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第一卷 童年(以及第二卷和第三卷分別是在人間、我的大學) 004 不知該怎麼辦時莽一波就好

書名: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北歐 作者:想像歌德一樣勇敢 本章字數:22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8日 22:52


最讓人驚訝的是,這人竟然既不是那些仗著自己在地方上的名望勢力就自以為可以肆意妄為的地方豪族,也不是許久不來覲見國王,自以為可以在地方上為所欲為的地方長官,而是一名廷臣。

這名有著亂蓬蓬的灰色短髮的冒失鬼坐在靠近國王左手邊的那些桌子裡非常靠近大門的地方,自己一桌。此刻,受到眾人的矚目,他便越發的緊張,以至於聯手都顫抖起來。

坐在國王左手邊第一排的席位,這意味著他是國王宮廷中的詩人。

而坐在靠近門的地方則說明他的才華和名氣都不受重視——至少,和那些坐在他上首的詩人們比起來是如此。

至於自己一桌,那證明的並非他的分量,而是他糟糕的人際關係。

甚至,此刻,當眾人看到他出洋相的時候,並沒有一個人為他感到擔憂,就更別提分擔他所承受的壓力了——幾乎所有人,不是漠不關心,就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這個當眾給了國王難堪,而且成為眾人矚目的中心的可憐人,好像是叫卡特嘉的,名號叫“啞弦”——這樣一個近乎羞辱的名號,也足以證明他糟糕的名聲和地位了。

那個男人也看著他,雖然不動聲色,卻還是有些不高興。至少,他那不再親切的聲音足以說明他的態度:“所以,你有什麼事?”

深吸一口氣,末座詩人挺身離席,走到大廳正中,小心的抱好自己的琴,畢恭畢敬的行禮:“回稟王上。鄙人生就無能,即無斬豬刺熊之武力,亦無出口成章之文才,蒙陛下不棄,腆列廷臣末席,與諸位勇士詩人同住同食,雖然受用,其實惶恐。”

這一番話條理清晰,態度謙恭,若是在別的地方興許會引起別人的敬重,但在以好勇鬥狠為榮的北地,卻只得了一陣低低的嗤笑聲——若不是他是我父親親自開口留下的,質疑他的席位就是質疑國王的決定,恐怕這些人的態度會放肆得多。

在這陣嗤笑聲中,那個可憐人抖得更厲害了。

但即便因為羞恥而顫抖,那人還是深吸一口氣,強迫著讓自己把話說完:“既蒙陛下厚恩,卻無以為報,臣下著實惶恐。但見到今天王子殿下的英雄所為,即被感動,又受啟發,得詩一首……”

停頓了一下,那個灰發的詩人又連忙補充:“雖然不能與諸位高才大作相比,仍是一番心意,想要獻給王子殿下,還望陛下恩准。”

自然,又是一陣嗤笑。

即便是我坐在高臺上,也能清楚的聽到,在後面的席位裡,不知道是誰,雖然做出壓著聲音的姿態,卻仍舊把話清楚的講了出來:“真是會巴結,怪不得能坐在那。”

但是,那個男人已經不再顫抖了。似乎之前那一番話耗盡了他的全部力氣,在說完後,他一直緊繃的雙肩便徹底的鬆懈開來——那人就那麼垂著頭,抱著琴,孤零零的站在那裡,等著他的國王陛下的宣判。

然後,他的國王陛下,我的父親,那個男人,便坐直了身體,露出那種意味深長的微笑,轉頭看向我:“呦,小子,

你要有一首屬於你的詩歌了,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說著,不等我回答,他又回轉頭,看著臺階下那個等待宣判的詩人:“既然是獻給這小子的詩歌,那麼,就看他想不想要吧——你的意見呢,巴德爾?”

巴德爾,自然是我的名字——那個男人就這麼滿不在乎的將裁決的權利交到了我的手裡。

然後,那個男人便抬起頭,用灰色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我,眼睛裡寫滿了我一時間還讀不透徹的情緒。

毫無疑問,這是又一次考驗。而我該怎麼做呢?

這個男人的行為,就像別人說的那樣,是巴結。但真正重要的並不是巴結本身,而是巴結的人——他,一個即無名望又無才華,沒有知交好友,看起來也不像是有眾多族人的落魄詩人。

這樣的人的巴結並不能為我帶來什麼好處。而且,考慮到他的行為很可能搶了別的也想巴結我,但更加有勢力的人的機會,接受他的禮物反而可能給我帶來害處。

可真的要我就這麼拒絕這個男人,我又有些猶豫。

他的狀況本來就已經糟糕透了,如果我再拒絕他,他在這座大廳裡恐怕就真的徹底待不下去了。

而只要看了他剛才的那些表現,任何一個長了眼睛的人都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這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

是什麼讓這樣一個老實人冒著得罪比他勢力大得多的人的危險,頂著旁人的羞辱和嘲笑,也要做出可能令他自己連飯碗也丟掉的事情?畢竟,不管怎麼看,這個老實人也還不像是被人欺淩得太久以至於麻木,徹底的丟掉了身為人的自尊——至少,他那強烈的羞恥心即便在現在,也在時時刻刻的折磨著他。

另外,那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他真的只是隨意的決定,還是大有深意?

即便此刻已經坐到了繼承人的位置上,我可不會忘記自己之前那些年所受到的排斥和厭棄,更不會天真的以為從此自己就得到了承認,可以安枕無憂了——要是我的決定再讓他失望,那麼搞不好我今天宰了一個人,險些把自己的小命也賠進去所贏得的,恐怕就又要付諸東流了。

所以,到底該怎麼回答?

接受還是拒絕,這是一個問題。

然而,在我遲疑和猶豫的時候,周圍的嗤笑和議論聲漸漸大了起來。而那個男人,他灰色的雙眸中本就並不明亮——甚至,很可能根本就不曾存在過,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幻想——的光,也漸漸的黯淡了下去。

上一次,我見到一個朋友露出這種眼神之後,沒過一周,我就永遠都無法再見到他了……

兩個不同的人,兩種不同的境遇,完全相同的眼神。如果當初我能做點什麼,也許結果就會不一樣,但是我什麼也沒做。這一次……

在那一瞬間,曾經在市集上控制住我的那片火海又燃燒了起來。

整理了一下思路,我盡可能平靜的開口:“我並不認為我的行為值得上一首詩歌——這是一份過於貴重的禮物。但我很樂意收下他,並希望以後能夠回報這份情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