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請聽蘿莉的話!

第一卷 關於我撿來的少女 第二十七章 目前的情況分析

書名:請聽蘿莉的話! 作者:圖書館管理員 本章字數:30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9


我想上前和湛谷柳談談。可當我向前走幾步時,她就會配合地後退幾步,始終和我保持著五米的距離。不僅如此,她每次總能找到合適的掩體伏在後面,只用露出的左眼看著我。

看不到她的表情,我實在猜不出她心裡想的是什麼。陰沉的眼神,是生氣還是什麼?

我不知道。

既然她不肯說,我也不勉強,還不如早點回家看看小綾的情況。可當我轉身離開的時候,後面某個物體又悄悄跟了上來。如果不是我的手機螢幕反射到了某個亂翹的頭髮,我肯定不會注意到。

湛谷柳的跟蹤技術,一如既往的強勢。

看這樣子,雖然她好像是生氣了,但還是不願放棄跟蹤我的想法啊。

回到家後,我確實關好了門,並順帶反鎖,確保外面就算用鑰匙也打不開鎖。

“好好的反鎖幹嘛?”坐在客廳正看電視的老爸看到我的行為,好奇地問道。

“最近這裡治安不太好,還是保險點好。老爸,你也知道這個家住了一個超級帥哥。萬一我被別人綁架了,要錢是小事,臉被毀容可就慘了,這可是娛樂圈一大損失啊。”

“唉~~”

面對我的真言真語,老爸煞有介事的搖頭,一副這傢伙怎麼是我兒子的無奈表情。拜託,雖然我是在誇我自己,但也是在變相誇您老的基因好啊。

真是不懂好人心!

回到房間,小綾正看著我為她買的兒童繪本,見我回來,興奮地放下手中的書,跑到我面前什麼都不做,問聲好後就靜靜地看著我,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總感覺很開心的樣子。

怎麼?是我長了花容月貌太過俊逸,還是臉上沾了什麼東西?

好吧,根據老爸剛才的舉動,我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怎麼說呢,承認自己長著一張大眾臉,還真是內心有千百種苦澀說不出啊。

“小綾,我臉上沾什麼東西了嗎?”

“沒有啊,主人。”

說完後,小綾依舊安靜地站在我身邊,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我,毫無任何羞恥心。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我覺得女生直勾勾地看男生,害羞的應該是女生才對,可為什麼現在感到害羞的人是我自己啊。

現在的情況,不應該是隨著相處的加深,小綾越發喜歡我,想看我卻又害羞地不敢直視,可終究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歡,時不時偷偷瞄幾眼,露出羞澀的表情嗎?

不應該是這樣嗎?難道劇本不應該是這麼發展的嗎?

好吧是我想太多了,以小綾現在的狀態,根本不懂什麼是喜歡。我想,她之所以會這樣看我,多半是骨子裡的奴性和依賴性作怪。畢竟她已經一天沒見我了,可能心裡有點害怕了吧。

想到這裡,我也害怕起來。

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小綾不是我的妹妹或朋友,而是我從人販子搶回來的流浪少女。

我到底能不能幫助她?能不能為她做點什麼?把小綾藏在狹小孤閉的房間裡,是不是害了她?

“小綾,待在這裡,會覺得悶嗎?”

小綾有點好奇我為什麼會這麼問,但還是咧開笑臉回應道:“只要有主人的地方,就是小綾應該在的地方。待在這裡,很安心。”

聽到這句話,我並沒有感到開心或欣慰,而是一陣恐懼從心底裡生起。

有了新的主人,有了允許自己存在的房間,小綾沒有感到孤獨或寂寞,反而一副本應如此的樣子,甚至感覺很開心。

這正常嗎?

答案是否定的。

這完全不是正常人應有的思考方式。我的行為,不但沒有打開小綾的心扉,反而助長了她的奴性和依賴性,讓她越發脫離社會的軌道,越走越偏。

不行!再這樣下去,很危險,非常危險!

看來,尋找救助站和孤兒院的事情,得儘快辦好才行。

接下來的一周,我想盡辦法,通過各種管道瞭解孤兒院和救助站相關的資訊,得出了以下有用的資訊。

首先是救助站。

救助站,是指縣級以上城市人民政府根據需要設立的流浪乞討人員的救助站。救助站根據受助人員的需要,提供五項救助。

一,提供符合食品衛生要求的食物;二,提供符合基本條件的住處;三,對在站內突發急

病的,及時送醫院救治;四,説明與其親屬或者所在單位聯繫;五,對沒有交通費返回其住所地或者所在單位的,提供乘車憑證。

向救助站求助的流浪乞討人員,應當如實提供本人的姓名等基本情況並將隨身攜帶物品在救助站登記,向救助站提出求助需求。

救助站對屬於救助物件的求助人員,應當及時提供救助,不得拒絕;對不屬於救助物件的求助人員,應當說明不予救助的理由。

救助站應當勸導受助人員返回其住所地或者所在單位,不得限制受助人員離開救助站。救助站對受助的殘疾人、未成年人、老年人應當給予照顧;對查明住址的,及時通知其親屬或者所在單位領回;對無家可歸的,由其戶籍所在地人民政府妥善安置。

小綾是符合救助人員的條件,救助站可以作為選擇之一。

只是考慮到救助站內人員混雜,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雖然救助站應當保障受助人員在站內的人身安全和隨身攜帶物品的安全,維護站內秩序。可是,這並不代表小綾就能因此融入社會,甚至又可能受他人影響,走向歧途。

比起救助站,孤兒院可能是更好的選擇。

目前在我國,只有父母雙亡的未成年人、殘疾兒童、棄嬰才能進入體現國家監護制度的兒童福利院,其他未成年人還無法獲得國家的監護。

接受孤兒、棄嬰、殘疾兒童進入兒童福利院、社會福利院實行審批制度。市、縣(市、區)民政部門具有接收孤兒、棄嬰進入兒童福利院、社會福利院的批准權利。

孤兒、棄嬰轉送兒童福利院、社會福利院等必須由送養當事人負責與當地民政部門聯繫。送養當事人是指直接辦理孤兒、棄嬰進入兒童福利院、社會福利院案件的公民、機關、團體、企業、事業單位、村(居)委會和孤兒的法定監護人。

轉送孤兒、棄嬰進入兒童福利院、社會福利院,須由轉送孤兒、棄嬰案件當事人提出申請、並出具表明孤兒、棄嬰的證明、文件、證件和其它有關材料。

從這些資訊中,我注意到了三點。

第一,兒童福利院只接受未成年人。第二,送養孤兒的當事人必須是孤兒的法定監護人。第三,轉送孤兒進兒童福利院需要出具一些證明材料。

除了工作人員外,兒童福利院只有未成年人,這是我最看重的一點。小綾缺的不是衣食住行,而是年齡相近,能和她說話玩耍的同齡人。

通過和同齡人交流,小綾會逐漸打開內心封閉的大門,重新融入這個社會。雖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但比起我的房間,孤兒院一定是更好的選擇。

可惜,想法是好的,剩下的兩個問題該怎麼解決?

第一,我算是小綾的監護人嗎?第二,轉送孤兒院需要出具的證明材料,我該怎麼準備?

民法通則第16條第1款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監護人。父母對子女享有親權,是當然的第一順位監護人。未成年人的父母死亡或沒有監護能力的,依次由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兄姐、關係密切的親屬或朋友、父母單位和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委會或村委會、民政部門擔任監護人。

依照法律規定,我最多算小綾的朋友,是不是法定監護人實在不好說。再者,小綾身世撲朔迷離,若是警方深入調查,很有可能引起某些人的疑心。

想起拯救小綾那天的超自然事件,我不禁打了個激靈。

那天發生的一切,究竟是我看錯了?還是這個世界確實存在所謂的“魔法”?

如果小綾真是來自某個古老的魔法家族,僅僅只是一個普通高中生的我,真的能守護她嗎?我有這個能力嗎?我有這個資格嗎?

……

平凡,還真是一個令人討厭的詞彙啊!

PS:管理員又雙叒叕拖更了,對不起,對不起!這個學期備戰考研,實在是沒什麼時間更新!抱歉!

這一章比較多的資料資訊,看起來可能會稍顯無趣,基本是百科粘貼的。但高中生的手段能有多少呢,也就如此了。

現在想想,偷養一個小孩,真是非常不容易!為她找一個好住處,更是難上加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