔有些擔心地看了看林遠。

林遠對她笑了笑,道:“我沒事,你們先出去吧。”

“好吧。”

等林柔和張倩出了病房,兩名員警接著把目光移到了林遠身上。

“姓名!”女警冷聲問道。

林遠一愣,然後回答道:“林遠。”

“性別!”

“呃,男……”

……

“你這一次遭到襲擊,有沒有懷疑對象?”

林遠搖頭:“沒有。”

他並不想把黃偉說出來,因為他不知道有沒有證據直接證明是黃偉買凶傷人,即便他再怎麼確定,也無法定罪,那他何必要打草驚蛇呢。

“我想問一下,你們審問那三名歹徒有沒有結果,我應該是有這個知情權的吧?”

那女警看了林遠一眼,沒有反對:“我可以和你說說,但是你不要抱太大希望,其實只有兩名歹徒。”

“兩名?”林遠皺眉。

“本來是有三人,但是其中一人因為搶救無效已經死亡。”女警再次深深地看了林遠一眼,眼中充滿了審視和疑問: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你是怎麼把一個人打成那個樣子的,據另外兩人的口供,你只出了一拳,可鑒定結果卻顯示,那個人斷了三根肋骨,其中一根紮進了肺葉之中,由於傷勢太過嚴重,剛到醫院就死了。”

林遠呵呵一笑:“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不是有研究說,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嗎,而且那個時候正是生死存亡的時刻,我爆發潛力也不是不可能啊。”

“哦,是嗎?”女警注視著林遠的雙目,眨也不眨。林遠雖然有些不適應,卻仍舊保持和女警對視。

良久,女警收回目光,沒有再繼續剛才的話題:“我先和你說說另外兩人的口供吧。”

林遠點頭道示意女警請說。

“另外兩名歹徒說他們只是屬於那種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打手,有人出十萬塊錢讓他們廢了你一隻手,他們只是電話聯繫,並沒有見面,所以無法鎖定幕後主使人。”

林遠眼中有著些許的失望,他雖然早就料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免不了有情緒,皺眉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員警同志了。不過我失手殺了人,也應該屬於正當防衛吧?”

“按理說是防衛過當……”

“但是,他們手中拿著兇器,而且有著傷害你的明確目的性,所以定性為正當防衛,你可以放心了吧,還有,我們會繼續調查幕後主使,但是也別抱太大希望。”

林遠點頭道:“我理解,請你們盡力就好了,能不能查出結果就無所謂了。”

“那好,我們就不打擾林先生養傷了。”女警說著起身,就要離去。

“等一下,韓警官!”

女警再次轉過頭來,疑惑地看著林遠:“你認識我?”

林遠努了努嘴,示意女警的胸口,那裡別著一個警牌,上面寫著女警的性命還有警號。

“韓芷萱,很好聽的名字。”林遠盯著韓芷萱的胸口誇讚了一聲,只是沒有看到她陰沉的臉色。

“哼!”韓芷萱冷哼一聲,什麼也沒說就直接離開了。

“唉,我還沒說事呢,韓警官怎麼就走了?”林遠喊了一聲,可韓芷萱理也不理。

“怎麼回事?”林遠有些摸不著頭腦,莫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算了,不想她了。”

病房門再次被打開,林柔和張倩一起走了進來。

“林遠,你沒事吧?”

“我沒事。”林遠回答道,不過想起自己殺了一個人,即便那個人是歹徒,心裡面也有些不好受。

“我去喊醫生來。”張倩說道。

“不要!”林遠連忙喊了一聲,他剛才摸了一下傷口,發現傷勢都已經癒合了,這要是被醫生看到了,指不定會把他給扣下當小白鼠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