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請聽蘿莉的話!

第一卷 關於我撿來的少女 第二十章 令人捉摸不透的湛谷柳同學

書名:請聽蘿莉的話! 作者:圖書館管理員 本章字數:33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9


我沒聽錯吧?不不不,剛才肯定是我聽錯了,對吧?

“咳咳,湛谷柳同學,你能把剛才的話再複述一遍嗎?我好像沒聽清楚啊。”

“誒?亦然同學沒聽清楚嗎?其實我一直在跟蹤亦然同學哦。白天也好,晚上也好,一直都在後面偷偷跟著。每次看到亦然同學,我都會覺得很幸福呢~~~”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制止湛谷柳接著往下說,摸著發脹的太陽穴覺得頭很疼。現在的情況很混亂,導致我的腦回路運轉不過來。

如果我沒聽錯,湛谷柳的興奮不已說的話,簡而言之就是:她全天都在跟蹤我,而且覺得很幸福。

我就姑且不討論幸福不幸福的問題,因為每個人對幸福的看法不同。我更在意的是,我被一個少女從白天到黑夜一直跟蹤著,自己竟然沒發現?

這怎麼可能,就算我再榆木,反應再遲鈍,也應該會有所警覺吧?而且我自認為自己察覺危險的意識還是挺敏感的。

“那個,方便問一下,你都是什麼時候跟蹤我的?”

“當然是任何時候啦。”湛谷柳有些氣憤地說道,仿佛這就是她的生存之道,“上學的時候,放假的時候,哪怕是寒暑假也是呢,嘿嘿~~~”

365天全年無休地跟蹤我還真是謝謝你啦。

等等,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跟蹤我的?

“湛谷柳同學,貌似我們是今天見面的吧?”

“也是啦,畢竟亦然同學不可能記住我這種普通人。”

說著說著,湛谷柳的聲音越來越小,旋即又開始低著頭喝茶。你也不用這麼妄自菲薄啦,你我都是普通人吧?

不對,我怎麼看你都不想普通人。畢竟哪個正常女生會沒事跟蹤別的男生啊,尤其這個男生長相普通,成績一般,毫無特點。

不不不,糾正一下,長相還是頗為俊逸的。

“而且,你挺好看的啊……”

“誒?是、是嗎?原來亦然同學喜歡這樣的啊,誒嘿嘿~~咕嚕咕嚕咕嚕……”

湛谷柳聽到這句話,小臉忽然一紅,頓時變得緊張起來,不斷地對著手中的檸檬紅茶吹氣,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咕嚕咕嚕……

怎麼辦,她這樣子真的挺可愛的誒……不不不,我在想什麼,我的心裡只有爐石傳說,爐石傳說真尼瑪好玩!

“主人,她怎麼了?”

“我哪知道。”

說實話,我真不知道。

“嘿嘿~~耶!”

吹著吹著,湛谷柳突然握緊拳頭,肩膀抖了一下。雖然她的劉海很長,但我還是依稀從她浮起的嘴角和微彎的眼角判斷出她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被人誇漂亮,高興也是自然。

我看了眼時間,現在差不多到飯點了。雖然我想繼續追問下去,起碼問她跟蹤我的原因,可當務之急還是帶小綾吃午飯比較重要。

而且,飯桌談話能夠降低犯人的懷疑,有利於問出真話。

“湛谷柳同……咳咳,我直接叫你谷柳可以嗎?”

“可以。如果亦然同學喜歡的話,叫我柳兒或谷谷都是可以的,啊?誒?我在說什麼,對不起,我什麼都沒說。”

湛谷柳又開始了自說自話,由於聲音太小後面幾句我沒聽清楚。

“要一起吃飯嗎?”

“哼哼嘿嘿哈哈嗯嗯~~~”

到底什麼事情啊,能讓你一個女孩子開心地哼起歌來。

“谷柳~~谷柳~~谷柳同學……柳兒!”實在無可奈何的我,只得破罐破摔地喊道。

“誒?是?”

湛谷柳從哼歌狀態回來,猛然意識到我剛才說的話,忍不住問道:“亦然同學,可以把你剛才說得兩個字再重複一遍嗎?”

“對不起,不可以。”

“為什麼?”

“這種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親昵稱呼別的女生,對我也是一項巨大的心理考驗。不過,邀請第一次見面的女生吃飯,好像也是一項巨大的考驗誒。

算了,把對方當成白珈妤就好了。

“時候不早了,要一起吃頓飯嗎?”

“誒?”

這很奇怪嗎?你一副這不可能的表情是要鬧哪樣?難道我的臉看起來不像是能邀請女生的樣子嗎?

這我可要嚴重批評你哦。就算是我,也能邀請女生吃飯的好嗎?比如白珈妤啦、老媽啦、奶奶啦、婆婆啦,還有小時候住在我隔壁的阿姨,多著呢。

為什麼越想我的心越淒涼啊!

“咳咳~~我的意思是,那個,既然都中午了,不一起吃個飯嗎?你想想,現在大中午的要找兩個餐位的餐廳不容易,而且一起吃說不定有折扣什麼的。”

說著說著,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是在搭訕。可搭訕也就算了,為什麼

這段話這麼奇怪啊,這未免也太可憐了吧,這絕對是本年度最蠢的搭訕例子。

想到這裡,我好想把頭鑽到座位底下。

“主人,你在做什麼?”

“桌子底下涼快些,我想在裡面呆一會兒。”

拜託,就算是嘲笑也請小聲點,我作為一個孤高戰士還是有尊嚴的。如果可以的話,請不要轉身就走,起碼說幾句客套話再離開。

“好、好的。”

嗯嗯,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客套,然後再委婉地拒絕我……等等,她剛才說什麼?日如果不是我腦子出問題,那就是耳朵出了毛病。

“小綾,這位大姐姐剛才說了什麼,我好像沒聽清楚。”

小綾非常配合地和我一起鑽到桌子底下,回答道:“大姐姐說,好的。”

嗯,看來我的腦子和耳朵都沒有出問題,不用去醫院了。但換句話說,出問題的是面前的湛谷柳同學,我覺得她有必要去看看精神科。

“那個,我也下去可以嗎?”

這個時候,湛谷柳也把頭往桌底下縮著,陪我們一起半趴著,然後一臉幸福地看著我。至於小綾,是我的錯覺嗎?她好像露出了小小的敵意。

為什麼?

“你確定要去嗎?”

“只要是亦然同學願意。”

“沒問題。”

“咳咳,三位客人,請不要躲在桌子底下好嗎?你們這樣做,對本店形象不太好。”

服務員輕咳一聲,彰顯自己的存在感。意識到犯錯後,我和湛谷柳同時露出苦笑,乖乖坐好。小綾不太理解店員的意思,只是看到我坐回原位後,自己也模仿著坐好。

在引起他人騷動之前,我們三人先行離開了書店茶吧,在商場裡閒逛著。

陌生人就是這樣。當有話可說的時候,不會在意彼此的存在。可當聊天結束時,那種突如其來的存在感和距離感,會讓場面頓時陷入尷尬境地。

現在的我和湛谷柳就是如此。

我拉著小綾的手在前面走著,她卻隔著三五米的距離在後頭遠遠跟著。如果不是她一直盯著我,任誰看到都會以為我倆是陌生人。

看到我在前面停了下來,湛谷柳也停下腳步,躲在離我五米的招牌後觀望著,時不時傳來的詭異眼神,讓我覺得怪怪的。

“那個,我身上有味道嗎?”

“沒有啊。”湛谷柳搖搖頭,繼續觀望著。

“是這附近有你認識的同學嗎?”

“沒有哦。”

“那可以近一點說話嗎?”我對仍舊離我有五米遠的湛谷柳同學問道。

我現在好像有點明白她為什麼會跟蹤我了。她的行為太不正常了,簡直就像是跟蹤狂一樣。

“可以嗎?”

“剛才你不就是坐在我面前嗎?”

“好、好的。”

見我不反對,湛谷柳小心翼翼地走了上來,但還是在離我有兩米的距離停了下來。這個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但反正不是會一起吃飯的男女生應有的距離。

這點挺像小綾的。但不同的是,小綾只要親上一個人,就會把這個距離直接拉成零。

沒錯,那個人就是我。

只是,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想法,可能湛谷柳有什麼恐男症或潔癖吧。這樣的話,我之前握住她手的行為豈不是和猥褻沒什麼區別?

等等吃飯的時候道個歉吧。

中餐點菜人數太少且不適合初次見面的男女,西式未必合大家口味,速食對小綾身體不好,自助餐的話兩個女生飯量又不大。最終,我選擇了一家裝飾不錯,坐落商場外邊的中式湯麵館。

這家餐館,以前我和白珈妤經常來。

“喲!小然,這麼久了才想到來我們這,想吃什麼啊。”

“好久不見,黃大叔。還是老樣子,一份酸菜肉絲麵。”

“好嘞!哦?這兩位是~~”黃大叔表情有點錯愕,看著我的眼睛好像在說,這次帶的女朋友和上次長的不一樣。

都說大叔你想太多了啦,我和白珈妤真的是普通朋友。

礙於我極其苦澀的笑臉,大叔問道:“兩位想吃什麼?”

“和他一樣。”

“和他一樣。”

……

小綾坐在我的左手邊,攥著我的衣袖回答。與此同時,湛谷柳坐在了我的右手邊,戳著我的手臂回應。

這桌子四四方方的又不小,你們偏偏和我擠在同一個地方是要幹嘛啦。

你看看,現在大叔看我的眼神已經完全不對勁了。剛才還是疑惑,現在變成了赤裸裸的調侃加曖昧,明顯想多了。

“既然三個人的話,還是點一份鴛鴦情侶鍋吧,正好還便宜點。”

“不用了不用了。”

“真的不考慮考慮?”

“啊哈哈……真的不用了。”

這年頭,想單身都這麼難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