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請聽蘿莉的話!

第一卷 關於我撿來的少女 第二章 這玩意我解釋不了

書名:請聽蘿莉的話! 作者:圖書館管理員 本章字數:325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9


放學後,又到了青春氣息四溢的社團活動時間。

你以為這裡在日本嗎?這裡是中國,社團這種東西在高中是不可能存在的。醒醒吧,中國的高中沒有會講黃段子的學生會,也沒有打網球和殺人沒什麼區別的網球部,更沒有閑著沒事調查學校歷史的古典部。

這裡,只有回家部、補課部和零食部。

我是從小學開始就堅守回家部的三好部員。老師話音剛落,我拿起早就準備好的書包轉身就跑,速度快得連臺上粉筆還捏在手裡的數學老師都驚訝了。

誰叫你老是拖堂啊!托你的福,我都快趕不上了。

按照往常的時間,這個時候女孩兒有可能在小巷拐角徘徊。

你問我為什麼突然想跑過去見她?拜託,我只是對她今早無故消失的行為很好奇而已,才不是因為她是個可愛的小蘿莉呢。

你想想,萬一她被人販子拐走時被我及時發現,我是不是拯救了無助的她,為天宮市的安全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這和在歌譚市打擊犯罪的蝙蝠俠做的事完全相同嘛。正義的事情,怎麼能說是動機不純呢?

我跑得很快,這大概是我在運動方面唯一的優點。100米12秒2的成績不僅傲視群雄,更讓內裡空虛的從良君望塵莫及到跪服。

順帶一提,他的成績是17秒4。

步行十分鐘的路程,被我四分鐘就解決了。可惜,等我到那兒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往常熟悉的身影。

是換位置了嗎?

她不在小巷拐角,考慮到她有可能是流浪兒童,那多半會出現在人流較多,可以撿東西的地方。

天宮公園!

這是我腦海中迸出的答案。

畢竟那裡人流較多,周邊的小商鋪也不少。只要運氣不差,都能從公園的垃圾桶裡找到好東西。一般而言,無親無故的流浪漢都會選擇在公園附近居住。

你問我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拜託,這些都是一般常識啦,是我從從良君那裡問來的。至於你問我為什麼會向他問這個問題,請恕我保持沉默。

總而言之,現在先去天宮公園看看吧。三公里的路程實在不短,我也只能半跑半走到那兒。

天宮公園其實是一座小山,有一條大道提供人們蜿蜒向上走,再從另一頭繞回來。當然,你直接踩著青草走上去也是沒問題的,畢竟山的坡度很低。

考慮到垃圾桶的分佈位置,我決定沿著大道走。

現在還是放學時間,會在這種時間出現在這裡的人形形色色,有無業遊民、有自由工作者也有退休的老人。當然也少不了一對對散發著戀愛酸臭味的情侶們。

今天你們應該慶倖我沒帶火把和汽油。

順著坡道環繞小山走了一圈,我並沒有發現熟悉的身影。上山路其實還有一條,就是踩著階梯直接上山,這種方式速度最快,只需要百餘階梯就能直接爬到山頂。

權當鍛煉身體吧。抱著這個想法,我踏上了臺階。我發現我真能自我安慰呢。

山頂是一個小平地。那裡有供人下棋的石桌,也有打羽毛球的小空地,唯獨垃圾桶的數量比較少。環顧四周,還是打著太極拳的老頭老太太比較多。

無論怎麼想,我能得出的結論就是我和她的聯繫徹底斷裂。茫茫人海,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想要找到她,談何容易?

和她相遇不過是一個月前的事情。粗略算去我遇見她的次數不過十指之數,我和她的關係最多算萍水相逢。會好奇她甚至想到她也不過是她和我同輩卻和我做著完全不同的事情罷了。

再次聲明,不是因為她是蘿莉。

最重要的是,找到她又怎麼樣?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不過是時不時和她擦肩而過的路人而已。

不甘、自怨自艾的情感從我心底裡迸發,我甚至聽到了心的呐喊。

“啊——不要,放開我,放開我!”

誒?等等,這好像不是我心底的呐喊,因為我很確定自己是男兒身。等等,這不是女孩的尖叫聲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還真有人敢實踐從良君遊戲裡的行為?

我循聲望去,發現山頂的角落有兩個五大三粗的混混把一位少女往陰暗小道的方向拉扯。那個女孩不正是每日在垃圾場裡混跡的小蘿莉嗎?

不,是小姑娘嗎?

雖然小女孩在尖叫,可她聲音並不大,再者她一身邋遢的流浪裝扮實在無法激起路人的求助心。或者說他們覺得混混和小女孩是一類人,所以選擇了無視或袖手旁觀。

怎麼辦?該去幫忙嗎?

說實話,我猶豫了。如果

這兩個人真和小女孩有親屬關係,我冒然上去不是自找沒事嗎?可萬一不是呢,小女孩會不會遇到危險?

兩種想法在我腦內正進行激烈對戰。其實我本質上還是一位安分守己的良好市民,能躲得掉的麻煩我都會儘量避免。

可若這兩個人真是人販子,小女孩的結局會怎樣?不會真這麼倒楣被我瞎猜猜到了吧?

“還是去看看吧。”

我不敢往下想,所以選擇偷偷跟上去。

不知兩個壯漢用了什麼方法,兩人一人一手抓住小女孩的胳膊拽著她往小路上扯,後者卻完全不敢發出任何聲音。附近幾位路人古怪地望了一眼,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

兩人把小女孩拽到公共廁所旁的死胡同。一般而言,除非是山頂上的人,不然沒有誰會閑的無聊跑到山頂來上廁所。

我輕抬腳步在牆壁上依著,小心翼翼地伸頭觀察。

“大哥,這個小姑娘抓來幹嘛?這細胳膊細腿的賣了都沒人要。而且這一身髒兮兮的,你不怕她有傳染病啊?”其中一名黃髮小混混 捏著小女孩的手臂,不屑地說道。

他的動作很粗魯,把小女孩蒼白的手臂抓得發青。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威脅小女孩不准哭,後者眼裡早已佈滿了淚水,害怕得直發抖但就是沒有哭出聲。

會什麼不敢大聲叫呢?難不成他們還真是親戚?這年頭還有親戚販賣自家後代的?

我想起從良君說過的幾件新聞,好像還真有。

“白癡!賣給黑心工廠當童工或者賣給煤礦老闆當苦力都行啊。放心吧,我都觀察這個小鬼好幾天了,就是普通的流浪兒,大概是被其他人販子拐到這兒偷跑出來的。”

身穿白色大背心的光頭吳克就顯得聰明多了。不僅如此,他還有理有據地分析了小女孩的來龍去脈,聽上去和真的似的。

不過,我認為他的分析存在破綻。

光頭吳克的目光在小女孩的身體上遊移,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目測不是好事。

現在姑且可以確定這兩個混混和小女孩沒關係了。話說回來,我是預言家嗎?還真被我猜中了!

好吧!我先下個預言。我覺得十年之後我一定身價上億,妻妾成群。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現在的問題是我該怎麼救她?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大喊一聲,引起周圍人的注意。

人民群眾的力量是可怕的,就算混混想把小女孩拐走,被一群老爺子圍觀質問,諒他們也不敢造次。

正當我氣聚丹田,準備用最大的聲音高喊一聲救命的時候,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要說多詭異,就像你早晨出門突然撞見六千五百萬年前就滅絕的恐龍一樣,以至於我差點被自己的唾沫嗆死。(要是以這種方式死掉的話,我覺得我極有可能遇到女神阿庫婭)

莫名出現的鮮血在空中揮灑,如同天女散花般灑落各處。泥土上、牆壁上、女孩兒和混混們的衣服和身體上。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出現血跡,是混混帶刀了?

然而,接下來出現的場景,徹底崩塌了我的世界觀。

小女孩周身突然出現凜冽的風刃。其實是不是風刃我也不清楚,因為我只看到似雲似霧的細長物體快速移動,隨後兩名混混的身體就突然出現傷口。

傷口狹長凹深。如果用怪異來形容,有點像日本妖怪神話中鐮鼬造成的傷痕。如果用魔法來形容,有點像斯內普教授的神鋒無影咒。

我的天,難不成小女孩還真是在異世界迷失的魔法少女?

血跡是從刀割的傷口裡噴出的。

兩名混混的衣服被切得七零八落,鮮血從細長的傷口潺潺流出,看上去非常嚇人。同樣的情況出現在了小女孩的身體上,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奇怪的現象是敵我不分的。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是我眼花了嗎?還是這個世界真的存在什麼妖怪或魔法?

我試圖在腦中構建合理的解釋。可僅用我現有的知識得出的最終結論是:我不知道。

看到這種超自然現象,我的雙腳止不住地顫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數量的血液,混混們身上瘮人的傷口更是看得我頭皮發麻。

若不是我及時捂住嘴巴,大概會像少女一樣尖叫不止吧。人對未知的事物總是充滿恐懼,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人害怕鬼片的原因。

可是,我並沒有走。

……

好吧!我承認眼前的現象太過突然也太過獵奇,我有點被鎮住。但請注意,這是好奇心的顫動亦或是求知欲的強烈體現,才不是害怕。

絕對,不是害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