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請聽蘿莉的話!

第一卷 關於我撿來的少女 第一章 青梅竹馬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書名:請聽蘿莉的話! 作者:圖書館管理員 本章字數:48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9


有人說,男女之間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友誼。就算初期真把對方看成自己的摯友,之後也會因為異性相互吸引的特性把友情轉變為愛情。

起初,這句話我是相信,至少我爸媽就是這樣過來的。可如今16歲的我,不得不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男女之間純粹的友誼。

例如我和我的青梅竹馬白珈妤。

“這東西你真的要給我?”

我看著手中的精緻禮盒表情有點凝滯,確切的說是感到沉重。

禮盒是用粉色緞帶包裝的,旁邊還附著粉色的愛心小卡紙。至於裡面的內容,根據今天的日子,我認為裡面多半是巧克力。

雖然中國沒有過情人節的傳統,更沒有情人節給男生送巧克力的習俗,但考慮到對方的母親來自日本,我覺得很有可能。

“嗯。”青梅竹馬對我點點頭,面無表情地說道:“媽媽特意買了食材,不做有點浪費。爸爸不喜歡吃甜食。”

“這就是你給我的理由啊?拜託,再這樣下去你爸媽和我爸媽真要互稱親家啦。”

“沒事!我不喜歡你,他們不會強求的。”

所以說你不要說的這麼直白啊,很傷人的好嗎?還有,這玩意拿回去我該怎麼解釋?我敢說要是被我媽看見了,立馬就會拉著我去你家提親。

到時候你再義正言辭地拒絕我,我多尷尬啊?

“好吧,我儘量在路上把這玩意兒吃完。”

“吃得完嗎?要不要我幫你分擔點?”

“那你倒是別送給我自己吃完嘛,女孩子不都喜歡吃甜食的嗎?”

我敢說我是第一個祈求女孩子別把情人節巧克力送給我自己吃完的男生。至於原因,別問我,問我爸媽和她爸媽。

總而言之,這都是可怕的封建殘餘思想惹的禍。

“巧克力吃多了會長胖。”白珈妤淡定地回應。

“你倒是真實誠啦。算了,我自己吃吧。明天還要早起做值日,你別忘了。”

“嗯。拜拜,亦然。”

白珈妤輕輕揮手,喊了我的名字後就自顧自地離開了,留下我一人手裡攥著情人節巧克力。

真是有夠無情的青梅竹馬。

算了,我也回家吧。

穿過大街小巷,我時不時從手裡拿出禮盒裡的巧克力啃下去。

形狀倒是不錯,可味道只能說中規中矩,這麼多年過去了,青梅竹馬的手藝還是沒我好。

“嘿嘿,快看那個人,竟然在情人節送女孩子巧克力,而且還沒送出去只能自己吃掉,真可憐!”

其實沒有人說這句話,以上是我從路人的眼神得出的結論。想想也是,誰會把女孩子送出的巧克力不禮貌地當街吃掉啊。

不過我就是啊,而且還被送去巧克力的少女當面說出不喜歡自己誒,虧我還和她相處七年了呢。

不好,我好像感覺到注視我的目光越來越多了。

我的父親告訴我,對一個你不瞭解的人給予同情是對他最大的侮辱。同情這種情感,多少建立在優越感之上。你可以理解對方,但千萬不要同情對方。

所以說你們這些人不要用同情和可憐的目光盯著我啦,很丟臉誒。

我決定趕緊回家。

正當我邁開步子經過小巷拐角的時候,我迎面撞見一位衣衫襤褸的小姑娘。她的步子飄忽不定,感覺隨時會摔倒,就連表情看上去都呆滯缺乏生氣。

這就是所謂的轉角遇見愛嗎?果然屬於我的春天終於要出現了嗎?

才怪嘞!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遇見她了。自從第二學期開學以來,我好像遇到了她不下七次。她在做什麼,心裡想的是什麼,我一直很好奇。

她的年紀看上去比我小七八歲,似乎還是個小學生。可無論是她的穿著還是表情,我都看不出她是祖國關懷下健康成長的少先隊員。

見小女孩腳步虛浮,我輕輕握住她的手臂,以防她摔倒。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要是因為被我撞而暈倒,那可就罪過了。

然而,小女孩露出很震驚的表情,似乎對我的行為非常驚訝。

難不成你以為我在騷擾你?拜託,你也太自以為是了吧?雖然你的身材很嬌小,無論是修長纖細的四肢還是小巧稚嫩的臉蛋都完美到恰到好處,甚至用藝術品形容也不為過。

可我已經十六歲,已經是半個成年人了,怎麼可能做出猥褻小蘿莉的事情?

確認她沒有摔倒的跡象後,我鬆開了手。

“你沒事吧?”見小女孩還在震驚,我又問了一遍。

“……誒?沒事沒事,不好意思大哥哥,弄髒你的手了。”小女孩後退一步,慌忙擺手。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手有點黏呼呼黑漆漆的。小女孩可能有幾天沒洗澡了,身上不僅髒兮兮還散發著難以掩蓋的惡臭。

不過這都不是事啦,而且我覺得我挺賺的。

“沒事,你沒摔倒就好。對了,你喜歡吃巧克力嗎?這些大哥哥吃不下了,送給你吧。”

看你叫我大哥哥的份上,這盒巧克力就送給你吧。

說完我也不等小女孩答不答應,遞給她之後轉身就走。

只可惜,直到我離開也沒聽到小女孩再說出大哥哥三個字。

第二天一早,我頂著雞窩一樣的髮型醒了過來,不悅地摁下鬧鐘。

我家鬧鐘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氣氛,總是在我黃粱美夢做得正爽的時候把我叫醒。如果不是因為這玩意是珈妤送給我的,我一定要換一個。

在此聲明,我對珈妤同樣沒有喜歡的情感。至於為什麼鬧鐘必須留著,那是因為如果我把鬧鐘換了,我親愛的老媽會誤以為我移情別戀,不要她欽定的兒媳婦了。

蒼天啊!你倒是尊重下你兒子的意見啦,思維這麼僵化真的好嗎?

今早是我負責做值日,必須得早點到學校。經過街道拐角,準備過馬路的時候,我下意識地瞥了一眼小巷口的方向。

奇怪,怎麼不在那兒?

每週到我值日的時候,我都會在這個時間撞見那個小女孩。下午放學有可能遇不到她,可每週四淩晨卻總能遇見。至於原因,我也不清楚。

我有猜測過她的身份。父母外出打工的留守子女、被人拐賣到這無親無故的流浪兒童、迷失在異世界的魔法少女、潛伏調查的特工間諜……

我覺得第二個的可能性比較大。

我特意在馬路前停了下來,邊想邊觀察四周。

街道很安靜,唯有兩側行道樹上幾隻叫得歡快的鳥兒。兩側的小商店都沒有開,稀稀落落只有幾人走著,有學生有老人也有晨跑的年輕人。

等了一會兒,我還是沒有遇見那個小女孩兒。

“算了,反正也只是一個陌生人,我在意她幹嘛?沒准是去其他地方轉悠也說不定。”

放棄後,我穿過馬路離開了那個拐角。

我讀的學校名為天宮中學,是天宮市一所成績說差不差,說好也不好的學校。一言蔽之,就是一所普通

得不能再普通的學校。

當我走進高一3班教室的時候,已經有人在裡面了。

“亦然,早上好。”

黑板前傳來宛如風鈴的輕靈女音。聲音溫潤甜淡卻多少帶了些嚴肅和冷漠,一如她本人的長相。雖然知性端莊,卻缺乏表情,像是個沒有生氣的人偶娃娃。

她正是我的同班同學兼青梅竹馬,白珈妤。

“早上好。”我自然地回應。

我和她都是週四的值日生。早在我來之前,她就把該做的都做完了。打開窗通風換氣,為講臺前的綠蘿換水,整理黑板和講臺,在黑板的右側寫下今日的課程,以及在值班欄寫下放學後需要值日的同學名字。

看著珈妤淡然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副打開書準備預習的樣子,我有點無奈。

準確的說,是稍顯尷尬。為什麼我每次面對她都會有各種負面情感啊?

“那個,你做完了,我幹啥?”我背下書包,在她左邊的座位上放下。

“昨晚作業寫完了嗎?”

瞧你這話問的,說得我像個不良學生一樣,於是我義正言辭地回答:“只剩英語沒寫。”

正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學生也是一樣。我就不信有誰是完全不偏科的。例如英語這門科目,就是我學習路上一顆碩大的絆腳石。

不!應該是攔路虎。

“時間還早,可以現在寫。”

說完,白珈妤拿出自己的英語試卷遞給我。所以說你不用這麼寵我啦,就算我倆家父母是世交關係,你也不用像個親姐姐照顧我吧。

這麼寵我,以後我變成廢物了你養我嗎?

不過寫作業總是需要參考答案的,而且對方的好意無需多言,好好收下才是最大的敬意。我就姑且收下爾等奉上的英語試卷吧。

“等等,你不會是猜到我英語作業沒寫才特意提前做完值日的吧?”

“昨晚的卷子有點難,我猜你會把它留到最後。”

然後因為時間太晚試卷太難我就會放棄,你連這都能猜到?你不會也是吃了某APTX的藥變小的吧,其實你是赫赫有名的名偵探對吧?

“你是我的老媽嗎?”

“用比喻的話,我覺得姐姐更合適。”

白珈妤撩起鬢旁的髮絲,露出光潔白皙的耳朵。精緻的五官,白皙的肌膚,還有那一副知性滿滿的黑框眼鏡。要是誰娶了她,以後多半會很幸福吧。

前提是不會被她照顧成一個啥也不會的廢物。

像我這種自力更生的人就不會,我知道凡事都得靠自己。說完我趕緊打開書包拿出深藏的英語卷子。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儘量邊抄邊理解吧。

看到這裡,多半人都會認為我和這位元白珈妤同學的關係不淺。關於這點,你們沒有想錯。但是,有人誤認為白珈妤對我有好感,甚至是我的女朋友,那我只能告訴你們想錯了。

而且是大錯特錯。

別回頭,我說的就是你,曹才良同學。

就在我抄到一半的時候,一位體型和竹筍沒什麼區別的少年走進了教室。別人的皮膚是白裡透紅的健康白,可他卻是蒼白泛青的病態白。

你能想像出竹筍走路的情形嗎?沒錯,曹才良就是這樣走到我旁邊的,連點腳步聲都沒有。

喂喂!你用懷疑的目光盯著我和白珈妤幹嘛?默默不說話也就算了,遊移的眼神也就罷了,可你走到我旁邊對我豎起大拇指是什麼意思?

我和她完全不是這種關係好嗎?

“從良,昨晚的新番《一拳魔女》看了嗎?”

面對我突如其來的發問,從良君(我給他起的外號,很貼切)推了推眼鏡,眯起的小眼睛咕嚕嚕地轉著,好一會兒才回應道:“昨晚補番太多,還沒來得及看,怎麼了?”

“哦!”我抬起頭,露出我最帥氣的笑容,說道:“女主角死了,是被那個鑽頭男殺的。”

……

……

“去你丫的大西瓜!楚亦然,我要跟你拼了。”

瞧你說的,這年頭竹筍還能殺人不成?何況你還是被人剝了皮的雪白春筍,戰鬥力無限接近於零。面對從良君的攻擊,我用單手就輕易化解。

不是我吹,像他這種外強中乾的,我一個能打二十個。

至於從良君的學習成績。不是我吹,像我這種只有英語不太好其他還不錯的,他一個能打我三十個。

這貨成績很好,還不是一般的好。學年第一也就算了,還把第二名的白珈妤甩得遠遠的。更變態的是這貨整天都留戀於各類動漫和戀愛少女養成遊戲,完全沒有用課餘時間學習。

饒是如此,他還是固守著年級第一的寶座,為此我嚴重懷疑他和校長有一腿。

雖然校長是個和藹的老頭子。

“你沒事給我劇透幹嘛。還有,我叫曹才良啦。從良從良的,說的我好像以前幹過啥強搶民女的事情一樣。”

“沒有嗎?”我用真誠的目光問道。

“沒有啊。天地良心,這種事情我只在遊戲裡幹過。”

什麼,你竟然真的做過?從良君最近涉獵的galgame真是越來越變態了呢。看來以後我得隨時觀察他,以免他做出什麼變態的事情。

“那你沒事對我舉拇指幹嘛?”

從良君反應過來,胳膊肘撞著我說道:“什麼啊,我這不是給你打氣嗎?瞧瞧對方,又是幫你做衛生又是給你遞作業,你敢說她不喜歡你?”

“哦!不喜歡啊。”我面無表情地回應道。

這種傳言實在是太多,導致現在我都懶得解釋。雖然在外人看來,白珈妤的行為確實有些主動和親昵。可天地良心,我和她就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

“還想騙我?”從良君擺了擺手,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唉!看來老夫只能祭出殺手鐧了。其實這個殺招我是不想用出來的,因為殺傷力實在太多,最重要的是敵我不分。殺人一千,自損八百。

“珈妤,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我直接對同桌的珈妤同學問道。

沉浸在數學課本的她回過神來,來回看著我和從良君,疑惑地問道:“怎麼了?”

“你喜歡我嗎?”我問得非常嚴肅正經。

白珈妤同學顯然被我的正經氣氛鎮住,可反應過來後立刻笑道:“亦然,你別開玩笑了。你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雖然你人還不錯。”

嗯!非常中肯的好人卡!

我轉頭看著從良君,果然後者露出驚訝的表情,旋即同情地看著我。他大概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發好人卡的同桌吧,真是有夠乾淨俐落的。

我就說嘛,這個殺招是敵我不分的。雖然我知道白珈妤不喜歡我,可當一個女生對你發好人卡的時候,就算你不喜歡對方,你的自尊心還是會使你不太開心。

還有,對於剛才從良君同情我的行為,我等等一定要揍他一頓。

PS:管理員新書求支持!覺得寫得不錯的,就點個收藏,加個關注嘛。

謝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