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02 由國王做出的判決最公正了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32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40


那個咆哮著直沖過來的壯漢大概有我的兩倍高,粗壯的胳膊可能比我的大腿還要粗,手中的長柄大斧閃著刺眼的寒光,只要一擊就可以把一頭牛斬斷,無論是斬首或者是腰斬——毫無疑問,只要挨上一下,我的這一生就算結束了。

不過,在挨上這一下之前,我還可以給他一下子。雖然我懷疑憑手中這柄短刀,甚至可能根本無法穿透他肚皮上的那層油脂。

別的人面對這種情況是什麼想法,我不太清楚,我自己是嚇得腿都軟了。但是,都已經到了這一步,像個膽小鬼一樣哭嚎著被殺是死,想個戰士一樣力戰到頭也是死,為什麼不為自己保留一點最後的,作為人的尊嚴呢?

興許,當我的怒火熊熊燃燒的那一刻,我能夠發出超水準的一擊,破開那個肥大的肚子,幹掉那個不可戰勝的巨人?

握緊短刀,收回手臂,伏低身體,緊盯敵人,然後,準備……

要是在動漫裡,作為主角的我,就應該放聲大吼,喊個諸如“閃耀吧,燃燒吧,我的憤怒之火,將這惡穢的世界焚燒殆盡吧,聖炎淨世流!奧義!怒焰裂空斬!!!”什麼的,然後就能反殺了。

但是,現在……

就是現在!

當那頭暴熊距離我還有十步的時候,我將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右腿,準備撲出。

然後,一聲尖銳而短促的破空聲,緊接著就是一聲爆裂聲。

眨眼間,對面那個粗壯的身體上面的腦袋上,便多了些裝飾物。

那個男人,克勒的父親或者是叔伯,跟克勒一樣,有著下寬上窄的腦袋,還有著滿滿一下巴的大鬍子,看上去就像是個大冬瓜。

而現在,那個冬瓜的兩邊突然多出了奇怪的裝飾物,乍看上去就好像是包龍圖包大人。只不過,包大人腦袋兩邊是薄薄的烏紗,而這冬瓜的兩邊,則是兩截短棍——在我的右手邊的那截短棍的前面還帶著一小截冰冷、尖銳,滴著鮮血的鋼鐵。

冬瓜瞪大了眼睛,僵硬著身體,撲倒在地,手中的長柄巨斧狠狠的嵌入泥土中,距離我只有兩步的距離。

“呦呦呦,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一轉頭,我就看到了那個男人——帶著那令人生厭的滿不在乎似的笑容,在一群護衛的擁簇之下,邁著輕快的步伐,那位國王直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我轉過頭的瞬間,我看到那個男人似乎愣了一下,腳步也頓了一下。

但是,隨後,那男人就再次笑了起來,偏頭轉向跟在他左手邊的女人、他的盾女、我母親的姐姐。

跟隨著他的動作,我注意到,那位平時總是左手提盾右手持槍女戰士的右手正空著,而她的槍去了哪裡,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目的,那個男人似乎故意壓低了聲音:“本來以為是條小奶狗,結果是個狼崽子?是我看錯了嗎?”

我的大姨仍舊面無表情,但眼角和嘴角似乎都微微勾起一點——當然,這也可能只是我的錯覺——那位盾女這樣回答:“英雄生下孬種,這樣的事也是有的,但極為罕見。”

這算是對我的褒獎麼?從我記事以來,這大概是第一次?

“您的兒子,殺了我的兒子。而您的盾女,殺了我的兄

弟。”另一個冬瓜握著拳頭紅著眼睛,死死的握著拳頭,低聲的咆哮著。

“啊哈,”那個男人挑了挑金色的長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那麼,你想要說什麼?”

克勒的父親急切的邁出一步。而那個男人身邊的武士們也迅速的向兩翼散開——這樣的姿態讓那頭哀傷憤怒的熊冷靜下來,並且鬆開了握在斧柄上的手。

直挺挺的掰彎自己的身子,硬生生的低下頭,暴熊頭也不抬的開口:“我只想要個公道,陛下。咱們諾威爾人,自有傳統,即便英武如您,也不該壞了規矩。”

那個男人點了點頭,之後轉向我:“巴德爾,對於這種事情,咱們諾威爾人的傳統是什麼,你知道嗎?”

“血親復仇?”想也不想,我就脫口而出。

那個男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後再次笑著開口:“所以你的意見呢?”

血親復仇是個很簡單的辦法——以命償命,以血還血。只不過,真的這樣搞的話,我就死定了。不過,幸運的是,除了簡單的血親復仇之外,雖然渺茫,我卻還有一線生機:“我並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但是他的要求也是正當的,所以,就讓歐登大神來決定吧。”

這話一出口,整個場上就安靜了下來。

我所提出的方案,就是所謂的“神裁”。“由歐登大神來決定”是個文雅點的說法,更加直白的說法就是,地上一個圈,倆人兩把劍,最後誰活著出來,誰就是歐登大神裁定應該活下來的那個。

“這是個非常有勇氣的決定。看來您有個好兒子,陛下。”儘管仍舊低著頭,讓人看不到表情,那頭暴熊所壓抑著的獰笑仍舊毫不掩飾的透露了他的想法——只要一進入那個圈,他就會當著我父親的面,把我撕成碎片。

然後,那個男人點了點頭:“很好。既然如此,你就從你的子侄中選出一個,來完成這件事吧。”

“子侄?”暴熊猛的站直身體,瞪大眼睛,看上去就像剛剛被人踢到了蛋蛋:“您是說,子侄?”

國王陛下一臉理所當然的點頭:“當然,不然你以為呢?巴德爾今年六歲,難道你想派出一個成年人下場?你是想接受大神的裁判,還是想羞辱他?”

暴熊吞了口口水,抬起手擦了擦額角的汗水,看了看傻站在旁邊的兩個“子侄”,又吞了口口水——在我一斧子給克勒開了瓢之後,他的那兩個跟班就一直處於魂不附體的狀態,如果讓他們下場,顯然是送死。

遲疑了一下,那頭暴熊終於還是放棄了讓自己的子侄上來送死的愚蠢做法:“我認為,陛下,孩子之間的衝突就不必驚動歐登大神了——我願意相信國王陛下您能夠做出公正的裁決。”

然後,那個男人從自己的胳膊上退下一個沉甸甸的金臂箍,丟到暴熊面前:“這個,足夠你買下五個自由民的命了。”

那頭暴熊圓瞪著血紅的雙眼,再次垂下頭,單膝跪下,慢慢的撿起臂箍,死死的捏著:“您的裁決,慷慨又公正,我的陛下。”

毫無疑問,對於一個痛失愛子和兄弟的莽漢而言,這事兒遠遠沒完。但那個男人就好像對此一無所知似的,笑著點頭:“那就最好了。巴德爾,走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