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01 這個男人真的是我二胎的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32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5日 03:56


“所以,你就叫人給打了?”

那個男人抱著膀子,偏著頭,用人們通常在看到大型不可回收垃圾擺在道中間時才會有的眼神看著我,之後,從他的嘴唇之間噴出一聲冷笑:“為什麼不打回來?”

這個問題涼薄冷酷得近乎不可理喻。

我知道他討厭我,雖然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

從這輩子我記事起,我就知道他不喜歡我。而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也有努力做一個安靜又聽話的乖孩子,低眉順眼,即不像別人家的孩子那樣大吵大鬧到處去給父母惹事,也不像別人家的孩子那樣大言不慚的自吹自擂惹人厭煩。

但是,完全沒用。不可理喻的,他仍舊是不喜歡我,而這不喜歡的程度甚至日漸加深,現在竟蛻變成為完全不加掩飾的厭惡和蔑視了。

如果不是我迄今為止並沒有兄弟姐妹,那麼我或許可以解釋說是因為我的同胞兄弟、姐妹更受他的喜愛。而如果不是一直以來國王陛下和王后殿下感情極好,從來不曾有任何流言蜚語,我幾乎要以為自己這次投胎的結果是隔壁老王的兒子了。

甚至,今天,我原本以為,在舉國上下都在為國王陛下的生辰祝酒的時候,僅僅是因為別人都在對他說好話,他多少也會對我好一點——結果,殘酷的現實比我所能想到的還要更加糟糕。

我被別人打了。他,我這輩子的父親,國王陛下,非但絲毫沒有要為我出頭的意思,反而一副嫌棄和不耐煩的表情,似乎因為我為這種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打攪他感到憤怒。

這種境遇讓我感到緊張。

雖然同時還有些別的什麼情緒,但我來不及去感受它,只是迅速的尋找著一個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得過去的理由:“我想,如果我把他打壞了,也許會給您添麻煩。”

然而,這個回答只換來又一聲輕蔑的冷笑。

那個男人帶著那樣的表情,轉向他身旁的人:“挺漂亮的說法,不是嗎?”

旁邊的人們頓時露出尷尬的表情。也許,他們看我的態度,和那個男人是一樣的吧——但是,無論如何,作為國王的廷臣和護衛,公開嘲笑一名王子,很可能是未來的國王,總是不安全的——也許,這就是他們尷尬的理由了。

不過本來國王陛下想要的也不是一個答案——在對周圍的人明確的表達了他的態度之後,那個男人再次回轉頭,冷冰冰的看著我:“不過,在這,光說漂亮話可不行——要是做得到,你只管去。出了事有我。”

說著,國王陛下又是一聲冷笑:“就怕你只會耍嘴。”

如果說之前那種被我忽視掉的小小情緒如同熄滅炭盆裡的一點小小火星般不起眼,那麼他最後這句話就如同有人拿了吹火筒,對著那火星,輕輕一吹——伴隨著“砰”的一聲,灼眼逼人的烈焰便猛的騰滿整個火盆。

而這烈火,現在我不得不直面它,我的憤怒!上次投胎循規蹈矩卻莫名橫死的憤怒,這次投胎仍舊循規蹈矩卻莫名被親生父親厭棄的憤怒。想要,徹底的毀滅點什麼的憤怒。

因為憤怒而渾身冰冷,耳朵轟鳴,心臟猛烈的抽搐到發疼,讓臉頰通紅到滾燙,用全身顫抖壓制住大吼大叫的衝動,最終我只是深深的看了

那個男人一眼,抽出腰間用來砍柴的小手斧,轉身直朝著不遠處喧囂的集市大步走過去。

既然這是你想要的,我就給你!

理智在我心底裡大聲叫嚷著阻止——快停下!

畢竟,眼下我要去做的這事兒實在是扯淡。帶著前世完整記憶的我雖然在這輩子只是個六歲的孩子,但靈魂上卻是個三十多的成年人。兩個孩子打架,難道還犯得著動斧子?上輩子,在被同學“教訓外來的”之後,雖然也舉起了磚頭,可最後不還是放下了嗎?

可是!

我他媽受夠了!

是啊,要講道理,這不值得,沒什麼大不了的。理智是這麼告訴我的,上輩子我也是這麼做的——然後我就死了!

而現在,在我的理智和身體之間,隔絕著一片名為憤怒的火海。支配我行動的則是這片火海本身!

大步走到集市門口的廣場上,我站定身形,放聲大吼:“克勒!”

被叫到的那個孩子大模大樣的走過來,身邊還跟著兩個跟班——他沖我揮舞著拳頭,說了些什麼。

那個剛剛打了我,叫克勒的傢伙高我一頭,生得膀大腰圓、虎頭虎腦。而他身邊還有兩個跟班,一個是他同父同母的弟弟,另一個則是他叔叔家的弟弟。他們三個人,都大了我兩到三歲。而我只有我自己而已。

簡單的說,理智的評價,打架的話,無論是單挑,還是群毆,被按在地上毆打的那個都肯定只會是我。

但是,管它的!

記得蘇格蘭屁股男還是威爾士長弓手有句諺語——戰者,勇也。怒而後勇。

簡單的說,就是誰脾氣大誰就不要命,誰不慫誰就能打贏。

現如今,我恰恰被怒火充斥了整個身體,控制了全部行動。

而且,我不但憤怒得渾身顫抖,還憤怒得……

想殺人。

克勒說了句什麼,高高的舉起拳頭,一大步向我邁了過來。

握緊手斧,收回手臂,就好像前兩年我每天都要做的那樣,對準面前的柴火,劈!

並不是劈柴的脆響,而是一聲沉重得多的悶響。

伴隨著這聲響,溫熱甜腥又夾雜著怪異腐臭的液體噴到了我的臉上。似乎還有什麼富有彈性的小球彈了出來,撞上了我的額頭,不知道彈到哪裡去了。

然後,憤怒的火海立即被熄滅,剛剛還渾渾噩噩似乎隔絕著厚厚一層棉被的世界又重新清晰起來——那個粗壯的身體,一張扭曲變形新鮮紅熱得支離破碎的臉上還帶著一根斧柄,搖晃著,噴灑著腥甜的液體,倒了下去。

在周圍紛擾嘈雜的叫嚷聲中,一個悶雷般的聲音格外響亮:“我宰了你!”

只微微轉頭,就看到一個超大號的克勒,直立的黑熊,正血紅著雙眼口沫橫飛的揮舞著一柄大砍刀直朝我沖了過來。

那一瞬間,感覺就好像回到了上輩子死前的那一刻——打著遠光燈的一噸半的鋼鐵猛獸以大概一百公里的時速直朝你沖過來。

但是,這一次,我可不會象上一次一樣,傻乎乎的呆站在原地等著被撞飛!

手斧已經完全的嵌入那張臭臉,被骨頭卡住,拔不出來了。弓起身的同時,我抽出插在後腰上的剝皮刀,曲起手臂。

來啊。

就算死,我也得先給你一下子!來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